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历史军事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二百二十一章,风起云涌(中)
    “怎么办?”摸了一把因饥饿渗出的冷汗,曹性一边张弓引箭,一边对指挥城防之战的魏续说:“将士们都没吃东西,情况不容乐观。”

    “是我太意了,被胡狗算计了。”魏续倒挺有担当地说:“我也一时之间没有好的对策,期望在我们尽力之前陷阵营能赶到。”

    “嗯,胡狗想攻下固阳,少不了要崩坏几颗牙!”曹性应了一声,手一松,一支利箭有如流星般中正一个羌胡小头目的右眼。

    曹性的箭术在并州军也是有数的,基本上是例无虚发。就在这次固阳城攻防战中,死于曹性箭下的就有好几十个羌胡勇士。连花雷虎也忌惮不已。

    可是固阳城城墙太矮,没过多久,城头过道上已经是羌胡人马和汉军混战在一起。除了曹性这等神射手,一般弓箭手已经不敢随便射箭,弄不好就射杀了己方将士。

    这时攻防战已经进行了大半个时辰,汉军更有点饿得慌,却也咬紧牙关在坚持,在战斗。战友倒下了,踏着战友的尸体顶上去。

    鲜血逐渐染红了固阳城城头过道上每一块砖,敌我双方都杀红了眼。忘了饥饿,忘了畏惧,只知道执枪挥刀砍向对方,直到一方倒下为止。

    太阳终于跚跚来迟,从东边的山头上爬了出来。这时固阳城的攻防战已经进行了一个时辰。守城的汉军因饥饿带来的体力不支,终于彻底影响所有活着,还在战斗的将士们的意志。

    守城汉军败象渐露,随之被羌胡勇士砍杀而倒下,再也爬不起来的将士越来越多,固阳城弹指可破。

    魏续是真的急了,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并没有援兵的影子,不由苦笑几声,对曹性说:“你来替我指挥,我亲自上阵与将士们并肩作战!”

    其实此时已经无所谓指挥了,除了魏续的百余亲卫,所有预备兵力都压了上去。固阳城三千守军,此时活着的不过千余。还随时在倒下在减员。

    魏续为什么宁可亲自上,也不命令曹性率百余亲卫上呢?实在是曹性除了箭性出众外,这身手与杂兵没区别。让平素冷静曹性上去拼杀,还不如在后方放冷箭。

    “去吧!我就在你身后!”曹性惨笑一声,郑重地说。曹性也是自己知道自家事,自然不会热血上头地?G掉优势带队冲锋。

    魏续操着大刀,领着百名亲卫压了上去。城头过道很窄,有这一股生力军的加入,算是遏制了固阳城守军的颓势。不过怎么说呢,守城方再无后备兵力,援兵不至,固阳城失守是迟早难免的事。

    太阳继续上升,放射着炙热的光芒,似乎要将固阳城头的血迹烤干。城头下花雷虎手搭凉棚,远远眺望着城头的战况。这次固阳城守军的顽强和战斗力都让他咋舌。

    战斗至此,花雷虎部并未占任何便宜。城池没攻占,双方的战损也相若。相对而言,花雷虎还是满意的。只要攻下固阳城,就打通了进入并州,通往中原的缺口。

    固阳城攻得下吗?花雷虎对此有十足的把握,己方还有千余精锐没有投入战斗,而对方似乎无兵可用了。这是基于对方无援兵或援兵不能及时赶到战场。

    汉军会无援兵吗?肯定有!战斗已经打了几天,援兵肯定在路上。在魏续自亲带队上场后,花雷虎也把五百后备精锐投入了战场。花雷虎赌汉军的援军不能及时赶到并进入战场,在此之前拿下固阳城。

    随着花雷虎部的五百精锐攀上城头,魏续带队所缓解守城方的一些许压力,瞬间消失于无形。城头过道中的汉军被迫一步一步往两边退。这时距通往城内的梯道只有数步之遥。

    “今日难道要葬身于此!”魏续砍翻了一名羌胡悍卒,回头看了眼身后触手可及的梯道,心中泛起波澜。

    魏续只需后退数步,冲下梯道,纵身上马,在曹性的掩护下就可以逃出生天。但是固阳城就丢了,剩下的同僚都必死!如果魏续坚守,能拖延片刻,固阳城也会丢,魏续及其部下团灭。

    坚守?撤退?魏续在天人交战之中。

    “咻!”的一声,一支利箭从魏续的后方,经魏续的耳旁呼啸而过,正好射中了一个欲举刀砍魏续的羌胡士卒。

    “啊!”中箭的羌胡士卒惨叫一声,让魏续回过神来,扬起刀一把将中箭的羌胡士卒枭首。魏续砍死这名羌胡士卒后,再也不敢分神多想,而是咬紧牙关奋起余勇向前冲杀了几步!

    主将都悍不畏死,守城的汉军将士也不怂,忘记饥饿,忘记疲累,扬刀挺枪打出了一个反冲锋!守城方的防线两边皆向前推回了几步。

    “战场上临战分神乃大忌,没有过人的武力,没有成建制的亲卫拱卫,会死人的。真不知魏续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曹性射出及时援救的一箭,摇了摇已经十分酸胀的双臂,有点好奇地想。

    曹性都忘了从天亮到现在射出了多少支箭羽。别说自己特制的几壶箭羽,连之前打扫战场时收集的残箭破羽也快射没了。高顺再不率陷阵营赶来,曹性只好把弓扔了抡枪上阵厮杀。

    “咦!”城外的花雷虎轻咦一声,对魏续能在全军士气低落之时打出个反冲锋,表示有点诧异和敬佩。不讲敌我双方的立场,悍勇之士从来都会让人心存敬意。

    “全军押上,一把攻破固阳城,驰骋中原!”花雷虎并没有因为对魏续的敬意而动摇和犹豫,而是举起手中的弯刀,下达总攻的命令。

    花雷虎部五千人马,打到现在只剩下三千五百人左右。花雷虎一声令下,全部都参与到夺城之战中,花雷虎自己都攀上了城头。而守城的魏续部剩下一千五百人不到。

    花雷虎上得城头,手起刀落,几名连站都有些摇晃的汉卒被砍翻在地。几个呼吸间,羌胡兵马在主将花雷虎率领下,向前推进了数步。

    区区数步,布满了鲜血淋淋的残肢内脏,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让人作呕的血腥味。区区数步,尽是汉胡双方将士的尸首,尸体上是尸体,尸体中间还是尸体。

    区区数步,双方倒下了近千人。战斗的激烈,战场的残酷无情,在此刻,在阳光下表现得淋漓尽致。而双方似乎一无所觉,眼中只有前方的敌人,心中只有杀死前方敌人的念头。

    花雷虎率队终于迎上了顽强抵抗的魏续。敌我双方的主将终将决一死,分个胜负输赢。

    “?牛 蔽盒?萆矶?穑?纸幸簧??坏犊诚虼?映謇吹幕ɡ谆ⅰ;ɡ谆⒖诮青咦挪锌岬睦湫Γ?紊硐蛴移??盒?牡斗妫?锸忠煌涞断蛭盒?挠冶鄹钊ィ?br />
    “咝!”弯刀在魏续的右臂上留下了一道弧形的伤口,鲜血不由分说地往外冒。火辣的刺痛让魏续紧咬牙关惊呼出声。

    可是魏续无暇顾及伤口,花雷虎要命的弯刀正向脖子间抹来。魏续举起大刀迎向弯刀,“咔嚓!”一声,火星四溅,大刀和弯刀交织在一处。

    不料因为右臂受伤,魏续有些不支地向后退了半步!魏续的生死悬于一线,可魏续的武艺究竟是时常被吕布提点过,就在这危急时刻,只见魏续撤刀,头往后仰,飞起右脚,一脚正好踢在花雷虎左肘上。

    “哎唷!”花里虎吃痛,不由一声惨叫,收起弯刀向后退了一步,如怪兽一般打量着魏续,开口用汉话说:“汉将你不错!”

    魏续没想到这个羌胡头目会说汉话,其实诸胡之中绝大部分的人都会说几句汉语。这时代的大汉帝国及汉文化绝对是这个地球上最强大最璀璨的存在。

    “再来!”魏续顿了一下,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说。一边“嘶”的一声,扯下甲胄内的一块贴身布料,三两下包扎着右臂的伤口。

    花雷虎和魏续又有如两只负伤的野兽战在一起,有来有往,十几合也没分出胜负生死。两人的修为差不多,都是练气成罡境界。花雷虎有以逸待劳的优势,魏续有招式精妙的长处。

    硬实力的差距,有吕布指点过的魏续也终落下风。体力不支而冷汗泠泠而下,魏续擦了把眼睛旁边的汗水,用眼睛的余光扫视了下身边四周。只见守城的己方都处于下风,防线也被不断压缩,距梯级通道不过三五步的距离。

    “就这么输了么?”魏续这时被花雷虎缠住,倒没有后退的念头,心中更多的是不甘。甚至连怪后方支援不力的想法都没有。

    花雷虎何尝不知魏续已经体力不支,手中的弯刀一刀快似一刀,一刀比一刀更重,恨不得一刀把魏续砍死。无奈魏续在危险之间总会有一招半式十分精妙的招式迸现,让花里虎不得不防,却也一时间无以竞全功。

    “滋!”的一声,魏续的左臂又被花雷虎的弯刀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鲜血迸射。魏续头晕眼花之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花雷虎见状,高高跃起,弯刀带着死亡的气息向魏续当头砍去!眼看魏续就要命丧弯刀之下!

    “叮当!”一声,曹性一直在注视魏续和花雷虎的战圈,危急时刻又射出了让花雷虎必防的一箭。再次救护了魏续一次。

    其实曹性也很无奈,只要修为在练气成罡之上的人,在有心防备之下,曹性射出的箭难以伤人,最多造成干扰。如果内气外放境界的人,除了曹性冷不防放箭,基本无法造成伤害。

    “可恶!”花里虎挥刀挡下曹性射过来的箭羽,看了眼从刀下逃出生天的魏续,又遥望了一眼城墙箭楼上张弓引箭的曹性,呲牙咧嘴呸道。

    魏续摇了摇有点眩晕的头,用力咬了下舌根,一股剧痛让他为之清醒。魏续又扯下一条布块,胡乱地扎住了左臂的伤口,然后起大刀,准备作最后的一次冲杀。

    “大汉的将士们,还能战否?”魏续扬起大刀,厉声问道。

    “能!能!能!战!战!战!”所有还活的千余守城将士都大声回应道,一股决绝决然的气势直冲霄汉,连众人头顶的空气也开始剧烈旋转起来。

    “大汉儿郎们,寸土必守,寸土必争,寸土不失,杀!”魏续赤红着双眼,咆哮着举刀向花雷虎砍去。

    这时的魏续及其部都有如满血复活,数息之内就把防线向前推了十步,还顺带砍死了百余羌胡士卒。连魏续也没想到己部能在逆境绝境中突破,这时的魏续部才真正成为并州军中的精锐。

    真正的精锐,不仅是有相配的战斗力,更要有在绝境中敢战,能战,甚至有战至一兵一卒的勇气和决心。战斗力和战斗意识都达标,才能称之为精锐。

    而真正的精锐都是杀出来的,甚至绝大部分都是在绝境险境中杀出来的。没有经历生死无以挣脱生命的枷锁,不挣脱枷锁又何以浴火重生,不浴火重生又何以铸就不败之心!真正的精锐有不俗的战斗力,有敢战之心,更有不败之心!

    “草原雄鹰,博击长空,杀!”被魏续逼退近十步的花里虎,一样双目赤红,挥起弯刀,高叫着羌胡人独有的口号,率部向守城汉军发起了针逢相对的悍不畏死的冲锋。

    花雷虎部不比上次花雷豹那支杂兵,花里虎部是羌胡王乌力北麾下最精锐的所在。是经过无数次生死之战而存活下来的精锐。有着高超的战斗力和顽强的战斗意识。

    “草原雄鹰,搏击长空,杀!”花雷豹部皆高叫着向魏续部反扑而去。两支都不愧于精锐之名的人马碰撞在一起。

    可以说固阳城攻防战现在才真正开始,不过这次碰撞之后,输了的也就输了这次攻防战,甚至输了生命。精锐,真正的精锐都是为打死另一支精锐而存在,而变强。

    血肉横飞,不断有人倒下,又不断有人前赴后继地顶上。踏着战友的尸首,战斗再战斗。所有人都杀红了眼,麻木了心,机械地舞动刀枪,习惯性地挥着矛戟,直至敌人倒下或自己倒下。

    战场已经成了修罗场,绞肉机。战斗已处于白热化。双方在城头过道中存活的人不足三千,魏续部八百余,花里虎部二千余。

    “吁!”被花雷虎凌空三连劈,魏续最终架不住半跪于地,精疲力竭地长吁了一口气,身体上想放弃,心中却在大声呐喊着:“不,不,我不能倒下!”

    魏续怎么也不愿意己部刚刚突破晋升,就身死而团灭。魏续更明白,只要此战不死,不被团灭,并州军就多了一支精锐之师,自己也手握一支强兵。

    前提是魏续不死。魏续死了,精锐什么也就不存在了。魏续不死,就算部众只剩下一人,也可以诞生一支精锐之师。这事就这么扯,事实就是如此。

    “死吧!这次谁也救不了你!”花雷恶狠狠地叫嚣着,手中弯刀向魏续头顶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