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历史军事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一百五十章,瞒天过海(下)
    “袁军有兵力优势,可以故布疑阵,就算我军斥候探查的消息也未必属实。”张飞见众人没插话,接着说:“渤海郡是袁大盟主的发迹起家之地,南皮城又是其曾经的巢穴,图谋这里袁军优势太多。”

    张飞说出了与高顺所见相同的话。虽然说事实未必如此,但是足见张飞真的是动了脑子。这是在场众人的共同感知。

    “三哥用心了!”郭嘉赞许地点点头,开口道:“渤海郡,南皮城可能性不是没有,不过不大。我们都不约而同,下意识地认为应该图谋这里,又岂不会防备。”

    “无论何种计谋策划,都是想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利益。”郭嘉谆谆引导道:“袁军图谋南皮城,可以以最小的代价取得么?这是不可能的,所以说袁军所图不是渤海郡南皮城。”

    “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郭嘉指着地图说:“渤海郡与袁盟主的地盘并不接壤,渤海郡之左有常山郡,之右有清河郡,之前有河间郡。渤海郡后面还临我青州,再远点是兖州。”

    “也就是说渤海郡对于袁盟主而言是块飞地,就算一时到手也不可久守。甚至以敌我双方的势力而言,袁盟主根本守不住渤海郡。”郭嘉说到这,不知想到什么,住口不言了,整个人开始走神,一副思索状。

    “奉孝,你为何不接着说?”张飞听着郭嘉的分析,获益不浅,有种恍然大悟豁然开朗之感,正想听郭嘉会认为袁绍所图何处,不料郭嘉住口不言,张飞自然而然地问:“奉孝你倒是说呀,袁绍那家伙到底会图谋什么地方?”

    “三弟!”关羽对张飞摇了摇手说:“别打扰奉孝思考!”

    关羽一说,不但张飞禁声,而且黄忠等人也自动放轻了呼吸。整个营帐中顿时十分静谧。

    “你们怎么啦?”回过神来的郭嘉可能觉得太安静,开口问了一声,又失笑地说:“我刚才提到兖州,让我想起了入主兖州不久的曹公。自从我从青州到冀州后,我总觉得自己忽略或疏漏了什么,原来我所有的谋划算计中没有包括曹公一方。”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真至理名言也!”郭嘉自我嘲讽了一下才说:“大家都还记得吧?上次我们与袁盟主争夺冀州,曹公就派兵趁乱捞了一票。冀州临兖州的一些地区可被祸害得不轻,这次也不可不防呀!”

    “奉孝的意思是这次我们与袁军一战,曹公会出兵插手?”关羽对这个与自己套过近乎的曹操有很深的印象,一个个子微矮,也有点锉的微黑男子浮现于脑海。

    “曹黑子他敢?上次那个叫夏侯渊的家伙算跑得快,不然我早弄死了他!”张飞指手划脚地说:“上次没来清河,只在周边溜了一圈,算他走运。这次若敢过来得瑟,嘿嘿!”

    张飞自然不知道自己口口声声要弄死的,叫夏侯渊的家伙,在历史中是自己的岳丈兄。当然,就算是岳丈兄,双方各为其主也不会含糊,最多不取对方性命。

    张飞和夏侯渊这两个人,一个是刘备的结义兄弟和死忠,一个是曹操的自家兄弟和铁粉。这两人就没可能握手言和,见面除了打,就是甩狠话。

    “不敢?”郭嘉冷笑一声道:“当年曹公才入主兖州,连脚都没站稳,就出兵捞了一票。如今袁盟主联合温侯吕布,兴兵二十几万进犯四郡,早已掌控兖州的曹公会不出兵?”

    “奉孝认为曹公会与我们为敌?”关羽皱眉地说:“我们可救援过曹公,就算不知恩图报,也不致于忘思负义对付我们吧!?”

    “知恩报图,忘恩负义,相对于王图霸业而言,都是私情,不值一提。或者说诸侯之间,只存在利益,而不存在友谊友情一说。”郭嘉肯定地说:“曹公肯定交待领兵者,对自身如何有利就如何做。”

    “最让我担心的是,曹军的随军军师千万别是我师兄戏忠戏志才才好!”郭嘉一边说,一边想起在颍川书院偷酒而让戏忠背锅的趣事。

    “戏忠戏志才?”关羽念叨了一声,没有一丁点儿印象,不由问道:“奉孝,你的这个叫戏忠的师兄会有你厉害吗?会让你如此讳莫如深!”

    “志才哥比我厉害多了!”郭嘉苦笑地说:“也不知道为什么,志才哥对素未谋面的侯爷很敌视,一旦由他做随军军师,曹军必会与我们为敌。”

    “既然都没见过我大哥,又何来仇恨敌视一说?”关羽万分不解地说:“这恩怨情仇,总得有个由头吧!”

    “由头?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郭嘉也没有过多解释地说:“曹公不会派太多兵马入场,最多一万左右,大家心中有数就行。大家也不妨将曹军视为敌方兵马。”

    “曹军何惧之有!”张飞大手一挥道:“只要曹军来了,敢与袁家为伍,敢与我们为敌,就让他们回不了兖州!”

    “对!三弟说得没错,对朋友,我们热情款待,对敌人,必以秋风扫落叶的雷霆之威以对!”关羽这回倒没斥责张飞,而是力挺。

    “嗯,我们还是接着继续讨论袁军可能进攻的地方。”郭嘉也没再纠结曹军以及师兄戏忠,所谓各为其主,郭嘉有信心面对师兄戏忠,也有信心面对当今天下任何智者,而不落下风。

    “排除了渤海郡南皮城,那么就是清河,河间,中山三郡中的其中一个地方了。”张飞抓着刺手的胡须说:“奉孝,袁军不会凭着兵力的优势,进行多处佯攻,一处主攻的方式吧?”

    “关于这点,我有过考虑,就实际情况而言,袁军最多攻击一个郡,范围不可能更大。超过一个郡的话,袁军力有不逮,甚至得不偿失。”郭嘉伸出手,指着地图某处说:“我认为袁军所图就是这里!”

    “怎么可能?”关羽等人都惊呼出声。

    “怎么不可能?”郭嘉点了点地图说:“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声东击西。何况还不利于我们调兵驰援。”

    “奉孝,我们相信你!”关羽撩着长须道:“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应对?”

    “接下来我们最应该做的是陪温侯吕布演好这场困龙升天的大戏。”郭嘉云淡风轻地说:“不演好这场戏,我们没有更多的精力和兵力陪袁大盟主玩。”

    “这样的话,那里岂不很危险?”关羽有些忧心地说:“万一搞砸了,我该如何面对兄弟,又如何向大哥交待?”

    “公明将军攻守兼备,对他我很有信心,袁军在他那里讨不了好。”郭嘉轻笑道:“二将军且放宽心,到时可能有惊喜。”

    “公明是不错,乃大将之才,足可独挡一面!我对他亦有信心。”黄忠也信心十足地说:“比对我自己都更有信心。”

    关羽默然地点点头,走到地图的前面,久久地凝视着。

    ……

    “哈欠!”正在领着一万精骑疾奔的夏侯渊揉了揉鼻子说:“是那个家伙在咒我?”

    一边骑在马上有点头昏脑胀的戏忠接口道:“有谁会念叨妙才将军,你不是伤风就是风沙所致!对啦,我们行军到那儿了?”

    “过了清河郡,马上进入双武之地。”夏侯渊放慢了马速,无比关怀地说:“戏军师,吃得消吗?要不停军稍作休息。”

    “休息一下也好,反正我们不是来作战的!”戏忠勒马,拍打了一下酸痛的腰部,叹息着道:“这身体,哎!”

    从兖州出发,就因为戏忠的身体原因,一路走走停停。夏侯渊倒想快点,不过有曹操的交待,夏侯渊自然不会有所抱怨,再说戏忠之才也是让夏侯渊服气的原因。

    “不是来作战的?”夏侯渊瞪圆了眼珠子说:“戏军师,我们不是来打吕布的么?当年好多兄弟都折于其手,这仇不得不报!不然何以面对九泉之下的兄弟们。”

    “妙才将军,是主公的大业重要,还是为兄弟们报仇重要?”戏忠随便找了块路边的石头,一屁股坐下说:“让将士们都吃点干粮,饮点水,休息片刻就接着行军。”

    “当然是主公的大业重要!可是,兄弟们都是为主公而战,为主公而死,不为他们报仇,岂不寒了将士们的心,这样不利于我军士气呀!”夏侯渊下达全军休息进食饮水的命令后,也坐下,还有点固执地说。

    “妙才将军,此一时彼一时也!”戏忠耐心地解释着:“当时关东诸侯联盟,追击董卓,打吕布是主公必然的选择。而现在,刘备的军势是一众诸侯中最强的,主公若要坐稳兖州和发展扩张,必须和袁军联手打压刘备。”

    “刘备兵多将广我是知道的,但是说强过四世三公的袁家,这不太可能吧?”夏侯渊虽是一员武将,却也知道当今天下的一些形势。

    “这自然是袁家更强,可是袁绍并不代表整个袁家,袁家还有个嫡系袁术呢!”戏忠笑了笑说:“袁绍乃世之楷模,袁术也潜力不凡。若两袁联合,我们肯定是打袁军。”

    “好吧,我听军师的!不过对刘备军下手,我真的不想。”夏侯渊知道孰轻孰重,为了曹操的大业,再不爽袁绍和吕布,也只得忍着。

    “放心,这次我们未必要打仗。”戏忠略显无奈地说:“就我们这一万兵马并不能左右或改变战局,有便宜占就占点,没有的话,就算来观察和学习吧!”

    当夏侯渊和戏忠领兵出发时,曹操知会袁绍自己出兵的急信就快马送出。这也是曹军一路未受阻的原因。曹操这次出兵摆明了就是为袁绍呐喊助威的,只不过领兵的夏侯渊被蒙在鼓里。

    曹军休息了半个时辰后,再次向双武之地行军,而主将夏侯渊明显有点焉不啦叽的,再不复出兵时的战意高涨。

    戏忠知道是什么原因,却无以为劝。帮助有深仇大恨的人,还要对敌有救命之恩的人,并不是任何人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做到。戏忠知道夏侯渊一时之间难以做到,当然,只是一时之间。

    ……

    “哼!吕布这是得寸进尺呀,战事毫无进展,却要求这么多粮草辎重!”袁绍接到审配传过来的急信,怒气冲冲地将急信摔在案几上。

    “主公息怒,小不忍则乱大谋。主公都从洛阳至邺城督战,总要给刘备一个好看,可千万别因为吕布而坏了大计。”一直在袁绍身边的郭图施礼劝道:“吕布乃反复无常,见利忘义之小人,些许粮草物资稳定其心划算啊!”

    袁绍在出兵冀州后没几天,心中总是不放心,就从洛阳来到邺城坐镇督战。同时也是为了执行一个由众谋士提出的声东来西之计划。

    “嗯!先让吕布这厮嚣张几天,到时我要给他好看。”袁绍强压怒火,转而问道:“公则,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了?”

    “回主公,一切进行得很顺利,只等吕布与关羽大战一起,中山郡就是我们的了!”郭图笃定地回道:“张,高,?三位将军都已到位,同时许从事也传回消息说聚齐了足够为内应的人手。”

    许攸是提前就潜入了刘备所占的四郡,基本上把四郡的世家威逼利诱了个遍,成果也不小,四郡的世家都答应袁军攻城时作为内应。

    世家答应的前提是袁军能攻城,若袁军没有来攻城,世家也不会实现诺言,还是老实的呆在刘备治下。许攸也知的一点,却已经十分满意了。

    许攸走遍了四郡,也发现在刘备治下生活挺不错的,虽然说不能欺男霸女,但是一样活得很好。再说许攸深信袁军一定会攻取四郡的。

    目前许攸就在中山郡郡城,已经聚集了一大批世家的私兵,随时可以为袁军的内应。世家的私兵战斗力一般,不过作为内应足够,最少袁绍和许攸都这么认为。

    “好!子远干得不错!”袁绍意得志满地说:“刘备肯定想不到我不取渤海郡,而取中山郡吧!我真想看看失了中山郡的刘备是什么的表情。”

    “主公深谋远虑,刘备岂是对手!”郭图不失时机地吹捧道:“刘备在青州正为数百万黄巾贼焦头烂额,就算?G了中山郡也只能干瞪眼。”

    “哈哈!”袁绍狂笑了几声,皱了下眉头说:“对啦,曹孟德派出了一支兵马,现在到了那儿?”

    “快到双武之地。”郭图准确地说出曹军的行程,还莫名其妙地说:“主公,上次我们与刘备,公孙瓒争夺冀州,曹操可是趁火打劫来着。这次,该不会想?资裁幢阋税桑俊?br />
    “孟德这小子是穷怕了呀!算了,不就是祸害了一些贱民和夺走了一些物资么,只要他能呐喊助威就行。”袁绍大气地摆了摆手说:“由他去吧!区区一万兵马能有什么作为,随时注意其行踪。”

    “喏!”郭图张了张口,本想再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应诺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