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玄幻魔法 > 极限强殖 > 第四十八章 有一个人需要你
    面对黄少阳的诅咒,狄败亚无所触动。靠黄少阳的话给他的信息,他想通了许多东西。

    他们刚走,黄少阳一行人就来了,而且李羡林那一晚一身黑衣上山,还有黄少阳之前说过的“收留”。这些碎片拼接在一起,凑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一股新奇的苦涩回味在狄败亚的嘴里,荡漾到他的心底,那是悔恨。

    如果我阻止了李羡林;如果那一晚我下手将他们杀了;如果我没有走而是留在村里;如果……

    可惜,没有那么多如果,过往云烟,随风而逝。

    狄败亚将搭在自己肩上的双手打落,低下头,静默看着几近疯癫的黄少阳。

    狄败亚脸上附着面甲,看不到他的表情,黄少阳还以为自己激怒了狄败亚。想到自己快死了,黄少阳反而无所畏惧,他继续挑衅:

    “呵呵,生气了?还要我更详细说说他们怎么死的吗,唉,一群蝼蚁真是容易忘,还好我记性不错。”

    “当时董胖子的蛊虫就咬死不少,群虫内噬,他们一丝血肉都没有剩下,真可惜你听不到他们叫得有多惨,张磊那家伙被吓的觉都睡不着。”

    “贱民里一些丁壮还抄起农具想反抗,愚蠢!姓陆的随手就斩下那群蠢货的头,还是我把它们亲手挂在木桩上。”

    “还有不少妇人抱着孩子惨叫,哈哈哈,你说可笑不可笑,我一剑一剑刺过去,一剑便是两命,她们却蠢到连跑都不跑,这么说来让她们和孩子死在一起倒也是我心善,里面还有些姿色不错的,可惜命太薄啊,我还没来得及玩玩就死了。”

    黄少阳啧嘴,似乎有些不满,此刻的他眼神可怖,歪头看着狄败亚:“怎么样,是不是想将我千刀万剐?先别急,我再给你讲讲故事如何,我还记得有一个……”

    “我不会杀了你。”黄少阳的故事连开头都没讲完就被打断。

    这句话让黄少阳一惊,他诧异看着眼前黑色的身影,狄败亚开口时嗡鸣声太重,黄少阳怀疑自己听错了。

    长久静默,黄少阳忍不住开口道:“你刚才说什么?”

    狄败亚再次开口,让黄少阳确认自己没有听错:“我不会杀了你。”

    黄少阳停住,冥思片刻,他觉得自己再问的时候对方会说“蠢货,我是在逗你玩”。给别人希望,然后再让他绝望,这种事黄少阳经常做。

    觉得自己猜中了对方的想法,黄少阳嗤笑一声:“想骗老子?这种事儿老子做的多了,你还是回娘胎重新练练再出来吧。”

    黄少阳挑衅看着狄败亚,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哪怕自己这般挑衅狄败亚也没有任何动作,好像真的对黄少阳不在乎。

    莫非他真要放过我?

    黄少阳惊疑不定,虽然依旧不信,不过一团名为希望的火焰还是在他心中燃起。可是狄败亚只是站在原地,不再作任何言语。

    “为什么?”这回,轮到黄少阳发问了,他确实想不到狄败亚有任何放过自己的理由,莫非真的是识海境让眼前的煞星害怕了?黄少阳觉得不应该。

    伴着嗡鸣,狄败亚沉声道:“有一个人需要你。”

    云里雾里的话听得黄少阳一怔,他不觉得狄败亚的话是字面意思,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怎么可能会如此好心。

    本来已经作出了必死的觉悟,可是现在却听说自己不会死。黄少阳近乎癫狂的心又冷却下来,他不敢再激怒狄败亚,害怕对方反悔,又要杀了自己。默不作声,黄少阳静静等待对方的下文。

    ……

    “哈哈,别紧张啊,我没恶意的,额,先介绍一下吧,我叫周博瀚,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没关系,你没有家,以后悠悠村就是你的家了,只要村子在,你的家就在。”

    “昨天我说过我就是你的师父了,这玩应儿就是我补的见面礼,总是绑个带子在脑门上太奇怪了,以后就带这个吧。”

    “小亚啊,你看咱这也没多少盘缠,而且客房也满了,你凑合凑合,再和我睡一屋吧。”

    “你是什么东西?”

    ……

    周博瀚的脸在狄败亚脑海中浮现,记录这段时间的所有,从笑脸最终变成绝望的表情。

    回看不敢有任何动作的黄少阳,狄败亚点了点头:“你自然会死,不过动手的人不是我,那个人需要你,他需要一个目标,他会亲手杀了你,让你承受他所承受的痛苦。”

    狄败亚确实是在威胁,但是黄少阳真正的松了一口气。他听不懂狄败亚的话,不过这话里的意思他明白,那就是他现在不用死了。

    至于狄败亚的威胁,呵呵,等回到宗门,这种口头上的威胁对黄少阳而言和放屁区别也不大。

    黄少阳不敢动声色,他沉吟一下,不确定道:“既然你要放了我,我可就自己走了,放心,我绝不会出手报复。”

    说到不会报复时黄少阳言之凿凿,心中却冷笑一声。这句话说出来之后,他自己都不相信。

    狄败亚点点头:“好。”

    黄少阳看着狄败亚,他站起身,不敢转身,一点点后退。就在他退了三步,只觉眼前一花,自己的手臂就被一把抓住。

    这黑色的手让他绝望,登时面上睚眦欲裂:“你果然骗我。”

    此刻的黄少阳没有之前歇斯底里的气势,在认为狄败亚反悔了之后,他对生的渴望让他再次对死感到大恐怖。

    狄败亚摇摇头:“我没有骗你。”

    狄败亚冷淡的声音将黄少阳的情绪平复下来,再次恢复思考能力,黄少阳颤声问道:“那你这是……”

    “我不知道为何,你之前在激怒我。”狄败亚伴随着嗡鸣声的话不带情绪,然而在黄少阳眼中,这个黑色身影的气势不断攀升:“我要说,你成功了。”

    “不过你放心,我说不会杀你,自然不会杀你。”

    黄少阳肝胆欲裂,然而却被狄败亚磐石般的手锁住,无法挣脱。黄少阳低下头,瞳孔中映出的黑色身影凶焰滔天,状若魔神。

    啊——

    这林中火海里,惨叫声回响,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