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玄幻魔法 > 极限强殖 > 第四十三章 公平
    刚才身上的诡异让李叔变得警惕,他确信自己是中了魅惑一类东西,多半是靠怀中的灵器才能保持清醒,如果没有这件灵器,后果不堪设想。

    能让自己中招,说明对方在魅惑上也有造诣,这点李叔不奇怪,邪修有这些神异的功夫很正常。

    可是对方倒底还能不能再用出来?这才是李叔关心的。

    思索一下,李叔试探道:“刚才那招确实不错,可惜,对我而言没什么用。”

    “如果仅凭这种歪门邪道就像打赢我,那你未免痴心妄想了。”

    “我再给你先攻的机会,有什么手段就尽量使出来吧,再过一会,你就没这个机会了。”

    李叔话音落出,仔细观察狄败亚的动作,想通过狄败亚微小动作上判断他的反应,好确定自己的猜想对不对。

    可狄败亚却一点反应都没有,静静站在原地,好像入定一样。

    李叔见狄败亚不理会自己,冷声道:“怎么,你莫非黔驴技穷了?”

    正要出手试探虚实,李叔却看见远处狄败亚动了起来。

    狄败亚蜷缩身体,身上凸起处喷出水汽,身上的肉蠕动起来。

    随着血肉蠕动,狄败亚身上的火势一点点变小,火势停下时,狄败亚周围已经起了淡雾。

    原本眼睛处的蓝晶也不再是蓝色,而是变成了猩红色。这样的一抹猩红色在整个黑色的人形轮廓上,看起来甚是妖异。

    站直身体,用猩红色的眼睛看向远处的李叔,“狄败亚”终于开了口:“换人,这一场,我和你打。”

    换人?莫非还有人在一旁埋伏?

    李叔心头巨震,连忙检视周围,可他看了一圈却发现根本没有别人。

    转过头来,李叔眼神冷冽:“这附近只有三个人,你我和少阳,你说的另一个人在哪?”

    “有人。”“狄败亚”指了指自己:“我就是。”

    虽然夹杂着嗡鸣,但是入耳只觉“狄败亚”声音冰冷清冽,而且说出来的话语气十分诡异,就像不同场景里拼凑出来的一样,听上去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李叔看见狄败亚手指自己,笑出声来。

    冷哼一声,李叔脸沉下去:“装神弄鬼、故弄玄虚,与其在这些没用的功夫上下手,不如想想如何才能保住自己的命。”

    李叔讥讽还没结束,他还有不少话想说,可是不等他说完,“狄败亚”已经冲过来。速度和之前一样,但是看在李叔眼里却有了明显的不同。

    “狄败亚”的动作不再直来直去,而是充满了变幻,明明是直着跑过来,可是李叔却觉得狄败亚的动作是在绕弯。

    这样变幻之下,李叔不确定自己的攻击能不能打中,明明一道爆炎已经聚在了手里,但是就是挥不出去。

    李叔还没来得及反应,“狄败亚”已经冲到了李叔面前,右掌并起,向李叔刺去。

    李叔猛然惊醒,可是距离已经被拉得很近了。

    这个距离,就算自己的爆炎真打中了,爆裂的火焰也会对自己造成伤害,自己又没有自愈手段,此消彼长还会让这妖人得到优势。

    心念电转间,李叔作出权衡。散掉手上的炎劲,李叔断喝一声,手心燃起炽焰,向“狄败亚”刺过来的右掌劈去。

    可这李叔的一掌并有触感。

    李叔恍惚一下,再一看眼前,“狄败亚”的前臂诡异的绕了个弯,好像骨折了一样,就这样,原本直刺李叔的手变成刺向了李叔的前肋。

    现在就算想回防也来不及了,李叔一咬牙,手劲加大几分,想要和“狄败亚”以伤换伤。

    和有自愈能力的敌人换伤实属下策,可惜危急关头,李叔也只有这个下策可以选择,毕竟回防虽然受伤少些,但却相当于白吃了一次攻击。

    可李叔没想到,“狄败亚”连以伤换伤都不想。

    李叔的手掌应该是正好劈到“狄败亚”的头上,却见“狄败亚”脖子诡异伸长,伸出一尺有余,头颅顺势向后仰去。

    本就用了十成力,李叔来不及再变招,志在必得的一击落空,这种使错力的感觉几乎要让他吐出口血。

    攻击落空还没完,“狄败亚”的手已经刺到李叔肋前。

    李叔提聚灵气到肋上,勉强聚出一道屏障,算作缓冲。

    挡过狄败亚的第一道力气,李叔转身,尝试完全躲避“狄败亚”的手刀。

    可是随着他的转身,“狄败亚”本就好像骨折了的手臂扭曲更加厉害,依旧刺到了李叔身上。

    明明只是手掌,可李叔却觉得好像是利刃刺入了自己的身体。

    李叔惊怒,大喝一声,全身灵气外放,身体向四面八方放出冲击波,震得尘土飞扬。

    “狄败亚”向后一个翻滚,躲过李叔这次冲击。

    李叔看向自己的伤口,这样的反击要消耗他大量的灵气,不过幸好反击的早,被刺入的不深,如果再晚一刻,后果不堪设想。

    再回看“狄败亚”,李叔双眼瞪圆,瞳孔骤缩。

    李叔没有感觉错,刺入他身体的确实是刀刃,是“狄败亚”手掌变成的刀刃。

    “狄败亚”的右掌手指连接在一起,化成刀状,刀刃边缘还泛出金属的光泽。再一甩手,血肉蠕动,“狄败亚”的手掌已经变回了原状。

    此刻的“狄败亚”已经将脖子收回来,扭了扭头,发出声响,仰头看向受伤的李叔。

    明明看不见“狄败亚”的表情,可是李叔却觉得面前的“狄败亚”好像在嘲讽自己。

    李叔定神:“这是什么本事?”

    “狄败亚”声音依旧冰冷:“能杀你的本事。”

    李叔怒极反笑:“杀我?那倒真是好本事啊,可惜,你这牛皮吹过了!”

    掏出小印,李叔灵气灌注,小印红芒渐盛,不用猜,“狄败亚”也知道这是火雨那类的灵术。明明说不用灵器,但是关键时刻李叔还是直接变卦。

    这样的出尔反尔“狄败亚”不意外,不过还是开口问道:“为何不再与我公平较量了?”

    李叔冷眼而对:“已经到了这时候还想妖言蛊惑我,乱我道心?”

    “可惜,你这样的邪修,有何资格与我谈公平?”

    “人人得而诛之的过街老鼠,杀了你我便是替天行道,只会让我道心稳固。”

    “你,就老老实实去死吧。”

    李叔将小印向前一推,火雨激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