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玄幻魔法 > 极限强殖 > 第二十九章 狩猎开始
    周博瀚现在的状态确实浑噩,不过说出刚才那句话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自己失言了。

    然而就如同之前的耳光一样,此刻已经无力再做补救。

    全身黑红色装甲的狄败亚转身,缓缓走出门去,周博瀚伸出手,想要挽留他,却哽咽住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狄败亚黑红色的身影消失在门前,周博瀚低下头,手轻轻拂过敏敏的脸颊。

    如今,他只有这么一个依靠了。

    刚出门,狄败亚速度就渐渐提高起来,一步、两步、四步,速度越来越快,几近冲刺。

    狄败亚发现自己的速度和之前想比有很大的提升,不止是外表的变化而已,他的身体机能有爆炸式的增长,如果现在再让王子敬和狄败亚肉搏,王子敬是无论如何也赢不了的。力量太过悬殊时,技巧是无用功。

    他脸上宛若蓝色晶片一样的眼睛中,看见了所有细小的痕迹。

    依靠着这样的眼睛,还有他外放的神识,狄败亚仔细搜寻施暴者留下的蛛丝马迹。

    脚印、毛发、土壤的湿度变化。

    能看清!狄败亚疾驰,顺着这些痕迹追出村外,他不知道凶手前行了多远,不过,狄败亚会跟着这些线索一直追下去。

    丛林梦境中那些战士追逐那小山般的怪物时又是什么心情?会是自己现在这样吗?

    狄败亚速度风驰电掣般,他的心中明明很痛苦,可是这样的疾驰和追逐的感觉竟然让他有些陶醉。狄败亚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兴奋,充满爆发性力量的身体几乎让他高呼出来。

    狄败亚只是离开一天,悠悠村就遭到了屠戮,也许一天时间已经够凶手走出很远,不过狄败亚不在意。在凶手下手那一刻,他们就已注定成为狄败亚第一次竞逐狩猎的猎物。

    狄败亚要抓住凶手,问一问为什么,然后亲手撕裂猎物的喉咙,让他们品尝一下自己体会到的痛苦。

    这是没有时限、没有边际的竞逐。

    狄败亚穿过一片丛林,横冲直撞,他只会躲避树干,完全不理会树枝。这茂密的丛林几乎被他撞开出一条路。

    无视障碍,狄败亚榨取着自己的体力,维持兴奋的状态,希望自己可以再快一些。

    狄败亚的速度越来越快,他面甲附着的脸上,蓝晶状的眼中,隐约掠过一抹红芒,又为他增添一丝狂躁的气息。

    永恒狩猎,天涯海角!

    ……

    是夜。

    一个青年男子在火堆旁坐着,身边还有两老两少四个人。

    他神情呆滞,似乎还没有从昨天发生的事件中缓过来。

    他的身旁有一个长相尖酸刻薄的青年,不过青年的右眼蒙上了眼罩,让人不禁好奇为何这人年纪轻轻就瞎了。

    此刻这刻薄男子正闭目养神,语气随意,对身旁的青年男子吩咐道:“张磊,把水囊递过来。”

    “张磊?”刻薄男子等了一会,却没有见到水囊,他不耐烦地再次呼叫。

    一息已过,还是无人应声,刻薄男子本就不爽,见没人回应自己更加恼怒。

    睁开双眼,转头一看,身旁的青年男子神情呆滞看着眼前的火堆,对他刚才吩咐如若没听见一样。

    刻薄男子左手向地面一探,将地上的折扇拾起,折扇上遍布燥热的红芒,一折扇就向张磊脸上劈过去。

    明明看刻薄男子似乎没用多大力气,可是折扇宛若千均重棒一样,砸到张磊脸上竟直接将他打飞出去。

    咕隆在地上翻滚一下,张磊懵住了。

    张磊右脸瞬间肿胀起来,剧痛使他清醒过来,他捂住右脸,想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慌忙道歉,恐惧的声音中不自觉带上一丝谄媚:“阳哥,对不起,阳哥,我,我,我刚才没听清,阳哥您大人大量,息怒。”

    这刻薄男子正是黄少阳,不知道这么短时间发生了什么,他的右眼竟然瞎了。也许因为失明所致,此刻戴上眼罩的他,比之前在悠悠山的时候戾气更重一些。

    平时黄少阳还会觉得张磊的语气让他舒服,这也是黄少阳这次“执行任务”会带张磊出来的原因。

    可此刻黄少阳心情奇差,张磊这做作的反应只让他觉得恶心。

    黄少阳手中折扇红芒集中起来,一道红光直直向张磊射过去,红光闪烁着燥热的波动,周围的空气似乎都被烧灼的有些扭曲。

    虽然这红光闪耀着强烈的波动,但是速度并不快,张磊下意识一个侧身,躲了过去。

    “你还敢躲?”黄少阳冷笑,言语间,抬手又是一道红光从折扇上飞去。

    张磊手依旧捂在脸上,他刚想侧身躲过去时,却想起了黄少阳的冷笑。如果换过去,也许张磊会再躲一次,然后谄媚求饶。可是昨天发生的事,在他心中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

    拿捏不准自己再躲一次黄少阳会如何处置自己,张磊咬咬牙,想要硬顶这一击。

    红光转瞬间击中张磊,一声惨叫中,红光爆炸,带起一蓬火焰,烧灼张磊全身。

    张磊变成了一个火人,在地上翻滚,火焰烧灼的嘭嘭声伴随着张磊的惨叫,他打了好长时间的滚才将身上的火焰扑灭。

    张磊艰难爬起身,他的衣服被烧烂了,暴露出来的皮肤也大都是烧焦的痕迹,显然已经受到了程度不轻的烧伤。

    不过不敢脸上不敢有异色,他强忍痛意,勉强在脸上挤出一个笑脸:“不愧是阳哥,这爆炎比之前两天又强一分,阳哥真是进步神速啊!”

    黄少阳不耐烦冲他挥挥手:“滚滚滚,去把水囊拿来,然后自己去洗把脸,敷点伤药,换身衣服,别碍老子眼。”

    黄少阳让张磊去敷药当然不可能是关心张磊,他确实只是单纯的不想让张磊碍自己的眼而已。

    不过听到了他的话,张磊还是哈腰笑道:“谢阳哥关心,这就滚,这就滚。”

    转过身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怨毒之色浮现到张磊脸上:黄少阳,今日之事,我张磊记下了,若有来日,必定加倍奉还。

    夏夜燥热,树林中还有些潮湿,让黄少阳本就不好的心情变得更差了。

    似乎看出黄少阳的不快,他身旁一位体态婀娜,身子妖娆的丰满女子掩嘴笑道:“阳哥莫怪,张磊想必是被昨天阳哥的雄武的气势吓到了,如今正好您用爆炎让他清醒清醒,他想通之后,也就好了。”

    女子的话并不像张磊那般做作,听在黄少阳耳朵里让他感觉舒服一些,心中的不爽和焦躁淡化许多。黄少阳心中点头:嗯,这趟出来带着她倒是没错,这两个人的话交替听着倒是舒服些。

    打开折扇朝自己扇扇风,仿佛再次感受到了右眼的伤痛,黄少阳轻抚右眼上的黑色眼罩。

    黄少阳仅剩的左眼张开,目光狠毒。

    上山那一晚被偷袭,虽然刺客黑衣蒙面,但是黄少阳知道刺客就是那天上午遇到的开源境散修。

    幸好陆老出手,不然自己失去的可不止是这只眼睛。

    虽然性命保住了,但是黄少阳可不会感到庆幸,他只欲将那开源境散修千刀万剐。

    黄少阳吐出一口浊气,董老说过,他在那刺客身上种下了蛊虫,就算那人保住性命,蛊虫也够他喝一壶。

    这次被他跑了,但同为灵修,以后未必不能再遇到,到时候,新账旧账慢慢清算。何况,不知收留他们的村子和他们是什么关系,不过既然有关系,那都宰了便是,真想知道刺客听说一村凡人都因为自己被屠戮殆尽时会是什么反应。

    黄少阳想像着刺客知道消息时的错愕,或者悲痛,这样的想象让他兴奋,黄少阳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似乎能品味到刺客的绝望感。

    而且,自己的眼也不是没法医治,回去让父亲帮自己想象办法,未必不能重获光明。表情重归平静,黄少阳放下手。

    张磊如黄少阳所言换了身衣服,走到前方,将水囊双手递到黄少阳面前,谄媚笑道:“阳哥,水来了,您喝。”

    黄少阳看都不看张磊,接过水囊,往嘴里送了一口,挥挥手示意张磊滚蛋。

    张磊立刻点头哈腰道:“阳哥您有事儿再吩咐。”

    刚要下去,张磊又转身回来:“阳哥,我想去解个手,您看。”

    黄少阳一把将水囊掷到张磊脸上:“你他妈上茅房都要问老子?老子让你憋着你还要憋着不成?给我滚。”

    张磊将掉到地上的水囊拾起来,连连点头笑道:“阳哥教训得是,是我犯糊涂了,这就滚,这就滚。”

    张磊将水囊放好,一个人向树林身处走去。

    身上的烧伤还没好,哪怕与衣服接触都能感受到一种灼烧的痛感。

    不过比起身上的烧伤,他的自尊心更痛。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外门弟子,没有什么背景,本以为跟了黄少阳算是抱上大腿,来日飞黄腾达,没想到却要受这样的侮辱。

    屈辱就像小蛇一样在他的血管中扭曲,啃噬他的筋肉和血液,将他的自尊蚕食殆尽。

    在这阴暗之处,张磊表情扭曲变形,怨恨在他的脸上蔓延,双目怒睁,张磊望向天空:老天,你为何眷顾黄少阳这种畜生,却不愿给我张磊一次机会。

    无边怨火吞噬了张磊,不过清风一吹后,逐渐冷静下来的他却怔住了。

    今晚的夜空好像不太对劲,为何会有一丝暗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