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玄幻魔法 > 极限强殖 > 第十三章 剑长四尺半
    周、狄二人依旧在草丛里,就这么一直在旁边看着,虽然本来就不关他们的事儿,可是因为怕引起那七人的注意,也就没敢多动。

    那几人说话声音不小,而且他俩离的也近,他们说的话两人都听见了,一方面知道了那七个人其实不算是一伙的,另一方面也是知道了他们是被天材地宝吸引过来的。

    而且没想到那个苦逼的作揖男居然是开源境的,这就让周博瀚十分心惊了,龟龟,那男的竟然和自己宗主在同一个大境界,还憋屈成那样,看来那个刻薄脸的小子估计也不差。

    而且……

    再看看旁边那俩老头,举手投足之间自有气势,说他俩没开源境周博瀚也是不信的。他们之前说过什么纯阳门,看来那刻薄小子很可能是什么纯阳门长老或者门主的儿子,那俩老头估计就是随行保护那刻薄小子的。

    而且听他们的话,那个十五六的小白脸好像还不太待见他,想来小白脸就算不如刻薄小子,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我滴个乖乖,莫非这一行人都能给自己寻灵宗灭门了?周博瀚不禁咋舌。而且,他仔细想想,好像他们真的可以……

    周博瀚真的是有些蛋疼,他倒是也知道寻灵宗只是个小宗门,也没什么不甘心的,可是真和那个什么纯阳门一比,也差得太多了。搞得他觉得寻灵宗就像是个散修聚集地。

    不行,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想想,我大寻灵宗哪方面比较强。嗯,不得不说宗主名字取得还是蛮好的,听听,寻灵宗不比纯阳门好听多了……

    周博瀚在这里继续想入非非、苦中作乐,而另一边,狄败亚则一直从头到尾认真地观察着那两伙人。

    作揖男那队没什么好说的,只有作揖男似乎有点本事,能让自己有些威胁感,不过比之曾经在地窟里要杀自己的红衣老者还差了些。而剩下的那三个……狄败亚有信心,真要是生死之斗,哪怕自己不用神识,那三个人自己也只需三拳就够了。

    至于另一个七人队,就有些说法了。

    狄败亚一点点看过去,那个拿扇子的也有威胁,不过其实不如另一队的作揖男子,比之前杀的红衣老者差很多。剩下的和他同龄的一男一女给狄败亚的感觉,和之前他指着说“比废物好一些”的那个辟谷境差不多,反正都是一拳一个的事儿。

    那两个老者嘛,狄败亚定睛看去,很强,比之前的红衣老者强,强很多。认真看过去,直观接受着自己的本能,狄败亚做出了判断。

    看完两个老者之后,狄败亚又把目光移到王子敬身上。

    仔细观察着王子敬,狄败亚眼神凌厉,目光之间似有电光流转,仿佛就要凭借这双眼洞悉那美少年的一切,利用着这如炬的慧眼,狄败亚做出了精准的判断。

    好漂亮的人啊……

    不对……这不是重点,晃了晃头狄败亚感觉自己有些跑题了。

    重新再看之下,他发现美少年给他的感觉其实很奇怪。他的本能感觉这美少年是有威胁的,威胁在辟谷境和开源境之间,但是再用神识检视的时候却出现了异样。

    因为哪怕纳气境在神识检测之下都会存在灵气,可王子敬身上却一点灵气都没有,明明是辟谷开源之间的威胁,却没有足以匹配这种威胁的灵气,这就是让狄败亚感觉奇怪的根源。

    皱了皱眉,一时之间,狄败亚也想不透到底为何如此。

    前方有些嘈杂了,似乎是他们要行动,狄败亚连忙再将目光移到了那个一直没有什么动作的中年男子身上。

    目光这一移动,狄败亚瞳孔骤缩。

    男子一对剑眉犹如利锋出鞘还透着锋锐的剑气,可是他的眼中却并无无锋锐之感,多的反而尽是清冷萧索。他一身白袍,体型修长,此时双手抱怀,怀中有一柄长剑,这剑长近四尺半,竟然比狄败亚都长出一些,让人不禁怀疑若真是对敌这等长剑可如何出鞘。

    让狄败亚吃惊的自然不是剑有多长,而是这中年男子此时竟然正在看自己这边。

    此时男子头颅偏侧,剑眉微皱,眼睛正盯着狄败亚藏身的草丛。

    狄败亚转头看了看周博瀚,这家伙此时正浮想联翩之中,对自己可能已经被发现一事浑然不觉。

    头转回来,继续看,狄败亚不敢确定自己二人是否被发现。不知为何,狄败亚似乎感觉自己的眼神和中年男子对上了。

    狄败亚屏住呼吸,却不敢有动作,生怕自己这边有风吹草动就会引起抱剑男子的警觉。

    他感觉自己的情绪奇怪了起来,这又是种别样的体验,而且,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栗起来。

    他有些怀疑身体是不是又出了问题,心中默念,开始向身体的管理者寻求帮助:“‘狄败亚’,为什么我全身都在抖?”

    “狄败亚”语气依旧冰冷,迅速回复道:“和你凭直觉判断他们的威胁一样,这是属于你的,属于生物的本能。”

    “本能?”狄败亚有些疑惑,等着“狄败亚”的解答。

    “作为生物,你的生命层次和目标差太多了,所以生物的本能会让你产生恐惧,提醒你远离危险,颤抖,就是你恐惧的标志。”依旧冰冷的语气,“狄败亚”给狄败亚耐心解释着。

    恐惧......狄败亚体会着此时的感觉,把这种来自生物的本能牢牢记在了心里。

    他感觉自己的目光和男子又对上了。男子双眼仿佛有雾气遮掩一般朦胧,可狄败亚却不觉得这样的眼睛没有威胁。因为他从那被雾气遮掩的双眼中,看到了隐藏的锋芒。

    他只觉自己看见的不是眼睛,而是锋芒毕露的剑气;抱剑男子不是人,而是一柄剑,一柄正欲出鞘的绝世凶器。

    此时这柄剑仿佛正贴在他的喉咙上,紧紧压迫着他的灵魂。

    这来自灵魂的压迫感几乎压得狄败亚无法呼吸。

    他已经可以确定这个怀中抱剑的中年男子已经发现自己和周博瀚二人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中年男子没有提醒自己身边的人,也没有要把他们两个人揪出来的意思。

    那柄凶器就是这么看着这片草丛,看得狄败亚更加发毛了,伴随着止不住的颤栗,他自己全身都在往外冒冷汗。

    这样的感觉远比之前和红衣老者的生死斗来得更恐怖。

    不过他也猜不透这中年男子到底是什么想法,也许,是觉得自己太多了弱,对他而言根本就没有什么威胁吧。

    前方几人已经挪步,就要去刚才商量好的地方,可是中年男子却依旧杵在原地,看着狄败亚那里。

    王子敬走了两步,发现中年男子并没有跟上,转头一看,他还站在原地,盯着远处的一片草丛,好像在发呆。

    王子敬转身,他那俊美异常但却一直冷漠的脸上竟然浮出了微笑,看着中年男子,他轻声道:

    “颖叔,我们该走了。”

    中年男子这才回头,眼中朦胧变得清明,看了看王子敬,仿佛刚刚回过神来一般。

    依旧抱着长剑,他低着头,不疾不徐跟了上去,好像在想着什么。

    看着颖叔走路都有些心不在焉,王子敬特意放慢了脚步,向着颖叔靠了靠,有些好奇,问道:“颖叔,可是有什么心事?”

    这时颖叔才抬起头,眼中朦胧缓缓散去,好像刚刚睡醒一样,看了看王子敬,他轻轻摇头答道:“没什么心事,只是刚才看见些东西,觉得有趣罢了。”

    王子敬只觉有些奇异,他倒是很好奇什么东西能让颖叔感兴趣,不过颖叔和自己一样,都是不愿多说话的人。

    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会主动告诉自己他看到了什么,没有必要的话,自己再怎么穷追猛打地问上去他也不会说。

    想到这里,王子敬也就不再多问,不过不问也不代表不猜测,此刻他低头漫步,若有所思。

    这七人越走越远,已经看不到踪迹了,这时,周博瀚才敢把憋了许久的大气喘开。

    他只觉这偷窥是真的紧张刺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看了看身旁的小家伙一眼。

    这一看是真的把他吓了一跳,卧槽,这小家伙哪来这么多汗。

    狄败亚此时额头上的汗就不用多说了,他的后背在刚才和抱剑男子的对视中也出了不少汗,此时身上青衫的后背部分已经湿透了,渗出的汗水将这身衣服的青色都染深不少。

    如果小家伙胖一些恐怕这汗里得出来不少油!

    看着汗流浃背的狄败亚,周博瀚只觉有些好笑,他站起身,拍拍衣服,试图将狄败亚也拉起来。

    还是好沉!

    狄败亚现在都没有从那种恐惧的情绪中缓过来,他确定那个人是灵修,这是他遇见的真正能给他死亡威胁的人,中年男子带给他的压力太大了,狄败亚甚至不敢用神识去检视,如果惹到他,自己和周博瀚必然命绝于此。

    那才是真正的灵修!不动巍峨如山岳,仅凭眼神却令自己有难以形容的压抑感。

    抱剑男子带给狄败亚气势上的冲击极度满足了他对灵修强大的想象,可惜,自己似乎没法走上这条路,狄败亚激动自己看见强者的同时,也对自己无法修炼一事有些失落。

    没关系,“狄败亚”说过,自己的神识在不断变强,而且只要加以锻炼,肉体也会随着神识不断变强,如今自己只觉那中年男子如深渊一般恐怖,不过若自己肯下苦功,迟早有一日可以和那抱剑男子一争高下。

    扫清迷障,狄败亚眼神清澈,跟上周博瀚,向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