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玄幻魔法 > 极限强殖 > 第五章 家
    小男孩感觉很新奇,他知道自己身处的不是现实世界,虽然没有多少记忆,但他确信过去他没有过这种经历。

    他应该是这梦境的主角,可是他发现自己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像个看客一样经历这里的一切。

    看着周围发生的事件,好像是自己在经历别人曾经经历的。

    周围有许多巨大的金铁浮在一片漆黑的空间之中,这些金铁还向自己这边射着很巨大的光束。

    他看了看自己和周围一同漂浮着的人,他们都身着看着泛金属光泽的盔甲一样的东西,他们有的人也从手中、胸口或是肩上发射着光束反击,也有许多人后背气流喷涌作助力高速向着巨大的金铁飞去,自己也是其中之一。

    他看到自己的手臂竟然变成了刀刃状,打破了浮空金铁的铁壁,在里面肆意切割。

    还有很多人与自己一样,他们一起努力之下,真的将这金铁砍爆了。

    任务完成,他冲了出去,可惜,迎面就撞上一道光束。

    直接被这光覆盖住,小男孩眼前只剩下了白光,缓和一会后,一切又都慢慢地归于黑暗。

    结束了,小男孩舒口气,但又很遗憾。

    他感觉那个世界很新鲜,光怪陆离,在这么一点短短的时间内,他只能窥觑到那个世界的一点影子。

    这样从未见过的世界勾起了小男孩的好奇心,他很想更深入地去了解。

    不过以后应该也有机会,这么想着,小男孩有些期待。

    没等他的期待结束,他突然发现本该归于黑暗的世界又被画上色彩。

    小男孩有些诧异地看着发生的一切,只见周围色彩慢慢变重,剩下的景色也渐渐显化出来。

    他看清了周围的一切。

    周围有许多人在附近的道路上行走着,他们身着白色长袍,长袍上夹杂些许蓝色花纹。都长着一张中性的脸,说不上俊美,但却有种别样的气质,无论老幼,都是如此。

    所有人的额头上都有一些黑纹,缠杂交错,诡异而神秘,若说区别,大部分都是老人头上黑纹多,孩子头上黑纹少。

    小男孩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他想起来了,最后那个人红衣服的人要给自己造成伤害时,他本能地尖啸一声,那时,他感觉自己和那个人有了莫名其妙的接触,他甚至可以通过那种接触攻击他。

    在自己做出攻击之后,那个人头颅爆炸,但是之后自己的身体却不断裂解,吸收了红衣服的人之后也没有停止,那时,他下意识用手地在自己额头上一点点刻下了这样诡怪的纹路,在身体裂解停止之后就睡了过去。

    小男孩顺着这条路向前走,一路东张西望,他看见自己左右两排都种着叫不上来名字的植物,开着蓝色白色的花,而建筑也尽显巍峨飘渺,所有一切都是淡色调的,安稳而静谧,宛若污浊世界的一片净土。

    路终有尽头,小男孩走到了一个大殿门前,他等待了一下,殿门打开了。

    从里面走出一人,也是张中性的脸,和小男孩一样蓝发碧眼,依旧清秀,却带着一丝威严和坚毅,他对小男孩报以微笑,微笑中夹杂着关怀,小男孩只觉如春风拂面,暖洋洋的,安心而惬意。

    被这样的感觉环绕,小男孩也下意识要回报一张笑脸。

    啪。

    梦境破碎,小男孩的笑脸还没来得及完全展露,一切就又归于黑暗,他的脸带着一半的微笑僵住了,伸手抓了抓身前,仿佛想将这一幕留住,然而梦幻依旧是梦幻,唯有破碎。

    逝去的终将逝去。

    没来由的,他很悲伤。

    小男孩抱着腿坐下,把脸埋在胸前,他感觉有些孤独。

    “那是哪里……”小男孩喃喃自语。

    “你的情绪很低落。”一片黑暗之中,冰冷的声音响起。

    小男孩知道这是之前自己在黑暗中听到的声音,他抬起头,问道:“你是谁?”

    冰冷的声音答道:“我是狄败亚,贝科迪特......”

    “不。”听到“狄败亚”要把之前的话重复一遍,小男孩摇摇头,他加重了语气:“我是问,你是谁?”

    “狄败亚”沉默,似乎在纠结如何回答。

    沉默中,小男孩看见一个人影浮现在了自己眼前,虽然没有镜子,但是他知道这个人应该和自己长得一样。

    “我就是你”这个和小男孩一样的人影开口了,声音中不带感情。

    “我们是狄败亚”看着和自己一样的人影,小男孩狄败亚喃喃道。

    “狄败亚”静静看着小狄败亚,没有说话。

    小狄败亚低头道:“我刚刚看见了许多东西。”小狄败亚语气平缓,他想找“狄败亚”求证。

    “贝科迪特的战士们会将记忆通过装甲在基因中流传下去,这里面着重包括战斗场景。”“狄败亚”对小狄败亚解释:“而记忆的传承大部分以做梦的形式表现出来,这是贝科迪特的战场梦魇,后人可以在战场梦魇中直接体会并学习先人的技艺,这是独属于贝科迪特的战士训练方式。”

    “做梦……”小狄败亚喃喃自语,虽然有点听不懂,但是他知道“狄败亚”说的应该是他见到的第一幕场景,是那些血肉之躯与金铁的碰撞,可他想了解的不是这个。

    “狄败亚”一直在提贝科迪特,想了想,小狄败亚问道:“贝科迪特是什么样的地方?”

    “贝科迪特不止是地方,还是一个民族,是一个极具抗争精神的民族,贝科迪特人尚武,崇拜英雄,他们以为民族死战为荣。”“狄败亚”先是纠正了小狄败亚的认知错误,然后又为他介绍。

    “狄败亚”接着补充:“不过千年前贝科迪特与宇宙中许多不满他们的种族联盟进行了大决战,最终以贝科迪特失败告终,生物母星盖亚休眠,贝科迪特仅剩一丝血脉游荡在宇宙中继续传承。”

    它的声音冰冷,像是说的事与自己无关。

    小狄败亚还是听不懂,但是他觉得“狄败亚”刚才说的应该与自己想要了解的无关。

    于是他再问:“那个盖亚母星是什么样的地方?”

    “贝科迪特的生物母星更像一个大型训练场,除了被划定范围的城邦以外别的地方都很危险,贝科迪特人尽力保留了母星的生态圈,可供他们的战士随时训练。”依旧是冰冷的语气,“狄败亚”缓缓叙述。

    听完“狄败亚”的话,小狄败亚有些失望,“狄败亚”描述的贝科迪特和他想了解的第二个场景相差甚远。

    那里更应该是一个飘渺的净土,而不是一个充斥着丛林法则的角斗场。

    “贝科迪特人都是英勇的战士,他们不会让自己身处在所谓的无忧无虑的环境里。”似乎是感受到了小狄败亚的失望,“狄败亚”淡淡道。

    小狄败亚愣了一下,这是“狄败亚”第一次主动说话,依旧冰冷不带感情。

    他是因为我对贝科迪特失望不满吗,小男孩揣测着。

    知道“狄败亚”可能是误会了,小狄败亚连忙道:“我不是觉得贝科迪特不好,我的梦里还有另一个地方......”

    小狄败亚把梦中净土的样子向“狄败亚”叙述了一遍。

    “狄败亚”面无表情分析:“那应该是潜藏在你脑海深处的记忆,它本来应该在你的大脑里蛰伏,战场梦魇将记忆调动的同时连带着那份记忆也带出来了。”

    有些听不懂,小狄败亚接着问:“那我还会做这样的梦吗,我想去了解那里。”

    “可以。”“狄败亚”淡然道:“只要战场梦魇尝试调动你的记忆,就有可能把你的深层记忆带出来。”

    停了一下,“狄败亚”继续道:“你有目标就是好事,你有目标,我们才能走下去。”

    小狄败亚听了这句话才发现自己似乎有些不够关心“狄败亚”,他有些不好意思,又问道:“你呢,你找上我又是想要做什么?”

    “不是我找上你,是我正好遇到了你,而且你的脑波强度足够,所以,我和你就变成了狄败亚。”“狄败亚”摇摇头给小狄败亚解释:“我只是狄败亚之躯,你才是狄败亚之脑,只有躯体遵从大脑的想法,没有大脑顾及躯体的道理。”

    “你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我们才算是狄败亚。”“狄败亚”的语气听不出喜怒。

    “可是,难道不是我们两个在一起,共同面对,相互顾及才算是同一个人吗?”小狄败亚有些疑惑。

    “狄败亚”沉默,似乎不知如何作答。

    小狄败亚看着“狄败亚”,却见他的身体正在消散,“狄败亚”道:“你睡了很久了,该醒了。”“狄败亚”消散,不见踪迹。

    “如果有一天你实现了你的所有目标,我会希望你能带我回家。”黑暗中,回响着“狄败亚”的声音,依旧冰冷。

    小狄败亚感受着“狄败亚”的话,他感觉这句话的主人有似乎些疲累。

    从那冰冷的声音里,小狄败亚读到了悲伤和孤独,正如第二幕梦境破碎时自己的感受一样。

    “狄败亚”想要回家,那里是一个叫贝科迪特的地方。他知道自己的家在哪,可是我的家在哪呢?

    回忆着第二幕梦境里的场景,小狄败亚怔怔出神。

    那里,就是自己的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