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玄幻魔法 > 极限强殖 > 第四十九章 这里永远是我的家
    落日余晖洒下,将这片土地染上黄晕,黄色黑红色交相辉映,杂乱的色泽拼凑出斑驳的情景。这些颜色交错入眼尽是凌乱,使整片土地看上去遍布疮痍。

    可以看出这个背靠悠悠山的地方是个村子,它叫悠悠村。现在山还在,村也在,可是村内的人已经不见,永远不会回来。

    村中一个屋子里,一个青年走出来。青年头发并非乌亮,而是半黑半白,白色并无生命力,是一种缺乏生机的死灰色。

    这青年还算俊朗,不过青年本人却瘫着脸。脸上透出死寂感,让人很好奇这张脸上为何没有表情。也许因为夕阳的关系,这青年身上没有属于这个年龄人的朝气,反而有一股行将就木者的迟暮之色。

    就连青年的行动也如老者一样,缓慢而迟滞。每一步一行间,都让人怀疑他会不会直接摔倒在地上。

    青年缓缓走到村外,站定在一堆木牌前。

    这些木牌上刻着名字,一个又一个名字牵动着青年的记忆,播动着他的情绪。望着这些木牌,青年静默。不久前,这些名字的主人们还曾和他说过话,可现在,青年再没有和他们说话的机会了。

    青年手拂过一块木牌,那块木牌上刻着的名字是“周立国”。

    “爹……”青年嘴唇嗫嚅:“对不起,最后,我还是没让你抱上孙子。”

    “原来我和你说我想和那老头走,去当灵修,其实也就是说说,我也不想出去,出去哪有在村里好,可没想到你真答应了,当时我就想,我得去闯一闯,看一看,给你也涨点面子,等到时候我爹在村里也能说‘我儿子,可是灵修’,那听这多有范儿啊。”

    “嘿嘿,爹,我骗你了,其实纳气境真不咋地,我是真没想到你能遇上开源境的,让你丢脸了。”

    “不过你放心,今天起,儿子不会再让你丢脸了。”

    青年起身,从一块块木牌旁走过,路过时轻抚木牌,还会对木牌说上两句,好像这些人就在自己身边,就在和自己说话。

    终究无法忍耐,两行浊泪从青年眼角流出。青年有些意外,他本以为这几天自己的泪已经哭干了,可是此刻泪水流下宛若决堤,无可收拾。

    啊——

    青年仰天长啸,撕心裂肺,悲恸、绝望。

    啸声弥卷,良久,青年转身,看着身后的人。他之前就感觉到自己身后来人了,他也猜的到来的人是谁,只是……青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人。

    身材矮小、一身青衣、一顶笠帽。这个人不再是离开时的样子,而是变回青年熟悉的模样。这人抬起头,青年看见了这人碧蓝的眼睛,如天空一般,依旧清澈。

    “你……回来了。”青年有些迟疑,终究是先开了口。

    闻言,狄败亚点了点头,便盯着周博瀚。几天过去,周博瀚和他印象中的样子完全不同了。相比之下,头发泛灰,脸也消瘦不少。不止是外表的变化,狄败亚能感觉到,周博瀚体内的生机衰竭,精神相当差。

    点点头,狄败亚轻“嗯”一声,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情况,自己该说什么。

    周博瀚能确定狄败亚的身世绝不如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而且他之前还伤害了狄败亚,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狄败亚,周博瀚拿捏不准。

    思绪良久,周博瀚还是摆出笑容:“小亚,欢迎你回来,过去我说过的,依旧算,我会带你去……”

    “不。”狄败亚摇摇头:“我要走了。”

    “小亚……我……对不起。”

    狄败亚再次摇头:“不是的,我有想要做的事,我得离开了。”

    周博瀚闻言一怔,不过他知道狄败亚不一般,因此听到狄败亚这么说也不觉得意外。

    狄败亚将身后的东西拉出来,丢到地上,开口道:“我找到他们了,不过有一个人跑掉了。”

    周博瀚看清后一惊,地上的东西是两个人头,一男一女。这两张脸周博瀚认得,正是那一日悠悠山上遇到的刻薄男子一队的二人。

    周博瀚不愿动脑,但是他不蠢,贯穿所有线索,一个完整的事件浮现在他的脑中。

    “纯阳门……纯阳门……”

    “纯!阳!门!”

    周博瀚怒吼,苍白的脸上涌出一丝血色,接着咳嗽起来。

    “谢谢。”

    狄败亚知道周博瀚的意思,点了点头。

    “敏敏还好吗?”狄败亚还记得小姑娘,走之前,他想确认一下。

    周博瀚没有回话,向自己的屋子走过去。不用周博瀚示意,狄败亚直接跟上。

    二人很快走到屋内,一个小姑娘正躺在床上。虽然依旧昏迷,但是敏敏的脸色竟比周博瀚还要好上不少。

    周博瀚道:“本来敏敏还有些发烧,不过昨天晚上好了,如今倒也不用担心。”

    敏敏眉头紧蹙,似乎在做噩梦,稚嫩的脸上有一丝害怕之色,嘴中还在呓语。狄败亚听得见,敏敏呼喊的是“妈妈”。

    看着敏敏,狄败亚抬起手伸过去,可最终还是放下了。

    已经完成了自己的目的,狄败亚看向周博瀚:“我要走了。”

    知道自己留不住,而且也没有必要留下狄败亚,可周博瀚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要去哪?”

    “我梦到过一个地方,我要去追寻那里,那里,也许是我的家。”

    “家……吗……”

    狄败亚轻“嗯”一声,再看敏敏和周博瀚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

    没等狄败亚走出门,突然被周博瀚叫住。狄败亚看过去,有些不解。

    却见周博瀚从衣服内掏出一块东西,向狄败亚抛过来。这东西速度并不快,狄败亚接的很轻松。摊开手掌看去,这是一枚戒指,戒指上还有些古朴的纹路。这戒指狄败亚认得,正是周博瀚搜刮到的那一枚纳戒。

    周博瀚轻笑一声:“我要这个用处不大,就送你了,呵,本来也应该是你的东西。”

    虽然身上还有好几枚类似的戒指,但是狄败亚没有拒绝,他将戒指收起。

    “不管你在哪,遭遇了什么,这里永远欢迎你。”虽然脸色不好,但周博瀚笑容依旧爽朗。

    狄败亚重重点头:“嗯,你说过的,这里永远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