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武侠修真 > 末世女主宰 > 第四章 校园暴力
    安璃本以为画面很快又要转了,但是却没有。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不再像是场景一样,一个个的上演,反而像是录像似的,飞快的进行着,时而快,时而慢,却可以让安璃清晰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名叫崔晓浩的故事正在飞快的进行。

    安璃就像一个隐形的旁观者,观察着他的整个人生。

    崔晓浩因为生了那么一双眼睛,平时在家里的地位就不高,爹不疼,娘不爱的,特别是这个爹还特别暴躁,稍有不慎就是拳打脚踢,而这个妈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太过软弱,基本上对于崔晓浩的所有遭遇都是袖手旁观,有时候甚至就是帮凶。

    然而这种状态在他弟弟崔晓晨出生之后转变了许多。

    崔父确实是个暴躁的人,作为丈夫,作为父亲,都是不合格的,但是对于这第二个儿子,他是真的真心喜爱的,特别是有了崔晓浩这个在他看来畸形的大儿子在前,崔晓晨的到来就显得更加的可贵了。

    其实当初崔晓浩没有出生的时候,崔父也是同样抱有期待的,试问谁会对自己没出生的儿子不抱有期待呢?

    但是正是因为这种期待过高,所以导致后来发现生下来的孩子和预期中的不一样后,才会那样难以接受。

    毕竟是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崔母虽和崔晓浩不够亲近,但到底还是有母爱余存的,可是对于崔父而言,崔晓浩的那双眼睛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噩梦,他始终没办法跨过这个坎。

    曾经只有崔晓浩一个孩子的时候,他是非打即骂,而如今有了崔晓晨,崔晓浩的日子反而好过了许多,因为所有的心思都投入到了小儿子身上,对于不受待见的大儿子,夫妻二人的关注就少了许多。

    这反而让崔晓浩少了很多打骂。

    但是有时候,冷暴力,其实比直白的身体暴力更难熬。

    崔晓浩从小,就知道自己的不同,所以他小心翼翼,谨小慎微,从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察言观色,学会了逆来顺受,乖巧的简直不像话。

    可是即便如此,他的处境也改善不到哪里去。

    他们所生活的这个小镇,基本上就在农村边上,本来就不是个发达的城镇,而人心的包容度,显然比不上外面的广阔天地。

    在这样一个算不上落后,但也绝对算不上富裕的小镇子里,与众不同,便是原罪。

    崔晓浩在这个小地方长大,从小,便因为这双眼睛饱受歧视。

    在家里的待遇不消说了,在学校里,也好不到哪里去。

    老师不待见他那双眼睛,虽然不会特意的针对他,但是却会下意识的排斥。

    在老师这种隐隐约约的影响下,其他的小朋友们更是直白,他们会直接孤立,欺负崔晓浩。

    在崔晓浩童年的时代,每天伴随着他的,都是同学们的孤立,打骂,以及老师的冷眼。

    然而这种欺负是没有尽头的,因为没有人会保护他,他不敢跟父母说在学校受欺负的事情,因为父母不会帮他,反而会责怪他惹麻烦,另一方面,他也尝试过求助于老师,可是后来发现也没有用,老师往往嘴上答应着给他讨回公道,回头就抛在了脑后。

    老师可以为别的小朋友之间的矛盾做调解,却唯独会不知是无意还是刻意的忽略掉他的委屈。

    小学六年,崔晓浩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愿意帮他。

    崔晓浩读初一的那年,他已经长成了阴沉的少年,他长得好看,可是因为从小的遭遇,导致他平时同时阴沉着脸,额头前的刘海遮住了眼睛也不管,这是一种自我封闭,他整个人都透着一股阴郁的气质。

    他就仿佛,天生就不招人喜欢似的。

    初高中六年的生活,崔晓浩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甚至比从前更加惨。

    小学时候,小学生之间的矛盾,顶破天了,就是推搡两下,偷偷在你课桌里放吓人的东西,趁你不在故意掀你的课桌等等,那是属于小孩子欺负人的方式。

    可是青春期的孩子们却完全不是这样小儿科。

    青春期的男生,大多幼稚张狂。

    他们不够成熟,总有些人天性恶劣,自以为拳头硬,就酷到不行,这个年纪的孩子,大多中二,他们欺负一个人,也许并不是对方那里得罪了他们,仅仅只是看对方不爽而已。

    而看一个人不爽太常见了,崔晓浩自从初一那年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拦住,就再也没有摆脱过校园暴力的阴影。

    “这个逼看上去好膜啊。”

    那天,学校里的有名的不良少年小团体拦住他,对他说了这句话。

    那个年纪,少年们之间都有自己交流的方式。比如说你“膜”,要么是因为你看上去土里土气的,要么就是你看上去像个傻逼。

    而那时候的崔晓浩,显然是两者都有的。

    少年人的恶意来的就是这样没有道理,仅仅是因为看你不爽而已。

    从此崔晓浩便成了这群人的走狗,这群人的出气筒。

    而在崔晓浩高二那年,崔晓浩十几年昏暗的人生里终于出现了一缕亮光。

    那是一个柳眉月牙眼,爱穿白色短裙的女生。

    崔晓浩又一次被揍了一顿之后,因为身体剧烈疼痛,所以等那群人走了之后也一直趴在地上没有站起来。

    “同学?你没事吧?”

    女生柔柔的声音在头上方响起,崔晓浩费力的抬头,视野里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裙的姑娘,正一脸担心的看着她。

    这几乎是崔晓浩十几年的人生里,第一次有人愿意去关心他有没有事,而这个关心来自一个陌生的姑娘。

    也许是感激,也许是多年没办法填补的心脏终于多了迟来的安抚,崔晓浩疯狂的爱上了白裙的女生。

    她清雅,美丽,善良,可爱,像是一朵不染纤尘的茉莉花,在崔晓浩心里,好不夸张的说,就是九天下凡的玄女,是他心里唯一的白月光。

    然而崔晓浩却没有想过,那是他另一个悲剧的开始。

    他喜欢白裙女生,却因为长久的自卑和阴郁,从不敢主动靠近,他唯一能做的,唯一敢做的额,就是每天早上,在学校里所有人都还没来的时候,把自己从外面买来的早餐,悄悄地放在喜欢的女孩子的桌上。

    像做贼一样。

    白裙女生成了崔晓浩黯淡无光的人生里唯一的光源。

    然而这种隐秘的,小心翼翼的喜欢,却并没有瞒的太久。

    直到那天他在校门口旁边的围墙后面再次被人踩在了脚下,他才知道,他心心念念爱着的女生,原来是校园那个总是欺负他的扛把子的女朋友。

    “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们大嫂是你这个臭虫能觊觎的吗?”

    那天,他被人一脚踢到了墙根,抬起头,看见的是,那个老大一手搂着他心心念念,视作唯一光源的白裙女生,肆意的上下其手。

    可是女生并没有拒绝他,反而贴在他身上,咯咯直笑,然后时不时的向他投过来几道冷漠的,嫌弃的,蔑视的目光。

    放荡的像个妓女。

    崔晓浩想。

    然后他就被一脚踩在了脑袋上。

    “来,学声狗叫给哥几个听听。”

    少年被人踩在脚下,早已没有了任何的尊严,他跪趴在地上,眼里没有任何光芒。

    前面是他喜欢的女生,虽然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可到底,是他真心喜欢的女生,是他唯一的光,可他却像一条狗一样,被人踩在脚底下,毫无尊严可言。

    其实叫不叫有什么关系呢?他现在跟狗有什么区别呢?

    在被踢得头破血流之前,认命的叫了出声。

    身边是少年们肆意放纵的笑声,崔晓浩趴在地上,鼻青脸肿,眼底的光都寂灭了下去。

    安璃作为旁观者,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眼底毫无波动。

    认真的讲,她的成长史,和崔晓浩是有共通之处的。

    虽然她没有崔晓浩这样的眼睛,让人见她第一面就心生恶意和排斥。

    但是因为原生家庭的影响,安璃养成了后来的那样的性格,她和周围的人是不一样的。

    在思想还不够成熟,三观还未完全成型的小孩子眼里,不一样就是原罪。

    排斥,孤立,欺负,安璃不是没有遇见过。

    可是按历史中觉得,这些东西,并不是无解的,世界上大多数事情,都有解决之法。

    安璃是性格不好,可是她深谙四两拨千斤的技巧,她可以和别人格格不入,但同时,她也知道该如何自保。

    所以她的人生虽然难熬,但也不至于毫无希望。

    可是崔晓浩不一样,他一直在泥淖里,没办法爬上来。

    就在安璃想这些的时候,眼前的场景仍然在继续。

    崔晓浩被一把抓住了头发,脑袋被人提了起来。

    “趴着干什么,抬起头来看啊!”那人冲他狞笑着说道。

    崔晓浩一睁开眼,就看见那两人,顿时闭上了眼睛,然后下一刻,就被一巴掌打偏了过去。

    他半张脸肿了起来,嘴角也出了血。

    然而下一刻,头发又被拽了起来,“诶?没看出来啊,这小子长得还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