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玄幻魔法 > 极限强殖 > 第四十七章 草菅人命(昨天忘发了)
    黄少阳瘫坐在原地,脑海中一片空白,他没想到最终会是这样的结果,不知如何是好。

    空气中还弥漫着烈焰的燥热,呆滞中,黄少阳感受着周围的灵气波动。有烈焰阻隔视线,黄少阳看不见火海中心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李叔选择了自爆,只有碎道,御空境的李叔才有可能放出如此威力的招式。

    究竟是怎样的敌人,才会让李叔绝望之下选择自爆?这样的敌人又是怎样的煞星?

    不对,如果真是李叔与那人同归于尽还好。可是那人的实力比李叔要强,李叔自爆也未必能带敌人一起下黄泉,这么说来,这里还是很危险!

    黄少阳念头电转,顷刻想到这里,立刻惊醒过来。滚爬起身,黄少阳抬腿就要跑。

    就在这时,一道蓝光浮现到他的身前,拦住他的去路。

    蓝光一点点消散,狄败亚的身体渐渐凝实,他身上有因爆炸带来的巨大破损,不过随着血肉蠕动,这些破损缓缓恢复。片刻,狄败亚的身躯变回原样。这黑色的身躯虽然并不高大,却让黄少阳陷入绝望。

    狄败亚手中,一张刻画着诡异黑纹的纸蓝芒渐渐削弱,当蓝光完全隐去之后,纸张也一点点灰烬般散落,随风飘去,烟尘般散落。

    这张纸正是狄败亚当初在悦来客栈时,用笔将石纹刻画出的纸张里其中之一。当初狄败亚只是猜测,如今实际用出来之后,他已经可以肯定,石壁上黑纹的作用正是传送。

    “狄败亚”没想到李叔会自爆,也就没有应对的手段,那时,狄败亚再次接过身体的控制权,将神识灌注到黑纹里,尝试用这个方法传送出去。

    狄败亚只有这一种赌法,万幸,他成功了。

    可是这也让他迷茫,为何,自己会被传送出来?

    思绪中,狄败亚回神,答案自己无从猜测。不过,自己眼前还有一个人要处理。

    “别过来,你,你不能杀我,你杀了我,我父亲绝不会放过你!”黄少阳随着狄败亚的迫近一步步后退,脚下被石头绊住,又坐倒在地上。

    “嗯,我已经知道了。”狄败亚速度不变,依旧一步步逼近黄少阳。

    黄少阳对死亡的恐惧感宛若绳索扼住了他的喉咙,让他无法呼吸。

    终究是恐惧带来的压力崩断了最后一根弦。黄少阳“啊”的一声惨叫出来,转身连滚带爬跑出去。然而他刚刚起身,就感觉到一股大力袭向自己胸前。

    黄少阳只觉胸骨断裂般的疼痛,然而还没等他稍微缓口气,一只泛着金属光泽的黑脚已经踩在他的胸膛上。脚掌并不大,可是任黄少阳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法挣脱。

    黄少阳抬头望去,狄败亚眼睛处已经由红色变回蓝色。不再有之前猩红时的嗜血感,可是这蓝色的眼睛依旧让他感到冰冷,仿佛会冻结他的血液。

    狄败亚脚下使力,彻底粉碎了黄少阳的挣扎,他将脸贴近一些,俯视自己脚下的猎物。

    “我能不能再问你一遍,为什么?”没有终结猎物的生命,狄败亚想要再寻求一次答案。

    黄少阳当然知道狄败亚问的是什么,可是现在的他被恐惧支配,根本作不出任何思考。过于迫重的压力已经让他言语混乱:

    “我让你放了我,不然后果你承受不起。”

    “我父亲哪怕在识海境也算强者,你……你在他面前也只能撑一瞬间而已。”

    “求你饶了我吧,大爷,我错了,我错了,我该死,我真是没想到。”

    “不对,不对,想屠村的不是我,是……是那个女的,对,就是那个贱人,我是被她蛊惑,鬼迷心窍才做出傻事。”

    “我错了,放了我吧,我绝对不会追究,我会感谢你的,我……我身上的东西全都给你,饶我一命,我以后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黄少阳思维混乱、语无伦次,说话像连珠炮一般,让人根本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不过感受着眼前这个几近癫狂的人的情绪,狄败亚还是能对黄少阳的意思理解个大概,当然,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狄败亚又将自己的身体压低一些,威迫感十足,再次重复了自己的问题:“为什么?”

    狄败亚蓝色的眼睛紧紧盯着黄少阳,这冰冷无情的眼带过时让黄少阳打了个激灵。

    眼前的这个人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想到之前惨死的女子,还有被杀掉的所有和自己同行的人,黄少阳心中突然有了明悟。

    在他心中,恐惧感越来越大,可到最后一刻,这恐惧的攀升却停住了。在这最后的关头,黄少阳却怪笑起来。笑声尖锐刺耳,简直不像是人发出的声音。

    黄少阳努力挺起身子,他抬起手,想将压在自己胸膛上的脚搬开。

    狄败亚冷眼相对,他体悟着黄少阳的所有负面情绪,但却不明白这时的黄少阳想做什么了。反正所有的控制权都在自己手里,狄败亚决定静观其变。

    黄少阳将狄败亚的脚从自己身上扳开,一点点坐起,双手朝狄败亚肩膀握去。狄败亚很矮,所以他成功了。

    双手发力,黄少阳将狄败亚拉到自己身前,两人脸的距离已不足两寸。

    二人对视,一个眼中冰冷,一个疯狂,犹如两个极端。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黄少阳终于开口,恐惧让他疯癫,语气都有些癫狂:“谁若惹我,我必杀谁,既然有人惹了我还能跑,自然由收留过他们的人顶罪,草芥蝼蚁般的凡人而已,能死于我手,便是荣幸。”

    “嘿嘿,那些人是你家人吧,不知道我亲手宰掉了几个,你都不知道他们当时跟我求饶,有多绝望。”

    “可惜那些贱民命不值钱,不然我宰了那么多人再死,还是赚到了。”

    “你等着吧,你根本不知道识海境意味着什么,对我父亲而言,你这样的人只用一只手指就能碾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阳再次癫狂笑出来,眼中疯狂之色更盛,他将狄败亚拉的更近,二人的脸几乎贴到一起,语气狠厉:

    “我不过先走一步而已,放心,我会等你,我会在冥府尽头,给你留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