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玄幻魔法 > 极限强殖 > 第二十五章 武夫
    狄败亚看了眼前的床愁眉苦脸的。

    这可不是悠悠村那些还勉强称得上是大的床,而是实实在在的小床,如果让两个人睡的话只能侧身,不侧身那可就得叠在一起了。

    不再多想这个,拍拍脸,狄败亚坐到椅子上。

    周博瀚正在楼下和别人聊天,狄败亚没什么可说的,就一个人上来了,这样的空闲时间对他来说正好。

    狄败亚提起笔,沾了沾砚台,在纸上刻画处一道道诡秘的花纹。

    这些纹路复杂交错,看起来并没有规律,但盯时间长了却觉得似乎每条纹路都有属于自己的意思,这诡异的特质龄人咂舌。

    纹路正是狄败亚刚刚苏醒时石壁内的石纹,和王子敬搏斗那个夜里,狄败亚凭借强大的神识勉强将石壁内的纹路记下来。

    如今则按照记忆中的样子一点点把那些复杂、玄奥的纹路刻画在纸上。

    追逐那片梦中净土是狄败亚的目标,可是如何去追逐他确实一头雾水。

    他除了脑海中的石纹一点线索都没有,想要了解净土线索的蛛丝马迹,也只能从梦和现世的交界点,也就是这些石纹上入手。

    狄败亚手下未停,可只刻画出了一丁点儿,他就觉得精神疲惫非常。

    按理来说写出来已经记住的东西不会太累,可是这些石纹却不同,狄败亚能明显感受到回想这些石纹耗费了他大量的精神力。

    就好像石纹有莫名魔力,会吸收他的神识一样。

    想着尽量一次多画一些,狄败亚想要再撑一下。

    再浩瀚的神识也顶不住无止境的索取,又刻画出了几道石纹,狄败亚头昏昏胀胀的。

    知道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狄败亚连忙放下笔。

    他又回忆起了梦中那个同样蓝发碧眼的人说的话。那个人说自己还太小,不能观摩这些图案。

    这个小是什么概念呢,是单纯的说自己的年龄小吗,还是有更深层的意思。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小的意味与自己的神识有关,因为观摩和临摹这些图案都是要耗费自己大量神识的。

    狄败亚越看这些花纹就越是惊叹。

    这些还只是石室内的石纹而已,对比梦中石室所坐落的石台上的石纹规模差了不少。

    自己只是临摹出两三张纸就如此疲惫,可这些纹路和那石台全部纹路相比也只是九牛一毛罢了,如果想临摹石台上的全部石纹,不知又要耗费怎样的神识。

    这样的工程绝对不是一个人可以独立完成的!

    狄败亚回想起了第一次梦到石室的时候,那些头上同样有黑纹的人,石台上的黑纹应该就是那些人倾尽一族之力完成的吧。

    像那样完整复杂的石纹不知道又有怎样的威能。

    往椅背靠了靠,狄败亚做着初步推测。我应该是和石室一起被传送过来的,这些黑纹应该就是辅助传送用的。可就算是传送又该如何激发黑纹,我又是因为什么被传送到地窟的呢?

    还是因为信息太少了,狄败亚毫无办法,线索这么少的情况下,让神来推测事件的全过程他也做不到。

    无可奈何,狄败亚只能寄希望于自己可以再次梦到那片净土,然后再在梦中尝试找找线索。

    摁摁侧额,算是稍作歇息,狄败亚将刚才临摹出的两幅图纸收起来。

    虽然观看图纸不如临摹来的累,但是刻画完两张图纸之后狄败亚已经很疲惫了。狄败亚的直觉告诉他自己,如果继续透支神识他的头会很痛,图纸内的玄奥日后再细细参悟吧。

    一个人到床上躺了好一会儿,狄败亚觉得有些无聊。

    狄败亚推开门,走到楼下。

    此时周博瀚还在和周围食客闲聊,他一脚搭地,另一腿盘坐。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眉飞色舞之际还时不时拍一下桌子。

    聚在他周围的听众若有所思,表情感同身受,时不时也插句嘴。然后周博瀚就满脸激动之色,再和插嘴的人洽谈几句,好像这话说到了他的心坎里一样。

    周博瀚这个人自来熟,好像和随便一个人都能有话题一样。这样的特质让腼腆的小男孩有些羡慕。

    狄败亚觉得自己应该融入不进大厅内的氛围里,他决定四处走走。

    客栈确实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东西都有,掌柜和伙计平时也住在这里,自然不会把装潢搞得太差。

    狄败亚看着这和悠悠村完全不一样的建筑风格,不知不觉间就向后院走去。

    嘭嘭嘭。

    敲击声从后院传来,声音不大,但是狄败亚耳朵够灵,还是听到了。

    没有必要躲躲藏藏,狄败亚直接出现后院入口前,看着院内的一幕。

    一个身高五尺半的中年男人正击打着自己眼前的木桩。

    男人相貌平平,身材称不上健壮但自有一种苍劲在其中。双腿正扎着马步,肌肉坚实,好像整个人都牢牢扎在脚下的土地里。

    最让人惊奇的还是他的那双手,男人双手骨节奇大,这让他的手看上去比正常人大许多。虎口处还有些老茧,远远看去就像两把蒲扇一样。这样的双手让人绝不会怀疑男人的力道,恐怕和他握手较劲手骨都会被他握碎。

    明明是血肉之躯和木桩的碰撞,可如果有旁观者再一旁观看不会担心血肉之躯,反而会担心木桩会被这两双非人一般的手打碎。

    男人拳掌并用,直冲横劈,双手出势间虎虎生风。

    木桩被这双手砸得上下直颤,嘭嘭作响,就如同是在哭嚎一般。

    打完这一套拳,男人双腿不再扎地。腾跃而起,绕木桩辗转腾挪间腿势具出,变化莫测间宛若双龙惊涛。

    看见男人出拳狄败亚的感觉其实还好,他什么都不懂,但是他相信让自己来打这木桩绝不会比男人差,反正自己力气够大。

    可男人的腿势就让他眼前一亮了。

    男人也是多用鞭腿,让狄败亚有种似乎看见了王子敬的感觉。不过狄败亚仔细观察,两者还是有些许区别的。

    王子敬的腿法更显灵动,看似软绵实则刁钻,以敏捷为主。而男人不同,他的腿法更多的是大开大合,相比灵巧注重气势要多一些。

    没人打扰,狄败亚就静静看着,他需要技巧,没有人教他当然就得抓紧一切机会学习,虽然一两眼未必学得会,但能记住一些就是好的。

    不多时,男人站定合掌,调整一下自己的呼吸,擦一擦汗,算是打完这一套拳脚,他这才看向已经旁观许久的狄败亚。

    他早就发现了狄败亚,也正是因为有个小观众,他才会在打完拳之后表演一下腿法。不然他打完那一套拳算做完今日的训练就会直接休息了。

    男人国字脸,方方正正极端严肃,此刻笑起来似乎也依旧有威势在其中,若是小孩看了估计会有些害怕。

    他将这充满威势的笑脸面对狄败亚问道:“小家伙,怎么样?”

    狄败亚能感受到男人的善意,而且他确实觉得男人很厉害,毕竟他会一些“技巧”,于是狄败亚点点头,诚恳道:

    “嗯,叔叔,你的那几腿真好看。”

    狄败亚对自己的称呼男人倒是不在乎,不过狄败亚对他“好看”的评价让他有些苦笑不得。

    心中叹口气,也是,这么小一个孩子你还想让他看出来什么门道不成?

    狄败亚好奇问道:“叔叔你也是灵修吗?”似乎在小家伙眼里,像这样会技巧的人都是灵修。

    男人听了狄败亚的话苦笑道:“我只是个厨子而已,哪是什么灵修。”

    厨子,原来中午吃的东西都是他做的。

    狄败亚道:“叔叔你做的东西很好吃,你真厉害。”

    狄败亚眼神清澈,语气诚恳,男人从眼前小家伙的话里听出了发自肺腑的感想。

    作为一个厨师,能被食客称赞做的东西好吃,那种快乐难以言喻。刚才被狄败亚评价动作“好看”给这个厨子带来的抑郁一扫而空。

    厨子挠头,咧嘴笑笑。

    狄败亚又问:“叔叔,为什么你不是灵修,动作还那么好看?”

    好看......厨子心中有些残念。不过他还是开口道:“那叫武术,我自己不过是个习武的武夫罢了。”

    武术,狄败亚咀嚼着这个词汇,抬头询问:“那你能教教我吗?”

    狄败亚碧蓝的眼睛中闪烁着渴望的光辉,厨子看这个有些可爱的小家伙感觉好像看见了当年的自己。

    他失笑道:“当然可以。”

    学武自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不过狄败亚想学厨子当然不会直接断了小孩子的念想,谁小时候又没做过大侠梦呢。

    于是厨子有模有样的教了起来:

    “提神,扎马步,不对,右脚后退一些。”

    “对敌的时候一定要让重心稳住,腿下功夫就得扎实。”

    “直拳最讲究就是直来直去,刨除多余的动作,来,你打一个我看看。”

    “不对,多余动作太多,像你这么打,真和别人打架早死千八百遍了,看我,应该这么出手。”

    “还是不对,让你刨除多余动作不是让你慢慢的打,软绵绵的那叫什么直拳。”

    “呼吸也尤为重要,调整好气息,千万不能让自己乱了节奏,关键时刻岔气都是致命的。”

    厨子教了一会儿,看见狄败亚真的学得认真,厨子觉得很有意思。

    他伸手往木桩一指,笑道:“来,就这木桩,把我刚才教你对这木桩施展出来。”

    狄败亚点点点头,扎起马步,就要出拳。

    厨子见状一瞪眼:“气势、气势,出拳拿出气势来,把这木桩想象成是你仇人,怎么打仇人,你就怎么打这木桩。”

    狄败亚听见这话精神一振,看木桩的眼神狠厉起来,好像真的把木桩当成仇人了。

    厨子看狄败亚的样子感觉有趣,他这么说当然是想隐晦的让狄败亚知道学武不易,好知难而退。厨子当然觉得不会有人直接使十成力打这木桩,谁疼谁知道啊。

    可这小子不会那么实诚吧,他真要打不成?看看狄败亚动作都做好了,再这么一想,厨子有些发怵。

    厨子刚想提醒狄败亚一句“不打也行”。刹那,眼前残影一闪而逝。

    轰然一声巨响,木桩直接炸开,刚刚化作残影的狄败亚的拳头正停在木桩的位置上。

    飞溅的木屑弹射到厨子怔住的脸上,他用呆滞的目光看向狄败亚: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