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历史军事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二百二十四章,风起云涌(续二)
    一万并州狼骑伤亡过半,但是其精气神没有一点受损,反而出现了丝丝升华。这是让吕布唯一心中好受的地方。

    “并州儿郎们,还能战否?”吕布再次列阵完毕,举起方天画戟指天而问。

    “战!战!战!”剩下的五千并州狼骑咆哮如雷般回应,本就凌厉的气势一升再升,连头顶的空气也出现了丝丝沸腾的白气。

    吕布不知道的是,自己麾下的这五千并州狼骑已至晋升为更加精锐之师的临门状态,只需要此时一个冲锋就完成晋升。可是有时天不遂人愿,总有点意外让人始料不及。

    “吕将军,可否听我一言?”这时花雷龙从己方阵营中驾马而去,竟然不顾危险地跑到吕布前方不远处抱拳开口道:“汉室的大敌是北匈奴,而不是我羌胡诸部。我们双方勇士折损于此可便宜了北匈奴,望吕将军三思!”

    吕布闻言,不由气势一沉。连头顶上空中丝丝沸腾的白气也消灭于无形。吕布沉吟了片刻说:“你们既然知道有人坐收渔利,为什么还不知死活犯我大汉侵我并州?”

    “吕将军,我们也有难言之隐,说来话长,非三言两语能说清。”花雷龙想了想说:“吕将军,这仗你已经打赢了。我还可以保证乌力北大王所统的羌胡几部,从今以后不再进犯大汉,更不会袭扰吕将军所在的并州。”

    羌胡人分许多大小部落,羌胡王乌力北也统治一半。其余就有几个部落正在骚扰凉州边境。至于说什么盟约或保证,都是很扯淡的事。当有实力,有能力,就是撕碎盟约和反悔之时。吕布和花雷龙对此都心知肚明。

    “保证就算了,反正诸胡来犯,我吕布还无所畏惧!”吕布纠结了一下说:“收拾一下滚出并州吧!”

    本来吕布就因伤亡五千之巨就有点悔意,这可是自己的私人力量,更是有生力量。死一个少一个,死一个都让吕布心疼得要死。吕布还想逐鹿中原呢,这下有台阶,吕布自然顺阶而下了。

    再说羌胡兵马还有两万余,就算再战胜之,吕布这五千并州狼骑还能剩几人?这也是吕布答应罢战的又一个原因。说穿了,人都是有私心的。

    “谢谢吕将军,后会无期!”花雷龙是真不想与汉室为敌,更不想与这个堪称恐怖的并州飞将吕布对阵沙场。嗯,最好以后不再见更好!

    花雷龙说完,拱一拱手,拍马回归本阵。花雷龙回阵后与羌胡王耳语一阵,很快数支羌胡人马走入战场,收拾着己方将士的尸体。吕布亦命令部下收拾打扫战场。

    不久之后,固阳城外又升起了一股较之前更为浓烈的黑烟,久久不曾散去。在黑烟散尽之后,羌胡兵马才彻底撤去。

    羌胡王乌力北在回兵途中就重病,别说带兵打仗,就是与北匈奴缠绵也力有不逮。自然羌胡兵马在一段时间内都不可能有动作。

    ……

    并州的局部战事算告一段落,吕布在固阳城停留了数日之后就挥师回五原郡驻地。吕布在离开固阳城之前另调人马驻守固阳城,把魏续及其部七百余人都带回了五原郡驻地。

    按理来讲,吕布是无权擅自调整边防驻军。要把这七百余将士带走,必须得到并州州牧丁原的肯首。不过无人对,加上吕布在并州军中的威望及丁原义子的身份,事情就这样了。

    不可否认的一点,吕布是看在这七百余将士已成功晋升为真正的精锐之士,为了加强己身的实力和照顾魏续,才这么做的。

    还好没人反对,在固阳攻防战中魏续的表现不俗,又得到了这七百余将士们的衷心拥戴。主要是陷阵营和吕布都表现得太凶残,才没人敢反对。

    这七百余将士就如此顺理成章地成了魏续的本部亲卫。也是日后吕布纵横天下的又一支精锐之师。

    与此同时,幽州和凉州边境也遭到了外胡不同程度的搔扰。凉州董卓以张济,李榷,郭汜等为将兵分数路抗击袭扰凉州各边境的外胡兵马。

    在上次李儒以奉旨征粮这一招后,西凉军可谓是兵精粮足。后勤没问题,打打外胡什么,对于西凉军和西凉诸将来讲,与练兵差不多。

    袭扰凉州边境的外胡兵马以羌人为主,其中有部分北匈奴兵马。北匈奴兵马是羌人兵马中的监军。

    其实来讲,羌人对西凉军是怕到骨髓的。若不是因为北匈奴胁迫,羌人是真不敢撩拔西凉军。

    结果也确实如此,西凉军各路兵马皆把入侵的羌人和北匈奴混合兵马按在土里摩擦。羌人兵马大半倒过来抱凉州军大腿,其部分北匈奴兵马死伤过半后,也远离西凉边境不知所踪。

    并州和凉州两州形势都差不多,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的,打了打就平静了。倒是幽州边境打得有点热闹。

    幽州边境主要是鲜卑兵马,其中有部分北匈奴兵马。鲜卑兵马近十万,北匈奴兵马若万余。十余万外胡兵马都集中在上谷和代郡。

    ……

    幽州,上谷和代郡之间的荨岭,白马将军公孙瓒驻兵营地,主帐中正在议事。

    “据并凉两州通报,并州的吕布在五原郡的固阳城与羌胡兵马打了一仗。惨胜,杀敌二万余,并州狼骑也折损五千,固阳守军阵亡二千余。”白马将军公孙瓒一如既往地指名道姓说:“倒是凉州打得好,凉州的董卓指挥西凉军打跪了羌人,还砍了不少北匈奴人的狗头,算大获全胜。”

    “这是并凉两州的大概情形。而我幽州情形更为严峻,据估计有鲜卑和北匈奴混合军十几万,在代郡和上谷附近蠢蠢欲动。”公孙瓒略有头痛地说:“天知道这些胡狗会冲那儿袭扰?”

    白马将军公孙瓒麾下现在猛将如云,精锐之师也不缺,就是没有一个好军师。冲锋陷阵没问题,如何统筹安排调度就有点抓瞎。

    “将军,管他呢,多派斥候,见招折招见式解式。”颜良站起身来,施了一礼道:“据探子的消息,调兵遣将也不迟。”

    公孙瓒招了招手让颜良坐下,点点头说:“不是不可以,就是太被动了。真想率马白义从主动出击才好!这样猜来猜去累死个人。”

    公孙瓒以前就是带着白马义从满地图跑,那儿有敌情就杀向那儿。那痛快自由劲就别提了,让公孙瓒无比怀念呀!

    而现在公孙瓒是势成了,家大业大,麾下兵马多了,不能也不允许公孙瓒再恣意妄为。可以说整个并州的边防,数十万兵马都系于一身。能力大责任就大,公孙瓒很无奈呀!

    “将军,万万不可!”赵云霍地站起身施礼道:“将军乃数十万幽州军主帅,岂可轻言率部出击。将军你只需坐镇荨岭大营,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

    “子龙呀,我何尝不想如此。可是我只会带头杀敌冲锋。”公孙瓒大咧咧地说:“等胡狗打上门来,真是憋屈。子龙你出个主意,让我们杀个痛快!”

    “呃!”赵云也是忠言而谏,要赵云出谋划策,这与没牛抓匹马耕田没什么区别。如果说十年后的赵云还能拿个主意,现在嘛,领支兵马打个局部战役还行。

    “哎呀!你们想这么多做什么?”这时张飞站起身,施了一礼,大手一挥道:“胡狗要入幽州,从上谷和代郡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上谷的马城,二是代郡的问城。我们分兵守之就没错!”

    幽州大部分都是山岭,还有部分长城为阻。外族大队人马要进入幽州,选择的路线和地点有限。这时代的山岭都是处于原始生态,大队人马很难通过。

    上谷的马城就是之前颜良和文丑血战之地。城小墙矮,又是边防要塞。是外族兵马入侵的首选之地。而青城是代郡怀安县的一个边防小城,比马城大点。也是外敌入侵代郡的不二之选。

    “大哥常说换位思考,我觉得如果胡狗只有从这两处进兵。当然,胡狗从荆棘满途的山间小道摸过来就当我没说。”张飞补充道:“广洒斥候探子,以防万一!”

    “翼德一句惊醒梦中人呀!善!”公孙瓒双眼一亮,十分赞赏地说:“我幽州又不是一马平川,众将听令。”

    公孙瓒命令颜良,文丑,张飞三人率二万人马赴马城驻防。关靖,严刚率三万人马赴青城驻防。赵云率白马义从及本部共二万兵马相机接应两路。公孙瓒及五万大军坐镇荨岭大本营指挥调度。

    军令一下,整个荨岭军营动了起来。一会儿功夫,张飞哥仨率二万人马出荨岭,向马城而去。关靖和严刚率三万人马向青城而去。一时间幽州战云密布。

    赵云回到营帐,就让亲卫把麾下将校们召了过来。这是赵云临战前的习惯,集思广益,免得战时队伍无所适从。尤其是赵云麾下山头不少,不磨合都不行。

    没过多久,如张三,李四,李条,司马俱,徐和,拓拔龙,老胡,老张等百夫长都来了。让赵云没想到的是张宁和樊轻衣也一身绒装来了。

    没办法,赵云的左手边第一席位是张宁,第二席位是徐和,第三是老张。右手边第一个席位是樊轻衣,第二席位是老胡,第三席位是拓拔龙。

    “闲话不说,这次鲜卑和北匈奴十余万兵马犯我幽州。我部的作战任务是接应马城和青城的两路兵马。”赵云待众人坐定后就开口道:“拓拔将军熟悉鲜卑诸部,就由他先介绍一下。”

    “将军,各位同僚!”拓拔龙施了一礼,也没站起来,就把他所知的情况大约讲了一遍。重点是介绍现在鲜卑的主要将领和兵马精锐程度。

    现在鲜卑部落在拓拔铁殆亡后,单于是宇文氏部落的一个叫宇文牛的人。宇文牛三十七八岁,有万夫不当之勇。其宇文家还有十个号称宇文十虎的部落勇士,都是勇猛善战的家伙。

    而在鲜卑兵马中监军的北匈奴将领,是有号称北匈奴第一个高手的呼延怀。其人是北匈奴王室族人,三十几岁,也是北匈奴人中为数不多的内气外放境界巅峰状态者。

    “总的来说,现在的宇文氏所统鲜卑兵马,要比以前拓拔氏所统的鲜卑兵马要少,也弱一线。”拓拔龙强忍悲痛,最后总结说:“北匈奴兵马却很强,只比白马义从弱一线。”

    “嗯,拓拔将军,你认为他们会两路同时强攻,还是会一路佯攻一路主攻。”赵云点点头,十分谦逊地问道。

    “将军,两路强攻不可能。如果依末将愚见,青城会是佯攻,马城才是主攻方向。”拓拔龙想了想说:“青城易守难攻,马城更容易攻打。”

    “拓拔将军言之有理!”赵云扫视了大伙儿一眼说:“还有谁有什么要补充,或者说建议么?”

    “将军!”赵云右手的张宁正色施了一礼道:“我不是想补充什么,也不是说建议。我只是想说一个感觉,直觉。”

    “张将军请说。”赵云并没因为张宁是个女人,还是自己的女友,而不喜或如何,反而十分有礼地让张宁发言。张宁是刘备亲封的校尉,叫声张将军也正常。

    “从并凉两州的战况和形势来看,外胡兵马都是试探性进攻。或者说背后的北匈奴在看汉室的反应。”张宁分析道:“所以说都是佯攻,至于说到底会打到什么程度?应该以拉到仇恨为止。”

    “张将军是认为北匈奴为了让诸胡对我大汉都同仇敌忾?”那咱赵云心中早有数,也对张宁的兰心慧质十分欣赏。

    赵云也知道张宁这都是身为黄巾军大小姐,一路斗争下来的经验智慧之所得。而张宁所说一点也没错,北匈奴的呼延储还真是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

    呼延储借汉室之手削弱杂胡,便于北匈奴掌控诸胡。最好是同仇敌忾对付汉室。呼延储并不准备现在与汉室全面开战,他也在等待。等待汉室更乱,崩塌了更好。那时才是北匈奴剑指中原之日。

    “对!汉室和北匈奴之间有一场大决战,会决定北方草原的归属,以及北方诸胡的命运。”赵宁肯定地说:“但是绝对不是现在,最少是幽并凉三州兵马减少或削弱之时。”

    “幽并凉三州兵马发生大变故?”赵云自言自语地说:“除非是……”

    “别吞吞吐吐的!”张宁毫不在意地说:“洛阳巨变,逐鹿中原。这有什么好忌讳的!”

    赵云抚额,帐中众人皆默然。

    ……

    在荨岭至马城的道上,张飞哥仨正在一边行军一边闲聊。不论是杂胡兵马还是北匈奴兵马,对于哥仨来说都没当成对手。这不是自负,而是自信!

    “公骥,十几万胡狗,这回可以杀个痛快了。”张飞连丈八蛇矛也扔给亲卫扛着,就甩手信马由缰地胡说八道。

    “宝马就宝马!”颜良答非所问地说:“翼德,你没觉得子龙麾下这拓拔龙有点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