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历史军事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六十七章,张梁之败(下)
    皇甫嵩部在武平城外稍作休整后,就兵分四路围歼张梁部。一路挡褚燕部,一路拦波才部,两路攻打张梁部,都十分有针对性,效果也是刚刚的。

    可以说黄巾军被掺沙子掺得太狠了,除了说褚燕部和波才部好点,其他的黄巾各部别说行踪被掌握得一清二楚,甚至军中粮草几何都知道。嗯,想不死都难,除非有人放水!

    褚燕率一万精骑刚到青州边界,就被曹操统三万步骑拦在青州边界处的鲁国境内不得寸进。不得不说曹操实在厉害,在不求破敌只求阻敌的情况下,褚燕没有半点办法。

    褚燕率队冲锋了无数次,只留了一地的尸体,却无法突破曹操满布拒马鹿角的营寨。两军相拒十天之后,褚燕只好率余部退回泰山之中。

    与此同时,从东郡转向青冀交界处的波才部,还没出东郡范围,就在东郡边界处遇上了孙坚部。孙坚部有五万之众,加上一众部将皆骁勇善战,波才部亦动弹不得。

    两处最可能接应张梁部的兵马都被阻拦了,张梁部刚出南阳郡不久就被皇甫嵩和朱?y两部合围。三河五校的精锐在皇甫嵩和朱?y带领下,张梁真不是对手,只有被压着打的份。

    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张梁很无奈。重要的是没有粮草,张梁部十五万众逃的逃,死的死,没过几天就三停去一,只剩十万人马。

    张梁也是个狠人,某夜召过护卫长李条,独带一千黄巾死士突围,余下部队连通知一声都没有。还别说,竟然被张梁突出了重围。

    皇甫嵩和朱?y不是没有防备张梁弃车保帅,不过一千黄巾死士的战斗力可不弱,最少比三河五校还强上那一线。在没包?和拖累的情况下,张梁率一千黄巾死士要走,皇甫嵩和朱?y还真拦不住。

    不过有近十万的黄巾军没逃走,皇甫嵩和朱?y也不可能舍大追小。在张梁逃跑后,十万余部被皇甫嵩和朱?y屠戮一空。其中有七万众被逼进淮水活活淹死。

    而张梁带着近千的黄巾死士出豫州,过兖州,终于还是死里逃生回了冀州广宗,回到了大哥张角的身边。

    波才部闻知张梁部覆没,学褚燕部的方式,波才率部掉头钻进太行山山脉之中。让准备乘胜追击的孙坚部望山兴叹。

    在汉末这个时代,人口不足一亿,除了城镇,出门就是林深树密。尤其是大型山脉中都处于一种原始森林状态。如泰山山脉,太行山山脉,藏个百万千万人跟玩儿似的。

    如果说要围歼躲进山林中的敌人,除非四面放火才有可能。不然只好如孙坚一样灰溜溜撤兵。当然,波才部和褚燕部在山林中生存也不容易。没有粮食的来源,还有山林各种不明的攻击,黄巾军的死伤以万计。

    “汉升是说张梁部除了张梁一千余人外,十五万黄巾军全部覆没!”刘备有些肝痛地说:“又是十五万,难道皇甫嵩和朱?y就死不纳降么?”

    “是的!”黄忠叹道:“皇甫将军执着认为一旦纳降,世人会认为从贼有理,从而增加贼人气嚣,故而!”

    “不纳降,如果被张角利用,几百万黄巾军同仇敌忾,这天下将永无宁日!”田丰闻言,扼腕叹息道:“世事无绝对,皇甫嵩太过固执矣!”

    “永无宁日?呵呵!这叫自损根基,自掘坟墓!”刘备怒极反笑:“乱天下者,非张角,更非黄巾!而正是口口声声除魔卫道之人!”

    刘备笑后又道:“今年绝对平定不了黄巾之乱,只会让天下十三州风火燎原!从此大汉不再安宁!”

    “主公所言不差,虽然说张宝部和张梁部覆没,但是七八个州有无数大小黄巾渠帅在肆虐!尤其是冀州广宗的张角,近来聚百万之众与皇甫嵩等相拒!”黄忠点头道:“大战一触即发!”

    “百万之众,可战之兵不过二十万,其余皆是乌合之众。”田丰捋了捋小胡须说:“皇甫嵩部也有十五万之众,胜负难料啊!”

    胜负难料?刘备真想说可惜张角命不久矣!不然还真是两说。当然,如果张角没有如历史中病死,刘备也不会多嘴,一切静观其变就是。

    “主公,此战咱们参与吗?”黄忠想了想说:“基本上除了幽州军没动静,各州的军队都向广宗涌去!”

    “董卓也去了?扬州呢?”刘备知道大伙儿都去争功,好捞个出身或名份什么的。这很好理解,人之所向不外名利。

    “董卓去了,为皇甫嵩将军的副手。扬州也来了一支队伍,不过不是子干先生带队!”黄忠知道刘备问扬州是问老师卢植。

    “公孙师兄戍边抗胡,老师治政九江郡。身为弟子还是先把涿郡治理好吧!”刘备吐了口长气说:“仗嘛,有的是人争先恐后去打。”

    黄忠和田丰都无异议,刘备集团一心呆在涿郡,外头打生打死与他们关系不大。

    ……

    冀州,钜鹿,广宗。

    “二十五万人,皇甫老贼如何下得了手?他就不怕遭天谴么!”张角在广宗城内气急败坏地说:“燕子和波才也是饭桶,连接应都做不到!”

    “大哥!你可得为宝弟报仇哇!”张梁一把泪水一把鼻涕地哭诉开:“抓住孙坚贼子必千刀万剐才能泄心头之恨!”

    “你闭嘴!弃众而逃还有面目来见我!你为什么不跳淮水呢?”张角深受丧弟之痛,更恨张梁独自逃窜。

    骂完张梁,张角只觉心中一闷,喉头一甜,一口闷血吐了出来,人就仰面而倒。唬得一众大小渠帅惊慌失色!

    大战在即,如果天公将军张角倒了,百万黄巾军将死无葬身之地。众渠帅连忙七手八脚把张角抬到床上,一边呼叫,一边传医者前来。

    “死不了!别大呼小叫!”张角费力地抬起手,有如蚊虫哼哼般说:“让我静静,汝等都出去!”

    “偌!”一众渠帅应诺告退,连张梁也退了出去。盛怒中的天公将军是众人不敢忤逆的!

    “命不久矣!”张角在众人离去后,独自叹道:“是该安排后事之时了,可恨命运之不公呀!”

    张角明知训练黄巾力士大损自身的根基,却又挡不住黄巾力士的强悍所给的诱惑力。如果说张角平心静气好好调理,倒不至于死期将至。恰恰连连打击,还要率兵作战,真是想晚死点都难。

    “禀天公将军,小姐求见!”门外的亲卫小声地禀报着:“属下不敢阻拦!”

    “让宁儿进来!”张角正要有事交待自己唯一的女儿张宁。

    张宁今年十八岁,端是生得国色天香。唯一的让张角无奈的是,女儿张宁生来一副侠肝义胆,不爱红妆爱武装。英姿勃发,野性十足!

    “爹!没事吧?可别吓女儿呀!”张宁小跑地来到床前,杏眼通红地说:“宝叔走了,爹可不能丢下宁儿哦!”

    “傻孩子!”张角抬手抚摸着女儿的俏脸说:“乖,父亲有事情要宁儿去办!”

    “宁儿不离开爹!”张宁十分聪慧地说:“让谁去办都可以呀!爹不正要宁儿陪么!”

    张宁算是深得张角真传,一身武艺已达练气成罡的巅峰,连法术也深得三昧。所以她知道父亲张角的身体状况。更明白父亲是要支走她。

    “宁儿是要让爹死不瞑目么?”张角挣扎着坐起来说:“爹一旦身死,这百万黄巾将死无葬身之地。所以爹在临死前必须为他们谋一条活路。宁儿,你明白吗?”

    “宁儿明白,可是!”张宁嘤嘤地哭出了声道:“在宁儿眼中,这天下没有比爹更重要的!”

    “宁儿,人生在世有些责任和道义必须担负!虽然你是女儿身,但是你是张角的女儿!”张角笑着郑重地说:“他们皆因我而来,我又岂能弃而不顾?”

    “爹,宁儿听话!”张宁已经泣不成声地说:“都听爹的!”

    “这才是爹的好女儿!”张角开怀大慰地交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