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网游动漫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正文 第三千六百九十一章 逐渐五色战队化
    ****************************************************************************************

    “喂,发什么呆?你瞧怎么样,该怎么安排它们,该不会也要我来做吧?”

    想着那些有的没有的,太遥远的,和自己无关的,双尾终于忍不住出声提醒,将我拉回现实。

    “当然不了,不过既然是你带回来的队伍,总得管一下,我的意思是说,以后你就是魔王军怪物团的……副首领了。”

    “什么时候还成立了这个?不过一开始划分好也好,省得以后越来越乱,为什么要我担任副首领,首领又是谁?”

    双尾的问题一茬一茬的,消失了那么久,也难怪它不清楚,这可不是我信口开河,随随便便给双尾一个职务,是琳娅和莱娜早就制定好的规划。

    “你实力强,威信高,副首领非你莫属,至于首领嘛,我决定让莉莉斯来担任如何?”

    “莉莉斯么?虽然现在的实力尚弱,但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无论是作为夜魔的身份还是潜力都完全具备资格,我没有意见。”

    或许是早就料到我们会这样安排,双尾想也没想就把头点了,副首领的角色进入得相当之快。

    “莉莉斯尚且稚嫩,你就多多辅佐她吧,在拥有足够的实力以前,她或许不会直接参与怪物军团的管理,也要劳烦你多费心了。”

    “这也在我的预料之中,夜魔心高气傲嘛,更何况还是背负着种族兴起的夜魔女王,放心交给我吧,既然我答应了你,答应了加仑,就会全力以赴,哪怕明知道和七巨头敌对,是一件蠢的不能再蠢的事情。”

    “喂喂,今天可是你升职加薪的日子,怎么能说丧气话呢?”

    “升职我没意见,加薪呢?”双尾不满的竖起了瞳孔,多得我提醒,它似乎忽然想起了人类里面还有一种叫薪酬的东西。

    “每天十袋猫粮?”

    “那是什么玩意?”

    “吃的。”

    “我对吃的没什么追求,能换点别的吗?正常点的。”

    “……”唉,这家伙怎么不吐槽,还一板一眼的认真提问和回答,难道要让我一个人唱双簧?心累。

    “在我们联盟,正常的薪酬无非就是金币和宝石……嗯?”我心里一惊,察觉到了事情并不简单。

    虽然我没怎么提及,但在联盟工作是有薪酬的,记得刚来的时候,身为联盟长老的凯恩,薪酬是50个金币,还不够买几本书,经常因为买书没饭吃,要住在鲁高因的富有兄弟莱恩的接济。

    我到不是想鼓吹联盟高层多么清廉,只是忽然想到,我的薪酬呢?

    打杂长老就没有人权么?我现在能回去找阿卡拉讨薪么?

    话说回来,教廷山这边,我好像也从来没有给魔王军发过薪水的样子?甚至没想过这回事。

    其他魔王军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姑且不说,像贝雅这种村长,纯粹的文职,要不是身为精灵公主钱比我还多,换成是普通人,面对魔王村那么高的物价,估计已经饿死在某一条小巷子里了。

    咳咳,算了,算了,这事就别提了,我不跟阿卡拉讨薪,大家也别找我发钱,咱们讲究的是什么?是理想,是人生,是未来,是和平!谈钱多伤感情啊。

    不过双尾这边有点不好应付,它到不是缺这点钱,估计只是想体验一下打工赚钱这种从奴隶社会过渡到封建社会的文明气息。

    所以,钱多钱少无所谓啦。

    “每个月50枚金币,如何?这是联盟长老的薪酬标准。”我竖起大拇指,牙齿闪过一道洁白光芒。

    “长老标准么?貌似不赖的样子,就这么办吧。”双尾手账轻甩,陶醉的眯上眼,仿佛从这番对话里嗅到了文明的味道。

    “算了,50枚完整宝石吧。”

    我内心过意不去,自己果然还是不适合当带资本家啊,50枚金币在绿林酒吧只能买到麦酒,未免太可怜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金币的价值么,算了,50枚金币就好。”

    啧啧啧,你看看这觉悟,我感动的都快哭出来了,凡是能帮我省钱的,都是我德鲁伊吴凡的好兄弟。

    “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吧,我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正当我想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告诉双尾,顺便召集四大天王二五仔让双尾瞧一瞧它的新手下,话题一转,双尾谈起了另外一件正事。

    “接下来,我们恐怕是很难再召集到部下了。”

    “为什么?”我有些好奇,双尾你可是地狱流浪第一……第一猫呀,以你的交际和人缘,随便出去溜达一趟还不能拐回个三五万?

    “七巨头开始有动作了。”双尾一脸肃然道。

    “七巨头?”

    “你不会以为它们会坐视我们招兵买马,而无动于衷吧,以前它们因为小瞧你,抱着一种看戏和玩弄猎物的心态任由你发展壮大,但是现在,你晋升到了魔神境界,它们要是还不改变一下策略,就不配称之为七巨头了。”

    “虽然预估到了它们会有小动作,没想到来的那么快,看来这些家伙还挺谨慎的。”我点了点头,这些也在我大教廷山智囊团的预估之内,只是心里还是有点难以释然。

    你们这些做反派的一个个小心翼翼的,我稍有点威胁就开始瞎搞了,这么做不大合适吧?就差没在新手村堵门了,这勇者斗魔王的剧本还怎么演下去?

    “本来,地狱世界的绝大部分地盘,绝大部分怪物,都被七巨头瓜分,剩下的,包括地狱山在内,也就不足五分之一的缓冲地带,这是我们唯一能争取到的力量,现在,七巨头也瞄准了这些地方,看来是下定了决心把我们困死在地狱山范围内。”

    “地狱中心地带呢?”

    “这正是我要说的,自从那位大人消失以后,七巨头的力量也逐渐渗透进来,本来身为地狱中心地带一员的我,多少有一些优势,只不过……唉。”

    “只不过怎么了?”

    “那些家伙,大概在那位大人的长久庇护下,日子过的太安逸了,竟然失去了进取心,宁愿不断收缩地盘以躲避七巨头的威胁,就更别说跟我走了。”

    “这样啊……也罢,这种事强求不得。”

    “什么叫强求不得,能争取自然是争取来的好,多一分力量就多一分胜算。”双尾没好气的说道,感觉比我还着急。

    “可是这不是没有办法么?”

    “办法……到不是完全没有。”

    “虽然我很想问有什么办法但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是的,我悟到了,好像节操要掉尽,就是这种感觉!

    “你的其中一种力量,似乎和那位大人很相似呢。”双尾的猫眼眯了起来,嘴巴也抿成了w形状,一副很开心的表情,就不怕我打爆你的猫头么?

    “……”

    “为了胜利,牺牲一点点又有什么,更何况这也不算什么牺牲。”

    “好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不过得你配合一下。”

    “答应的意外快,我以为你会纠结一阵子,闹别扭一阵子。”

    “我也不是不懂大局的人,只是节操……算了,细节不必在意,什么时候?”

    “不急,那些家伙狡猾的很,又胆小怕事,就算你现在用那位大人的力量去降服它们,它们也未必愿意,得让七巨头再给它们一点压力,让它们意识到,那位大人真的已经消失了,地狱中心地带不可能庇护它们太久,等彻底断了它们的退路,只有前进……或是转弯跳崖的时候,才是我们登场的时机。”

    “好吧,这方面你是专家,我听你的,对了,不是还有一股力量吗?你那些向往文明的小伙伴,就没有一个愿意加入?”

    “别提了。”说起这个,双尾有些懊恼。

    “我本以为能说服得了一两个,结果……果然是越聪明的家伙,顾虑越多,胆子越小。”

    “可以理解,就拿你说,若不是加仑老师的诺言,也不会那么轻易加入我们。”

    “总感觉你这番话是在提醒我我也是顾虑多胆子小的一员。”

    “你的错觉,错觉罢了,咳咳。”我轻咳几声,这张嘴巴呀,就是有一点不好,说话太直,跟我刚正不阿的性格一样。

    “总之,不能指望这些家伙,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它们也意识到一场决定地狱未来走向的大战即将到来,也希望我们能赢,让地狱世界摆脱七巨头的恐怖野蛮统治,只不过我们现在的实力太弱,在它们眼中,加入进来就等于是找死,如果能让它们看到一丝希望,或许能说服一些家伙加入。”

    “原来如此,我想这应该不成问题,或许在不久之后它们就会主动加入了。”

    “你到是很乐观。”

    “还行,还行,咳咳,你话都说完了吗?”

    “都说完了,怎么,急着赶人?”

    “我是想说,你说完了就该轮到我说了,我想让你见一下你的新部下们。”

    “新部下?”双尾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它带来的怪物大军,又回过头来看看我,好像在说,除了这些,哪来的新部下?

    哼,要的就是你的困惑和质疑,出来吧,我的二五仔军团,给本王长长脸!

    “苏加德,瓦纳斯,玛萨斯,耐奥祖,基纽特种怪物军团四大天王,前来参见!”

    地狱女巫张大蝙蝠翅膀,张开双手,叉开双腿,摆出一个张狂的大字型,一头杀马特随风飘扬,堪比安达利尔。

    小矮人巫师两脚不沾地,宛如两头树懒一样死死抱着竖直立起的长柄武器,左歪右倒,吃力的保持住平衡。

    黑暗之王又将头摘了下来,和着几个石头玩起了扔球杂技,扔着扔着,在亮出名号的瞬间,气势十足的将脑袋狠狠往脖子上一合,一扭,结果合体失败——那是一颗石头,脑袋被它扔地上了。

    血肉野兽团队意识很强,颇具奉献精神,在一众群魔乱舞当中甘当背景……音乐,只见它缩在队伍的不起眼位置,时而裂开森然锯齿吹着口哨,时而深情的哦哦哦,时而陶醉的嘎嘎嘎,不断发出如同古神一样怪异惊悚的,让人SAN值瞬间归零的叫声。

    被莉莉斯扔下的骸骨巨龙的化身骸骨骑士,暂时还没想到自己的专属表演,猩红目光高闪几下,灵机一动,忽地噼噼啪啪,分解成一堆碎骨,在地上拼出了教廷山的模型,另外四个也灵机一动,挪至船头,一边表演杂耍,一边?望远方,乘风破浪。

    我:“……”

    双尾:“……”

    为什么我的拳头常染鲜血,因为它怒的深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