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武侠修真 > 末世女主宰 > 第二十八章 救人
    下方突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苏琴找到了松灵的破绽,一刀子刺进了她的侧腰。

    安璃见此,面无表情的磨了磨后槽牙,打了个手势,然后直接从楼顶上,跳了下去。

    与此同时,各方人手动了。

    对面的狙击手发现安璃动了,举枪便朝这边瞄准,然而瞄准了一半,动作却顿住了,他低下头,看到了从胸口刺出的血淋淋的刀尖。

    同样的情况,在另外几个狙击手那边也同样在发生,往往他们还没来得及瞄准,便被偷袭的人刺了个透心凉。

    安璃直接冲到了下方的废墟之中。

    此时此刻,妖艳的男人拿着刀子,正准备乘胜追击在松灵的身上再刺个洞,可面前的人却突然被一把往后拖了过去,他一刀子捅下去,被人精准的抓住了手腕。

    看清来人,苏琴眯了眯眼睛,“这样不好吧?你们就是这样守规矩的?”

    安璃冷笑一声,“彼此彼此,你不也安排了后手吗?一样的。”

    说完这句话,她手上的力气突然加重,苏琴的手腕被直接翻转了过来,发出一阵骨裂的声音,然后下一刻,腹部一痛,他被人一脚踹了出去。

    苏琴砸进废墟里,捂着胸口吐出了一口血,满面阴霾的看着那边的人,而紧接着,一块大石板从天而降,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腿上。一阵惨叫声响起,苏琴的腿被砸了个血肉模糊。

    安璃一手扶着松灵,低头去看她的伤,“还能走吗?”

    松灵明明受了伤,但是脸上却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她点了点头。

    下一刻,安璃扶着她飞快的往一旁的建筑物里躲。

    掩护她们的人立刻就位,两边正面冲突,终于打了起来。

    ……

    两人躺在床上,没过多久,君凌便睁开了双眼。

    他侧头,看向身旁的人。

    安璃似乎是在做什么梦,睡得很不安稳,时而蹙眉,而且脑袋偶尔左右摇摆着,看上去有些不安,但是表情并没有多不好,偶尔还会笑一下。

    君凌看了她半晌,猜测她应该不是在做什么不好的梦。

    他转过头,目光重新落在了天花板上。

    同床共枕,就算相隔有五十公分,他也睡不着。

    然而就在这时,身旁的人动了动,君凌正准备转头,下一刻,他的腰被圈住了。

    安璃无意识的凑了过来,抱住了他,脑袋贴在他胳膊上,睡得很熟。

    君凌愣了愣,无奈的去推她,可睡梦中的安璃虽然并没有多少意识,但是却好像能感觉到他的拒绝似的,她的眉头不怎么高兴的皱了起来,然后不仅不退开,反而手脚并用的缠了上来,像八爪鱼一样。

    君凌想继续推开她,但是又怕用力大了就把她弄醒了,最后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任由她抱着,心道:你睡相好?真是信了你的邪。

    第二天一大早,安璃是被外面的吵闹声弄醒的。

    她朦朦胧胧的睁开双眼,床上只有她一个人了,她端端正正的躺在床上,被子也盖得规规矩矩,房间里没人。

    她从床上爬起来,外面的动静更大了,能听到怒斥声。

    她往门口走,拧了拧门把手,本以为房门打不开,结果竟然拧开了。

    走廊里站着一堆人。

    男女皆有,看穿着的衣服,应该是这个地下角斗场的管理人员。

    还有一些人,似乎是某个大佬带来的手下,此刻两方人正在对峙,不,应该说是单方面的发难,角斗场这边的管理人员一直在赔小心。

    “真的对不起,是我们的错,是我们疏忽了,我们一定会好好补偿的。”

    “补偿?我们大人被她一口咬的命都快没了,你跟我说补偿?”……

    安璃从人缝里看过去,发现有个人被压着跪在地上。

    她浑身赤-裸着,身上都是大大小小的不堪入目的伤痕,就这样被毫无遮掩的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女生垂着头,看不清表情,但是安璃能看到她身体在微微的颤抖,她的脚上还颤着绷带,但是手腕上的绷带已经被撕碎了,露出了一道很深的伤痕,此刻还在流血。

    “这还没驯好的母狗,你们就别随便放出来接客,如果我们大人有事儿,你们角斗场脱不了干系。”

    “不管我们大人最后究竟怎么样,别的不说,这松灵必须得死。”

    “是是是,一定一定,这人我们角斗场可以直接交给你们处置,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大人能消消气,且另外,角斗场也会给你们一些别的补偿,作为我们对这一次的疏忽的歉意。”……

    她们仍然在讨论,而被压在地上的女生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她抬起了头来,目光直直的越过了人群,和安璃对视上了。

    不知怎么的,就算被挑断手脚筋,被喂药,被人蹂躏,在药物的作用下违背本心放荡跪舔的时候,尊严被践踏踩在脚底的时候,骄傲被一寸寸折断的时候,松灵都始终是冷漠的,尖锐的,不服输的,所以就算她手脚筋都被挑断了,她也还是拼着最后一口气,趁对方放松的时候,一口咬在了对方脖子上的大动脉上。

    她不服输,她不怕死,不惧任何折磨,可现在,越过人群看到了安璃,不知怎么的,松灵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就像是在外面受了委屈的孩子,看到了亲近的人,委屈突然就加倍涌出,彻底淹没了她。

    明明那个人,只是一个萍水相逢,自身难保的陌生人而已,但松灵就是很委屈。

    安璃皱了皱眉,早上醒来,依稀记得自己做了梦,但梦的内容她已经忘了,可此刻,看到松灵这样狼狈而悲惨的样子,昨晚的梦就突然变的清晰而鲜活起来。

    救她!心里有道声音在对她说。

    安璃觉得,如果现在她不做点什么,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此时此刻,前方的那些人似乎终于达成了某种默契,松灵被推到了那些人面前,就像一条狗一样,被人拽着头发提了起来。

    安璃闭了闭眼睛,在她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时候,双手已经握紧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想。

    然后下一刻,她顺从本能冲了出去。

    无数的藤蔓从她背后生了出来,速度极快的将前方的十来个人缠了起来。

    紧接着,速度异能发动,她几乎是一闪身,便到了松灵身边。

    松灵错愕的抬头,看向安璃。

    她手腕一翻,手上凭空出现了一件外套,她盖在了松灵身上,遮住了她赤-裸的身体。

    松灵伸手拽着衣角,表情有些怔楞,而这时,被突袭的人也反应了过来。

    这些人都不是好对付的人,安璃的藤蔓并没有坚持多久,很快就被人弄断了。

    “哪里来的不长眼的,敢来这里撒野?”

    “你是……昨天那个送到龙王房里的女奴?”

    “哼,高级异能者?真是看走眼了,藏的还挺深。”

    虽然这么说着,可那些人慢慢靠近,并没有因为她是高级异能者就产生忌惮。

    半个小时之后,安璃看着手脚无力连路都不能走的松灵藏到了某间暗室里。

    此时此刻,她一身上下,已经没有多少好肉,最严重的地方,是肩膀上的一道贯穿伤。

    这个地下角斗场,高级异能者几乎没有,二级异能者已经算是厉害,可即便如此,他们也厉害的很,安璃看出来,他们大多数人,仰仗的根本就不是异能,而是自身的身手。

    特别是角斗场的管理人员,他们是标准的刺客手段。

    攻其不备出其不意,安璃一时不察,就会被攻击到。

    她带着松灵,已经逃跑了很久了。

    可是这下面,每个地方都遍布摄像头,不管她逃到哪里,立刻就会被后面人追上,或者被其他人拦截下来。

    “圆滚滚。”

    安璃叫了一声,把熊猫崽子从空间里放了出来,“你能控制住这整个地下角斗场的系统吗?”

    圆滚滚蹲在她身前,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好,那你控制住这里,先扰乱监控,然后把下面的奴隶宿舍的门全部打开。”

    圆滚滚再次点了点头,下一刻,安璃扛着松灵再次跑了出去,圆滚滚跟在她身后。

    没有了无处不在的监控,安璃的行动轻松了许多,可时间越长,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也越来越沉重,身上的伤,肩膀上的伤,让她的身体越来越重。

    她扛着松灵,一边对付着偶尔冒出来的拦路者,一边朝之前“前厅”的方向跑去。

    她可没忘了,她下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带走方瑜。

    只是之前的计划是出其不意,寻找时机离开,但是眼下所有的计划被打乱,她们只能正面对抗。

    而与此同时,地下角斗场的最下层,奴隶宿舍的房间门一扇接一扇,突兀的打开了。

    房间没有戴上镣铐的奴隶们纷纷的站了起来。

    在安璃之前待过的宿舍之中,身材娇小的女生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看着突然打开的房门,莫名的就想起了之前安璃说过的话。

    所以……是她做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