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历史军事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一百九十六章,中山风云(四十一)
    “郭军师,如果袁军不来呢?我又该怎么办?”华雄有一个优点,就是不懂的就问军师。那怕此军师非彼军师,多问也不会错的。

    郭嘉笑了笑说:“华将军放心,袁军没得选择。袁军在卢奴城兵败后,不会轻易去面对二将军的兵锋,不走定县,新乐方向,就只有曲阳,安熹两途可走。”

    “记住,拦住要道,稳打稳扎,不求全歼,但勿放过一个袁军。袁军若逃,随尾而追,将其逼至定县,新乐一带,再与黄将军和二将军合力歼之。”郭嘉考虑到华雄猛是猛,西凉铁骑也能打,但是华雄缺点机变,不由多交待了几句。

    “喏!”华雄在年轻的郭嘉身上似乎看到了军师李儒的影子,都是那么的多谋善断,都有一切尽在掌控的从容淡定,不由恭声应诺。

    “华将军,战场瞬息万变,命令和作战方案都是死的,太多数时候你只需靠你的战场直觉就可以解决问题。”郭嘉对华雄的表现十分满意,不介意点拔一二地说:“只要能达到战略目的,过程和手段都不重要。战争的胜负从来由胜利者定义,失败者都没有发言权。”

    “谢谢郭军师,我明白!”郭嘉的话让华雄眼睛一亮,战场的直觉,华雄和西凉铁骑就是从大大小小的残酷战场打出来的,最不缺的就是这个。

    至于说什么战略目的,华雄不太懂,不过华雄明白郭嘉的意思,不管你是用什么招数将敌人锤死的,能锤死就行。被锤死的都是失败者,什么都没有,能锤死别人的就是胜利者,什么都有了。这就很合华雄及西凉铁骑的口味。

    “对啦,华将军路上应该遇上了袁军阻击吧?情况如何?”郭嘉这时才反应自己和黄忠这一路没遇到袁军,那么华雄这一路没理由不遭受袁军阻击。对方沮授和荀谌什么水平,郭嘉心中还是有数的。

    “遇上了,就在半路上,是麴义部约五万精骑,我们大打了一场,歼敌万余,我军损失不大。由于麴义麾下的先登营有如刺猬,相持不久后,我就没管他们了。”华雄大咧咧地说:“麴义的先登营真不错!”

    “哦!也就是说麴义部还有四万之众,而且不知所踪?”郭嘉感叹于西凉铁骑的战斗力,更关心麴义部去向。一股四万之众的敌方精锐,足以改变战局,改写战争结果。

    “没错,麴义部少也有三万五千出头,不知道现在那儿。”华雄理所当然地回答,让郭嘉无力吐槽。

    “你离开时,麴义部具体驻扎于何地,你又离开多久了?”郭嘉有点不死心地问,希望从中能推断出麴义部可能活动的路线。

    华雄将离开时麴义部驻扎的具体位置和离开到现在的准确时日都说了一遍,才与郭嘉分手。华雄兵分两路按郭嘉指定的方位进发,而郭嘉则进入了卢奴城。

    华雄分了一万兵马由副将统领转头向安熹方向埋伏,华雄自己率一万兵马过卢奴,来到曲阳附近设伏。

    华雄率部来到曲阳附近,择了一处略见险要的必经之地安营扎寨,静候袁军的到来。结果没过两天,沮授和蒋奇就率四万兵马来了。

    双方的斥候小队很快就对上了,两方都在差不多的时间内知道对方的存在,不同的是华雄部磨刀霍霍战意高涨,沮授和蒋奇部则踌躇不前。

    “沮大人,怎么办?对面是刘备军的华雄率领着一万西凉铁骑。”接到斥候带回来的消息,蒋奇问计于沮授。

    沮授拈着小胡须有点感叹地说:“鬼才郭嘉郭奉孝果然不可小?瘢?谷辉缭缢愕搅宋揖?换岽有吕滞晃В??没?墼谇?糁?刈け?!?br />
    沮授感叹之余,才正色地问蒋奇:“蒋将军,你打得过华雄吗?我军四万步卒冲得过一万西凉铁骑的防线么?”

    “华雄当年虎牢关下就以勇武而闻名,数年过去,其武艺肯定更加精进,我不敢言胜。”蒋奇有点沮丧地说:“西凉铁骑更是天下有数的精锐,我军四万将士难以突过其布下的防线。”

    蒋奇还是练气成罡的巅峰状态,没有突破至武者梦寐以求的内气外放境界。如果说华雄还是群英大战虎牢关时期的水平,蒋奇还能上去打打,现在嘛,蒋奇挑战华雄就是送人头。

    至于说四万袁军步卒对战一万西凉铁骑,那更不用说,肯定竭菜。麴义率五万精骑,还有先登营,对上华雄带的两万西凉铁骑,其结果就是明证。

    “那就是没得打了!”沮授有点烦噪地跳了起来说:“好手段,好算计,这是要全歼我军的节奏呀!”

    “报!刘备军已经向我军逼来。”不等沮授发泄完,有军士上前禀告。

    “再探!”沮授一挥手,让军士退下,转头对蒋奇说:“没办法,我们去会会他华雄及西凉铁骑。”

    沮授这时已感受到西凉铁骑沉闷的马蹄声,以及大地传来的阵阵震动,也十分清楚现在不能撤退,一退就真的万事俱休。沮授只好和蒋奇硬着头皮上了。

    华雄本以为袁军会一鼓作气冲杀过来,两军相逢勇者胜,遭遇战打的不就是一个气势。华雄命令全军戒备,随时准备战斗,然而半天也不见袁军有动作。

    “进攻!”华雄不干了,也怕袁军溜掉,一声令下,华雄一马当先,率领一万铁骑缓缓向袁军压去,一股铁血的肃杀之气充斥于四野。

    华雄部虽然不快,但是袁军依然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传来的压力和杀气,以致处于前方的袁军将士不自觉地往后后退。

    “击鼓!”蒋奇见势不妙,连忙命人击鼓以壮士气,让将士们列阵以待,自己也持刀驾马而上,准备会会早己名传天下的悍将华雄,以及天下有数的精锐之一西凉铁骑。

    “咦!”袁军在战鼓的鼓舞下,算是稳住了阵脚,蒋奇出马后,袁军隐约间结成了阵势,这就让华雄对蒋奇另眼相看。

    蒋奇在冀州诸将中,乃至袁绍麾下都是算得上的将领,会练兵,还能统兵作战,本身的武艺也不错。也许比麴义,张?,高览差点,但也相差不远。

    “停!”华雄在惊咦之余,抬刀让所部停下。当华雄大刀落下时,所部都停止了所有动作,沉闷的马蹄声和大地的震动顿失消失,只有肃杀之气不散反浓。

    “令行禁止!”蒋奇是知兵之人,更能明白一支令行禁止的精锐之师是多么可怕,不由震惊出声。甚至蒋奇都开始担心己方四万将士能不能安全撤退的问题。

    “来者可是华雄将军?”蒋奇强压心头的震惊,策马来到两军阵前,没话找话地问道。

    “正是华某,你是?”华雄自然不肯弱了气势,催马上前几步,出于对蒋奇的好奇,便问问对方姓甚名谁。

    “我乃袁公帐下蒋奇是也!”蒋奇据实而答,却接着说:“早闻华将军在虎牢关下威名,却不想会沦为刘备的爪牙,真是可悲可笑!”

    “我主仁德,心怀天下,我心甘情愿为主公披荆斩棘浴血奋战!”华雄不怒反笑道:“倒是你蒋奇,本领不凡,又为何做了狼子野心的袁氏恶奴,无故犯我中山郡!”

    “袁公乃冀州牧,中山郡等四郡从来是冀州的四郡,我军只是收回本属于我主的领地。”蒋奇振振有词地说:“华雄,若识相,就让开道路让我正义之师通过,不然,悔之晚矣!”

    “哈哈哈哈!袁绍之所为,白马将军早以檄文通传天下,我主领冀州四郡也早有圣旨钦定。谁正义,谁叛逆,这还用你我来争辩么!”华雄仰天长笑,以刀指蒋奇说:“要战便战,我倒想看看谁会悔之晚矣!”

    蒋奇被华雄说得哑口无言,只好默然地挥刀而上。别说蒋奇,就是阵中的沮授也无法反驳华雄所言,实在是当年公孙瓒做得太绝,绝到让沮授这样的智者也词穷理屈。

    “这才对嘛,我们身为武将,就应该用手中的刀枪在战场上证明自己,胜者不就是代表正义!”华雄狞笑着,一边哗哗,一边准备大招招呼蒋奇。

    “啊!”蒋奇在驾马来到攻击范围内,大叫一声,举起大刀全力向华雄当头砍去!

    “来得好!”华雄不避不让,举起大刀硬扛下蒋奇全力的一刀。只听得“咚!”的一声,蒋奇的大刀被反震了回去。

    “真不知死活,区区练气成罡的修为也敢在我面前拍马舞刀!”华雄硬接了蒋奇,试探出对方的修为与自己预计的一样,心中啐一声,暗中全力全开,全身战袍无风自动。

    “蒋奇,也吃我一刀!”华雄积势运劲完毕,一声高叫,大刀随之对不远处的蒋奇挥出一刀,一柄超大号的大刀,呼啸地朝蒋奇轰去。

    蒋奇砍向华雄一刀,被反震回来就双臂发麻,自知不是华雄的对手,这下看见华雄发出大招,很干脆地拔马就跑!

    “轰隆!”一声,蒋奇刚才所停之处出现了一个大坑,四溅的尘土都飞到了蒋奇身上。蒋奇不得庆幸刚才自己见机跑得快,不然还有命在!至于说什么弱了三军气势,那里有性命来得重要!

    “你!”华雄一招落空,狠狠地瞪了蒋奇一眼,拍马舞刀喝道:“蒋奇休走,再吃我一刀!”

    “傻子才不走!”蒋奇撇了撇嘴,一边叨叨,一边拔马再走。蒋奇没发现的是华雄那一脸阴笑,以及己方阵营将士的士气低落,甚至有不少袁军将士随之后退数步。

    “冲杀!”华雄当大刀高高举起时,并没有再次发大招,而是下达了三军冲锋的命令。

    “不好!”阵中的沮授惊叫出声,及时下达全军作战的命令。然而随着西凉铁骑动起来,冲天的杀气让不少袁军不遵号令,掉头就跑!

    “斩!”沮授也是狠绝之辈,命令早早俨阵以待的,由自己本部亲卫组成的督战执法队,毫不留情地斩杀后退逃跑的将士。

    一片惨叫声中,西凉铁骑还未杀到,袁军阵中就伏尸数百。不过在沮授的铁血手段下,袁军也停止了骚动,沮授又及时将全军所有的弓箭手调聚了起来。

    “杀!”纵马于前的华雄大叫一声,手起刀落,一名跑得稍慢的袁军将校被劈两段,上半身已坠落尘埃,下半身还被战马驮着狂奔。

    “杀!”血淋淋的画面激起了西凉铁骑嗜血的一面,纷纷怪叫连连,舞刀扬枪立于马上朝袁军冲去,这时西凉铁骑上空的云气开始沸腾,还慢慢由无色变为红色。

    面对西凉铁骑的追击,蒋奇头也不回奔回己方阵中,才勒马而停。沮授扫了蒋奇一眼,什么也没说,自顾地下令所有弓箭手准备随时射击。

    蒋奇张了张口,却发现不好说什么,叹了口气,召集起本部亲卫,准备在撤离时保护沮授。没错,蒋奇对突围不抱一点儿希望,对战胜华雄部更是不抱幻想。

    “射击!”当华雄率部进入射程之内,沮授从容地下达射击命令。“咻咻咻!”声中,无数箭矢带着尖锐的呼啸朝华雄部疾射而去。

    让沮授目瞪口呆的是,射去的箭矢不但没有射杀西凉铁骑,也没有阻止西凉铁骑冲锋的速度,而且西凉铁骑越来越快,气势越来越盛!

    “这怎么可能?”沮授大吃一惊,才想起某种可能,连忙下令道:“停止射击,分开,列阵!”

    沮授不愧是当世顶级智者,足智多谋,见多识广,还会排兵布阵。不错,就是军阵,就当世而言,会军阵者也不过有数几人。如皇甫嵩,朱?y,卢植三个是会的,其他人的话,自己不说,就没人知道谁谁会军阵。

    “咚咚咚!”几声特殊的战鼓声中,所有的弓箭手自动分开,出现了一个由盾兵和长枪兵组成的方阵,弓箭手也有序地并入了方阵之中。

    这是沮授的底牌之一,是由他亲自训练,由五千将士组成的玄襄阵之一。玄襄阵千变万化,有无数种类,沮授这个就是用于阻敌骑兵冲阵的。也是沮授早有准备对付刘备的骑兵的。

    不论什么军阵,其原理都是利用不同兵种的配合,以达到对敌人最大的杀伤。厉害与否就取决于指挥者的指挥水平和将士们的配合水准。

    那些所谓可以飞沙走石,迷人心志,杀敌于无形的军阵,都只存在于神话中。军阵最多是可以勾连起将士们的杀敌意志,达到阵中每个将士达到了一个非人的水准,这就已经够牛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