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历史军事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一百二十章,坐井观天
    刘备以早晨饮酒不利于身体健康,欲说服酒瘾太发的郑玄。不料被郑玄一句朝闻道夕可死怼出了内伤。

    既然先生都把饮酒上升到道了,刘备没理由舍不得一壶酒来卫道不是。嗯,这些都是扯淡。长者欲,刘备是不敢不满足罢了。

    “好酒。”郑玄饮了一口典韦捧过来的仙神级逍遥醉,挟了几颗青豆扔进口里,唧唧滋滋几声后,非常满足而惬意地发表达了首次调研后的长篇大论。

    “以前几十年喝的都是什么哦,还说什么饮三百杯,都算怎么回事?玄德呀,且不论你在涿郡执政以来做得如何,就这酒和早点就足以称道。”郑玄回味无穷地讲。

    “今天我不和你讨论你所谓的新政,也不和你说我之所见所闻所感。我只想听听你的终极梦想或蓝图。或者说以涿郡为代表的几十万民众会达到什么样的生活状态?”郑玄并没有刻意回避诸多的弟子们。

    刘备万万没想到郑玄会如此直接和果决。今天这架势无异于把自己放在火上烤,利弊各半,难以言明。

    现在这四合院内除郑玄师徒众人,还有蔡邕,华佗,赵云一家子,以及一群大小美女等。也就是说刘备的回答,刘备的志向都将传遍天下。

    “先生。”刘备定了定神,肃然地向郑玄施了一大礼,在郑玄点头后才开口道:“治下之民皆衣食无忧,有书读,有田耕,老有所依,少有所养。士农工商人人平等。”

    “好。”郑玄站起身鼓着掌,却半点喜意也无地说:“玄德梦想是极美,让我也不由心生向往。可惜的是,梦虽好,却易碎。”

    “匀田和打破知识垄断,说说很容易。玄德呀,你知道要面临多大的阻力吗?士农工商中,只有士族一直有鲸吞天下之心,之志,之能。其他三者,不能给你多大的助力。”郑玄借着酒意道。

    “要改变人的心气,需要一代或无数代人的努力,也许需要几十年,上百年,乃至千年才行。”郑玄苦笑了一下道:“我穷其一生又改变了多少人?”

    “你楼桑村刘氏出了个五百年才可能出现的不世之才刘玄德。天下又有几个刘玄德?”郑玄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不说士族为难你,就说你死了之后,何人可以为继?”

    郑玄之意,刘备非常明白,也是刘备自穿越以来一直思考的问题。刘备所要达到的目标,可是中华民族经过千多年的努力才做到的。把千多年的时间想缩短到十年或几十年,肯定困难重重。

    郑玄考虑的,所言及的。蔡邕曾说过,华佗也讲过,田丰也提过。他们所言所虑都没错,不足之处还是眼界问题。他们的所见所知局限了他们。

    眼界决定高度,并不是谁都会具有千多年的历史沉淀,并不是谁都站在千余载光阴巨人的肩膀上仰视众生。他们眼中的天下就是大汉版图及四周点点,而不是全世界。

    在这圆圆的地球上,中原多大?大汉帝国多大?有更大的亚州,有更大的欧亚大陆,有更广宽的大千世界啊。

    要知道这世界多大,中华民族需要多人,又要多少代人的努力才一探究竟?也许,那时回首看看当初现在,会说声人们目光短浅么?

    “玄德你笑什么?”郑玄本来正等着刘备的回答,心中十分期望刘备有让人惊喜的回答。不料见刘备在失神发呆,还傻笑着。

    “先生,弟子只是想起曾经有人讲过的一个小故事,故而发笑。”刘备又是一礼道:“先生容我与大家分享这个小故事,再回答先生所问可好?”

    在郑玄点头下,众人集精会神时,刘备讲起了这个小故事。

    有一只青蛙生来就在一口井里。有一天,有只小鸟飞来,落在井沿上。

    这只青蛙就问小鸟:“你从那儿来呀?”

    小鸟回答说:“我从天上来,飞了一百多里,口渴了,下来找点水喝。”

    这只青蛙说:“朋友,别说大话了!天不过井口那么大,还用飞那么远吗?”

    小鸟说:“你弄错了,天无边无际,大得很哪!”

    青蛙笑了,说:“朋友,我天天坐在井里,一抬头就看见天。我不会弄错的。”

    小鸟也笑了,说:“朋友,你是弄错了。不信,你跳出井口来看一看吧。”

    ……

    刘备讲完这个《坐井观天》的小故事,并没有说讲完了,也没有接着说下去。这时四合院里静悄悄一片。

    四合院里的众人,不吹牛皮的话,代表了当今大汉天下的精粹。有当世顶尖智者,有当世各大世家子弟,有寒门代表,更多的是广大黎庶之中的精华人物。

    他们对刘备所讲的小故事都有各自的解读。那怕他们知道刘备口中的青蛙就是指他们,但是他们并没愤慨,而是有许多的反思。

    “备哥哥,这只青蛙跳出了井口么?你倒是接着说呀!都急死我啦!”黄彩蝶不依了,那有故事说到最关键处断章的道理。

    “蝶儿乖,这故事师兄说完了!”蔡琰扯了把黄彩蝶的衣角,黄彩蝶立马噤声低首,小俏脸儿红扑扑的。

    “那里完了咩,急死个人!”黄彩蝶犹自小声嘟囔着:“琰儿妹妹也是这样,常常说话说一半,让人猜。”

    “这还用说,青蛙那里跳得出井口。除非小鸟放根绳子下去!”赵雨舞动着小拳头答道:“可问题是青蛙能抓住绳子么?小鸟拉得动么?”

    “别捣乱!”赵云和赵峻异口同声地说,还不约而同捂住了小妹赵雨的小口。

    “呜呜呜呜!”赵雨被两个哥捂住嘴,还犹自呜哇个停,她实在又许多假设要说,有许多向题要问呀!

    有两个小女将的神助功,本来紧张而严肃的气氛为之一松。刘备也没准备再次开口回答郑玄所问。

    这回答直到多年以后才说出来。不过那时刘备回不回答都不重要。结果从来比过程或言词更让人信服。

    郑玄神色有点凝重,指着四合院中的大桑树对一众弟子说:“我现在临时布置一道作业,每个人为玄德这个小故事续个尾。明天早上在这棵大桑树下讨论之。”

    “诺!”一众弟子躬身应诺。

    蔡邕见状,笑咪咪地开口道:“现在大家随我去藏书阁一观,可以选一册中意的书简带出观阅。不过不可损坏,还得归还。”

    “谢谢先生。”众弟子又恭敬向蔡邕施了一礼,十分高兴地随蔡邕而去。

    “师兄,琰儿有话要问你。”在蔡邕带队走后,蔡琰走过来,一脸正色地找刘备。

    刘备以为是为了昨夜之事,不禁老脸一红,跟正在可劲饮酒的郑玄打了声招呼,伸出右手拉着蔡琰小跑走出了四合院。

    “师兄,你怎么脸红啦?难道你清晨也饮酒?”蔡琰就不解了,只是探讨下小故事,师兄这是怎么啦?走开还不算,脸红个什么劲?

    “有吗?”刘备抬起左手摸了把略有点滚烫的脸,故作镇定地说:“早上也没喝酒呀!或许天气有点热吧?”

    “哦?”蔡琰翻着美目说:“北方的冬天很热,这个理由可以有。最少琰儿认为师兄言之有理!”

    “琰儿,有什么话就说吧。”刘备想到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大不了说声我爱你。

    “师兄,今天你这小故事的意思是这四合院里众人都是井底之蛙,只有你是那天空的小鸟。”蔡琰一本正经地说:“师兄不怕得罪人?”

    “呃!”刘备松了口气说:“琰儿原来是说这个,我还以为…。”刘备说到这,连忙掩住自己的嘴巴。

    “嗯哼!师兄以为琰儿会问什么呢?”蔡琰觉得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不由也有点紧张地问:“师兄,你从来不欺骗琰儿哟!”

    刘备临时机灵一动道:“我以为琰儿问师兄要《三字经》。因为近来够忙,还没有撰写好,所以紧张了。”

    “对哦,师兄可是答应过的。”蔡琰半信半疑地说:“就因为《三字经》没撰写好?”

    “当然!”刘备自然不会不打自招地言及昨夜之事,反而左顾而言其他地说:“我们还是说青蛙和小鸟的故事吧。”

    “嗯,师兄的意思是眼界决定高度,视野定位一个人思维吧?”蔡琰一如既往让刘备惊艳。这是一个小女孩该有的认知和思考?

    “是的,不跳出固有的环境,不摆脱惯性思维,永远也无法明真正的天下之大。”刘备凝望远方道:“中原之外还有更加广阔的天地。”

    刘备自穿越以来,也只向小蔡琰提及过诸如此类让常人吃惊的话题。而蔡琰恰恰能理解和接受。嗯,还真不让人活。

    “师兄说过我们所处的大地是圆形的。那么师兄能带琰儿去大地的那边看看么?”蔡琰展开想像的翅膀,有点悠然神往地呢喃着。

    刘备捏了捏蔡琰粉嫩的小手儿说:“可以,师兄答应琰儿,有生之年一定会带琰儿去天边看看。”

    “嗯,琰儿也愿意陪师兄去天涯海角。”蔡琰歪着美丽的小脑袋,挨着刘备轻言细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