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玄幻魔法 > 极限强殖 > 第二十二章 狩猎
    一会儿就要走了,去那个叫寻灵宗的地方。

    也许到了那里,自己能吸纳灵气,找到成为灵修的方法。狄败亚有一点期待,如果真的能解决自己的问题当然是好的,不过他也不报太大希望,毕竟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周博瀚说他去收拾东西,狄败亚孑然一身,自然没什么可收拾的,所以就在屋子里静静坐着。

    狄败亚其实很困,他睡了没有多长时间,毕竟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而且因为遇到了王睿颖让他有些紧张和兴奋,所以觉也没睡好。

    他倒是想再睡一会,可是周博瀚已经叫过自己了,还说些什么:一日之计、精神、毅力等一些难懂的话,自己要是再睡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狄败亚起身,马上要离开了,他不想一直坐在这里,他想出去走走,再多看看这个应该被称作“家”的村庄。

    轻轻开门,狄败亚走在路上,四处张望。

    上次去李大爷家的时候周围都看过一次了,不过就要走了,他希望可以把村子的全貌都记在心里。

    “?G,小亚,你醒了?起得挺早啊。”

    应该是在叫自己,而且声音很熟悉,察觉到之后,狄败亚循声看去。

    一个有些微胖的中年妇人正一脸笑看自己,正是周博瀚的三婶。

    狄败亚点点头:“嗯,哥哥把我叫醒的。”周博瀚在他刚醒的时候就是自称哥哥,所以狄败亚也就叫他哥哥。

    哥哥?三婶知道狄败亚说的应该是周博瀚,心中暗自好笑,都是能当这小家伙叔叔的人了,还让人家叫他哥哥。

    三婶倒是挺喜欢这个铁蛋捡回来的这个乖巧小男孩,如果不是小家伙头上戴着笠帽,三婶会伸手摸摸他清爽的蓝发。

    作为替代,三婶拍了拍狄败亚的脑袋:“博瀚也真是,你还小,正是长个儿的年纪,博瀚也不知道让你多睡会儿。”

    狄败亚摇摇头:“哥哥说我们一会就要走了,我也想出来走一走。”

    “走了?”三婶吃惊,铁蛋这才回来多长时间,就要走了?

    微微吃惊后三婶一叹:“也是,毕竟博瀚是灵修,也该走了。”

    隔着帽子摸了摸狄败亚的蓝发,三婶缓缓道:“小亚,一会你就要和博瀚一起走,这一走,你也就踏上灵修的路了。”

    “其实当初博瀚要去当灵修,我是不支持的。”

    灵修不是康庄大道吗?狄败亚有些疑惑,抬头看了看三婶。

    三婶知道小家伙的意思,笑道:“灵修也不是那么风光的,里面的弯弯绕绕比我们这些普通人还多呢。”

    “他们斗起来啊,那都是仙人斗法,博瀚这孩子实在,和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斗得吃不少亏。”

    “寻长生,若是长生那么好寻,那不天下人都长生了!可我到现在都没听说过真有人能长生,所以啊,这长生也就是个噱头罢了。”

    “所以当初许多亲戚都和我一样,包括博瀚他娘,都不想博瀚去做那寻长生的事。”

    “结果博瀚他爹力排众议,说‘我儿子想干啥就让他干,别像我这个老糊涂一样到了这个岁数才后悔’,博瀚他娘拗不过那头倔驴,也就答应了,博瀚第一次走那天,他娘可没少抹眼泪,还和周倔驴吵了好久。”

    说到这里,三婶还忍不住笑出了声,好像又回想起了博瀚娘追着周倔驴打的样子。

    笑后三婶又是一叹:“时间过得快,博瀚也长大了,刚走的时候还是个小孩,第一次回来已经成大小伙子了。”

    狄败亚的蓝眼睛直视三婶,静静听着。

    三婶隔着笠帽摸摸狄败亚的脑袋:“小亚你还小,到了那地方要小心些,尽量跟着博瀚,这世上可不都是好人,若是你将来能有所成也好和博瀚相互照应一下。”

    三婶的话狄败亚全都听进去了,他能感受到三婶的善意,可这些话同样让让狄败亚对灵修的概念模糊了一些。

    周博瀚的话,和王子敬、王睿颖的相见让他看见了一个浩瀚、神秘、浪漫而波澜壮阔的世界。可三婶的一席话将这个世界由仙界打入凡尘,不再触不可及。

    哪一个是真正的灵修?

    狄败亚伸出手捏捏眉角,这些未知的,都要自己用眼睛去看。

    看着狄败亚懵懂的样子,三婶心中自嘲,自己和一个小孩子说这么多,他又怎么能懂。

    突然间想起什么,三婶道:“小亚,你等一下。”

    这发福的中年妇人匆匆走回屋子,走到狄败亚的身前,从自己身后取出三个果子送给狄败亚:“给,小亚,拿去吃吧。”

    这样收下别人的东西是不是不太好?看看三颗新鲜的果子,狄败亚有些犹豫。

    见小家伙犹豫,三婶笑出了声,将果子直接塞进了狄败亚的怀里:

    “没事儿,小亚,多的是呢,你拿去吃就是。”

    狄败亚为了防止果子掉到地上用左臂将它们抱在怀中,礼貌的向三婶道谢告别,狄败亚继续往前走。

    反正已经送给自己了,拿起怀中的果子,狄败亚啃了起来。

    这一口下去只觉果子的汁液全部迸溅出来,爆开到每一处味蕾上,让狄败亚体验着未觉的享受。

    果子很脆,而且甜味之中带着酸意,并不是会让人感觉牙难受的酸,而是恰到好处的那种,酸酸甜甜混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味道比想像中好很多,连果核都没吐,狄败亚嚼一嚼整个吞了下去。

    品味着这果子的鲜美,狄败亚也没有闲着,他传念给“狄败亚”:“我们怎么才能变得更强?虽然你告诉我我本来就在变强,可是这样是不是太慢了,我根本感觉不到。”

    冰冷的声音回道:“你需要技巧,就像是之前和你缠斗的那个人一样的技巧,战场梦魇可以在这方面对你有所帮助,不过你还是需要实战来掌握。”

    听着这冰冷的声音狄败亚又被勾起了石室中实战的回忆。

    王子敬的动作确实给了他很深的印象,明明感觉他的威胁不是很大,可他却依旧凭借着鬼魅般的动作打得狄败亚没有还手之力,最后只能耍赖凭借神识获胜。

    那种有力无处使的憋屈感近乎让他发疯,他已经从那次的战斗里体会到了技巧的魅力,可是这似乎不是可以被自己立刻掌握的东西。

    “不是那种东西,是......”他仔细想了想,向“狄败亚”表达出自己的意思:“是那种让我力气更大、神识更强的办法。”

    “狄败亚”的声音从脑海中传来:“我不知道神识变强的方法,理论上来说,神识无法通过锻炼变强。”

    “不过我知道如何才能让你的肉体迅速变强。”

    刚听完前半句话狄败亚还有些失望,不过后半句话却让他眼前一亮,无论是哪种变强都很有吸引力。

    没有表现出焦躁,他耐心等待回复。

    “你可以狩猎这个世界的强者,比你强一些就好,吞噬掉他们,将他们的血肉化作你的力量,这样的狩猎可以让你迅速变强。”声音冰冷而不含感情,似乎在说什么天经地义的事。

    狩猎......

    先不提能不能打过比自己强的人,光是如何找到只比自己强一些的人就是个问题,若是太过强大......狄败亚想到了那四尺半的长剑,犹如眼前,余威犹在。

    而且......

    狄败亚皱起了眉,肆意杀人他是有些抵触的。

    刚刚苏醒的时候他杀了杨鹏和王思远,那是不得已而为之,两个人都想杀掉他,他总不能坐以待毙。

    若是没有感受到恶意狄败亚当然不会下死手,更不会先动手。

    狄败亚在石室时并没有感觉到王子敬极端的恶意,所以尽管被偷袭了,狄败亚也还是留了手。

    嗯,那个人很漂亮也是一方面原因吧,占两成,三成,还是四成呢?

    晃了晃头,狄败亚将跑偏的思路转回到“狄败亚”刚才的提议上,他对剥夺他人生命这件事很抵触,所以,“狩猎”这个提议,狄败亚是有些不满的。

    也许是感受到了“大脑”的不满,“狄败亚”的声音传来:“或者你可以狩猎另一种东西。”

    “我对他们经常提到的天材地宝很感兴趣,既然灵修会追求所谓的天材地宝,想必对自身有益,那么对我们也必然有益。”

    “同样的益处,我们能吸收的比别人多得多,你可以去狩猎天材地宝,效果都是一样的。”

    狩猎天材地宝,狄败亚记下了。

    天材地宝又会是什么味道呢?周博瀚还很羡慕自己,他应该也没吃过,可惜,自己其实也没吃过啊。

    再伸手将怀中的一颗果子拿起,啃了一口,狄败亚很好奇。天材地宝会和这果子一样好吃吗?

    将果子上抛再接住,狄败亚在路口的拐角处看见了一个小小的身影,正是敏敏。

    此刻这个小淑女正一点也不淑女地蹲着直勾勾看着地面。

    看到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小淑女,狄败亚又想起了那一晚自己被打落的咸猪手。

    尴尬感再次来袭,狄败亚小脸微红,不过还是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