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历史军事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一百一十五章,董卓之死
    今天,风和日丽,长安城内的相府和司徒王府皆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太师董卓纳司徒王允的义女貂蝉为妾。

    一身大红袍子,让肥胖的董卓有着说不出来的骚包,加上嘴角藏不住的笑意,无不说明董太师今天心情特别好。

    “大哥,司徒大人不是说好将其义女送过府么?”同样是一身喜庆新衣的董?F不放心地在临出门时说:“不会有什么阴谋诡计吧!”

    “阴谋诡计?”董卓一甩喜庆的大红袍,仰天哈哈大笑,扫了眼全副武装的亲卫和吕布及李肃,张开血盆大口说:“在长安城内,谁敢对我无礼?我会灭他全家,诛其九族!”

    “灭他全家,诛其九族!”一众亲卫齐声回应,连吕布和李肃也大声附和。这让担心的董?F略为放心点,最少温侯吕布的武力是保证之一。

    “哎,美人唯一的要求,我又怎能不满足!”董卓十分那啥地叹了口气,大手一挥,上了豪华马车,离开相府,向司徒王府而去。

    其实貂蝉根本没要求过什么,都是司徒王允的一面之词。不说貂蝉没有地位没有话语权,就是生死也不由她,更别扯什么爱情幸福了。

    从相府到司徒府并不远,董卓的车驾很快就到了司徒王府。王府一样喜气洋洋,张灯结彩。以王允为首的王府众人正在大门口井然有序地等候。

    车驾一停,不等唱喏什么太师驾到,董卓已急不可耐地从马车上蹦了下来,这时完全看不出是个胖子,这身手颇为敏捷。

    “太师请!”王允低首,眼中带着莫可名状的神色,弯腰伸手请董卓入府。

    “司徒大人请!”董卓嘴上谦让着,人却当仁不当地率先踏入府中。董卓在前,王允在后,吕布和李肃及董?F三人随后,最后是董卓的亲卫。

    “咦!”穿过庭院时,董卓轻咦一声道:“司徒大人,为何护院都鲜甲亮仞?”

    “太师,以防宵小也!”王允笑了笑说:“将小女许配于太师,还是很多人都有微词的。这不,以防有人挺而走险,不得已而为之!”

    “怎么?我纳一妾氏,也有人有意见?”董卓神色不豫地说:“告诉我,我灭他全家,诛其九族!”

    “我就有意见!”王允神色一变,大叫道:“董贼!你乃国贼,人人得而诛之!来人,砍死这国贼!”

    王允一边说,一边向边闪去。王允早布置的甲士执刀抡枪扑向了董卓。

    董卓脸色大变,高声呼叫:“我儿奉先何在?快来救我!”

    “谁是你儿!”不远处的吕布一摆方天画戟,将董?F一戟捅死,随即冲向董卓,虎目圆睁道:“今奉诏讨贼也!”

    吕布身边的李肃动作一点也不慢,拔出佩剑,割下了董?F的人头,与吕布一起夹攻董卓。

    “你们,你们!”董卓一见其弟董?F已死,又听吕布如此说,心中已经大悟,手指吕布和李肃恶狠狠地说:“我待你们不薄,为何害我?”

    “不薄!”李肃指着失去的双耳道:“想我为你鞍前马后,你给了我什么?”

    董卓哑然。李肃的付出是有目共睹的,而得到的确实有些不相称。嗯,人家连双耳都没有了,却没得到他想要的。

    “奉先,我可待你甚厚呀!”董卓转而对吕布说:“权势财富,应有尽有,你为何叛我?”

    “贼子!我与蝉儿情投意合,你呢?”吕布以方天画戟指着董卓说:“我求过你,可你呢?”

    “给你,给你!”董卓双手乱摇地说:“马上让你和貂蝉成亲可好!放过我吧!”

    “奉先,别废话了,迟则生变!”王允声色俱厉地说:“今天董卓不死,我们都死无葬身之地!蝉儿还在内堂等你去接她呢!”

    吕布对王允点点头,一摆方天画戟向董卓颈项处刺去,一边道:“一切都晚了,你还是去死吧!”

    董卓恶毒地扫了众人一眼,转身就跑。董卓不愧行武出身,又有软甲护体,包围他的甲士硬挡不住他的突围。被董卓跑到了王府花园的亭子里。

    就在董卓与吕布说话间,董卓的亲卫已经全军覆没。董卓独自一人再次被包围于亭中。董卓再能,还是寡不敌众,最终被李肃一刀枭首,一代雄豪,还是落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奉先,可都布置好了?”王允见董卓一死,急声道:“控制长安城是当务之急,西凉军不可力敌。”

    “放心,长安城已尽在掌握。”吕布无比自信地说:“我己安排一支兵马急取?坞,义父大人只需进宫面圣。”

    “那就好,我们按计划分头行事。”王允撩起长袍,带着一群甲士进宫面圣。而吕布一头往王府内堂扎去。

    “我呢?”李肃提着董?F和董卓的两颗人头,不知该去那里。可是王允和吕布都没空答理他,李肃想了想,也快步向宫内而去。

    ……

    “奉先,可是你?”一身新衣的貂蝉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怎么也没想到进来的是吕布。

    “蝉儿,是我!”吕布冲到貂蝉面前,一把把她拥入怀中,吻着三千青丝说:“我们永远也不分离!”

    ……

    “什么?”献帝刘协看着董卓血淋淋的人头,整个人都懵了,半响才说:“王爱卿,这是真的吗?”

    “陛下,这是真的!”王允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将自己如何劳神费力,如何委屈求全,才一诛国贼董卓娓娓道来。

    “王爱卿乃我大汉大大的忠臣!李将军和吕将军也是国家之栋梁!”献帝刘协小手一挥:“统统有赏!”

    “陛下,赏赐事小,现在还请下旨清除董贼一党。”王允可比小皇帝理智多了,知道轻重缓急。

    “就由两位爱卿全力去办!”献帝刘协意气风发地说:“将董卓扒皮点灯,董氏诛灭九族,董贼一党全部诛杀!”

    “遵旨!”王允喝诺一声,长安城内一片血雨腥风。该死的,不该死的,有罪的,没罪的,不知枉死了多少人。

    肥胖的董卓,其尸身整整烧了三天三夜。让人奇怪的是,西凉一系的将士及家眷,在长安城内很少。除了董卓兄弟及其亲卫,其余人不知去向,似乎有人提前招呼他们离开长安城。

    “报!紧急求援!”已经将貂蝉接回家中的吕布,正万丈豪情地在军营中消息,有斥候回报,攻取坞?的兵马中伏,带队的魏续请求支援。

    “细细道来!”吕布一惊,一边让斥候话说分明,一边让人将陈宫传来。

    斥候断断续续中,总算把事情原委说了个大概。同时陈宫也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