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历史军事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十一章,游说吕布(上)
    次日天刚亮,就有亲卫向董卓禀报,并州牧丁原率三万并州狼骑在城外搦战,点名要诛灭董卓。

    “岂有此理,丁原匹夫安敢如此欺我!”董卓勃然大怒,一边歇斯底里叫骂,一边传来李儒,召聚在洛阳的西凉将领,准备出城教训不知进退的丁原。

    西凉军二十余万,并没有全都驻扎在洛阳城附近。如徐荣,张济等皆在驻守洛阳城附近的关隘。董卓帐下也仅西凉三傻李?嗟热耍??σ膊还???逋颉L蕹?贾贸欠赖谋?Σ凰悖??∷?奖?ο嘣肌?br />
    董卓和李儒率三万西凉铁骑出城,与丁原部对阵。董卓驾马越阵而出,对方丁原也驾马出阵数步。丁原还面跟着骚包的吕布。

    只见吕布束发金冠,身披百花战狍,穿着唐猊铠甲,腰系狮头宝带,手持方天画戟,好不骚包!

    丁原勒马而停,依如昨天宴席上一般,手指对面的董卓,声色俱厉咬牙切齿地怒斥着:“家国不幸,阉宦弄权,以致天下纷乱民不聊生。你董卓算什么东西,也敢妄言废立,祸乱朝廷。”

    没等气得浑身颤抖的董卓回话,丁原身后的吕布已经持戟跃马向董卓冲杀了过去。董卓见吕布气势汹汹迎面杀来,那里有空开口回话,惊慌失色地掉转马头逃回本阵。

    并州军中的魏续见状,唯恐吕布单人匹马吃亏,一声令下,并州狼骑全军向西凉军掩杀了过去。将是兵胆,有吕布为锋头的并州狼骑,有碾压前方一切敌人的气势。

    “保护将军,全军后撤!”匆促之间,李儒也来不及组织有效的抵抗,更别说排兵布阵,只好护着董卓边战边撤。

    不是西凉军不及并州军,而是谁都没料到骚包吕布突然发难。连两军主帅话都没说完,就开打。李儒很想问吕布:“你讲点规矩好不好?”

    吕布当然没回答,而是一马当先杀得不亦乐乎。是役凉州军大败,连洛阳城也来不及进,直接败退三十余里才安营扎寨。而丁原部也在相距不远处安营扎寨相对。

    说是凉州军大败,其实双方伤亡不大。也就是吕布率部砍死了数百名断后的凉州军将士。这是在凉州军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不然胜负难料。

    不过战场不是儿戏,胜就是胜,败就是败,只看结果,不讲什么过程或客观原因。反正无数明里暗里关注这场两虎相争戏码的人,都只知道丁原的并州军大胜。

    凉州军安营扎寨后,董卓并没有自乱阵脚,这次之所以输,董卓十分清楚原因。再说死几百个士卒,董卓还真没放在心上。董卓从容不迫地召聚众将议事。

    西凉诸将来到主帐,纷纷向董卓请罪。董卓大手一挥道:“诸将不须自责,是吕布那厮不讲规矩,抢得先手小胜一场罢了,无妨无妨!”

    “胜败乃兵家常事,下次把并州军按在土里磨擦就行!”李儒也云淡风轻地开口道:“不过并州飞将吕布确实勇武,我凉州军里就没有能胜之将。”

    “文优说得没错,并州军不足为虑,可虑者唯飞将吕布一人。”董卓扫视了众将一眼说:“大家说说该如何对付吕布这厮。”

    董卓此刻对能拥有一个超级打手的执念又无限滋生着。西凉第一勇将华雄实在不够给力。如果有一个类似如吕布的猛虎,今天就不会如此狼狈。这是董卓的怨念。

    昨天董卓让李儒想方设法对付吕布,可是时间太短,智高如李儒者也一时之间没有太好办法。有许多事情必须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完成。

    “吕布者,勇武无双,见利忘义,反复无常。要降伏其人,非蛮力可为,必以名利诱之才可见功。”李儒及时提示着,这算是已有对付吕布的大方向,只是一时不知从何下手。

    董卓和李儒说完,帐内众将都在思忖着。突然一将越众而出施道:“主公,军师,勿忧。末将与吕布吕奉先同乡。亦知其勇武而无智谋,见私利而忘大义。我凭三寸不烂之舌,可说服吕布拱手来降。”

    董卓闻言狂喜,一看其人乃虎贲中郎将李肃。董卓盯着李肃说:“军中无戏言,你如何说服吕布那厮?”

    李肃不敢大意,认真地回话:“主公,还须赤兔宝马。以宝马重金以结其心,我再巧妙游说之,吕布必反丁原,来投主公也!”

    董卓没置可否,而是转首问身边的智囊李儒:“文优,你认为可行否?”

    李儒点头道:“可行!无论将军要行废立之事,还是入主中枢。都必须打败丁原及并州军。要败丁原及并州军,都绕不开吕布。”

    “将军,与天下相比,一匹马又算得了什么。”李儒拱手道:“此事宜早不宜迟,就让李将军带马携重金速速去游说吕布!”

    “好!”董卓大手一挥道:“牵来赤兔马,备黄金一千两,夜明珠六十颗,玉带一条。速去!”

    李肃应喏施礼而去。

    ……

    并州军安营扎寨后,丁原犒赏三军,主帐中诸将正在吃喝得不亦乐乎。

    “今日能胜董卓老贼,全靠奉先之勇武!希望诸将不遗余力,再接再厉为国除此巨寇!”丁原当众表扬着吕布。

    “若有千里良驹,今日就可戟挑董卓老贼!惜呼惜呼!”吕布有点狂傲而可惜地说:“久闻西凉军悍勇,今日一战,其实也不过尔尔!”

    在场除了高顺默然,甚至连丁原也不断狂赞吕布之勇。完全无视西凉军败而不乱,从容而去。而高顺对接下来的战斗无比担心。心中总想找个时间和吕布说说。

    一支兵马的素质高低,真正能体现是否能征惯战的,正是在劣势之下的表现。打顺风战,连杂兵也能表现出正卒的气势。逆势能战能全身而退,才是真正的精锐。西凉军的战场表现,就无愧于精锐之师。

    一场庆功宴,大家吃得十分尽兴。丁原回帐休息,军务全权委于吕布,吕布又让高顺布防。一直默然的高顺受命而去,小心而谨慎地安排着营寨的防护事宜。

    等高顺安排好,天色已晚,高顺来到吕布所在的营帐外,徘徊半天也没有进去。高顺对吕布知之太深了,知道此刻的吕布只听得进赞誉之词,而自己无疑进去泼冷水。

    “进来吧,恭正。”帐内传来了吕布的声音:“恭正在席间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让我很是不解。不是我并州军大胜么,恭正又为何愁眉不展?”

    高顺闻言,掀开营帐门帘,大步走了进去,只见吕布已解甲,一身便装在坐。前面案几上还有点心和香茶。这是在等自己前来啊,高顺心中一喜地想。

    “我就知道恭正安排好军务后,必会有言于我。”吕布笑了笑,伸手请高顺坐下道:“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喝杯茶再说。”

    “谢谢将军,谢谢奉先。”高顺恭敬地施了一礼,才坐了下来。

    “这就对喽!没人时叫我奉先即可。”吕布动手为高顺斟了杯茶说:“慢慢吃,晚上应无战事,吃好后我们兄弟正好说说话。”

    “嗯!”高顺点点头,开始狼吃虎吞着。可怜的孩子,一顿丰盛的庆功宴却食之无味,连肚子都没填饱。

    这就是严谨公正而清白无私的高顺高恭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