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武侠修真 > 末世女主宰 > 第一百七十章 知错?(二更)
    这也方便了去找她的异能者,基本上没用多长的时间,就带着人上来了。

    袁倩的余光瞥向城墙外面,百万丧尸围城的场面,不管看几次,都让人心生恐惧,她只看了一眼,就迅速的收回了目光。

    她仍然暗戳戳的看着她哥。

    事实上,在看见那些装甲车被撤走的时候就猜到她哥恐怕是知道了,然后没过多久,就有人来找她了。

    她心里有点紧张,不知道她哥对这件事情究竟是个什么态度。

    “啪——”

    然后下一刻,她就知道她哥究竟是什么样的态度了。

    袁嘉扬起的手还没有落下去,袁倩被一巴掌扇的差点摔到地上去,可见袁嘉这一巴掌用了多大的力气。

    甚至因为这一巴掌,周围那些正在攻击的异能者都忍不住停了一瞬间。

    袁倩的半张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了起来,她的嘴角也渗出了一缕血丝,嘴角直接被打破了。

    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直接打蒙了,袁倩半天没有回过神,脸上的疼痛是其次的,主要是心灵上的不能接受。

    从小到大,她哥从来没有对她动过手。

    半晌,她微微抬起头,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袁嘉,眼底已经有了泪光在闪烁。

    然而在看到她哥的一瞬间,她却愣住了。

    只见袁嘉站在她面前,双手垂在身侧,他的眼睛都有些红,脸上是袁倩都看不懂的悲伤。

    “你调的,是谁的装甲车。”他问道,语气是平静的,声音是冷沉的。

    袁倩愣了愣,下意识的说道:“南城墙的。”

    袁嘉的目光一下子就灰败了下来,仿佛眼里所有希望的光芒都突然湮灭了。

    “果然。”他说。

    袁倩没有说话,她脸上仍然火辣辣的疼,但是此时此刻,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现在的袁嘉,是她从来没有看见过的样子。

    她哥啊,基地长诶,就算是末世没来的时候,她哥也从来都是佼佼者,对所有事情都成竹在胸,永远意气风发,斯斯文文的呀,他向来,都是像狐狸一样,从不把任何情绪表露在脸上的呀。

    可是现在呢,她从她哥来说哪行看见了绝望,和几乎刺伤她的自我嘲讽。

    “是安庆怂恿你做的吧?”他说,虽然是疑问句,但却是用的肯定的语气。

    袁倩已经不知道该否认还是承认,到最后,她直接沉默了。

    袁嘉到底逼袁倩看得更通透一些,他对自己这个妹妹还是很了解的。

    私调装甲车这样的事情,袁倩一般情况下干不出来,袁嘉何等精明啊,就算猜不出前前后后所有的来龙去脉,却直接就点中了关键。

    安庆和安璃素来不和,但他没想到会不和到这个程度的,不和到,他不惜接着丧尸围城的东风也要让安璃去死。

    袁倩太蠢了,她也许都不明白她的行为代表着什么就被别人当了枪使……

    她根本不会懂,这样做的结果,并不会让主城墙得救,而他们在害死南城墙安璃的同时,也会将整个基地都推入万劫不复之地。

    本以为袁倩只是匀了其他三个城墙的装甲车,可眼下,她是直接抽走了南城墙所有的底牌。

    最后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袁嘉几乎已经难以想象了。

    “过来。”他轻声说。

    袁倩抬头,看向他的背影,袁嘉站在城墙前,他没有回头,仍然站的笔直,可此时此刻,袁倩却觉得他的背影有几分萧瑟。

    袁倩走到了城墙边,顺着他的视线往下方看过去。

    城墙之外,完全是另一幅景象。

    密密麻麻的丧尸几乎看不见尽头,无数腐烂的,外貌可怖凄惨的丧尸堆积成山,放在末世前,就算是没有密集恐惧症的人也该吓出毛病来了。

    袁倩平时被袁嘉保护的太好了,末世之后也大多数时候都是待在基地里,几乎没有看见过眼下的这种大场面,让她一阵恶心,好歹忍住了没吐出来。

    “怕吗?”袁嘉看着她的反应,冷笑了一声。

    袁倩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冷酷的袁嘉,讪讪地不敢说话。

    “袁倩。”他连名带姓的唤她,“你看下面的那些怪物,它们迟早会翻越城墙,到时候,我们所有人都是它们的盘中餐,被它们啃食,被他们分尸,没有人能逃。”

    袁倩忍不住微微发起抖来,她不明白袁嘉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个,就好像故意在恐吓她似的。

    “我们本来有一线生机的,虽然生机很小,但总归,还是有机会的……”袁嘉有些失神的说道。

    半晌,他话锋一转,说道“可是,现在这唯一的一线生机,都被你给破坏掉了。”

    袁倩豁然的抬头,满脸的不赞同,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反驳道:“不会,不可能,南城墙总是能撑到一段时间的,安庆说安璃很强的,而且我看见了,南城墙是最先稳定下来的。”

    这也是她被说服的原因之一,因为她觉得南城墙已经已经很厉害了,他们不会那么快就沦陷。

    袁嘉冷笑一声,伸手指了指下面的丧尸军团,其中有个个头很高很壮的丧尸,那个丧尸随便走一步,都仿佛带起了一阵灰尘,看上去重逾千斤。

    他又指了指城墙脚下的几个方向,每个方向,都有一只能力特殊的二级丧尸正在孜孜不倦的破墙。

    袁嘉又指了指那个被丧尸破开的城墙豁口。

    “看看这些丧尸,袁倩,看看它们,现在你还敢说南城墙一定会安然无恙吗?”

    袁倩彻底愣住,她仍然不放弃,低声喃喃着,“不会的,不会的……”

    “安璃她杀丧尸好轻松的,外面的那些丧尸都不是她的对手……”

    “他们南城墙还是最先火烧丧尸的城墙,他们都很厉害……”

    “南城墙的丧尸也没有那么恐怖,那些特别的丧尸也没有那么多,他们才不会那么快破城……”

    她一直絮絮叨叨的说着,仿佛在自我催眠似的。

    可是每说一句话,袁嘉说过的话就反而更深入几分。

    南城墙的丧尸固然没有那么多,可是他们那边也绝不会轻松,她哥说南城墙挡不住的,是啊,南城墙怎么可能会挡的住呢?

    无论哪面城墙,守墙人和外面的丧尸军团不是一样的实力悬殊呢?

    安庆之前说过那套理论,现在来看,仔细推敲,似乎怎么样都已经站不住脚……

    它们四面城墙,本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没有谁能独善其身。

    可笑她竟然抽走了南城墙的后援!

    袁倩之前是被冲昏了头脑,此刻回过神来,只觉得安庆说的话全都是漏洞。

    她的脸色已经是惨白一片。

    她究竟……做了什么啊……她究竟……

    袁倩绝望的想着。

    人的一生,总会犯大大小小很多错误,可是她……究竟是犯了个多大的错啊……

    袁嘉看着她,眼里一片冷漠,仿佛已经丝毫不见兄妹之情了,眼里只剩无尽的谴责和冷漠,他摇摇头,说道,“如果成都基地最终沦陷,袁倩,你至少得付一半的责任!”

    袁倩浑身一震,已经被他一句话震的彻底说不出话来。

    她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可是已经太晚了。

    袁倩眼里露出了几分绝望的神色,此时此刻,怕是南城墙已经要失守了,可即便如此,他们也没办法去支援了,所有人,都自顾不暇。

    他心里很清楚,袁倩做出这样的行为,多半都是安庆在怂恿,可那又怎么样呢?

    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说什么都已经于事无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