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玄幻魔法 > 极限强殖 > 第十五章 纳戒
    踹门声音着实吓周立国一跳,他回身一看,卧槽,这哪来的猪头妖怪?

    定睛一看,周立国才从模糊的面部轮廓中看出这猪妖竟然是自己的儿子,于是没好气道:

    “小兔崽子,一天到晚没个正形,进门不会敲门,还踹上了,门踹坏了不用修的?”

    周博瀚进来只是为了打断自己大嘴巴老爹的话,倒是真没想过进来之后该说什么,此刻他有些呆住了。

    坐在周立国身旁的一位看着三十左右的男子似乎看出周博瀚的窘迫,主动缓解尴尬,对着周立国笑道:

    “想必这就是令郎吧,果真如伯父所言,确实是一表......”

    他想说一表人才,不过以周博瀚现在的脸,似乎没有什么说服力。

    周立国当然知道壮年男子为何突然停嘴。

    瞥了一眼周博瀚的呆样,周立国有些郁闷,老子刚夸完你,你不够气宇轩昂、潇洒临风也就算了,你还整出来个猪头,是给谁看呢,外人面前也不知道给我长点脸,都不如你身后站着的小亚。

    不过周立国当然不会当着外人面数落自己儿子,站起来拍了拍周博瀚肩膀,对着壮年男子大笑三声道:“小李,这就我儿子,叫周博瀚,嘿嘿,我是大老粗一个,孩子的名是他娘给取的,我觉得这名字好。”

    壮年男子听了微笑:“确实是个好名字。”

    想了想,周立国补充道:“嗯,纳气境的。”

    周博瀚听了两眼一闭,心道,大哥你饶了我,你可别再强调了。

    周立国当然不知道儿子想法,又给自己儿子向壮年男子一比手,道:

    “儿子,小李也是灵修,这么说还是你前辈呢,他叫......”他叫什么来着,周立国发现人家之前刚说过名字,转头就让他给忘了。

    壮年男子连忙起身,抱拳道:“在下姓李,名羡林,父亲本欲起名‘仙临’,意欲仙人临门,亲朋说太过招摇,于是取谐音‘羡林’。”

    周博瀚认真看了看李羡林的脸,确认了这个人就是之前那个苦逼的作揖男子,看来那伤号应该就在里屋躺着。

    不过此时当然不能暴露自己认识对方,于是他也有模有样,学着李羡林的样子抬手抱拳,沉声道:“在下周博瀚。”

    名字有什么寓意他也不知道,也就没法多说。

    他一转头,对着自己的老爹小声道:“爹,你有没有感觉,你坐的有点久,屁股有点痒,有点想出去走走。”

    周立国一瞪眼:“小崽子我看是你屁股痒了,你有话直说,咋,刚回来就要赶我走?”

    周博瀚换上狗腿子笑:“哪儿能啊,我这寻思您老人家和人唠嗑一直坐着肯定也难受,而且我娘现在一个人也挺寂寞,不如你去陪她走走,正好我也和李前辈交流交流。”

    周立国直直看着周博瀚,盯了三秒,转身走了,临出门前嘴里还念叨了一句“小兔崽子”。

    周博瀚看这位大爷可算是走了,心中擦了把汗,想起李羡林还在旁边看着,脸上有些尴尬:“嘿嘿,不好意思,家父生性活脱,让李兄见笑了。”

    李羡林哈哈大笑:“不碍事,令堂精神饱满,洒脱非常,乃是长命百岁之象,周贤弟理应高兴才是。”

    精神饱满、洒脱非常,听着这两个形容词,周博瀚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不过人家语气里确实没有嘲讽自己的意思。

    又见李羡林脸上恢复郑重,沉声道:“实不相瞒,这次不告而来确实有些惭愧,我的兄弟受奸人所害,受有重伤,实在是需要休息,这才来贵居找歇脚的地方,多有叨扰,还请谅解。”

    说着,就把手伸到袖子里,似乎要掏什么东西。

    周博瀚知道对方是要给自己谢礼,他本能想要推手拒绝,毕竟自己是要来认识一下对方的,要人家谢礼哪还好意思抱人家大腿。

    可是当李羡林把三块亮晶晶的东西东西掏出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傻眼了,我滴个乖乖,这是灵石?看着不像是下品的,中品应该也没这光泽吧,莫非......是上品的,真不愧是开源境,随随便便就送别人上品灵石?

    他的话没经大脑立刻出口:“?G,这怎么好意思。”话是这么说,可手下却很麻利的把三块灵石接了过去。

    李羡林看着这言行不一的周贤弟愣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道:“没想到周贤弟也是性情中人。”

    周博瀚脸上有些尴尬,得嘞,性情中人就性情中人吧,您给灵石您是大哥,您咋说都行。

    周博瀚斟酌一下,试探问道:“不知,李兄和兄弟可是为天材地宝而来?”

    李羡林脸色一变,随即又长叹一声:“周贤弟也是灵修,确实是瞒不了你,老哥我确实是为了灵宝而来,可惜没想到灵宝不曾寻到,却与人纷争,害兄弟受了伤。”

    周博瀚一脸感同身受,义愤填膺道:“唉,灵修界就是有那种败类,随意伤人、肆意妄为,真是让我等灵修为之蒙羞。”

    这一席话说完让李羡林脸上露出惊奇诧异的神色,不过瞬息之间就变成了同样的愤懑:“贤弟说得是啊,正是这种灵修存在才使得凡人对我灵修多有排斥,不过,我们也无力改变就是。”

    然后他又问道:“贤弟可有山门?”

    周博瀚道:“小小宗派,不过也是引我入灵修路,有恩于我,若我将来能有成,倒也希望可以回报宗门。”

    李羡林失望之色流于面表:“可惜了,若是贤弟没有山门,我倒想引你加入我们。”

    周博瀚有些吃惊:“李兄不是散修吗。”

    李羡林哈哈大笑:“贤弟是被思维束缚了,谁说散修就不能有组织。”

    周博瀚一惊,李羡林是自己开宗立派?确实,他毕竟是开源境,若要开宗立派,就算说不上一呼百应,也是绝对会有人加入的。

    李羡林看见周博瀚吃惊的神色,知道他是猜错了,于是摇摇头道:

    “贤弟猜错了,我并非开宗立派,而是和兄弟几人在灵居城开了处解忧屋,以此获得资源,也算是扩些人脉,李某可没本事开宗立派,开源境,听着风光,其实也是个尴尬的境界,真遇到闯不过的事,也只能身不由己罢了。”

    “灵居城,解忧屋?”周博瀚咀嚼着这个词。

    李羡林猜到周博瀚不知道,于是给他解释:“灵居城就在楚国境内,大概此地西边千里之外,是专门为灵修准备的城市,凡人眼里的仙人,在那里多如牛毛。”

    “解忧屋嘛,拿人钱财,与人分忧,做的就是收钱办事的买卖,我们兄弟几人这次出来是帮忙押运货物,回来路上偶遇灵宝出世,想搏个运气,却不曾想,唉……”

    这些周博瀚听懂了,聚集着灵修的城市,周博瀚还是有些向往的,不过也不舍得寻灵宗,还是等到自己有些本事再说吧。

    他突然想到自己还有两件事想解决,可自己收了人家东西,而且自己问了问题人家都给自己讲了,再麻烦人家,他有些不好意思。

    唉,我爹咋就没把厚脸皮遗传给我呢?

    想了想,周博瀚决定豁出这张老脸:“李兄,小弟厚脸皮,还是有两件事想拜托您。”

    李羡林郑重到:“贤弟客气,我们叨扰本就过意不去,有什么事尽管说,能帮到的我一定帮你。”

    看见对方如此敞亮,周博瀚感觉好了些,于是拿出之前红衣服上搜到的戒指,问道:“不知李兄可知道这个戒指是什么东西,小弟我得到此物,可惜小弟愚钝,研究不出它的作用。”

    戒指落到李羡林手上,他先是眉头一皱,又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呼吸加重,看着戒指的眼神变得炽热。

    这让周博瀚一惊,其实把这东西拿出来给李羡林看他也是有些犹豫的,不过想了想他觉得同是开源境,李羡林未必看的上这东西,所以才敢拿出来。可是看他现在这反应,万一他杀人夺宝……

    周博瀚不敢想。

    李羡林眼神逐渐清明,有些不舍地把戒指还给周博瀚。

    李羡林严肃道:“贤弟,你要记住,这东西最好不要在外面示人。”

    李羡林的严肃让周博瀚心头一震,看来这还真是个宝贝!

    他连忙问道:“李兄,这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如果我没看错,这东西应该是个纳戒,纳戒内部自衍一方空间,可以储存物品,若要使用,只需调动灵气,意念附在其上便可使用。”

    周博瀚听得心惊,让戒指自衍空间,这是什么手段,什么境界才能做得到,那这东西......

    只听李羡林又道:“这东西对强者来说无所谓,但对我们来说就如同至宝一样,看来贤弟也有一番秘密,老哥我也不会多问,只是刚才说的,贤弟你一定要切记就是。”

    我只是运气好而已,周博瀚内心自嘲。

    不过他确实有些感动,没想到这李羡林倒真是个实诚人,见利却不忘义,要知道,杀人夺宝的事,他可听师父说的多了。

    既然已经了解了戒指是什么东西,那也算放下了一样心事,想起了第二件事,他接着道:

    “李兄,小弟我还有一事请你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