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历史军事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三十七章,青州沦陷(中)
    青州城内,太守府里。

    龚景一副绝望的样子独坐于堂内。龚太守的绝望是可以理解的,救兵没等到,城外的黄巾却越聚越多。城内早就乱成一片,近来在有心人的挑唆下,城内更是人心惶惶。

    “传龚校尉过来!”龚景饮了口已经凉透了的茶汤,让亲卫传前几天提议他突围的校尉。

    这名龚校尉叫龚龙,是龚景的远方侄儿,属于龚景安排在郡兵中的亲信。龚龙二十五岁,生得一表人才,还有几分才智,重要的是一身武艺不俗,又对龚景十分忠心。唯一的不足是出身寒门。

    “太守大人,不知召唤属下有何吩咐?”校尉龚龙是被人从城头传唤过来的,一身灰尘满布。一听族叔招唤,连洗漱都没有就来到了太守府。

    “坐!”龚景亲切地说:“在没人时唤吾叔父就行!”

    “叔父大人!”龚龙受宠若惊地听话坐下,才再次问道:“叔父大人是不是心中有了决断?只要小侄能做到的,叔父大人吩咐即可,小侄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

    “好!也不枉叔父从老家提携于你。”龚景叹了口气道:“唉!青州城的情形你也知道,不容乐观。外头救兵迟迟不到,反而黄巾贼多了许多。叔父深觉你之前建议很有道理。”

    “谁说不是呢,那些根深蒂固的豪门旺族早就迁走了,就让叔父和黎遮被困于此!”龚龙不忿地说:“还请叔父早作决断,婶娘和弟妹们还需考虑。”

    龚景有一妻三妾,有一子三女。儿子才七岁,女儿也才十一,十二,十三岁。龚景是个顾家的好男人,一家人和顺幸福。

    “说声突围很简单,可是城外无人接应是不可能突出包围圈的。一旦突围不利将万劫不复!”龚景有点肝痛地说:“吾寄最大希望的幽州涿郡刘焉太守也不见发兵来救。”

    龚景当然不知道刘焉已经发兵,而且是尽力而为。刘备和邹靖也到了冀青边界,不过人家正等多点兵马而已。

    “叔父的意思是?”龚龙有点糊涂地问,他实在不明白叔父到底想不想突围。谁都知道这突围之事应该越早越好,等到城破之时就一切都太迟啦。

    “龙儿你怕死吗?”龚景正色地问,见龚龙坚决而毫不犹豫地摇头,十分欣慰地说:“今晚你就突围,向北而去幽州涿郡送信给刘焉太守,刘大人定会派人接应!”

    “叔父大人不跟小侄一起突围?”龚龙总觉得去幽州求援不靠谱,很可能去个幽州来回,这青州城早被攻陷啦。

    “叔父何尝不想跟龙儿一起杀出重围!可是你婶娘和弟妹们咋办?”龚景十分无奈地说:“龙儿自去吧,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尽人事听天命吧!”

    龚景虽然说是文官,但是这时代的君子六艺可不是开玩笑的,最少龚景就有一手不错的枪法,自信杀出包围圈没问题。可是要带上家眷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

    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名传千古的关二爷,才可以带着嫂子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嗯,还得曹老板无心追杀才行。黄巾军会放行吗?应该不可能!

    龚龙一想也没解,只好接下叔父交予的信件和信物,自下去准备,只待天黑就准备突围求援。

    当夜,青州城北门悄悄地打开了一条缝隙,龚龙带着十名亲卫出城。北门又缓缓关闭,龚龙诸人的马蹄都包上了布帛,一行人悄无声息地向黄巾军营寨而去。

    龚龙紧了紧手中的长枪,抬枪一挥,带头向黄巾营寨冲了进去。十名亲卫默不作声,各自紧握手中的武器跟了进去。

    “敌……”黄巾军放哨的士卒正处于昏昏欲睡当口,瞄见数道黑影迎面而来,刚想开口呼叫,一个敌字才出口,袭字还没吐就被一道枪影划破了喉咙!

    龚龙一枪划过,马不停蹄地向营寨中央冲去。不过哨兵尸体倒地的声音还是惊动了营寨中的其他人。一时间火光四处,人影绰约。

    龚龙闯的是主寨,也就是褚燕所在的营寨。龚龙之所以选择闯主寨,也有想出其不意的意思。现在也证明没错,等褚燕反应过来之时,龚龙一行人已经突进了营寨中央。

    不过可惜的是,龚龙等人陷入了人潮人海中。那看着近在眼前的营寨外,有如天险一般难以逾越。

    “咻咻咻!”一阵箭响,龚龙身后的亲卫先后倒下数名,片刻被砍为肉泥,半点也看不人形。

    “啊!”龚龙惨叫一声,双脚猛地用力一夹爱马的腹部。爱马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悲愤,两只前足竖起,向前方的人群跃去。

    是人就怕死,堵在龚龙前方的黄巾军士卒习惯性后退或向两边躲。被战马踏一下真心不是开玩笑的。

    龚龙坐在马上,挥舞着长枪,借着马跃之势,收割着两边黄巾军士卒的性命。龚龙的马快,枪更快,就在这一跃一冲之间,终于到了营寨边缘。

    别看从龚龙从出城到营寨边并不久,但是由于一直高强度运功,已经是人困马乏啦。龚龙才是练气成罡的中期水平,坐骑也非千里宝马。

    这营寨边的栏栅,马儿就再也跃不过去了。而身后刀枪如林,弓箭似两,眼看龚龙无法完成使命即丧命于此。

    “这小伙子不错!可惜呀!”终于从主帐中从容而来的?燕正好目睹了龚龙纵马一跃的英姿,不由赞叹道。

    褚燕赞完,张弓引箭,一边喝道:“闯营者何人,看箭!”。

    “咻!”的一声,一支破甲箭带着气浪向龚龙身后追去!连箭羽也不停地旋转颤动!

    “吾乃青州郡校尉龚龙龚子雨是也!”龚龙一听,一边舞着长枪护住身后,一边答道。

    “叮当!”一声,龚龙的长枪触及了褚燕的破甲箭。可是明显褚燕的修为高过了龚龙,破甲箭只是稍稍改变了下方向,并没掉落。

    “扑噗!”一声箭入布帛的声音,本应射中龚龙后心的破甲箭歪射到龚龙的左腿之上。

    一阵钻心的巨痛传入龚龙的大脑,反而让他刹那清醒。也不知从那儿新生出一股力气,龚龙奋起双臂,一枪挑飞了营寨边的一组栏栅。

    而这时候正是马首达栅栏边缘之时,若非龚龙因痛刺激挑飞栏栅,必定是人仰马翻的结局。这下倒正好趁势冲出来了营寨。

    龚龙受伤而走,黄巾军的士卒及渠帅欲追,却被褚燕拦住了。众人皆是不解,尽是一脸懵逼地望着?燕。对方都中箭啦,只要追上再射他一箭不就完啦?

    ?燕扫了大家一眼道:“若无求援之人,咱们打什么援军呢!让他去吧,看看能搬来什么救兵!”

    “高!还是燕帅高!”在一众吹捧歌颂中,黄巾军收兵了。至于龚龙的十名亲卫就没这么幸运了,除了马匹和装备还在,人已经被碎尸万段!

    龚龙忍着锥心之痛,头也不回,伏马而奔!几次想拔出左腿之箭,无奈破甲箭非比寻常的箭,箭头是三棱而有倒刺。不是忍痛强力可拔的!

    被破甲箭射中本就血流不止,在龚龙自个儿摆弄几下后,血流更是汹涌而出。一种失血过多的眩晕几欲让龚龙从马上掉下来。

    也不知在马颠簸了多久,龚龙终于昏迷了过去。“咣当!”一声,龚龙的长枪掉地上,紧接着人也摔倒于路旁。

    龚龙的马匹悲鸣一声,围着昏迷的龚龙转着圈圈,还不时用嘴拱着龚龙。可惜它的主人没半天反应!

    在前方不远处,关羽正率队前行,突然听到有马匹悲鸣,连忙让部队停了下来,一边令斥候前往探查。

    “禀将军,前方有人昏倒在地。”斥候很快回来报告:“看装束应该是我军校尉!”

    “哦!”关羽捋捋长须,丹凤眼微睁,挥挥手让斥候自去,驾马向前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