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玄幻魔法 > 极限强殖 > 第十章 失败
    “喂喂喂,小亚,醒一醒。”周博瀚轻拍狄败亚的双颊,试图叫醒他。

    看着狄败亚,周博瀚也感觉有些好笑,这小子昨天竟然真和他们一起喝上了,酒量是真的惊人。

    刚开始大家只是闹着玩,结果后来都喝倒两个汉子狄败亚还和没事人一样,那时候所有人看狄败亚眼神都变得奇怪,谁能想到这么小一个小家伙还是个小酒包。

    周博瀚倒是有些猜测,大概是因为小男孩生吞天材地宝,那天材地宝使他体质大幅提升,连带让他的酒量都变好了。

    床上的狄败亚似乎不是很想醒,挥臂一推,便把周博瀚推得连连后退了几步,随即转个身继续睡。

    周博瀚着实有些吃惊,这小家伙随便一挥竟然就把自己推了出去,要知道自己好歹也是个纳气境的,这天材地宝竟如此霸道,将小家伙体质改得这么强?莫非这就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他这体质是不是夸张了些?周博瀚有股酸楚的妒意。

    反正本来也是过来叫他起床的。

    带着这股妒火与拼尽全力也要将他叫醒的决心,周博瀚走到床前,双手合力,前后摇晃着狄败亚,可是除了让小家伙皱皱眉却没有什么影响。

    周博瀚有些纳闷,他怎么睡得这么死?想了想,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勾勒在了他的嘴角。

    回到床前,周博瀚稍一运功,提聚灵气,送入喉中,贴近狄败亚耳朵大喊:

    “起床了!”

    ......

    “棱搜张周着射沉奉”(灵修讲究的是勤奋)登山路上,周博瀚口齿不清地说着:“说页,罗萌离正绕找己”(所以,我们一定要早起)。

    “航真摊辣让哲成抗靠页肉,博够博又周。”(像今天那样的情况可以有,不过不要多)周博瀚转头,语重心长地教导着狄败亚:“正镇沉奉着壬收圣这周博遂召着,查萌网上周宅扎卓”(真正勤奋的灵修甚至都不睡觉的,他们晚上都在打坐)。

    狄败亚看着右半边脸肿的像猪头的周博瀚有些不好意思,刚才梦境之中自己下手似乎太重了,不过那块石头落得太快了,不能怨自己,嗯,对,不怨我。

    不好意思归不好意思,其实小家伙也有些委屈,他明明感觉就要问出来什么了,可是因为周博瀚来叫自己,整个线索又断了,再想做这个梦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看着面露羞愧之色的狄败亚周博瀚心底也郁闷,自己非得作那一死干嘛?他是真没想到自己能被一巴掌扇成这样,还记得出门的时候三婶看自己的眼神,要是狄败亚是个女的三婶可能会怀疑自己是要强博奥人家然后被扇的。

    就算以自己的体质,没有个一两天这肿也消不了。

    不想这破事,周博瀚继续操着自己浓厚的“猪头音”道:“第一次引导灵气煅体,最好是在一个灵气浓郁的地方,灵气浓郁你才能更好地感受到。”

    “一会儿到一个开拓地界,我教你内视,然后教你如何引导灵气在经脉里游走。”

    “灵气每走一周天就会让身体强健一分,一百周天就算是成功升一重,其实你煅体十重之后你照样可以继续煅体。”

    “不过一般十重就够了,而且十重之后,若是不突破开拓气海,每游走一份便会艰难一分,当然以后修炼也会更顺一分,你毕竟吃过天材地宝,应该可以再提升一些,一切看你自己的取舍吧。”

    这一路上,周博瀚给他介绍着一些修炼的常识,还有一些宗门的趣闻,狄败亚仔细地听着,虽然他的“猪头音”话狄败亚听不懂,但是不妨碍狄败亚知道他的意思。

    一边走一边说话时间过得极快,而且两人体力脚力都非常人能比,因此在他们意识中,转瞬间便已经到了地方。

    此处已经几近山巅,悠悠山确实不高,但当一个人居高临下俯视大地时,总会生出一股壮志豪情,周博瀚很想长啸一声,不过旁边还有个小人他也不好意思,只能是想想罢了。

    周博瀚转身对着狄败亚盘坐,示意狄败亚也面对自己坐下。

    看见狄败亚坐下后,周博瀚嘿嘿一笑:“我给你准备了件好东西。”

    好东西?狄败亚有些奇怪,是要煅体用的吗?

    没等狄败亚细想,周博瀚伸手,将已经在狄败亚头上绑了两天的红布带解开,布带被周博瀚随手丢到草地上,没有了红布带的遮掩,狄败亚头上的诡异玄奥的黑纹又暴露了出来。

    然后他往后背一扯,将自己背一路的笠帽戴在狄败亚头上。

    “昨天我说过我就算你的师父了,这玩应儿就是我补的见面礼,总是绑个带子在脑门儿上太奇怪了,以后就戴这个吧。”周博瀚挠了挠头,他在想这个见面礼是不是太寒酸了点儿。

    狄败亚轻轻“嗯”了一声,似乎是怕周围的风将笠帽刮跑,又把它往下压了压。

    在周博瀚看不见的地方,这笠帽遮掩着的狄败亚的嘴角,勾抹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周博瀚见面礼送了出去,看着狄败亚摆弄了一会笠帽,觉得自己也该开始教了,于是缓缓开口:

    “你先沉住气,闭眼一会儿,慢慢感受,这里是整个悠悠山灵气最浓的地方,若是能直接感受到灵气最好,不过一时感受不到也不要着急,只要能第一次感受到以后就方便了,我当初也是感应了......”

    话还没说完周博瀚就瞪大了眼睛,因为他能感受到灵气一点点向狄败亚缓慢地聚了过去,这一聚就直接把他刚才想说的“我当初也是感应了三天才感应到”这句话直接憋回去了,憋得周博瀚难受非常全身不自在。

    他还想要告诉狄败亚灵气感受灵气时是什么样的感觉,感觉到之后又如何引导灵气,可是现在这些准备都不用了,人家直接自己引导上了。

    此时他看着狄败亚只觉口干舌燥,记得宗门里有位师弟半天就感应到了灵气,被宗主提了足足半年有余。那眼前这小家伙算什么,天才?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难不成这也是那天材地宝的功效?

    周博瀚感觉自己什么都不说他也会让灵气在身体里循环一周天。

    不过作为一个师父,周博瀚当然不可能不说,他开口道:“引导灵气过来之后想象自己的经脉,然后将灵气引导到自己想象出的经脉里,切记不要操之过急,莫要让灵气流错了位置。”因为惊诧,他的话里都带上了颤音。

    在周博瀚看来眼前这一幕宛若神迹,甚至有些让他怀疑人生,可是在狄败亚眼里确实不难。

    此刻他回忆着之前与那梦中净土的人交流时的感觉,将神识铺展了出去,碰触着自己周身的一切。

    他感受着劲风的喧嚣,感受着草地的?瑟,感受着虫豸的喃吟。

    在这不断地感受之间,他的神识畅快地遨游天地,不同于之前做梦浑噩而导致自己无法体会,此刻的他只觉无限自由。

    好像是自己拥有了俯瞰世界的眼睛,在这双眼之下,万物无所遁形。

    不过他没有忘记自己是来干嘛的。在他的视角里,周围的灵气成了蓝色的可视态,他尝试用神识引导灵气,虽然缓慢,但是灵气确实在向他聚集,一切都水到渠成。

    他听见了周博瀚的话,尝试着想像出了自己身体内的经脉。

    在狄败亚感觉下,灵气犹如丝缎,一点点飘向自己的身体,然后就要进入自己的经脉中。

    可是这灵气只停留在了“就要”这个阶段。狄败亚想用神识引导灵气入体,可是这灵气却被阻挡在了身体之外,好像他的身体是密不透风的墙,每次神识引导灵气入体冲击,都会撞在这堵墙上,然后缓缓消散。

    狄败亚又尝试了几次,依旧如此,他有些急了。

    周博瀚发现了异常,灵气虽然聚向了狄败亚但也只是聚集了而已,随着狄败亚周身灵气越发浓郁和他脸上浮现的焦急之色周博瀚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注意引导,想象出经脉。”周博瀚以为是狄败亚没有找对方法。

    狄败亚摇摇头,他本来就是这么做的。

    这让周博瀚眉头微皱,明明能引导灵气,却无法让灵气进入身体,这种事他还是头次遇到。莫非是小家伙经脉阻塞?他思索着可能性。

    可惜自己没有达到开源境,不然灵气外放帮他检视一下身体状况也不是不行。

    为了安慰狄败亚,周博瀚斟酌道:“也许……是你之前吃掉的天材地宝没有完全消化,剩余的药力在你的身体里作祟,导致你的身体暂时无法吸收灵气。”

    周博瀚没有把狄败亚天生经脉阻塞的猜测说出来。

    听到周博瀚的话狄败亚沉默了,周博瀚只是想找个理由安慰自己而已,这点他清楚。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就没吃什么天材地宝!

    看周博瀚的反应,灵气无法入体确实奇怪,莫非是自己的身体有问题?

    狄败亚知道涉及身体的问题可以问另一个人,毕竟对这具躯壳最了解的并不是他自己!

    他决定问问狄败亚之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