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玄幻魔法 > 极限强殖 > 第六章 以后悠悠村就是你的家
    狄败亚睁开眼,这里已经不是地窟了,不过他知道自己是安全的,如果外界有危险“狄败亚”绝对会第一时间叫醒自己。

    狄败亚打量着四周。

    他正躺在一张双人床上,额头被一块布包裹了起来。自己床的左边有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桌上有一盏油料所剩无几的油灯,此刻并没有点亮,靠着墙角有一个柜子,柜门大开,里面的衣服整整齐齐叠放着,显示着主人的细心。可以看出这个屋子非常简朴,应该只是一个小平房而已。

    狄败亚坐起身,等待着。

    不多时,他看见一个二十来岁的男人走进来,他看见时狄败亚愣了一下,然后直直向着他走过来。

    “你醒啦。”周博瀚随意道:“感觉自己没什么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在狄败亚听来周博瀚用的是一种很陌生的语言,不过这种语言他听得懂,吞掉那两个老者时他就会的差不多了。

    狄败亚摇摇头。

    周博瀚不再客套,他突然凑到狄败亚脸前问道:“小家伙,到底地窟里发生了什么啊。”

    周博瀚语气急促,暴露了自己的意图,他真的很想知道经过了什么,脑补可满足不了他那旺盛的好奇心。

    狄败亚能感觉到眼前的人没有恶意,可还是被这家伙突然凑上来的大脸吓了一跳,往后一躲,把被子拽到胸前。

    看着反应过激的小男孩周博瀚知道自己有些着急,把小男孩给吓到了,估计小家伙之前在地窟里已经受惊了,自己这么逼问他当然会警觉。心里暗骂自己一声,周博瀚堆起笑脸:

    “哈哈,别紧张啊,我没有恶意的,额,先介绍一下吧,我叫周博瀚,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朋友犹豫一下道:“狄败亚”。

    狄败亚?好奇怪的名字,周博瀚心里想着,嘴下没有停:“狄败亚啊,真是个好名字啊,小亚啊,哥哥问你几个问题好不好?”

    周博瀚笑得浮夸,看得狄败亚有点恶心,又往身后缩了缩。

    这让周博瀚有些郁闷,我这笑脸还没有亲和力吗?他对正是因为自己的笑脸才让小男孩如此警戒的事完全没有自觉。

    于是他笑得更灿烂了,语气轻缓道:“小亚啊,别害怕,哥哥就问你几个问题,你回答哥哥,哥哥就把你送回家,让你回父母身边,好不好。”

    周博瀚仔细观察狄败亚,他发现自己说完这句话之后,小男孩的双眼直接黯淡下来,双手也不自觉放松,整个人情绪都变得低落了。他有些诧异,不会踩到雷区了吧。

    狄败亚摇摇头说道:“我没有父母,也不知道家在哪里。”

    周博瀚觉得自己触雷了,他咀嚼着这句话,想当然的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于是乎,一个父母双亡,孤苦伶仃,只得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四处流浪,无家可归,而且还很倒霉,因为被景色吸引掉进地窟,太饿误食灵宝却活了下来,结果被卷入灵修的争斗中,最终被一个开源境的灵修放了一马才侥幸逃生又被自己救了回来的可怜小男孩形象清晰地浮现在了周博瀚的脑海中。

    周博瀚看着坐在床上,尽显无助的小男孩,只觉同情心泛滥。

    他伸出右手拍了拍狄败亚的肩膀,直视小男孩,平缓而坚定道:“没关系,你没有家,以后悠悠村就是你的家了,只要村子在,那你的家就在。”

    狄败亚愣了一下,他有些差异眼前这个笑得很恶心的家伙为什么莫名其妙态度转变那么大,不过看着周博瀚真诚的眼神,想着他说的“家”,小男孩感觉似乎有些温馨。

    小男孩低下头,组织着语言,小声说了句:“谢谢。”

    看着有些害羞的小男孩周博瀚大笑几声,只觉心情舒畅,又有些感叹,像自己这样的大善人,世间真的是不多了。

    “铁蛋啊,咋笑这么开心,你儿子醒了啊。”似乎是被周博瀚的笑声吸引,一位中年妇人循声走了进来。

    看着这身材有些臃肿的妇人,周博瀚脸上一黑,有些不满道:“不是......三婶,这还有外人呢,你就叫我铁蛋,我都二十六了啊。”

    三婶一瞪眼:“二十六怎么了,你就是六十二我叫你铁蛋你还能还嘴不成?”

    周博瀚没办法,无奈道:“好好好,铁蛋就铁蛋,不过这小家伙可不是我儿子,你可别听我爹瞎说。”

    “得了吧。”三婶一撇嘴:“刚才我就站在门口,听你说什么‘悠悠村就是你的家’,不是你儿子你这么说?铁蛋啊,不是三婶说你,娶妻生子不是什么害羞的事儿,你一个灵修自己操办婚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好歹把你媳妇领回村让我们看看吧。”

    三婶一直打趣周博瀚,让他有些受不了,只得转移话题:“三婶,都这时候了,该和我三叔去李大爷家打牌了吧。”

    “急什么,我大侄子一年半载不回趟家回来了我多看两眼都不行?他老李头能说什么?”三婶大声嚷道,又作泫然欲泣状:“我知道了,铁蛋你走上灵修一途,已成仙人,看不上我这种肉体凡胎,不认我这个三婶了,想当年你尿床我还给你洗过尿布,你屁股让狗咬都是找我撒的娇,你偷蜂蜜吃被蛰......”

    “哪能啊,婶你这可是错怪我了。”听着三婶就要把自己童年糗事全说一遍,周博瀚立刻上前陪笑道:“这十里乡间谁不知道三婶您是赌神在世,要是因为为了和小铁蛋我说几句话搞得三婶您迟到风评被害,小铁蛋我心里过意不去啊。”

    这句赌神叫得三婶心里舒坦,瞥了眼从铁蛋降级到小铁蛋的周博瀚道:“这还差不多,那我现在就起身去杀他老李头个片甲不留。”

    “得嘞。”小铁蛋连忙从跑到门前做躬身送客状,脸上洋溢着狗腿子的笑:“赌神您慢走。”

    “小崽子。”看着周博瀚巴不得自己走的样子三婶笑骂一声,又指了指小男孩道:“过会你直接带着这小家伙去老李头家,我们摆宴给你们接风洗尘。”

    “好好好,全听赌神您的。”周博瀚连忙点头,如小鸡啄米般。

    目送着三婶走出门周博瀚才松了口气,想了想屋子里还有个小人,还有刚才自己说的话,他不由得有些尴尬。

    回头看了看狄败亚,嘿,这小子正憋着笑呢。

    “哈哈哈哈哈......”知道三婶走了之后,狄败亚也不再憋,终究是笑了出来。

    周博瀚愣了一下,小男孩声音清脆,笑起来很好听,而且他的笑声里完全没有了低落感,已经从刚才的情绪里走出来了。

    不过周博瀚还是有些郁闷,这小子的快乐完全是建立在自己的痛苦之上的,明明是自己冒风险把他救出来的,结果他却笑话自己,真是个白眼狼。

    周博瀚权当没听到狄败亚刚才的笑,又凑到他的身前,斟酌一下,问道:

    “小亚啊,老实告诉哥哥,是不是你之前不小心掉进了地窟里,然后把什么东西吃了,头上就长出了黑纹,后来又来了人,他们为如何处置你出手,然后打斗余波里你昏了过去?”

    狄败亚看着周博瀚,虽然他说的完全不对,但是人家已经帮自己把理由编的这么好了,自己刚笑话完人家还说人家猜错了不太好。

    犹豫一下,小男孩点了点头。

    “我果然神机妙算。”搓着下巴,周博瀚感慨:“世间像我这般善良与智慧并存的奇男子已经不多了。”

    狄败亚沉默,看着这个刚才还在自称小铁蛋的自恋奇男子决定以后也不会将真相告诉这个人。

    不在乎小男孩的想法,周博瀚又掏出一个戒指,正是他在杨鹏衣服上搜到的那一枚,朝这枚刻着花纹的古朴戒指扬了杨下巴,周博瀚说道:

    “嗯,我也不瞒你,这戒指应该是之前想帮你的那个开源境大修留给你的,我其实也是被天材地宝吸引过去的,结果东西都被你吃了我也白忙活了一趟。”

    “那个开源境的灵修给你留下了这个东西,我暂时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想来开源境的东西应该不会太差,我都救了你,又把你留下了,这个戒指就归我了,不过分吧。”

    狄败亚摇摇头,这东西是什么他确实不知道,当然也就不太在乎,其实就连周博瀚说的什么开源境他也一点概念都没有,不过既然他们都打不过自己想来留下的东西也无所谓。

    而且这个叫周博瀚的人给了自己一个家。

    回忆着第二幕梦境也许是自己的家的恬淡温馨,小男孩拽了拽被子。

    我又有一个家了。

    周博瀚没想到狄败亚这么好说话,竟然直接就答应了。可能这小家伙不知道开源境是什么概念吧。也是,凡人哪会了解灵修的事,反正又和他们无关,周博瀚内心自嘲一笑。

    不过他觉得自己还是占了狄败亚便宜,有一些不好意思。

    突然,他灵机一动:

    “小家伙,不如我教你炼灵化气,助你成灵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