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玄幻魔法 > 极限强殖 > 第二十七章 灵修不管凡尘事?
    周博瀚拍案而起,冲到说话人前,瞪大双眼质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刚才说话的人被周博瀚的气势吓住了,愣愣说道:“有人死了。”

    周博瀚一把揪住那人衣襟,两人的脸贴近至不到一寸。

    “不是这句!”周博瀚的声音很平静,但眼神却要爆炸一样,就像蛰伏着的火山,随时可能爆发出来。

    被揪衣襟的人双腿发抖,他颤声道:“那,那......那人被下蛊了,是......是被虫噬而死的。”

    听到没用的屁话,周博瀚怒极,单手一推。他毕竟是灵修,力量极大,而且被揪住衣襟那人稍嫌瘦弱,此刻整个人都被甩飞出去。

    那人双手拄地呆坐地面,不知如何是好,他根本想不通自己倒底是干了什么惹到了眼前的大爷,昨天还很和气能唠一唠,今天却直接炸锅了。

    这回周博瀚几乎是嘶吼出来:“我他妈说不是这句!”

    地上的人双腿打颤,此刻他看周博瀚只觉如见恶鬼一样。

    只听似乎有水流的声音,瘦小男子股间一滩液体缓缓溢出,溢出的同时还带着一些腥臊的气味,他竟是直接被吓尿了。

    此刻他声音中都带上了哭腔,颤巍巍说道:“大哥,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我也不知道那人怎么死了,和我没关系,真的。”

    看见眼前人开始胡言乱语,旁边的店小二和掌柜也走过来,周博瀚知道自己失态了,他深呼吸口气,尽量平复一下情绪。

    向周围和坐在地上的人致以一个歉意的眼神,周博瀚蹲下,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缓:

    “抱歉,兄弟,吓到你了,你刚才说有人死了?”

    “大哥,真......真不是我杀的,我就一个普通人,我......”此刻瘦弱男子害怕得有些失控,慌不择言。

    周博瀚摇摇头,眼神平和看着瘦小男子:“兄弟,你指个方向,我也想去看看。”

    瘫坐在地的瘦弱男子好像看到了希望,连忙向门外看,用手指出一个大概的方向,期冀看着周博瀚。

    周博瀚什么话都没留下,直接向瘦弱男子手指方向飞奔而去。

    瘦小男子如获大赦,他感觉刚才好像要死了一样。如今他大口喘气,感受着生的美好。

    狄败亚有些弄不清发生了什么,不过见周博瀚出去了,他也连忙跟上。

    风声卒卒,划过周博瀚的耳朵,他拿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

    如果只是死个人而已他不会担心,哪怕是悠悠村的人,哪怕可能是他认识的人,他大概也只会感觉有些难过而已。

    可是周博瀚担心瘦小男子说的话:悠悠村出事了。

    一个事件的承受主体发生变化,整件事的意义都会不同。

    周博瀚此刻迫切的想要到事发地点,幸好客栈有不少无聊的人往那里聚,发现位置倒也简单。

    似乎是惧怕蛊虫,周围人不多,也没有聚在一起,不过还是在旁边议论着:

    “这人似乎是凡人吧,为何会死得这般凄惨?”

    “是知道呢,多半是惹到灵修了,不然何至于以虫蛊杀人,这人生前想必受了不少苦

    “唉,灵修面前,我等凡人如蝼蚁一般,哪怕有一点违背了他们的意思都有可能惹来杀身之祸,也不知能不能有天理制裁这群目无王法的家伙。”

    “呵呵,天理?他们自己就是天理,王法又哪能约束得了他们!”

    “嘘,噤声,你这么大声,万一身旁有灵修怎么办,不要命了?”

    “这......不会吧。”

    “不会个屁,灵修稀少,又不是罕见,你怎么知道身旁就没有。”

    这人一句话吓得周围人噤声,不敢再做议论。

    周博瀚没有在乎旁人的议论,他从周围人空隙处穿过,看见了这个死者。

    周围有人提醒周博瀚不要靠近,不过周博瀚就如同没听见一样,靠近开始审视起这具尸体。

    尸体身上一堆密密麻麻的黑点在蠕动,爬内爬出,哪怕宿主已经死亡也没有罢休,一点点啃噬着剩下的尸体,旁人只言“不死不休”而这蛊虫却是死了也不罢休,恐怖非常。

    尸体已经因虫噬失去了一只眼睛,被啃噬干净的那只眼只留下一个黑窟窿,不过另一只眼中的绝望、恐惧毫不掺假,哪怕和仅剩的那一只无神的眼睛对视,也仿佛能感受到他的主人生前经历的痛楚。

    “大壮。”周博瀚嘴唇嗫嚅,他认识这个人,刚回去那天打趣他的年轻人里就有这家伙一个,那时候他还是一个神采奕奕的汉子,可如今......

    周博瀚遍观大壮全貌,真的很难想象这个人如何在万虫啃噬的痛苦之下坚持到这里的,他能挺到此处,也许只是靠那一股念头支撑着。

    悠悠村......周博瀚眼前发黑,几欲晕倒,定了定神,他再观尸体,瞳孔骤缩。

    这些虫子,他有印象。

    刚才只是被尸体震惊,忽略了一些细节,如今仔细一看才发现了不妥。

    他隐约记得李羡林走的那天,咳出鲜血,当时他看见那血上还有些蠕动的黑点,有些像虫子,本来想着和自己没关系,周博瀚没有在意。可再看大壮尸体上的蛊虫,和李羡林咳血的虫子一模一样!

    周博瀚感觉自己隐隐把握住了什么东西,可是信息差太多,他推测不全,不过他现在能肯定的,是悠悠村确实出事了。

    周围人只看见这个不怕死的青年靠近虫噬的尸体,似乎呆滞住了,还在猜测这个家伙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就看见刚才还略显呆滞的青年,起身朝平原边境飞奔而去。

    周博瀚迅速异常,周围人才反应过来,这竟然就是个灵修,刚才数落灵修不是的人只觉全身冒冷汗,心中庆幸那灵修青年没有追究。

    狄败亚看见了尸体,他的记性很好,哪怕只是一面之缘,他也对这人有些印象。狄败亚确实迟钝,但是不算笨,此刻隐约猜到了什么,他也急忙跟上周博瀚。

    周博瀚归心似箭,根本没有考虑体力和脚力的问题,每一瞬都是以冲刺的速度在奔跑。

    他的肌肉酸痛,呼吸频促,已经没有了规律,脸都被带起尘沙的风打得生疼,可是却没有放慢自己的速度,甚至还在不断提速。

    本来正常行进要半天的路程,竟是被他只用五分之一的时间就赶回来了。

    回到悠悠村之前,他的心里还有一丝侥幸,也许只是大壮倒霉而已,可是看见悠悠村的门时,他心中再无侥幸,一片死寂。

    村子许多人的头都被用木桩挂在门前,惊恐、愤怒、无助、迷茫,各式各样的负面情绪在这些死不瞑目的头颅上表露的淋漓尽致。

    周博瀚眼前一黑,双腿瘫软,直接跪到地上,他在木桩上看见了一颗自己非常熟悉的头颅。

    “崽儿啊,你想当灵修,那就去吧,年轻就干自己想干的事儿,别像我这个才岁数后悔就成,不过咱俩说好啊,你去了那宗门可得找个媳妇啊,男人嘛,脸皮厚些就是,当初我就是死皮赖脸跟着你妈,你妈才被我追到手的。”

    “爹!”

    周博瀚哽咽,闭目仰头,近乎嘶吼出来。

    他悲痛欲绝,说不出话来。

    站起身,向村内走去,村子中一片残破景象,断肢残臂,血流成河,这不是什么仇杀,只是单方面的虐杀罢了。从周围建筑的破坏程度上,周博瀚能看到灵修出手的痕迹。

    还有许多尸体身上黑点密布,也是蛊虫群噬,和大壮死相一样凄惨。

    周博瀚低头,垂臂而行,双腿左摇右颤,好像没有力气,宛若行尸走肉一般。

    他又看见了许多曾经熟悉的身影。

    “瀚儿,你想走,娘也不留你,不过你可记住了,到了宗门要小心些,那些人啊,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有争端都避让些,千万记得别惹祸上身。”

    “铁蛋啊,你这一走三婶也想你,你可记得要常回来啊,看不见你了,总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博瀚,我支持你,放心走吧,男人嘛,总得自己闯一片天,博瀚你有志气,那是好事儿,你放心,只要你回来,我就做回锅肉给你吃。”

    “小瀚,你要走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唉,小瀚也是个大孩子了,有自己想做的事了。”

    “爹、娘、三婶、大爷、表姐......”周博瀚口中喃喃。

    这些人是他的至亲,是他心中的柔软,是他踏上灵修路的目标。

    为了证长生,为了让亲人过得好些……

    “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

    周博瀚跪坐在地,双手撕扯脸皮,竟带出血肉,此刻他的脸上血肉模糊,带着癫狂的笑意,状若疯癫。

    “灵修不管凡尘事,哈哈哈哈,灵修不管凡尘事?”

    “好一个不管凡尘事啊。”

    “啊——”

    声音凄厉,嘶吼震天,这疯癫的笑声中极尽愤怒与绝望。

    狄败亚看着周围的景象,听着周博瀚绝望的狂笑,他说不出话来,不过他知道,自己和周博瀚曾经有个家,现在,家没了。

    这人间地狱中,他又有了新的明悟。

    有家人的地方,才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