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历史军事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三十七章,虎牢攻防(中)
    次日清晨,天空就飞洒了几点小雨,让原本战云密布的虎牢关上空更加阴暗,更加让人觉得压抑。

    袁绍及一众诸侯皆是一身甲胄,各自指挥着自家精选出来之精锐,扛着云梯和巨型檑木向虎牢关汹涌而去。

    袁绍仗着人多势众,进行的是无差别攻城的方式。也就是说不分主次强弱,没有什么佯攻或主攻的区别,十一路诸侯就从十一个地方攻上去。

    本来是不止十一路诸侯兵马的。汜水关去了六路诸侯,虎牢关前剩下十三路。长沙太守,乌程侯孙坚这路肯定不算。人家都被打了个半残,正需休养生息。最主要的是孙坚不想打了,要打也是打酱油。

    刘备和公孙瓒名义上是两路诸侯,其实是一路。公孙瓒从始至今都在打酱油,吃吃点心品品酒,一任事务皆由刘备负责。所以就只有十一路兵马。

    其中曹操这一路兵马算占了个小便宜,负责用巨型檑木撞关门。只见许褚和夏侯??浇?熳湃??孔洌?缸砰勰臼?偶岫埽?埕耵衿?镅锎蛲贰?br />
    后面是各路扛着云梯,执枪握盾的诸侯兵马。有二千,也有三五千不等,约莫四万左右兵力参加这次攻城首战。当然,预备可以随时参战的兵力就有四十万之多。

    人上千不见边,四万人一齐出动就十分壮观了。从天空往下看,有如波浪般涌向虎牢关,随时可以将虎牢关淹没。

    “进攻!”袁绍拔出佩剑,向天空一扬,下起了总攻命令。随即战鼓大作,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喊杀声,虎牢关攻防战拉开了序幕。

    “来了!”一脸淡然而冷漠的神色,虎牢关守关主将徐荣手按剑柄环视西凉诸将说:“各司其职,按之前所议而战。”

    在之前徐荣就定下了战略战术。守住关隘为主,消灭敌方的攻城力量次之。这是徐荣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战略方针。如有可能,以徐荣为主的西凉众将希望就这么对峙着,不打更好。

    徐荣的战术很简单,其核心是半渡而击之,也就是说等联军爬上云梯再打。一定要攻之有效,绝不可浪费。徐荣是想以有限的守城材料,发挥至最大效果。

    虎牢关内准备了不少的石块,金汁,滚油,圆木,箭矢。不过徐荣心中有底,一旦虎牢攻防战旷时日久,再多的材料也会不够用。

    徐荣是总指挥,负责调度。对诸将都有明确的分工,关隘每段有人负责守备,各段皆有预备队,可以说是分批次轮流战斗。既可节省体力,又不会乱套。

    “喏!”西凉诸将恭声应诺。如果说之前对徐荣的统帅能力还有所怀疑,那么在徐荣指挥若定,条理分明的排兵布阵之后,众将是心悦诚服。

    西凉皆将刚各自进入位置,虎牢关的联军已经在喊杀声中发动了攻关战斗。一排排高高的云梯已搭上了关墙。无数的悍勇之士爬上了云梯。

    “关上守将徐荣真不可小觑!”当联军将士爬到云梯上半截时,关上还不见反应,这时在后方观战的郭嘉不禁对刘备说:“这虎牢关难攻也!”

    “是啊,从容不迫,临战不乱,真乃大将之才。”荀??部?诘溃骸昂钜??八?敌烊俨攀鞘毓氐墓丶???黄淙灰玻 ?br />
    “徐荣之能自不用说,有徐荣率三十万大军固守虎牢关,我们谁也别想从虎牢关过。”刘备肯定地说:“当然,联军可以万众一心,将士用命,也是有机会的。”

    就在刘备和两位军师感慨时,关上的西凉军开始了反击。一张张云梯被推倒,联军将士就像下雨一样哇哇呀呀从云梯上往下落。一支支利箭往下射,无数的联军将士被射成了刺猬,纷纷跌在地上。

    从云梯上落下的,多半只受点伤而不会死。那些中箭的跌下来,多半就死了,只有少些幸运者只受伤而没死。

    最恐怖的是圆木和石块,一般的联军将士被砸到,就是非死即伤。所有诸侯中,只有刘备军算暂时无伤亡。甲厚盾坚之下,一般箭矢无功,从云梯上落下来也死不了。

    第一批爬上云梯的将士眨眼间就被打了下来,还落了一地的尸体和伤兵。战鼓在擂,第二批联军将士又义无反顾地扶正云梯,搭上关墙,继续向关上攻去。

    “这些云梯还是挺不错的!”刘备看见云梯承受这么重也不见折断,倒地扶起还可用,不禁好奇地说:“是不是特殊材料所制?”

    “主公,并非特殊材料所制,而是云梯制作前,木料经过了桐油的泡制。云梯制作好后,又经过了长期的温养。”黄忠闻言,解释道:“这样的云梯坚固又韧性十足,刀枪难断,摔之不坏。不过最怕火烧。”

    刘备是真不知道这些,接着又问:“汉升,内气外放境界的好手可以顺着云梯一鼓作气冲上关么?”

    “可以!就是练气成罡境界者,会提纵术就可以顺着云梯上关或下关。”黄忠点点头,继而又摇摇头说:“不过没有意义啊!守关者不会让你轻松上去的。不管是枪林还是箭雨都让人冒不了头。再说好手又有多少?全部冲上关都不能改变战局,面对成建制的精锐,能全身而退都要靠运气。”

    “也未必,如果有一百个黄将军冲上关去,徐荣也该头痛了。”郭嘉异想天开地说:“一百个赵将军或典将军也行。”

    “三弟退了下来,恶来上去了。”刘备没接郭嘉这没意思的话,关注着虎牢关的战况说:“关门该是被巨石堵住了。”

    第一次攻城,是由张飞带队顺着云梯爬上去的。被关上守军推倒了云梯,还伺候了一阵箭雨,又扔了多好圆木和石块。张飞带队无功而返。还好没死人,只有几十个将士受了伤。

    “将伤者运至后方医治,第二队上!”张飞从云梯上飞身而下命令道,又擦了把满头的汗水,两手固定云梯,对典韦撇了撇头说:“恶来兄,上去揍他丫的!”

    “好呐!”典韦裂嘴一笑,一手持刀,一手扛盾,就顺着云梯往上爬。

    而关门口,许褚和夏侯????湃?П?浚?缸乓桓?殖び执值模???て谖卵?拈勰荆??谝欢?欢?刈沧殴孛拧?墒侵挥小昂渎÷ 钡纳??尴欤?敲盼∪徊欢??br />
    正如刘备所猜测的一样,徐荣早就命人将关门用巨石堵住。别说用檑木撞门,就是用一般的炸药都白瞎。何况还没有炸药,是故曹军算再做无用攻。气势和声势都不错,半点实效也没有。

    虽然说曹军算?琢说阈”阋耍?阍谙旅孀补孛牛??鞘辈皇甭湎碌脑材竞褪?椋?苍宜懒瞬簧俨芫?U馊眯眈液拖暮??季醯檬?直锴??br />
    许褚和夏侯??际且桓龅滦校?苋衔?娴墩媲苟钥巢殴??6阍谡舛?裁牛?炙隳敲抛拥氖拢抗丶?亲菜懒苏饷炊嗳耍?孛呕姑话氲惴从Π。?br />
    “不错!是我也会将关门用巨石堵上,反正到时搬开就行。既安全又节省兵力,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荀??晃拊扌淼厮担骸案每悸堑模?梅辣傅模?婷婢愕剑?烊倮骱Γ ?br />
    荀??园眨?谌私晕扪砸远浴;⒗喂氐墓シ勒秸?ǎ?欢佣恿??率砍迳先ィ?嘉抟焕?獾乇淮蛳吕础T铺菟鸹盗艘话耄??可送鲆压?颉J奔湟泊忧宄看虻搅讼煳纭?br />
    “主公!我们箭射不上,投石机无用。这不叫添油战术,该叫送死战术。”带队攻城的纪灵,一身是血地冲到后方,来到袁术的面前抱怨着。

    “义勇!怎么说话呢?”袁术斜了眼旁边的袁绍,大义凛然地说:“不打怎么能知关内之虚实,再说打仗那有不死人的!去吧,要进要退,该停该打听命行事就行!”

    “诶!”纪灵双手互击了一下,掉头又带队攻城去了。诸如纪灵这种情况,众诸侯中都在发生。毫无胜机的战斗,再好战者,也会没有激情。

    其中唯一例外,就是张飞和典韦两个家伙。他们两个反复轮流地带队攻城,还乐而不倦津津有味。既没有向刘备诉苦说累,还尽力照顾士卒们。

    这两个家伙精力旺盛是一回事,刘备等人早有交待也是原因。刘备等人早就说了,这是场攻之不下的攻关战。重在参与,旨在锻炼。

    袁绍被战场及战况的情形弄得有点不知所措。尤其在一众诸侯意味莫名的目光下,袁绍彻底坐蜡了。撤?还是继续进攻?两个念头在袁绍心间纠缠着。

    “啊!”一声惨叫,袁绍麾下的将领,也是袁氏族人的袁野中箭从云梯上摔了下来。

    这家伙自告奋勇地领命带队攻城,被关上的李肃盯上了,一支破甲箭射在了屁股上。惨叫一声从云梯摔下来,只剩下半口气。

    袁野的官职一点也不比袁绍低,是前大将军何进麾下的督军都督。如袁绍和曹操及袁术都在其之下。可惜何进死了,袁野也成了没人罩着的倒霉孩子。

    袁野官职比袁绍兄弟高,但是在袁家而言,旁支的人,也就那么一回事。再说袁野也只是一个仗势而起之辈,真实水平嘛,不提也罢。

    是以,就在攻打虎牢关前两天,袁野带着一支兵马投靠了族兄袁绍。这不,为了在袁绍面前表现表现,连屁股都伤了。这下还不知多久才能骑马。

    “鸣金收兵!”袁绍见状,终于下定决心收兵。战鼓停,金锣声起,联军如潮水般退了下来。

    “打得真不过瘾!”虎牢关上的李肃啐了一口,献媚似的对徐荣说:“徐将军威武,终于为子健报了仇!”

    “这才开始呢!”徐荣脸上扯出了一丝笑容,命令西凉军抓紧埋锅做饭,检查城关的守备情况和守关所用的物资。

    上午的这场虎牢关攻防战,以西凉军为守军的战损极小而胜,而联军付出了二万余人的阵亡而败告终。其中以刘备军和曹操军战损最小。

    战斗刚停,太阳也从乌云中爬了出来,绽放着耀眼的万丈光芒。似乎连天公也见不得血肉横飞的战争。而积极备战的人们浑然不觉,依旧在想方设法,挖空心思战而胜之。

    联军主寨大帐,盟主袁绍正在召聚众盟友进行战后总结和接下来的战斗方案讨论。不料大帐内一片沉默,而帐外则是伤兵的哀叫声。强烈的对比,让人人心头沉重。

    “虎牢关易守难攻,这是在之前我们就众所周知的情况。不过这战损,也是我没想到的。”袁绍有点意气消沉地说:“我们的箭矢射不上去,投石机也投不上石块。我真不知有什么办法可以攻破这虎牢雄关,大家说说吧!”

    “在无法内应外合的情况下,要攻破这虎牢雄关,确实不是易事。”曹操见无人开口,为了免得袁老大难堪,接过话题说:“还请众公各抒己见,群策群力献计献策。”

    “孟德,你部损失最小,自然说话不觉得腰疼。”袁术夹枪带棒地说,还故意飘了眼刘备道:“你倒说个可行之法,别大话连篇。”

    刘备暗笑一声,开口道:“在虎牢关前堆上坚固的土堆或类似?望台的楼阁,那么盟军就可与虎牢关上的贼兵对射,也可以投石上关。不过耗时费力。”

    刘备还是把荀???岬牟皇前旆ǖ陌旆ü毕琢顺隼础H思叶妓的阏咀潘祷安谎?郏?僭趺匆驳醚灾?形锊皇恰V劣谒导际跻?笫裁矗?杂诎偻蛎司?此担?舛疾皇鞘隆?br />
    “善!就按玄德说的办!”袁绍毫不犹豫地拍板地说:“那怕并不能攻破虎牢关,最少不会像之前打得那么憋屈。”

    一众诸侯对望之下,也纷纷附议。不然呢?在自家没有良策妙计的情形下,附议就是很好的,十分正确的选择。

    “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么各自休整着,待一切就绪,我们再强攻虎牢关。”袁绍定了基调,一众诸侯哄然而散。

    嗯,该喝茶的喝茶,该品酒的品酒,该赏歌舞美女的也不误。各种串联和派对充斥着盟军各个营寨之间,那有什么战前战后的紧张份儿。

    ……

    “哎呦喂!就醒了!”张飞例行来到关押着华雄的单独营帐中,哈好华雄醒了过来。

    在擒拿华雄之后,关羽就封了华雄的内力。这时的华雄就是个力气大点的家伙,想逃跑,门都没有。

    “张飞!”华雄摸着依旧麻痹的左脸颊,恨意十足地叫:“叫那关羽匹夫过来,仗着马快,一点规矩都不讲,胜之不武,胜之不武!”

    “两军对阵,打赢就是规矩!”张飞蹲在华雄身边,不屑地说:“兵者,诡道也!不就是比谁不要脸么!这你都不知道?”

    “哼!”华雄别过脸,气呼呼不说话。

    “华雄,你别不服气。”张飞站起身,咂了咂嘴说:“我家二哥可比我厉害多了,你连我都打不过,又凭什么说我二哥胜之不武?”

    “哼!”华雄依旧不说话,可是这不甘不服大写在脸上。

    “这样吧,你好好养伤,等复原了,给你一个公平证明自己的机会。”张飞也觉得无趣,扔下这么一句话就离开了。

    “哼!”华雄还是冷哼出声,独个儿生着闷气。当张飞离开,华雄右手扶着左脸颊,狠狠地嘟囔:“下手真狠,我一定要抽回来,关羽,你等着吧!”

    华雄自己都没发现,当他醒过来时,并不恨关羽兄弟,而是庆幸自己这次又没死。人啊,不缺赴死的勇气和决心。当然,能不死,谁也不想死。

    “二哥,二哥,华雄那家伙醒了。”张飞一出关押华雄的营帐,就找到关羽道:“他很不服气哟!”

    “醒了?元华先生不是说要三天三夜么,这才多久,这家伙也挺结实的。”关羽不以为意地说:“不服气?不是奉孝交待,他已经死喽!”

    “二哥,你说大哥和小军师留着华雄有什么用?怎么我想不到留着这家伙有什么样?”张飞压低声音说:“大哥不会是想招降西凉军吧?”

    关羽瞄了瞄四周,又感觉了一下,丹凤眼微睁说:“从以前收留黄巾军来看,十有八九是为了日后吸纳西凉军用。”

    “这么说来,大哥他们都预料西凉军必败。”张飞抓耳挠腮地说:“可是连虎牢关都攻打不下,又怎么打败西凉军呢?”

    “我也不知道。”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