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玄幻魔法 > 极限强殖 > 第二十六章 不妙
    厨子呆杵原地,半天回不过神来。

    他算是被这一拳的威势震懵了。

    此刻木桩歪斜,爆开的那一节的木茬豁牙露齿,告诉厨子他不是在做梦。

    对,就是眼前的小家伙将这木桩一拳打爆了。

    厨子自问自己练拳多年,也算有所小成。可你要问他他能不能一拳把这赶上自己腰粗的木桩打爆,他觉得不行。

    回过神来,厨子再看狄败亚的眼神就不正常了。

    天生神力、钢筋铁骨,还是灵修?厨子更倾向于后者。

    此时狄败亚正目光期冀地看着厨子,好像想让他点评一下自己这一拳如何。

    低头看见狄败亚期待的眼神,厨子苦笑道:“小家伙,你一个灵修找我这个厨子习武作甚。”

    狄败亚并没有反驳,他问道:“灵修就不能习武吗?”

    确实没人说灵修不能习武,厨子挠挠头:“虽然有些灵修会在还没到开源境的时候习武算是增强自保之力,不过等灵修能外放灵气的时候就可以学习灵术神通,那时候武术就连辅助战斗都很难做到了,所以对灵修而言武术其实是很没用的东西。”

    狄败亚想起了王子敬,美少年的腿法应该就是武术了。

    狄败亚道:“那你还愿意教我吗?”

    有刚才狄败亚那一拳作铺垫,厨子才真正的重视起眼前的小家伙。抬手搓搓下巴,他仔细考虑起来。

    双手抱在胸前,厨子皱眉道:“小家伙,并非是我不愿教你,按理说有人愿意习武我是支持的。”

    “只是练武也并非一朝一夕的事,你再过不久就要走了吧,这么点的时间我就是想教你也教不了多少。”

    “再其次,你身为灵修,时间相当宝贵,如果再分心到习武上,难免耽搁你的修为,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让我说的话,你还是安心修炼吧,放心,我们这等武夫能做到的,灵修都能做到,等你修为大成,天下大可去得。”

    可是自己不是灵修啊。

    听完这一席话,狄败亚摇了摇头:“我现在想学的就是武术。”

    听完狄败亚的话厨子表情古怪,憋了一会,朗声大笑起来:“你这小家伙,倒也有趣,放着灵气不修却要练武,好,就今天,我慢慢教你,能会多少,就看你自己了。”

    厨子拳法腿功自成一派,没有什么师承的说法,此刻教起来也不藏私。

    教的过程中厨子也是越来越心惊,狄败亚的爆发力惊人,耐力也是相当可怕。四肢随意一挥似乎都能带起一股劲风,而且长时间的训练并没有让他露出疲态,只是稍稍出汗而已。

    不过如他所说,学武并非一朝一夕,纵然他倾囊相授,这点时间也只够狄败亚学个皮毛罢了。

    时间一晃而逝,天色渐渐黑下来,厨子该为晚饭作准备了。

    狄败亚觉得自己学到很少,却也无可奈何,只得作罢。他有些遗憾,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才能再有这样的机会。

    现在还不算太晚,就算要吃饭也得过一会儿,狄败亚先回了客房。

    周博瀚依旧在楼下和别人扯皮,狄败亚也有些佩服这位纳气境灵修在某方面的战斗力。

    扭了扭脖子和四肢,算是稍作休息,狄败亚将之前刻画石纹的图纸拿出来。

    一下午的“休息”让他感觉神识恢复的差不多了,这才有心思打量起这些诡异的图案。

    依旧是在消耗着神识,虽然缓慢但是狄败亚能感觉到消耗过程的存在,可惜这些纹路他却一点都没看懂。

    这会不会是什么语言,一筹莫展之际,他开始猜测起来。

    无论横看竖看都看不出有什么奥秘在其中,狄败亚叹口气,看来还是得在梦中找线索。

    狄败亚正要将这几张纸收起来,却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如果我将神识融入其中会怎样?

    眼神一凝,狄败亚看向这几张纸。

    他双手持稳纸张,将神识灌注其中。

    神识急剧消耗,这回消耗量不止观看那么简单,甚至比之前临摹时的消耗都要多许多。

    如果说之前的观看是河流,那此时的消耗量就如江河入海一样。

    狄败亚头上黑纹蓝光大放,他感觉自己的神识就如同被撕扯一般拉进了纸张中。

    消耗神识的感觉让人难受,可是看见这次尝试有反应,狄败亚不愿放弃,他咬牙挺住,想要将这一会儿坚持过去。

    几息之间,狄败亚感觉吸力似乎变小一些,他心中一喜,知道自己快要完成了。

    开门声传到狄败亚耳中,他心头一沉,连忙挺住神识输出,将纸张收到褥子下。

    抬头向门口望去,来人正是周博瀚。

    你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回来?

    周博瀚和别人侃了一下午也侃累了,回来想着休息一会,却看见了狄败亚幽怨的眼神。

    有些莫名其妙,周博瀚寻思着自己倒底是哪儿惹到这小家伙了。

    狄败亚郁闷,向床一倒,全身摊下去。

    周博瀚给自己倒了杯水道:“小亚啊,你得知道,灵修呢,人脉也是很重要的,广交朋友,才能在各个方面有出路,别看我只是和他们扯皮,没准那一天偶遇他们就能帮上我的忙。”

    以为狄败亚是因为自己一下午都没陪他所以生气,周博瀚又开始起自己身为师父的教育工作。

    说话功夫手也没闲着,周波瀚从纳戒中取出几个包裹,将包裹中的褥子取出来铺到地上,似乎想要打地铺。

    狄败亚本有些郁闷,不过此情此景却是让他惊奇起来。

    周博瀚看见狄败亚的眼神觉得好笑,开口道:“怎么,这么小的床,你还想和我睡一起不成?”

    狄败亚连忙摇头。

    收拾收拾把该铺的东西铺好,周博瀚想要和狄败亚聊一聊:

    “小亚啊,你原来是怎么过的啊。”

    原来怎么过?自己一醒来就在石室里,哪有什么怎么过。

    没法回答这个问题,狄败亚只能保持沉默。

    周博瀚见狄败亚不说话,以为他不想告诉别人自己过去的经历,于是开口道:

    “唉,人各有命,小亚你也别太难过了,和我走上这条路我也不能说保你什么,不过以后你也不会再孤独一人。”

    周博瀚此时躺在地铺上,双手抱头,语气、姿势都是吊儿郎当的样子,可这样的他却让狄败亚感觉有些可靠。

    周博瀚看见了狄败亚的眼神,笑道:“喂喂喂,你这什么表情,敏敏还等着你呢,你可别看上我啊。”

    狄败亚脸一黑,又躺回床上,扭过头去,不再搭理这个讨人厌的家伙。

    剩下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周博瀚闲谈,给狄败亚介绍一下概念,顺便交流一下自己一下午闲谈得到的情报,以此来告诉狄败亚人脉的重要性,当然,周博瀚绝对不会承认那是闲谈。

    狄败亚插不进去嘴,也只是抱着枕头老老实实听着,偶尔“嗯”一声回应一下,示意自己在听。

    时间过得很快,二人下楼草草点了些东西算是填下肚子,就又回到了楼上。

    收拾收拾,两人睡下,明早吃过饭还要赶路,早早休息才是最主要的。

    一夜无话。

    已经到了早饭的功夫,狄败亚被周博瀚叫起来,收拾收拾,他们向楼下走去。

    到厅堂之后周博瀚感觉很奇怪,明明是吃饭的功夫了,可是早上的人却比昨天晚上还在这里住的人少了很多。

    总不能是他们直接走了吧,那也不能连饭都不吃啊。

    要了两碗粥一道菜,周博瀚和狄败亚坐在座位上静候。

    旁边声音传来:

    “听说附近有死人,是怎么回事?”

    “是啊,我刚才还去看了,死得那叫一个惨,好像是让人下蛊了,虫群反噬,全身都是虫窟窿。”

    “真的假的?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还出人命了?”

    “嘿,我亲眼所见,你要不信你去看看就是了,挺多人都去了,我还能骗你不成?”

    这回周博瀚知道为什么人少了,合着都去看热闹了,也不知道死个人有什么好看的。

    抬头瞅了好奇心旺盛的狄败亚一眼,周博瀚开口教育道:“告诉你,以后要是遇到这种事儿,能跑多远跑多远,千万别掺和。”

    没等狄败亚把为什么问出来,周博瀚就抢先道:“你没听那人是中蛊了吗,你也不怕过去蛊跟到你身上?”

    “何况陌生的地方死个人,本就和自己没关系,如果就因为你的好奇心非得去看一眼把自己搭进去了,那可是真的蠢。”

    周围还有旁人,周博瀚第二句话说得声音小许多。

    狄败亚点点头,示意自己懂了。

    二人继续听旁边人一句一句唠着:

    “那个人是灵修,被人仇杀?”

    “不是,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那怎么会中蛊而死,一个凡人而已,犯得着吗?”

    “都说了你不信你自己去看就是了,哪来那么多问题。”

    这些话让狄败亚更加好奇,他抬头看看周博瀚,此时周博瀚正老神在在坐着,处变不惊,尽显身为师父的稳重。

    “那人什么来历啊?”

    “也不清楚,不过看他的衣服,好像是悠悠村那边的,估计是悠悠村出什么事了吧。”

    周博瀚坐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