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武侠修真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正文 11.射落弯月(八)
    “以上就是关于国际技术出口管制联合委员会的全部条例草案。”

    女播报员声音落下,会议室内的灯光亮起,一堆政要高官忙着喝水润喉或是交头接耳,除了皇帝和密涅瓦,所有人都在忙碌。

    即便是政坛老手和职业官僚,要正确评估、分析适才发布的信息,理解其核心目标和隐藏在各种细节里的魔鬼,也需要一点时间。整理出问题,并且技巧性提问所要消耗的时间就更多了。

    皇帝不差这么一点时间,好牌都在他手上,时间也站在他这一边。

    密涅瓦的镇定与沉默就多少让人有些看不懂了。

    换做别的什么人,多半会以为是对局势悲观绝望,索性沉默以对。可坐在那里的不是一般人,是面对国家倾覆的危局亦坚持到最后一刻,一手创立共和国至此的女杰。要让她屈服和绝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或许她还有什么王牌?

    在场不止一个人这么想,可看看眼前的局势,还有什么王牌能挽回呢?

    ——她最后的王牌必定是罗兰。

    所有人叹息和摇头的时候,李林的余光始终不曾离开密涅瓦左右。

    国际局势、共和国国力、个人能力——将这些绑在一起也不足以颠覆帝国主导的局面。

    最后的、唯一的机会就是罗兰直接登场,以某种近乎作秀的方式来进行典范转移,强制让诸国进化。

    ——换做是我会搞个恐怖袭击,当着诸国使节的面展现在电信网络支撑下,号称不可战胜的帝国军一样会吃到苦头。

    过去李林曾经这么说过。在“最短时间内最大程度深入人心”这个要求下,这是最简单有效的做法。只是在如今的波恩,不管是冲进这个会议室还是搞恐怖袭击,都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军警、社会秩序保障局、“军团”,光是这三者组成的多重立体防线就已经足够将整师整团的入侵者拦住,如果对方采用打了就跑的游击战术,在密不透风的监控网下,他们根本无处藏身,只会被高速移动的猎杀型和空战型“军团”打成一摊绞肉。至于通过下水道转移……那里到处都是“军团”,机械亡灵一直都很欢迎有新成员加入它们的行列。

    如果这还不够的话,亲卫队的精英加上“嫉妒”的杰勒斯总够看了吧。

    总而言之,这个节骨眼上绝不容任何人来搅局,罗兰也不行。

    李林在评估密涅瓦的思绪,密涅瓦同样也在推演当前的局势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这是一场决定世界命运前途的赌局,帝国赢了,世界将沿着李林铺设的轨道朝向“没有任何改变的未来”一路狂奔,共和国赢了,最起码能争取到几年的喘息之机。

    帝国在赌本、赌术上占据压倒优势,共和国的劣势显而易见,但也不是没有机会。

    这是停战三年以来,双方头一次在“最接近平等”的状态下进行博弈。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可以向全世界揭穿帝国和皇帝的画皮,将真相大白于天下,让所有人能够直面真实,自行思考,自行判断,自行决定的机会。

    密涅瓦知道这其中有多大的风险。

    即使给予同样的情报,人们也未必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根本上来说,比起“正确的情报”,人们更倾向“想听的、喜欢的情报”。根据每个人的性格、感性、知识、社会地位的偏差,情报取向有所不同,最终做出的选择也不尽相同,更难以期望大多数人的意见具备对未来的高瞻远瞩。所以即便有“少数服从多数”这个大前提和防火墙在,也无法断言多数人做出的决定就是正确的。

    或许有人会说,既然庸俗的凡人无法正确看待自身和世界,也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那么将一切托付给知晓一切,凌驾于凡人之上的天才不就好了?由超凡脱俗的优秀者支配大众,本来就是世间的常态。

    这是一种让人不怎么喜欢的见解。首先这等于让大众放弃自己应有的权力和应该背负的责任,其次就算存在天才,但天才、鬼才之类“异于常人者”并不等同于“全知全能”,即便存在某一个领域的天才,他也不可能面面俱到,行走在永远正确的道路上,这已经无数次被历史证明了。

    唯一的反例是李林,他倒是永远正确且全知全能,精灵一族能在短短几十年间从颓倾的边缘成为几乎问鼎天下的霸主,李林在其中居功至伟。没有这位神意代行者,这个奇迹根本不可能实现。

    但问题是他太正确,太高瞻远瞩了。

    有着远远超过一般人乃至政治家的长远目光,能够看到遥远未来的确实形态,因此也看到满满的绝望和恶意。

    ——那个男人八成是什么都不相信。

    罗兰曾经如此评价他的前监护人兼毕生之敌,密涅瓦对此深有同感。

    正因为连希望和可能性都不相信,从一开始就不对任何人或事抱有期望,才能如此彻底、断然的决定封闭所有的未来,断言“一成不变、持续空转的未来”才是能带给所有人幸福的未来。

    或许罗兰和密涅瓦对这个世界依旧抱有可以称之为天真的期待,又或许是生为人类,向往未知未来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又或许是纯粹对李林的做法看不过眼,总之罗兰和密涅瓦无法忍受李林的做法。

    在最后的大门关闭之前,他们决定赌上一切,起码要留下一道让人们能够呼吸新鲜空气的缝隙。

    ——世界命运,在此一举……吗?

    不知怎么的,脑袋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感慨,对这句旧查理曼气息十足的话和会想到这么一个评语的自己,密涅瓦在心里露出一丝苦笑。

    ##########

    最先察觉到异常的,是散布在街道上的蜉蝣型。

    一边如蝴蝶般扑腾着翅膀,一边散发着垂死之人的悲鸣,犹如冥界负责引导亡灵的蝴蝶,在波恩城的大街小巷飞舞。

    比起搭载高精度传感器的侦察型,蜉蝣型不但防护能力更为低下(为了搭载各种传感器,侦察型的火力和防护都非常贫弱,距离够近连7.92?步枪弹都能打穿),攻击武器全部取消,就连传感器的探测范围也只有区区十五公尺左右。

    用于弥补机体规格带来的不便的策略非常简单——数量。

    近五万之数的蜉蝣型覆盖整个波恩,不存在任何死角。本领再高超的间谍和恐怖分子也无法和五万台飞来飞去的传感器抗衡,他们还要小心别一时冲动将蜉蝣型打下来,以免触发整个通讯网络的报警机制。

    这张堪称完美的监视网络正遭遇前所未见的异常现象。

    “失联范围在持续扩大?这怎么可能?”

    一名技术员凑到终端前,看着持续扩大的红色团块,总是平静的脸孔第一次露出了慌张。

    失联本身并不值得奇怪,就如前面所说的,有人想要扰乱正在召开的重要会议,蜉蝣型是必须清理掉的第一道障碍。可如果对蜉蝣型发动攻击,不但会触发报警机制,还会引来周围的机体进行增援,一下子就会被锁定位置和身份。有点脑子的家伙都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对方显然是个头脑精明的家伙,居然能同时对整片区域内的蜉蝣型下手,并逐步扩大范围。

    如果只是某个区域也就罢了,只要锁定位置派遣部队进行包围和清缴即可。可蜉蝣型的失联范围持续扩大,这就只能确认有异常现象发生,却无法进行定位捕捉。

    “不用惊慌。”

    坐镇装甲指挥车的马赫摩挲着下巴,淡淡问到:

    “通讯系统怎么样?除了蜉蝣型之外,有其它单位失联吗?”

    “目前为止没有收到相关报告。”

    “持续注意和各单位之间的联络畅通,任何微小的杂音也不要放过,一旦发现异常,第一时间通报。”

    “明白!”

    总算进入战斗状态的部下用嘹亮的声音大声回答,对开始变得炙热的空气感到满意的马赫让身体深深沉入办公椅,双眼冷冷注视着接连被雪花杂讯覆盖的界面。

    敌人的第一招多少有些出乎意料,但也让马赫看出了一些端倪。

    有备而来且准备充足这一点就不用多说了,以帝国为敌,连最基本的准备工作都不做好,是想变成笑话闹剧的主角吗?

    关键在于敌人采用的战术。

    上手第一招不是搞个爆炸、放把火来声东击西,而是先去破坏组成监视网络的蜉蝣型。这一点也不像诸国军队或恐怖分子的做法,反倒像是帝国军在大战前夕经常使用的战术。即针对敌军的侦查、通讯系统下手,隔绝前线和后方的指挥通讯机能,然后快速突破。

    虽然只从这一招还看不出更多的端倪,但出乎意料的作战方式,还有几位熟悉的战术,让马赫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对方会不会非常熟悉甚至了解帝国军的战术和技术?

    想到这个可能性的瞬间,强烈的战栗流过马赫的脊柱。没有任何犹豫和深思,他按下了通讯的按钮。

    “听得到吗?一岁小孩。”

    “随时待命,吾主。”

    “立即和一个大队的空战型前往蜉蝣型失联区域展开强行侦查,发现任何形迹可疑之人——”

    马赫咬紧后槽牙,声音冷的仿佛刚从冰窟窿里捞出来。

    “无需警告,格杀勿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