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玄幻魔法 > 极限强殖 > 第一章 我们是…狄败亚(上)
    “检测到周围有生物反应,启用备用能源,提前唤醒宿主。”

    “宿主脑波检测,强度:极高,具体数值……不可估量”

    “宿主脑波强度达标”

    “宿主身体极度残缺,完整度:28%”

    我……还活着……

    “主动修复开启,提取基因……失败,原因:不明”

    “宿主躯体材质:不明”

    “提取宿主现有身体材质……完成”

    有……声音……是谁……

    “比照数据库模型躯体模型,完毕”

    “宿主躯体重塑,开始,进度:29%、30%、31%......”

    哪里......来的......声音......

    “宿主躯体重塑完毕,补充原有特征”

    “同步完毕,开始补充”

    “补充完毕”

    “检测到宿主脑波活动,可交流”

    你......是谁......

    “我是狄败亚,贝科迪特的生物母星盖亚意志一部分的化身,历代狄败亚的强殖装甲,贝科迪特所有生物装甲的原型”

    你是......狄败亚......我......是谁?

    “你是第八代狄败亚,贝科迪特的领袖”

    我是......狄败亚,你,也是......狄败亚。

    “我们异心同体,二识同源,我为狄败亚之躯,你为狄败亚之脑。”

    黑暗中,一双眼睛睁开了,碧眼泛着幽幽的蓝光,熠熠生辉。

    眼睛主人的脑海之中、黑暗的区域之中,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我们是......狄败亚。”

    轰!

    石壁坍塌。

    ......

    天地有灵气,灵气养众生。

    茫茫众生之中有奇异之辈可以将天地灵气炼化为己用,竟生出寿无穷,通天地之能,便称灵修。

    灵修大成,生命本质改变,甚至可自衍一族。

    灵修极少,因为有个先决条件就是作为灵修必须能感受到灵气,就这一样条件,便将芸芸众生择至不足十一。

    人族有智慧,有传承,但对比庞大的基数,人族灵修也不算多。

    哪怕想要在已被筛选的人中出类拔萃,依旧要有过人的天赋,又能寻到各种天材地宝作为自己的辅助。

    所以,许多人有些天分,但不会选择这条路,就因为这条路实在太难走了。

    然而既然路存在,那就有人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走上这条路。

    不少人的的理由就是向往那遨游天地间,长生伴世存的生活,也许有人不认同这种虚无飘渺的目标,但真为自己的理由走上这条路的人,不会在乎别人的看法。

    周博瀚就是如此。

    在他看来,别管走上这条路原本的理由是什么,既已踏上此路,那么长生不死、逍遥自在便已经成为路上行人的目的之一了。

    若是自己真能证得长生,必然也为自己父母谋求个长生之法。

    嗯,三叔三婶对自己不薄,他们也算上。

    唉,这么想来其实大爷一家也是如此,嗯,再捎带他们一把。

    还有表姐他们……

    周博瀚咧嘴一笑,摇了摇头。

    这才哪到哪啊,就开始做白日梦。

    自己不过一个刚刚从锻体境晋升至纳气境的小小灵修而已,连修到何等程度才能证长生都不知道,就这般浮想连篇。

    不过若真有一日能飞黄腾达,自己绝不会忘了曾经善待自己的亲人们。

    这么想着,周博瀚眼神坚定起来。

    想要亲人过得好,往往也是那灵修路上的千万理由之一。

    周博瀚继续向着悠悠山走去。

    附近的人上山大部分都是为了砍柴、打猎,以此维持生计,周博瀚当然不会如此。

    悠悠山吸引他的原因很简单……

    昨夜,悠悠山那片天空之上泛起七色霞光,朦胧变幻,百转交错。

    附近许多村民都出来看这美景奇观,那霞光流转之间,宛若仙境。

    周博瀚这次上山就和昨晚奇景有关。

    他当然不是想提前占好位置,试试今晚能不能欣赏到昨晚那样的美景。

    毕竟就算是为了提前上山等着,现在也太早了。

    昨晚周博瀚也如村民一样看着那般美景出神,但他可不是只看到了美景。

    在他眼中,那样仙境般的美景,除美丽以外,还有爆炸的灵气乱流。

    就算没吃过猪肉,嗯,确实也没见过猪跑,那也不至于连一点常识都没有。

    天现异象,灵气滔天,那是什么?

    那不就是天材地宝现世吗!

    天材地宝汇集灵气,一旦出现,大多会扰乱周围灵气甚至生出异象。

    这样汇聚大量灵气的东西,对于灵修而言必然是大有裨益的。

    可惜天材地宝出现少之又少,而一旦出现,大多伴随着灵修争强的腥风血雨。

    周博瀚不是什么争强好胜之辈,你让他安分修炼可以,你让他和别人斗法比狠,他真不敢。

    他只想试试证个长生,让自己和亲人好过些。

    所以要去和别人争斗,他真得好好想想。

    从昨晚想到两个时辰之前,他才想通了,自己得争次这份机缘。

    就算过来的灵修多也无妨,最不济也就是遇到嗜血的灵兽,嗯,灵兽……

    这么一想,周博瀚打了退堂鼓。

    脚步一滞,旋即又恢复了刚才的速度。

    自己加入的寻灵宗也只是个小宗门而已,资源有限,当然得可着有天赋的弟子来。

    二十六才刚刚进入纳气境,天赋也就那样了。

    怎么可能指望宗门的资源向自己倾斜?

    天材地宝出世,自己二十六载这是头次见,错过这次,估计就没有下次了。

    靠一点点修炼证长生,那不得修到猴年马月?

    怕是慢慢长生路上半道就死了!

    正好回一趟悠悠村,就遇上天材地宝出世,这就是造化啊。

    反正自己离得近,没准别的灵修还没到,自己就带着东西跑了。

    就算真遇到灵兽......

    周博瀚给了自己一巴掌。

    “灵兽哪是那么好遇到的,我这不就自己吓自己吗?”周博瀚自嘲。

    至于异宝出世把灵兽吸引过来的可能性,他自动忽略了。

    悠悠山这么小遇不到灵兽,悠悠山这么小遇不到灵兽,悠悠山......

    周博瀚一边给自己做思想工作,一边继续前进。

    ......

    算算脚程,就是这儿了。

    周博瀚本来还想到地方用不用找找准确位置,结果现在看着附近,他心都凉了半截。

    不是位置找不到,而是实在是太明显了。

    附近这一片地,都被炸过一遍了,整片土都被翻出来了。

    瞎子都看得出来有人提前到了。

    看情况眼前的地窟也是被炸出来的。

    这可真是猛人啊,图方便直接把位置炸出来,可以肯定比自己早些来的人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而且还整块土都翻了一遍,起码得有开源境了吧,自家宗主也好像也就是这水准。

    念至此处,周博瀚又想脚底抹油,直接开溜了。

    不行,这就走了像什么话?那不白过来了,就算自己得不到好歹也得看看是什么样吧!

    何况天材地宝出世灵气爆发,想来周围的死物也会沾染一些灵气。

    自己去不指望有肉吃,能分一杯羹也是好的。

    咬了咬牙,念头已定。

    周博瀚大喊:“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左转三圈,右转三圈,把能拜的都拜一遍,周博瀚直接跳下去。

    刚跳下去,四周黑暗,周博瀚双眼无法视物,只得等一会大概能看清之后才摸索着前进。

    走了一会,他突然听到了一声大喊。

    霎时,只觉头晕目眩,脚下一个趔趄,晕倒在地。

    ......

    地窟内,两个老者并肩而行。

    一个双手掐诀,放出一道道红光打爆石头开路,另一个则将右手中一个光球举到前方照明。

    “这地窟内为何会有如此空间,难不成这里原来是个密室?”举灯老者喃喃自语。

    开路老者正好放下双手:“谁知道呢,不用管,反正也和我们没关系,偶遇宝贝现世已是意外之喜,如今找到宝贝才是最主要的,别的都不用管。”

    “先停一会吧,我先恢复一下。”开路老者疲累道。

    在外面“翻土”就是他翻的,进地窟后又开了这么多路,他确实累了。

    举灯老者知道对一个刚入开源境的人而言,这样的消耗是很大的,所以也没说话,默认了先停一会儿。

    举灯老者皱了下眉道:“我总觉得这里不简单,而且若是我感觉没错的话,深处那宝物灵气似乎在消散……”

    开路老者站起身,他已经缓和一些了,轻松道:“嘿,王思远,你别老是疑神疑鬼的。”

    “异宝灵气消散不是很正常嘛,散得越多说明它灵气越足,那不更好?”

    “再说了,简单怎样,不简单怎样,反正咱都进来了,连宝贝的面都没见到就走你能甘心?”

    王思远闻言失笑道:“也是……也是,掉头就走我岂能甘心。”

    晃了晃头,王思远感慨:“灵修大道,若有你杨鹏老儿这般心态,也是妙事。”

    杨鹏瞪大双眼:“我这心态怎么了,我这心态如今也是开源境,放个小宗门,那也是记名长老。”

    王思远笑而不语。

    杨鹏见王思远没有争辩的意思,手诀再起,接着开路。

    又接连轰开几堆碎石,杨鹏能感觉到,再将前面这石壁炸开,应该就是异宝了。突然,王思远眼中精芒一闪,道:“有人进来了。”

    杨鹏一惊:“怎么样,什么境界?”

    王思远摇摇头“只是个刚入纳气境不久的小修罢了。”

    杨鹏松一口气,没好气道:“那你紧张个屁,害老子吓了一跳。”

    “咱们得了宝贝直接走,外面什么样被我炸成什么样他又不是看不到,他一个纳气的还敢拦咱们两个开源不成?”

    王思远正要劝一句小心为重,可杨鹏不管这套,双手发力就要轰开石壁。

    王思远一叹,这小老儿竟如此莽撞……

    也罢,杨鹏说得也有道理,得宝就跑,量那人一介纳气修为也不敢阻拦。

    仅一瞬他便释然,苦笑道:“也是,若是行前多虑,精于算计,你也就不是杨鹏了。”

    轰!

    石壁坍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