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历史军事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六十六章,张梁之败(上)
    公孙瓒带张飞,颜良,文丑离开后,刘备一心扎在涿郡的政务上。一系列举措开始发布施实,全郡上下再次进入了沸腾中。

    这次与之前的沸腾略有不同,之前的事件仅限于涿郡的上层社会。那怕是血淋淋的骇人事件,也与下层的黎庶关系不大。而这次发布的政令不同,与广大民众关系密切。所以说这次反应反响最大的是人数最多的劳动人民。

    刘备所发的政令第一条便是免郡涿所有民众的赋税三年。第二条是受理所有案件,无论涉及任何人,郡府皆受理。第三条是允许任何人经商,只需在郡府进行登记即可。

    民众最关心和最欢欣的是第一条,免赋税三年啊!最少这三年的基本温饱得到了保证。不是说这涿郡的赋税特重,而是人们的产出太低。

    相对而言,涿郡因为刘备的存在,比幽州其他地区生活水平高多了。尤其是公孙瓒当涿县县令期间,出自刘备之手的政令在全郡得到了推广。涿郡就没有发生饿死人的事。

    而有心人关注的是第二,三条。第二条明摆着刘备准备和涿郡的大小地主强豪清算到底。无论是欺压民众还是吞并土地,或蓄养私奴,都得吐出来。

    刘备要的是名正言顺的理由,或者说借口。会有吗?绝对会有!那怕民间不敢声张,刘备手下有的是人弄出来。别以为刘备这几年什么都没做,最少涿郡以至幽州的情况门儿清。

    第三条算是一种尝试,由郡守发出经商令是有点离经叛道。不过在绝对的权力下,这都不是问题。主要的是响应的人和程度。

    刘备本想把陈,吴两家名下的良田土地一分了之,考虑到土改实在有点太过敏感,还是把涿郡经营成一块铁板再说。

    其实刘备等的还是个时机,黄巾之乱还不够,最少也得董卓入洛阳之后。那时再匀田,办学,组建商会,造纸印书,提纯粗盐等都可提上日程。

    现在呢,还是慢慢来才好!免免税,让人们生活无忧。促进商业成形,让人们生活更好。利用办案等玩死涿郡大小世家再说。

    有陈,吴两家的下场可鉴,刘备的政令得到了良好的施行。人们在免税三年的鼓舞下,也尝试把自家一些余存的粮食进行买卖,其中最多的方式还是以物易物,只有少量的金钱交换。

    人们是勤劳勇敢的,更是聪明灵俐的。在尝过交换过程中的甜头,交换的东西变多,规模在扩大,金额在变大。村与村,县与县之间都形成了或大或小的交易场地。

    也有人实在蒙冤不浅,亦开始来郡府击鼓鸣冤。在当事人言之凿凿之下,刘备施展了铁血手段,在事实无误之下,罪犯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有人证明郡府所言不虚,应者自然如云。有一段时间内刘备和田丰都忙于查案之中。也许说有人命案中死者已已,但是害人者得到制裁,也足慰民众。

    在民冤民怨得到抒发和渲泄的同时,刘备得到了民众所自内心的拥护。更重要的是涿郡大小世家的生存空间日益狭小,小到不少世家已经名存实亡。实在是刘备处罚有点重,重到倾家荡产才行。

    这些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还费时。从刘备回楼桑村已经又是好几个月时间过去了。

    这日,刘备正端坐于郡府府衙堂上,静等人们来伸冤什么的。不料却等来了气喘吁吁的田丰。

    “张宝死了,张梁败了,张角怒了,即将决战广宗!”田丰一边小跑,一边摇着由情报人员传来的最新情报叫道:“黄巾军前途不妙矣!”

    刘备一听,真想吐槽这时代讯息的传播速度。这比蜗牛快得了多少?这么多重大的事件和重要的情报这时才到,还挨一块儿来。刘备可是花了不少人力财力打造情报网的。

    应该说刘备也想岔了,实在是战事瞬息万变,让人应接不暇。或者说皇甫嵩太过于犀利,一举把战事从青豫徐兖等州压到了冀州广宗进行决战。

    “元皓先生别急,怎么一下子张宝就死啦,张梁就败啦,张角又怎么怒啦,决战广宗又怎么回事?慢慢说来!”刘备招呼田丰坐下再说。

    “公子早就断言黄巾必败,我还说最少也得打几年才行。现在看来今年黄巾之乱就会被平定!”田丰喘了口粗气说:“张宝部在陈国武平城下被皇甫嵩率队奇袭,张宝本人也被孙坚将军一刀枭首,余部全部被坑杀!”

    “全部坑杀?”刘备面露惊色一下子站了起来,呆立半响,才拍案惊呼:“十余万大汉子民,皇甫嵩这匹夫如何下得了手?元皓先生,人命真的贱如斯?”

    刘备自穿越以来见过不少人间惨状。尤其在游历天下这几年,除了传说中的易子而食没亲眼见过,其余的多少都见过。就算是这样,也不敢想象把十万活人坑杀的情景!这是人干的事?

    “公子!”田丰叫了一声,思考了好一阵才说:“牧守一方这句话公子应该知道吧?公子眼中代表天下的天下人,在有的人眼中不过是被圈养的,绝对不能称之为人!”

    “元皓先生,刘备是不是错了?”刘备十分无力地说:“我费尽心思保护下的人,才他们眼中一文不值。我费尽所有才保下五万,他们一声令下就坑杀了十万!”

    “公子!”田丰又叫了一声,甚至扑通一声跪下道:“公子绝对没错!你看看涿郡所有人脸上幸福的笑容就知道!如果全天下的人都能如此!与全部所谓代表天下的人为敌又何妨!”

    刘备连忙扶起田丰,动容地说:“我一直怕先生和老师等人不理解,才缓缓而行,这下我不怕了,那怕明天就倒下了也不怕了!”

    “公子!田丰相信,公子身边的人就算不理解也是一时的。”田丰如誓言般道:“公子倒下之前,前面一定是田丰的尸体!”

    “谢谢元皓先生!”刘备哈哈大笑道:“在没让天下人幸福之前,你我谁都不准死!”

    “要威胁主公和元皓先生的安全,得问吾黄汉升答应否!”门外传来黄忠豪迈的声音。

    “还有俺!天王老子也不行!”紧接着又是典韦的声音:“公子,汉升大哥说紧急战报!”

    “知道啦,进来吧!”刘备十分欣慰地说:“有你们在,天下也太可去得。”

    黄忠是收到与田丰一样的情报,才急匆匆过来了。正因为是黄忠,典韦才不会拦阻。不然就是南华或左慈要进来也做不到。

    “元皓先生,对于这情报工作可有什么建议?”刘备对自家的情报组织十分不满意。不但传递慢,而且无统一的组织。必须找一个专人来打理才行。

    “公子的意思是让情报组织独立出来?”田丰闻音而知雅意地说:“可是没有合适的人选呀!人要精明,武艺要高,还得忠诚不二,重点是会分析总结情报!难啊!”

    田丰一说,刘备脑海中立马跳出两个人。一是贾诩,一是李儒。这两货不但是尖顶谋士,更是情报头子的不二人选。可惜都不可得。

    李儒如今在西凉军中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算这以后数年也是大权在握,别说刘备请不起请不动,人家未必看得上刘备这摊子。

    贾诩来讲,从来是独善其身,为了己身的安全把大汉拉入深渊也毫不犹豫。是天生做情报头子的料!可是贾诩现在人在那儿,刘备都不知道啊!

    “是难啊!不如元皓先生先掌握下可好?”刘备不想那两个坑货,而是一本正经道:“有个人专门处置可以增加效率和减少开支。”

    “这样吧,现在还是由公子兼着,以后有合适人选再移交。”田丰微笑道:“我还是分担点政务好了!”

    田丰是知道情报工作的重要性,或者说秘密的厉害关系。所以才把这份信任让给更合适的人。换句话说,田丰为了刘备可以不计己身的得失。

    “嗯!也好!”刘备点点头,转而问黄忠:“汉升,有什么紧急情况?”

    黄忠说完之前那句话后,就静静地站在一边,听刘备招呼才施礼道:“主公,张宝已死,张梁新败,将决战广宗!”黄忠说着和田丰同样的消息。这也是刘备想改善情报组织的原因。

    “张宝之死我已知道,汉升说说张梁之败吧!”刘备示意黄忠坐下说。

    “皇甫嵩将军兵分四路,曹操将军一路挡住出青州的褚燕部,孙坚将军一路挡住波才部,皇甫嵩和朱?y将合力将张梁部击败于豫州边境处!”黄忠把张梁之败娓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