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历史军事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十二章,游说吕布(中)
    高顺实在是饿了,一会儿就把案几上的点心一扫而空,吃完后又端起已经微凉的香茶,唧哩骨碌一口气就喝了下去。

    “恭正,有话直说吧!”一直在看着高顺吃点心的吕布,在高顺喝完了茶水才开口道:“我几年前就说过,我们是兄弟。”

    “奉先,你不会因为白天侥幸地小胜一场,就以为西凉军不堪一击吧?”高顺唧巴了几下,吞下残留的食物,试问道:“西凉军虽然遭逢大败,但是退而不乱。再说实际折损几近于无。”

    “恭正,我久经沙场,岂是不知兵的人。”吕布没有喜怒地说:“今日之战,我不顾规矩出手,只为打出个气势来。”

    “哦!是我多虑了。”高顺应了一声,他真希望自己是想多了。如果说一切真如吕布所言,只为打出个首战告捷的好彩头,那么高顺的担心就是多余的。

    “恭正不错,能在众人皆得意忘形之时保持冷静也只有你恭正了。”吕布由衷地说:“这也是因为你在军中,我才敢在白天战场上突然发难。”

    “奉先谬赞矣,我没你说的那么优秀和重要。我只是并州军中一名老卒罢了。”高顺叹了口气说:“我希望的战场是对抗外族的战场,我的理想是保家卫国。而不是同胞相残,兄弟相煎。”

    “奉先呀,西凉军有二十余万。如果就是我并州军孤军作战,我看不到任何胜机。”高顺见吕布若有所思,接着说:“董卓虽然说野蛮残暴多行不义,但是还没有明显谋朝篡位之举。丁大人也只是以董卓欲行废立之事为由而战,此战结果如何,令人担扰。”

    “这世上多的是趋然附势之辈,落井下石者众,雪中送炭者少。一旦我军战之不利,会连并州都回不去呀!”高顺语重心长地说:“在真正的利益攸关时,道义永远在利益之后。”

    “恭正,你认为我们该怎么办才好?”吕布是二,却不是蠢,他也在思考此战的意义,以及自己和并州军的明天。

    保家卫国,守护并州,一直是身为并州飞将吕布的执念。吕布何尝不希望国内安定繁荣,自己只需一心一意戍边。可现实是国内动荡不安,局势扑朔迷离,吕布自然多了许多原本不存在的私心杂念。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弄不好就是两败俱伤。”高顺肃然地说:“我们要做的就是保存实力。不管是保卫并州,还是奉先要逐鹿中原,都不能没有并州狼骑。具体该如何做,我也没切实可行之法。”

    “嗯,恭正言之有理。我们不能让别人坐收渔利。”吕布点点头,对高顺说:“你且下去休息,容我思量思量。”

    高顺施了一礼,退出营帐,复尽职尽责地去营寨中巡视着。诸如所谓良将,不外高顺者也!

    吕布在高顺离开后良久,也一直呆坐于帐中,是真正的发呆,脑子完全一片空白。要吕布这脑子去思考如何破如今洛阳这个局,真的是为难吕布。

    “进来吧,别鬼鬼祟祟的!”吕布突然心生警兆,才发现帐外有人。微一思忖,就知道是魏续这货。

    “姐夫!”果然是魏续的头伸了进来,涎皮赖脸地说:“我有小事儿想说。”

    “是带了外人进入军营了吧?”吕布知道帐外有人,还不止一个,不由半连猜带哄地说:“人家给了你什么好处?胆敢违反军规了!”

    魏续吓了一跳,挤身进入营帐,就站在一边傻笑。吕布瞪了一眼过来道:“说,是什么人?”

    “奉先,五原故人来访,又何必这么大的火气,魏将军半点好处也没得。”帐外之人掀帘门而入,正是在董卓前面自荐游说吕布的李肃。

    李肃带领数名亲卫,牵着赤免马,抬着重金厚礼,在天色渐暗之后,大摇大摆来到并州军的营寨附近。正好被率队巡逻的魏续所获。

    李肃对吕布是知根知底,一番毫无错漏的说词。魏续屁颠屁颠地领着李肃等人来见吕布。

    在来到吕布营帐外,恰逢高顺在和吕布相谈。直到高顺走后,魏续才麻着胆子迈步走进吕布的营帐中。

    李肃从容地走进营帐,施了一礼道:“奉先贤弟,别来无恙否?”

    吕布仔细端详了一番,有点惊喜地站起身,来到李肃面前,双手扶肩说:“李兄,果然是你!来,来,请坐请坐。”

    吕布把李肃安排坐下,又没好气对魏续说:“没为难李兄吧?李兄可是以前我五原的知交好友。”

    “那能呢,一说我就领到姐夫这儿来了。”魏续双手乱摇,一边自觉地去端茶倒水,其动作还行云流水十分麻利。

    “李兄,数年不见,现在在那里高就呀?”吕布回到主位,作了揖道:“以李兄之才,应该身居要职了吧?”

    说起来李肃来头不小,乃李广之后,弓马娴熟,有万夫不当之勇。常带银头盔,身披银锁甲白袍,使一条丈五倒须悟钩枪,叉弓带箭,实是一员猛将。

    李肃武艺不错,为人却圆滑善辩,还有很重的官瘾。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官痴。为升官,可以挺而走险,为升官,可以六亲不认,为升官,可以杀人弑主。

    李肃回了一礼道:“现任虎贲中郎将一职。说不上什么要职高就,比不得奉先贤弟匡扶社稷。”

    “奉先贤弟统率并州数万狼骑,威风十分,愚兄不胜之喜呀!”李肃摇头晃脑地说:“愚兄有宝马一匹,可日行千里,夜走八百,渡水登山,如履平地,名曰赤兔。今特献与奉先贤弟,以助虎威,以成大业。”

    “哦!还有如此千里宝驹?”吕布对千里马的渴望不是一天两天了。闻言喜上眉梢,急声寻问。

    武将者,征战沙场,就没有不想一匹好马的。有匹千里马为坐骑,不但可以建功立业,而且可以在战场上保命。

    董卓有赤兔马,并不是天下人皆知。董卓也不常骑着现于人前。可以说除了西凉军,外人多不知赤兔马的存在。现在的吕布就不疑有他,一心想见识下这匹名曰赤兔的千里宝马。

    “就在帐外,奉先贤弟请!”李肃站起身,伸手邀吕布一起出帐一观。

    “好马!”吕布出得营帐,看见赤兔马时不由由衷地赞道:“奔腾千里荡尘埃,渡水登山紫雾开。掣断丝缰摇玉辔,火龙飞下九天来。”

    赤兔马浑身上有如火炭般赤红,并无半根杂毛。从头至尾长约一丈,从蹄至马项高约八尺。嘶喊咆哮如雷,有腾空入海之状。果然是一匹举世无双的绝世宝马!

    吕布越看赤兔马,越是喜不自尽,不由心花怒放,一边令魏续牵走安顿好,一边与李肃把臂入帐。

    “兄长赐此龙驹,兄弟该怎么报答才好呢?”吕布入帐后,再次作揖道谢。吕布是真的为难,李肃混得并不差,吕布想提携都做不到。

    “奉先贤弟,言重矣!”李肃不以为然地说:“我只为我们兄弟之情,同乡之义,又提什么报答感谢,这不是太见外了么!”

    “来人,抬进来!”李肃言罢,又令亲卫把金珠财物抬了进来,放置于帐内说:“黄金一千两,夜明珠六十颗,玉带一条。还请奉先贤弟务必收下。”

    财帛动人心,宝马迷人眼,却也可以让人喜极思恐。吕布一见如此巨额的财帛,不由心中一动,对李肃似笑非笑地说:“兄长是受人所托而来吧?”

    吕布虽然几年不见李肃,也未听闻其故事。但是李肃再发达,也不可能有如此宝马财物。吕布迅速地从他乡遇故知的惊喜中冷静了下来。

    “奉先贤弟目光如炬,心思慎密,愚兄敬佩之至。”李肃笑语盈盈地说:“赤兔宝马也只有奉先如此英雄才配拥有,些许财物不在话下。”

    吕布审视了李肃片刻,思绪万千间,挥了挥手道:“上桌好酒好菜,待我与兄长好好话兄弟之情。”

    “马上就好!”刚安置赤兔宝马的魏续正好回来,闻言返身去弄酒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