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玄幻魔法 > 极限强殖 > 第三十七章 不予追究
    随手将女子的头颅丢到地上,狄败亚向惊滞的黄少阳靠近。

    黄少阳已经被女子咕噜打转的脑袋镇住了,他没想到狄败亚明明能听进去妖娆女子的辩解,似乎还有些认同。可转脸就把女子的头拧了下来。黄少阳知道,这怪物没有放过女子,就更不会放过自己。

    如今再看狄败亚黑红色的身影,明明只是小孩子的体型,黄少阳却觉得向自己走来的是一只凶兽,这凶兽看向他的眼光寒气逼人,就像在看自己的猎物一样。

    慌乱之中,黄少阳将手伸到缠在自己脚上的鞭子上。

    鞭子缠得其实不紧,可是黄少阳此刻心中焦急,竟然连拽四五次都没有拽开。

    短短三息,黄少阳的汗密密麻麻布满额头,狄败亚离他越来越近,他手上解鞭子的节奏也慌乱起来。

    这样的慌乱中,黄少阳甚至感觉到了一丝尿意,当然更加解不开了。

    黄少阳手下一直没停,鞭子还是没打开,可狄败亚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前。

    居高临下看着黄少阳,狄败亚的手慢慢抬起来。

    必死之境,黄少阳抬起手,慌声道:“等等,你,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我是纯阳门大长老的独子,你如果杀了我,我父亲绝不会放过你的。”

    狄败亚不作声,右手握拳,就要向黄少阳打过去。

    黄少阳以为狄败亚对纯阳门不了解,所以才没有反应。

    “你知道识海境吧,哪怕御空境面对识海境,也只能是束手待毙罢了。”

    “我父亲是识海境的大修,他在我身上留下了一缕神念,我如果出事,他立刻就能发觉。”

    “你如果敢杀我,我父亲绝不会放过你的。”

    黄少阳语速很快,赶在狄败亚出拳前将这些话都吐出来。

    他真怕狄败亚想都不想就将这一拳打到自己身上,眼泪都流出来了。

    万幸说完之后眼前的凶人动作停下来,好像真的被识海境的名头吓住了。

    狄败亚点点头:“刚才我不知道,不过现在知道了。”

    狄败亚的意思黄少阳听不懂,不过他还是感觉有些不妙。

    短暂一顿,狄败亚又开了口:“我还知道,你是杀掉我家人的凶手。”

    没等黄少阳反应过来,狄败亚一计直拳打出。

    黑色的拳头带起啸风,在黄少阳的眼中逐渐变大。

    生死关头,黄少阳只觉时间都变慢了,眼前似乎出现了自己过去的一幕幕走马灯。

    他双眼紧闭,不敢再看,等待疼痛感到来,等待自己的死亡。

    这等待中,他的心里恶毒诅咒着,诅咒面前的狄败亚堕入地狱,不得超生。

    不过,他等待了许久,这一拳却迟迟没有落到自己的头上。

    带着诧异,黄少阳虚眯起了眼睛,小心看向眼前。

    黄少阳没有看到黑色的拳头,他看见了一只手。

    这只手有很多褶皱,而且还有很多褐斑,过去没有在意,可黄少阳只觉此刻这只手漂亮的过分。

    顺着手看过去,一个一身白袍的老人正立在黄少阳身旁,就是他用手挡住了狄败亚的拳头。

    老人一头白色短发,脸上也有很多皱纹。如果不是此情此景,就好像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李叔,是李叔!

    看见身旁的老人,黄少阳内心激动,此时此刻身旁的老人是如此的亲切。

    那凶兽充其量就是御空境,而李叔也是御空境的,李叔在身旁,最起码自己死不了了。

    李叔正看着眼前的狄败亚,他眼神一凝,右掌轻拍,将狄败亚的拳头推回去。

    这一推之下,狄败亚连连后退几步。

    李叔左手又动,轻挥几下,隔空一掌向狄败亚拍去。

    红色的掌印从左掌飞出去,飞行过程中,掌印越来越大,到狄败亚身前时,已有他的半身大小。

    狄败亚将双臂交叉抬在胸前,双腿弓起,抵挡飞过来的掌印。

    掌印拍到狄败亚的身上,直接爆开。

    灼热的炎劲席卷而来,侵袭狄败亚的全身,狄败亚能感受到全身的燥热。

    与之相伴的还有一股大力,掌印横推,狄败亚被推得后移,双脚在地上犁出两道沟壑。

    看见狄败亚挡下这一掌并不吃力,李叔轻咦一声:“确实有些本事。”

    见李叔发威,黄少阳心中大定,这样大起大落的感觉着实刺激。

    黄少阳欣喜问道:“李叔,你怎么知道我出事了,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李叔冲黄少阳笑笑,回道:“我不是才到,我是一直在你身旁。”

    一直在我身旁?李叔一直跟着我?

    黄少阳闻言一怔,出了宗门之后发生过的事浮现在他的脑海中。李叔的话为他补上一块拼图,许多奇怪的事都得到了解释。

    可这样一来,黄少阳又有些不忿:“李叔,你怎么不早点出来,那晚也是,这三天也是,我右眼都瞎了。”

    李叔一瞪眼:“我出来救你还是我的不是不成?你不到生死关头我不出手,这是你爹的意思,我这一路上已经犯规不少了,你还想怎样?”

    闻言,黄少阳嘿嘿一笑。

    他本来就没有埋怨的意思,此刻劫后余生,欣喜犹在,黄少阳当然不会反驳李叔。

    这边二人不再闲聊,李叔将目光放到了远处的狄败亚身上。

    李叔负手,对着狄败亚沉声道:“少阳年少,心性欠缺,对凡人出手,确实犯了些规矩,回去我会告诉他父亲,他父亲自然会惩治他。”

    “阁下杀了那么多人,心头怨气也该消得差不多了,现在转身离开,杀我门人一事,我们不予追究。”

    李叔一字一句落在狄败亚耳朵里,狄败亚只觉刺耳。一村人的性命,“惩治”、“不予追究”,就草草带过,狄败亚几乎要笑出声。

    他也确实笑了出来。

    伴着嗡鸣的笑声听得李叔不舒服,眼神冷下去,李叔冷哼一声:“看来阁下是不愿意了?”

    狄败亚不予理会,摆出战斗的姿势。

    李叔将黄少阳向身后一拦:“少阳,你去一旁站着,待我杀了这妖人,便和你一起回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