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历史军事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一百七十五章,威镇三郡
    当孙坚率部冲杀过来时,这个披头散发的壮汉还没来及领兵当先锋出击。伧促间区星部临时组织兵力对抗孙坚部的攻势。

    “身为太守,难道不应该两军致师,说些什么大义凛然的话么?这姓孙的不地道!”区星披甲上马前不忘这么吐槽一句。

    区星驾马向前,没走几步就见不远处一人持刀驾马如一阵旋风袭来,挡者莫不披靡。那个刚刚还磨拳擦掌的披头散发的壮年,交手不及一合就被砍翻于马下,眼看是活不成了。

    “这就是江东猛虎孙破虏呀!”虽然对方没有通名报姓,区星却一个冷战,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就是孙坚,就是他今天要面对的对手。

    自忖不是孙坚的对手,区星不断命令身边的将士冲杀在前,这货是期望用人命用人数堆死孙坚及孙坚部才好。

    然而,就在区星拼命督战之际,天际闪过一道紫色的刀气,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力向区星头上宠罩而来。

    “杀你者,孙坚是也!”区星的头离开身躯冲天而起,伴随区星耳边是这么一句响如洪钟的话。区星来不及再多思考,就已经魂飞魄散。

    “区星贼首已伏诛,余者还不速速归降?”全力全开,展示内气外放境界的孙坚一刀枭首了区星,一时间气势煞是骇人,厉声喝叫间,有不少贼子自觉放下手中的武器伏地归顺。

    从两军相遇到区星授首,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战斗就结束了。此役伤亡不大,除了区星等几个贼首被诛,余者皆降。孙坚部更是只伤几名士卒,无一牺牲。

    孙坚不比皇甫嵩等人,并没有坑杀这些由农民组成的义军,而是斩杀了一批声名狼藉之徒,余者遣送回原藉。

    正因为如此,区星部散落在各地的余贼皆举手投降或望风而逃。于是孙坚从领旨到长沙郡贼匪一清才半个月光景,这让孙坚这名威镇长沙。

    在此期间,孙坚以长沙太守之名还斩杀了一批贪官污吏。凡是有人检举揭发,经孙坚查实属实,孙坚基本不待他人解释,就斩杀于市,以敬效犹!

    一时间长沙郡民拍手称快,长沙郡吏治为之清,整个郡都飞速快捷地发展起来。郡民皆亲切地称孙坚为猛虎太守。

    至于有官吏说孙坚出尔反尔,说好既往不咎,却又高举屠刀表示不满。孙坚淡淡说了句:“民意如此,我只是待天行道。不服,那你就去和那些被鱼肉过的郡民解释。不服,那你去阎王爷那里讨公道。”

    无论心中有愧或无愧的人听了,再也不复对此说什么。规则就是用来打破的,而如今在长沙,孙坚就是规则的制定者兼执行人。对此无人不服!

    孙坚到任后月余,某日一大早,孙坚又来到军营击鼓升帐议事。众将疑惑中纷纷闻鼓而至,如今长沙靖宁,孙坚所谓为何?

    众将都知解散队伍是不可能的,好不容易建立的一支武装力量,孙坚再没脑子也不会轻易放手。何况孙坚出任长沙太守以来,表现得让人刮目相看。

    “长沙境内叛乱已平贼匪已清。可是临郡桂阳和零陵以周朝和郭石为首的叛乱还在危害我大汉子民。诸位如何看?”孙坚待众将到齐,老神在在地说:“之前周朝和郭石与区星遥相呼应。这下区星被我砍了,不去招呼下另外两人也说不过去吧!”

    众将忍不住都纷纷哈哈大笑,想打仗就想打仗吧,还说出如此牵强的理由,也真是够了。你孙坚是老大,你说开打,大家不都只有跟着冲么?

    “别笑!”孙坚严肃地说:“勤于政务固然是极好,可是我孙坚就是刀利,这些曹功文书之事还是给那些文人去处理吧!我们就给他们和郡民们打出一片安宁祥和的天空。”

    孙坚的话让众将一片肃然,当今大汉天下有几个如此为国为民的太守?没有啊!全天下也只有一个江东猛虎孙坚孙文台!

    “请将军下令!”众将恭敬地唱喏,都不再有疑虑,心甘情愿跟随孙坚征战沙场,那怕命丧疆场也无怨无悔。

    孙坚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下达了一系列军令。留老成的程普率二千人马驻守长沙,孙坚带黄盖和韩当率三千兵马开赴临郡桂阳。

    孙坚的威名早传至桂阳,快速而麻利地平定区星部也被临郡熟知,是故孙坚部进入桂阳受到了桂阳军民的热烈欢迎和拥戴。

    孙坚也不负众望,几场战斗下来,桂阳的周朝部被绞杀一空,连贼首周朝也没逃过被孙坚一刀枭首的命运。半月,仅仅半月,让桂阳郡军民束手无策的周朝叛乱就成了历史尘埃。

    孙坚平定周朝之叛乱后,并没有指桂阳军政指指点点,甚至没多作停留。在桂阳人们感谢声中又向临郡零陵进发。

    在零陵上演着同样一幕,都是孙坚及孙坚部华丽丽的表演。不同的是这次零陵的贼首郭石被孙坚活捉了。这可比一刀枭首更让人振奋,孙坚决定将郭石押回长沙当众公审,以警示世人。

    又在零陵人们的掌声中,孙坚押着郭石率得胜之师凯旋回归长沙。至此,长沙,零陵,桂阳三郡一片清明安宁,孙坚也算是威镇三郡。

    孙坚当然不知道正因为今日之义举,为自己儿子日后的基业打下了什么样的基础。日后孙策平定此三郡,只是把父亲孙坚之名一提,三郡就是孙策名下的领地。嗯,这又是后话。

    ……

    话说区星,周朝,郭石三个家伙。其中区星是个地痞青皮,而周朝是个蛊惑人心的游方道士,只有郭石是个读书人出身。

    郭石今年二十六岁,也生得一表斯文。这家伙与大良贤师张角的情况有点像,都是不得意的落第书生。相同的还有都揭竿而起,不同的是规模大小不一,影响也各异。

    相对而言,张角所领导的黄巾起义已触动了大汉的根基。而郭石所领导的起义连零陵一郡都未憾动。就算罪行有大小,却都是诛连九族之行。

    当然,如果说造反成功,又当别论。成王败寇,历史从来都是由胜利者书写,失败的人都被钉在历史耻辱架上。这些就不说也罢。

    现在是郭石起义失败了,连本人也被孙坚生?せ钭搅恕C魈煲辉缇鸵?辉诔ど巢耸锌诘敝谡妒滓允尽>退闶枪俦泼穹从秩绾危烤退愎??恍奈?衲鄙?酚衷趺囱??br />
    “郭石,明天就要被问斩,好好吃一顿吧!”孙坚让人备着美酒好菜,亲自送至关押郭石处。

    “孙太守是来郭某人的狼狈样么?”一身青衫的郭石并不见悲苦,反而问候老朋友一样对孙坚说:“如果说孙太守来看笑话,那么就真错了。”

    “哦!”孙坚不以为意地说:“郭石,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在战场上砍了你么?”

    “孙大人难道不是为了彰显你武功盖世么?”郭石挑动了一下眉毛说:“难不成孙大人还想招降于我?”

    郭石是书生出身,也有书生意气,却也君子六艺都修为不错。那怕不是孙坚的对手,但绝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反而是心性坚毅,手段高绝的读书人。

    “因为我从侧面了解过你郭石以及所部的所作所为。最少还算有一些底线和原则。”孙坚叹道:“是故我没一刀砍了你。”

    “有区别吗?士可杀不可辱!”郭石傲然地说:“鱼肉百姓,烧杀抢掠,欺妇凌弱岂是我辈之所为!”

    “唉!”孙坚长长地叹了口气说:“你说得没错,可是你的方式方法错了!”

    “所以呢?我郭某人就非死不可!”郭石为自己斟了杯酒,擦了把嘴巴说:“孙大人别枉费口舌了,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可以砍下我的头,却别想说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