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玄幻魔法 > 极限强殖 > 第四十六章 最后的手段
    “狄败亚”瞬间消失在原地,李叔连忙巡视四周。

    交手这么长时间,对于“狄败亚”的实力李叔有了不少了解。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对手比自己想象中难缠的多。

    自从黄少阳的父亲入识海境之后,宗门内外哪怕境界比他高的人都会对他礼让让三分,因此他几乎不在与人争斗。

    今天却不同,也许刚开始二人的冲突并不绝对,但是到了这一刻,已经演变为生死斗。何况“狄败亚”还给了李叔不小的危险感。这种危险感没有让长久与人无争的李叔感到恐惧、胆怯,反而激发了在他血液中蛰伏已久的斗意。

    李叔小心戒备,身上火焰徐徐跃动。只要周围一有风吹草动他都会立刻反应过来,然后给那处以毁灭性的打击。

    “你在找我吗?”一只手搭在了李叔肩上,同时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李叔大惊,瞬间作出反应。头也不会向前掠去,前行之际还向身后放出几道爆炎。

    前行一段距离,李叔连忙转身。爆炎不出意外地没有击中目标,不过看样子“狄败亚”也没有出手的意思。

    李叔定了定神:

    “哦,明明有机会却没有出手偷袭,你是想向我证明你是正人君子不成?如果你真以为这样能让我放过你,未免……”

    “不。”李叔还没说完话,就被“狄败亚”打断:“这确实是证明,但是是向你证明我的正确。”

    李叔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的敌人竟然还在纠结二人刚才的辩论,这让他感觉好笑之际又有些愠怒。“狄败亚”这种放水的行为太过随意,好像真的没把他放在眼里一样。

    “哼,幼稚,没想到你居然会为了这种无聊的东西耽误机会,错过这次,我不会再犯错。”

    同样踏立虚空的“狄败亚”轻声道:“你又怎么知道,你眼中无所谓的东西,在别人眼里是怎样的份量呢。”

    李叔身上红色屏障再次浮现,服用燥炎单后,在小印的帮助下,这屏障更加厚重凝实。

    毫无死角的屏障给了李叔不少安全感,他张开双臂,身上火焰灼烧愈烈。再次将小印朝向狄败亚,一道火雨从李叔胸前激射而出。

    直到火雨到身前,“狄败亚”才有了动作。

    依旧是诡异的身法,明明看起来是向前,却总是向后退,看似向后的时候又是在前进。偶有会击中的爆炎,狄败亚身上血肉蠕动,分开一些便自然躲过。

    就这样,明明是李叔集中全力的攻击,被“狄败亚”尽数轻松躲过。

    看着“狄败亚”游刃有余的样子,李叔表情尽是难以置信。

    可还没等他说出什么,“狄败亚”已经在他的恍惚中来到他的身前。右腿化作巨刃,狄败亚挥动腿刀,向红色屏障劈去。

    李叔对屏障的坚实程度有信心,可是面对眼前的敌人,他莫名有些信心不足。停下自己的攻击手段,李叔开始全力防御,屏障的红芒随着李叔灵气的灌注更加耀眼。

    可是让李叔无法理解的一幕出现了。

    “狄败亚”的腿刀划过来,速度不算快,却稳稳地劈到屏障上。李叔连受到攻击的感觉都没有,屏障却被“狄败亚”的腿刀穿过,然后又支离破碎。

    “狄败亚”的腿刀切断屏障,就如同利刃裁纸一般,明明整个屏障相比之前坚实那么多,可是“狄败亚”面前却好像反而变弱不少。

    来不及想太多有的没的,李叔确实很少与别人战斗了,不过一些最基本的东西还是作为他的本能保留了下来。

    李叔一手推向向自己卷过来的腿刀,另一只手放出一道爆炎射向“狄败亚”的面门。在做出这些动作的同时,李叔的身体还极速倒退出去。

    这些动作的发生仅仅一瞬,而又是一瞬间,两个人的接触已经完成。

    胸口处被划开了一道巨大的伤口,从他的左腰处一直带到右肩,伤口深的地方甚至可以见骨。

    这回李叔真的呆滞住了。明明是自己最强的防御,明明他之前攻破更弱的防御都要用一段时间,可为什么,这回……

    难不成他也吃了燥炎丹一类的东西,还是有什么特别的功法?

    浮想连篇之际,李叔忍不住看向“狄败亚”。

    “你是想说怎么可能?”没等李叔说话,“狄败亚”先开了口:“我说过,从你暴露出自己所有手段那一刻,节奏就已经在我这边了。”

    “你以为,我会被你的三言两语影响?”李叔嘴硬回道,其实他已经有些相信“狄败亚”的话了了,可是这种时候一旦认怂,他害怕自己会丧失斗志。

    “狄败亚”能感受到李叔情绪的变化,也就知道李叔产生了怀疑。

    “其实,现在的我,可以做到的东西很多,我要用的手段也更加简单。”

    这句话没头没尾,让李叔有些弄不明白“狄败亚”的意思。他只觉得眼前一花,似乎有一道黑影晃过去。

    “比如这样。”言语间,“狄败亚”还晃了晃自己的腿刀,将刀刃上还温热的血液甩出去。

    剧痛感袭来,李叔这才向左臂看过去。可原本应该有一只左手的位置已经变得空荡荡的,好像左臂的存在只是李叔曾经的幻觉一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李叔凄厉嘶喊出来,他向正喷血的伤口处虚点几下,红芒敷在伤口上,算是先做简单的处理。

    李叔不是“狄败亚”,对他而言,断臂是实打实的重创。这回李叔看向“狄败亚”的目光上,终于带上了恐惧。

    “狄败亚”抬起左腿,自上而下劈去,将李叔再次从空中砸落到地面。顺着李叔下落的轨迹,“狄败亚”也直接追过去。

    李叔强忍剧痛,坐起身,右臂抬起,红芒汇聚指尖。这一道匆忙的爆炎还没出去,右臂一如左臂,被“狄败亚”再次抬腿斩落。

    又挥挥腿刀,狄败亚将刃锋抵在李叔的喉咙上:

    “你的防御够强,我也承认能量的强度上,我确实不如你。”

    “可惜,这种全方位的防御虽然没有死角,但是也会分散你的能量。”

    “如果你能将能量分散的足够均匀,可能还会让我有些压力,但是你对能量的操控太差了,那个屏障不同的地方对我而言甚至有纸和钢的差别,而我需要做的,只是攻击类似纸的地方而已。”

    “所以我说,在你暴露出所有手段的那一刻,你就已经输了。”

    李叔一直安静听着“狄败亚”的话,到最后一刻,他的脸上反而带有一丝释然。

    “好!好!好!确实厉害,我也算开了眼界,没想到我纵横七十几余载,竟然会栽在这里。”

    “狄败亚”没有回复,冰冷看着眼前困兽般的李叔。

    “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我还有最后一个手段。”看着距离如此近的“狄败亚”李叔嘴角勾起。

    这样释然的笑,让“狄败亚”感觉有一些不妙。

    轰隆一声巨响,李叔的七窍都开始外放红芒。身上的皮肤一点点开裂起来,还有许多红芒从他身体的裂缝处钻出来。

    伴着通天的巨响,李叔整个人爆开,霎时,无尽火海泛滥而出,将整片大地染上赤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