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武侠修真 > 末世女主宰 > 第二十五章 口嫌体正直
    安璃看着前方那人清瘦且有些矮小的背影,心中升起了不少疑惑。

    她不认得这个人,但是很明显,这个人方才对她表达了善意。

    在这个地下角斗场,有人对她表达善意?

    两人一前一后,谁都没有说话,安璃戴着手铐脚铐,走的并不快,前方的人时不时便会转过头等她,并不催促。

    安璃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

    穿过走廊,过了没多久,安璃被带到了一扇房门前。

    前方的男人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来。”低沉的男声从里面传出,安璃蓦然瞪大了双眼。

    清瘦的男人转动了一下门把手,对安璃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安璃转头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抬脚走了进去,身后的门被带上。

    安璃伸手去拉,没拉动,已经从外面锁住了。

    这是一个格局看上去和酒店套房差不多的房间。

    房间并不特别明亮,因为只有床头的灯是亮着的,地毯是酒红色的,墙上挂着画风奔放的画作,整个房间莫名的便多了几分诡异的淫糜的感觉。

    而此刻,那张Kingsize的大床上,一个人正静静的坐在床边,他双腿交叠,目光沉沉的看着这边。

    安璃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走了过去。

    开口第一句话,便是:“好久不见,真巧啊。”她微笑着。

    君凌淡淡的看着她,脸色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看了她几秒钟,然后说道:“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安璃皮笑肉不笑,“你可真会开玩笑,被抓到这里来,可不是我能决定该不该来啊。”

    “是吗?”君凌换了个姿势,靠在了床头,接了句,“我还以为是你主动到这里来的呢。”

    安璃眉心微蹙,脸上的假笑也渐渐收敛了起来。

    “那你又是为什么在这里?”安璃反问。

    君凌没有说话。

    “我刚刚在观众席上看见你了,本来以为是看错了,结果你真的在这里,你是这里的客人?”

    君凌仍然没有说话。

    安璃抿了抿唇,也不再问了。两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就这么陷入了胶着的沉默中。

    良久,君凌才说道,“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明天一早,我带你出去。”

    安璃突然退后了一步:“我不。”

    君凌皱了皱眉,以为她是担心方瑜,便道:“你那个朋友,一并带出去。”

    安璃沉默了,君凌说的轻描淡写,一句话便解了她苦思冥想的难题,可越是这样轻描淡写,安璃的心便沉的越深。

    君凌所表现出来的话语权……他在这里的地位一定不低,她想。

    在这么个肮脏的地方。

    安璃抿唇,她从来就不了解君凌,不了解君凌的身份来历,不了解他的性格,不了解他的所有事情,只凭着一腔激情,和那些懵懂梦中的些许画面,就泥足深陷。

    可事实上,这样的感情真的是对的吗?

    “我对你还真的是……一无所知。”她说。

    君凌垂眸,一边掰着自己的手指,一边淡淡道:“嗯,所以我们从来就不是一路人。”

    “……够了!”安璃突然沉声低吼,。

    君凌一怔,抬眼看她。

    “什么不是一路人,什么不合适,什么什么的,真是够了,我听够了,请你不要说了,你烦不烦?你烦死了!”安璃说。

    安璃低着头,紧紧的咬着下嘴唇。

    “你烦死了,你连喜欢我都不敢承认,就只会扯些别的来挡我,婆婆妈妈的,你简直不像男人!”

    君凌:“……”

    安璃很难受,但是君凌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本来心情就没那么好,此刻被安璃这么一激,豁然从床边站了起来,沉着声音道:“谁说不敢承认?”

    安璃错愕的抬头,男人摸着腕上袖口一步一步的走近,那双眸子仿佛蓄藏着压抑的怒火。

    她忍不住退后了两步,下一刻,男人一掌按在她身后的墙上,将她整个人圈在了自己和墙之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我一直都不想说。”他道:“但你非要逼我,好,你想听,那我今天就全部说给你听。”

    两人靠的很近,君凌的声线也丫的很低,低沉而有磁性,离得太近,安璃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她瞪大眼,虽然看上去还十分的镇定,但心脏已经忍不住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我是喜欢你。”他说。

    从来不愿意承认,可突然说出来之后,他竟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安璃的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紧接着心头便涌上了一阵狂喜,虽然他说的很不情愿,但这四舍五入,就算是表白了,她可终于等到这句话了,不枉她各种手段齐上阵,小意温柔,作天作地,刻意刺激,能想出来的手段都试了一遍,可终于把君凌的这句话给激了出来。

    “但我们不能在一起。”君凌放开手,退后了一步,微叹了一口气,脸上刚刚被刺激出来的焦躁已经被压了下去,他可以被安璃的激将法逼的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但后面那一步,他却绝不可能迈开。

    “我说过很多遍了,我们不合适,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不会有好结果,你离我远一点。”他继续说道。

    安璃刚刚雀跃起来的心情瞬间又回落了回去,但并没有十分的气馁。

    算了算了,逼他说出来,就已经是个很大的进步了,可是转念一想,君凌和角斗场有她所不知道的关系,安璃顿时心情又冷了下来,像是被扎了一根刺一样,不致命,却钝钝的难受。

    “如果你真的完全没有想继续的打算,那这一次,你就不该让人把我带到这里来。”安璃冷淡的说。

    君凌愣了愣,“你知道如果我不把你带过来,你会遭遇什么吗?”

    “我能应付。”她说。

    “你能?”君凌冷笑了一声,毫不留情的嘲讽道:“你真以为你能混进这个角斗场,就觉得这里的人都是草包,你全都能对付?”

    安璃抿唇,她当然没有那样想,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不至于傲慢到这个程度,只是……

    “那也不关你的事。”她说:“不管我会怎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呢?你几次三番的救我,我谢谢你,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身相许你又不愿意,我请问你图什么呢?”

    “你要真的不想和我扯上一点关系,那有本事你就别管我啊,你干什么叫人把我带到这里来呢?”

    安璃越说,心里的气越大。

    “你就该让人把我送上那个拍卖会上去,有什么啊,不就是被卖出去吗?”

    “你又不想跟我在一起,既不是我男朋友,也不是我未来的男朋友,充其量,咱们就是个互相都不太了解的陌生人而已,你管我会怎么样。”

    安璃也是快被气狠了,难听的话一句一句的往外蹦,怎么扎心怎么来,越说越没有分寸,君凌看着她的眼神一寸寸的暗了下来。

    “跟你有关系吗?你就当好你的龙王大佬不就好了?你管我会被送到哪个男……唔!”

    之后她的话便说不出来了。

    因为君凌突然伸手,粗暴的把她摁在了墙上,然后吻了下来。

    安璃瞪大眼睛,君凌闭着眼,在她唇上杂乱无章的乱啃。

    好半天,安璃才反应过来,正常女生遇到这样的情况,就该立刻推开了,安璃却不。

    她一把揪住了君凌的领子,反手扯了下,两人离的更近。

    君凌愣了一下,微微放开了她的嘴唇。

    下一刻,脖子上的传来一阵力道,两人位置调换,君凌被安璃反压在了墙上。

    君凌低头,对上了她的双眼。

    女生目光灼灼,满眼的除了喜欢,便是炽热,她搂着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吻了回去,使劲的咬着他的嘴唇,然后伸出舌尖轻舔,像小狗一样,十分的大胆。

    君凌已经愣住了,双手不自觉的环住了她的腰。

    安璃顿时满意了。

    喜欢的人送上门的吻,不亲回去岂不是亏大了?害羞?害羞个锤子。

    谁知道错过了这一次,还有没有下一次。

    最后还是君凌先动手推开了安璃。

    两人紧紧抱在一起,刚才激动的情绪已经平静了下来。

    安璃抬头看着君凌,一双眼睛湿漉漉的。

    亲的心满意足了,她又开始找茬了,“你不是不想和我在一起吗?你亲我干什么?”

    君凌:“……”被她逼急了,气的。

    “你这叫什么?口嫌体正直?”

    君凌:“……”他已经有些焦躁难安了。

    “不跟我在一起还亲我,你是想干什么?想跟我当炮友?”安璃挑眉看他。

    君凌瞪大眼,脸上的表情,裂了,他立刻道:“没有!不是!”

    “哦,又不在一起,又不是炮友,那你在干什么啊?你知道这没名没分的做这种事情叫什么吗?啧啧啧,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我看你说什么喜欢都是骗人的鬼话,你就是想吊着我,然后占我便宜,啧啧啧……”安璃不光嘴上这样说,她还立刻推开了君凌,行动上也毫不含糊,可以说是戏特别足了。

    而君凌,脸都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