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武侠修真 > 末世女主宰 > 第三十九章 故人?
    “现在是末世,自己活下去都难,你还想带个孩子?怎么生存?”叶秦急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死心的反问。

    叶秋水笑了笑,“我会保护好他的。”

    叶秦:“……”

    “随便你。”

    叶秦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满脸的不爽。

    没有什么事情比现在叶秋水告诉他怀孕更糟心的了。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他一定在发现他姐跟渣男谈恋爱的时候就把渣男打出屎来。

    “现在先不说这个了,想想眼下该怎么办吧。”叶秋水的目光落到了植物园里。

    叶秦的思路背带偏,也跟着看向了植物园。

    “安璃她是被那根藤蔓吞进去了。”叶秦凛着眉头说到,“我们要救人,就得把那变异藤蔓给弄死了。”

    他看着将整个植物园覆盖的严严实实的绿色藤蔓,顿觉这项任务十分的艰巨。

    “用火烧吧,就算是变异了的,也还是植物,总是会怕火的。”岳文说。

    叶秋水看向他,面无表情:“顺便把里面的安璃也烧死。”

    岳文:“……”

    “那怎么办,正面刚我们刚不赢啊。”

    ……

    另一边,君凌抱着安璃走出那个地下溶洞的后一秒,墙壁上突然一阵蠕动。

    紧接着,无数细细长长的植物根系从墙壁里伸了出来。

    它们在整个溶洞里扫了一圈,却并没有发现猎物。

    群魔乱舞了一阵之后归于平静。

    然后,君凌就发现通道两侧的墙壁里开始伸出根系来。

    他眸光一扫,无数的根系从泥土里伸出来,密密麻麻的,甚至还在蠕动,就像是无数的小蛇一般。

    那副场景实在叫人头皮发麻。

    那些藤蔓发现了猎物的踪迹后,变得非常的兴奋,摇摆着朝他们伸过来。

    不知君凌做了什么,下一刻,地下通道里陡然一阵强风扫过。

    等风平息时,便只见遍地的碎根了。

    安璃恍恍惚惚醒过来的时候,刚巧就听见了耳畔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她没办法在黑暗中视物,但能判断的出来,一定是君凌做了什么。

    膝弯和背下,是男人绷直的小臂,他稳稳当当的走着,气都没喘一下。

    安璃:“……”

    就……有点帅。

    不知走了多久,就在安璃觉得自己就要窒息而亡的时候,突然身上震动了一下,只听一阵震天的声音响起。

    君凌又一脚踹垮了一面墙。

    一丝光亮从墙后传过来。

    窒息的感觉也渐渐消失,安璃感觉自己终于吸到了久违的氧气,连忙大口呼吸。

    眼前是一个比刚刚那个小地方大很多的地下洞穴。

    墙壁上不知是什么材质的石头,泛着幽幽的光芒。

    他们刚才所看到的那丝光亮就是从墙上照过来的。

    洞穴中间还有一潭清水,绵延向外,缓缓流动,看样子应该是活水。

    安璃没想到这地下还有这么漂亮的地方。

    这可能是末世后才形成的天然洞穴。

    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这整个洞穴里都弥漫着一股很奇怪的味道。

    氧气充足后,安璃感觉失去的力气慢慢回到了自己身体,她左顾右盼,正准备从君凌怀里下来的时候,余光突然注意到了洞穴顶部的光景。

    她手一哆嗦,准备搭着君凌的肩膀跳下来的动作变成了勾着他的脖子。

    君凌:“????”

    “看,看上面。”安璃努力使自己的声音仍然保持着平静。

    君凌抬头,然后:“……”

    他的视力远比安璃要好。

    就像标清和蓝光的区别那样。

    洞穴很大,顶部也很高,相较于惹眼的发光墙壁,黑黢黢的洞穴顶部并不是那么引人注目。

    如果不是因为安璃此刻正被公主抱着,恐怕她也不会看见上面的光景。

    只见整个天花板上,密密麻麻的,挂满了干尸。

    对,不是丧尸,而是干尸,那些尸体双颊凹陷,眼球凸出,看上去像是浑身的血肉都被吸干了,只留下一层干枯的人皮裹着骨头。

    每一具干尸的脖子上都缠绕着一根细长的植物根系,它们正是因为这样才被吊到高处。

    在经历了末世之后,按理说安璃再看到尸体什么的,应该习以为常才对。

    就算是干尸,也不过是比丧尸难看了些。

    可实际上,当你看见一只干尸觉得可以接受的时候,却不代表你看见密密麻麻成百上千的干尸被吊着的景象还能忍着。

    这太考验人类的承受能力了。

    刚才还觉得这地方挺好看,现在看来……嗯,听说黄泉彼岸也很好看。

    而且那股怪味儿也得到了解释。

    安璃强忍着恶心,从君凌的怀里下来,蹲在了地上。

    “你害怕了?”君凌蹲下身,戳了戳她的胳膊。

    “没有。”安璃面无表情,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潭活水,就是不往上看。

    那么多尸体,这变异植物得是吃了多少人才能集齐这么多尸体啊。

    君凌:“……”

    他站起来,开始沿着洞穴的四周走。

    “你干什么?”安璃问。

    “找路出去。”

    安璃想起他一路走来拿脚踹墙的剽悍举动,默默的不再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她猜抬着头,小心翼翼道,“那个……你好了?”

    君凌侧头看她。

    “你之前那个样子,我还以为你受了什么重伤呢。”安璃耸耸肩,他之前实力锐减成那个样子,不怪安璃会这么想。

    “好了。”君凌只回了两个字,懒得解释之前的情况只是一场意外。

    他也没料到偏偏在他这个时候,遇到这么棘手的事情。

    想到事情的前因后果,蓦然又回想起来了之前女生不顾自己,从小楼上跳下来帮他解围的事情。

    “你那时候在想什么?”他问。

    “啊?”安璃懵逼,什么这时候那时候,讲明白不行吗。

    君凌抿了抿唇,“那时候你为什么要跳下来?为了救我?”

    安璃:“……”

    别提了,都特么成黑历史了,她要是不跳下来,说不定人家自己也能解决。

    她这一跳,人没救成,反被对方救了,拖后腿来了这是。

    “我以为你打不赢那只丧尸。”安璃小声嘀咕道,“这不是你之前救过我,我也想还一还这个人情。”

    谁知道最后会弄巧成拙啊。

    她以为自己说的小声,可却不知男人的听觉也很敏锐,她细若蚊蝇的声音他听得一清二楚。

    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想到这里,安璃转头反问道:“那你呢?三番两次救我,为什么呢?”

    君凌看上去可不像是那么善良的人啊,相反,他身上只有一股生人勿进的气场。

    三番两次的救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图什么呢?

    安璃自认为她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要实力没实力,毁容之后更是连脸都拿不出收了。

    所以说,图什么呢?

    君凌愣了愣,敲墙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这个问题,他自己又何尝没有思考过了。

    扪心自问,他不仅不是什么善良的主,甚至还十分的心狠手辣,他的身份摆在这里,历来行事风格便是杀伐果断。

    救人?不给你补一枪就已经不错了。

    却一次二次的,跑来去救一个萍水相逢的女生。

    这是为什么?

    安璃想不通他图什么,君凌本人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他只是在极偶尔的时候,会从这个女生身上感觉出几分熟悉感来。

    就仿佛他们曾经也如现在这般相识过,相处过。

    因为这份捉摸不透的熟悉感,所以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救她。

    君凌眉头皱了又松,松了又皱。

    “因为……总觉得你很像一个故人。”君凌斟酌了下,觉得说她像故人而救她总比说我觉得跟你一见如故所以救你要显得正经点。

    安璃:“……看来你故人的脸……嗯,很奇特啊。”她指了指自己的毁容脸。

    君凌:“……”

    妈的失策。

    他突然大踏步的走了过来。

    安璃往后一退,脸上还是面无表情的,“干什么?”

    君凌上下打量了她两眼,“你腿不痛吗?”

    安璃:“……”

    不说还好,一说出来就好像浑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想起了小腿中枪的事实,然后痛觉瞬间掀翻了大脑。

    安璃龇牙咧嘴,“疼。”

    她只是很冷酷的说着疼,但配合着她因为疼痛而有气无力的声音,莫名的感觉就像撒娇一样。

    就好像猫爪子在心上轻轻的挠了一下。

    君凌连忙看向安璃的脸,定定神。

    他蹲下来,单手握住她的腿。

    “得赶紧出去找药,不然我这条腿就要废了。”安璃有点担忧的说到。

    她可不想变成一个残废啊。

    君凌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把宽松的裤管掀了上去。

    白皙的小腿上全都是血。

    君凌目光缩了一缩,说了句,“忍一忍。”

    安璃还没来得及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下一刻,小腿上便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安璃咬着嘴唇低头看下去,君凌手掌对着她的小腿,那五指之间,仿佛有什么巨大的吸力似的,安璃能感觉到一阵阵的血肉撕扯的痛苦,就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拉扯着小腿里的子弹出来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安璃的额头已经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