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历史军事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二百二十章,风起云涌(上)
    “公子豁达,倒是我着相矣!”田丰十分欣慰,又无比自信地说:“陈公台再有才,再厉害,我也不惧。眼光,眼界,舞台,决定了一个人的发挥。”

    “这就对了,他陈公台再厉害也有局限,他的终点不过是我们的起点。”刘备也豪气万千地说:“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一个执着于一子之得失的人,如何与执棋全盘的人比?”

    “哈哈!公子就此别过,我们还是去经营好渔阳这一地再说。”田丰飞身上马,策马扬鞭大笑而去。徐晃也拱手为礼,随之而去。

    “辛苦元皓和公明了!”刘备亦拱手回礼,目送着田丰和徐晃一行人消失在目光中,才上马和典韦向涿郡而回。

    “公子,那个鸟县令不若让我抓过来可好?”牵着马的典韦在走了一程之后,还忿忿不平地说:“似乎这天下就他厉害一样,连公子和元皓先生也不放在眼里。”

    在典韦看来,敢对刘备无礼的,就算你再有才能再有权势也不行。何况典韦不觉得陈宫厉害到那里去,通县和涿郡任何一个县都没法比。你陈宫一个通县都治理不好,又何谈其他?

    “恶来,强扭的瓜不甜知道吗?”刘备笑着说:“这个叫陈宫的县令确实很厉害,出谋划策的能力可排在当今天下前二十以内。”

    “哦!这鸟县令真有这么厉害?”典韦知道能排在天下前二十名以内是个什么概念,却又不解地说:“公子怎么知道?这鸟县令又怎么又治理不好通县?”

    “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你家公子只要看这人一眼,就能知道这个人是好是坏,能力如何。”刘备在典韦面前可一点也不谦虚,还十分那啥地说:“至于通县的现状,这与陈宫这个人和他的能力就没多少关系。张阳贪婪无比,陈宫就是在混日子。”

    “这倒是,公子就还没看错过人。”典韦不纠结陈宫了,脑海中又浮现出他认为是坏人坏人的曹操形象。

    典韦当年在洛阳城外拔了一棵树,被曹操带队追到蔡府,就有曹操是坏蛋的执念。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记在心头,也真是奇了个怪。

    典韦当然不知道,在历史上,自己与曹操,曹操与陈宫,彼此都纠葛无比。典韦和陈宫都跟随过曹操,甚至因其而死。而如今可能性不大了,人生际遇之神奇莫过如此。

    ……

    且不说刘备这里在攻略广阳郡,且说幽并凉三州的边境上,却是风起云涌,处处烽烟,大汉的戍边将士正在与诸胡浴血奋战。虽然说规模不大,但是战线长,处处都在打仗,似乎所有的北方异族都在动。

    并州,大原,晋阳,原刺史丁原丁府。自灵帝刘宏采纳刘焉的提议,撤刺史改州收后,已有不少刺史变州牧,丁原就是其中一个。

    丁原,表字建阳,是泰山郡南城县人氏。丁原出身贫寒卑微,他会写文章且勇猛,年少时被任用为官吏。后为南城县吏,当时有贼寇来犯,丁原身先士卒,破贼寇有功,任武猛都尉领并州刺史。

    丁原任并州刺史以来,一直屯兵河内,坐镇大原普阳,保境安民功不可没。丁原算是个心怀汉室的忠臣良将。也正因为如此,丁原的并州刺史之位稳如泰山。

    嗯,如今该叫丁原为并州州牧。刺史与州牧不仅仅是叫法不一样,更有本质区别。州牧可以开府建制,敕封手下一众官吏,而刺史不行。

    丁原近来作了一个决定,就是收麾下猛将吕布为义子,并封吕布为州牧府主簿。原因有二,其一是因为丁原年岁渐高,不宜再带兵行军打仗,想找一个信任而勇猛的人戍边护卫并州,丁原看上了吕布。

    其二是丁原认为吕布勇猛而没心机,施以权财即可笼络和掌控。当然,吕布夸张的战斗力和耀眼的军功是让丁原赏识的根本原因。

    丁原对吕布可是寄了很希望和下了很大的本钱,收为义子外,还封了牧州府主簿。这主簿一职是丁原所能封的秩六百石最高官职,也是在并州军政两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丁原对吕布可谓是眷顾有加。

    吕布被丁原收为义子,成为州牧府主簿后,就一直呆在大原晋阳,甚至连家也从五原郡搬了过来。今天一大早,吕布就被丁原的亲卫从家里传至州牧府。

    “义父,不知传孩儿有何事?”吕布来到丁府,在议事厅见到丁原,恭敬地施礼问道。

    “奉先,免礼,你先看下这个。”丁原挥了挥手中的军情急报说:“并幽凉三州边境都不大平啊!我并州五原郡出现了近五万的羌胡兵马。”

    “哦!孩儿正好闲得发慌啊!”吕布从丁原手中接过急报,大咧咧地说:“别说五万羌胡人马,就是五十万又有何惧哉!”

    “奉先,你啊!”丁原有点怒其不争地说:“为将帅者,必文武并重。为父让你安心习文,就是为你以后能成为一个安邦定国的大汉栋梁之才。”

    “谢谢义父,孩儿明白义父的一番苦心,孩儿会加倍努力的。”吕布是真不想看那劳什子诸子百家,先贤典籍,不过在丁原面前却表现得还像那么回事。

    “嗯,很好!”丁原满意地点头说:“为父的出身贫寒,在努力地练武习文后才出人头地。奉先你光有勇力和军功是不够的,世人都讲究出身门第。为父能帮你的会尽力,主要还是要靠你自己。”

    “谢谢义父,孩儿知道!”吕布何尝不知道丁原的用心,不过不喜爱文事就是不喜爱。谁不知道读书看书好,吕布自认为不是这块料,这又有什么法子。

    “知道就好,为父也不多说了。”丁原收回吕布看完了的急报说:“军情如火刻不容缓,奉先你回家告别一声,即刻去五原郡,都统五原都所有兵马尽快击破羌胡兵马。”

    “喏!孩儿必让羌胡人马有来无回!”吕布一听丁原把五原郡的军权全付予自己,欣喜若狂地应诺。

    “奉先,羌胡人后面可有北匈奴撑腰,绝不可大意轻敌。”丁原不忘叮嘱道:“两军对敌,小心无大错!有自信心好,可千万别自负,切记!去吧!”

    “孩儿谨记!”吕布施了一礼,退出了议事厅,快步如飞地回到家里。

    吕布回家后,交待了夫人魏氏和严氏几句。其中夫人魏氏已有身孕。在魏氏千叮咛万嘱咐之中,在严氏依依不舍之中,吕布一骑从晋阳向五原郡而去。

    ……

    羌胡王乌力北在北匈奴美女的再三催促下,终于整军五万向大汉的并州五原郡而来。以花雷虎率精骑五千为先锋,用花雷龙为随军军师羌胡王乌力北亲率大军在后。

    花雷虎怀着弟弟花雷豹之死的仇恨,不顾兄长花雷龙的再三叮嘱,一路疾驰,直到固阳城才止步。

    固阳是座小城,也是并州五原郡的一处边防要塞。羌胡兵马攻破固阳城,就可以直驱直入进入并州腹地,剑指中原。所以说固阳城虽小,却是战略要地。

    固阳城小,城墙也不高,不过两丈多点,修为高点的人可以纵身而上。要守卫固阳城是件要人老命的事。基本上每次固阳城发生战事,都是敌我双方用人命来填的血战。

    这次花雷虎率部来到固阳城下,就发动了几次试探小规模的攻城战。攻守双方参战的总人数在一千左右,双方的战损是一比一。由此可见固阳城是多么的不靠谱。唯一的作用是固阳城可以阻止骑兵直接跨越而过。

    “将军怎么还没来?”守固阳城的魏续看了眼夕阳,有点烦躁地对麾下的将校曹性说:“固阳城才三千守兵,羌胡兵马可有五万之众。”

    自吕布去晋阳后,魏续就调到固阳城任守城主将,也算是下放任实职。虽然说魏续是因为裙带关系上位,但是也领兵作战勇猛。在这回抵抗花雷虎部攻打固阳城的战斗中就可圈可点。

    “将军,急报早传回去了,最迟明天就会有援军来。”曹性笃定地说:“最少高将军会率陷阵营明天一定会到固阳城。”

    “高顺?也好!有陷阵营在,不怕胡狗攻破固阳城。”魏续实在不喜高顺,不过对高顺率领下的陷阵营还是没什么看法,反而十分肯定他们的战斗力。

    陷阵营的战斗力已经在无数次战斗中证明过。是踏着敌我双方的尸体上杀出来的。无阵不破,百战不殆,这就是陷阵营。尤其在主将高顺的率领下,陷阵营的战斗力更会提高一个档次。

    “将军,下去好好休息,这里就由未将盯着就行。”曹性知识魏续向来与高顺不对眼,自然没再说高顺不惹自家上司不爽,而是十分体谅地说:“今夜应该无战事,明天才是关键的一天。”

    花雷虎部攻打固阳城有几天了,还从来没有夜间攻城过。夜间敌我双方都不占便宜,士卒们大晚上还看不见啊。

    “嗯,不过还是交待将士们打起精神,严加提防,切不可大意。”魏续对一向谨慎的曹性还是挺放心的,不过该交待的还是要交待。万一固阳城有失,再怎么弄魏续也是主要责任人。

    “喏!”曹性应诺道:“末将必会遵命行事。”

    ……

    另一边,五原郡兵营内,高顺在接到固阳城魏续快马加急送来的紧急军报,不敢怠慢地和数个校尉商议。

    高顺是吕布的亲卫长,在上回和吕布深入友好的交流后,吕布对待高顺有所改变。吕布在去晋阳之前,就把魏续下放至固阳城任守城主将,而高顺负责军营事务及练兵。

    谁敢说吕布不精?他心中明白得很。吕布知道魏续和高顺不对眼,而两人又是他的左臂右膀,这样安排就两全其美皆大欢喜。事实证明吕布这样安排挺好。魏续守固阳城守得好,高顺把军营打理得井井有条,兵也练得不错。

    “诸位将军,固阳城急报!”高顺在诸将到齐后,把魏续送过来的急报让大家传阅了一遍之后说:“大家认为该如何处置?”

    成廉,侯成,郝荫,宋宪四个将校相互看了一眼,他们都知道高顺与魏续的纠葛,对此不想参和其中。最后由成廉开口道:“高将军全权处置即可!”

    “好!”高顺并没推辞地说:“我意一边快马急报丁大人和将军,一边由我亲率陷阵营先驰援固阳城。军营就拜托诸位将军,等将军从晋阳回来后再听命行事。大家以为如何?”

    “喏!”成廉等人欣慰应诺。同时对高顺这个同僚不由高看一眼,公私分明的人总是让人敬服。

    其实所谓高顺和魏续不和,纯粹是魏续的问题。高顺没有把这些无聊的事放在心上。主要是高顺平时严肃不喜多言,所有人都误解了。

    高顺在会后,命一骑送信去晋阳,一骑回报固阳城。高顺自己则率部陷阵营一人双马向固阳城驰援。

    陷阵营是重装步兵,如果说着甲步行援助固阳城,那么黄花菜都凉了。只有变步兵为骑兵才能及时援救。一马驮人,一马驮甲,才是上上之选。

    好在并州军中不缺战马,不然只好派骑兵去驰援固阳城。守城破阵又没有比陷阵营更合适的,可以说陷阵营就是一座能移动的保垒。也就是说高顺的处置十分正确。

    ……

    固阳城外不远处的空旷处,花雷虎部的营寨就驻扎在那里。双方遥遥相对,可以极目而见。

    “将军,何不全军押上一举攻下固阳城?”一名羌胡勇士有点不解地问花雷虎。

    “不急,等大王率大军来了再说。”花雷虎在战斗了几天后,整个人奇迹般地冷静了下来,竟然不急不躁地说:“没必要的伤亡能避免最好。大军明天就会到,不急在这一天。”

    “哦!”这名羌胡勇士也只是问问,至于说什么出谋划策就算了吧。

    “传令下去,除了必要的岗哨,所有人好好休息,凌晨饱餐一顿,天一亮就攻打固阳城。”花雷虎想了想,下了这么个命令。

    花雷虎不想打下固阳城么?想啊!可是固阳城的守城汉军一点也不弱,尤其汉军中有一个神射手,让花雷虎无比忌惮。

    一夜无话,花雷虎部与固阳城守军都相安无事。天刚朦朦亮,花雷虎就亲自带队从不同城段狂攻固阳城。

    战斗甫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守城汉军明显有点力不从心。守军汉军吃亏在都饿着肚子,尤其在拼杀一阵之后,好多将士都是饿得眼冒金星。

    在花雷虎部得势不饶人的攻打下,固阳城危在旦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