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历史军事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九十九章,神秘事件
    自典韦和刘英圆房后,刘英依旧照顾着蔡琰,不过晚上就不奉陪。无论男女,享了房/事之乐,一定会有段日子食而知味欲罢不能。

    而刘备依然是搞鼓一些旁人不太明了的东西。反正刘备乐而不倦,也没有谁会说什么。最多跟个小尾巴蔡琰在后头问东问西。

    蔡琰看见一个木制的方框,里头有许多珠子的物件问:“师兄,这是什么?”

    “这叫算盘!”刘备摇了摇算盘说:“算帐用的!”

    蔡琰看见一根笔直的木条,上面刻满着长短不一的线条又问:“师兄,这又是什么?”

    “这叫尺子,长度正好三尺一米!”刘备舞动了下尺子说:“这是用来量长度的标准量度!”

    蔡琰看见园子中晾晒着许多丝状的木块还问:“师兄,这是木头吧?”

    “木头?”刘备跳了起来说:“琰儿,这可不是木头。这叫葛根,是一味以后可以救活千万人的中药!可宝贵啦!”

    说起这葛根可是治疗以后伤寒的主药。在历史中可是死了二千万人左右才应用抗伤寒的中药。刘备也是和华佗比划很久,两个人还在山上寻遍了才找到的。

    刘备找到葛根实物后,就全郡全州,反正能影响到的地方张贴图样收购。那怕就算是这样也收效甚微。

    最后没办法,刘备只好用最笨的办法,把葛根连株带土全弄来,自个儿种。让刘备郁闷的是这葛根成活率低,生长缓慢。刘备也只好寄希望于伤寒晚点爆发!

    既然种了葛根,刘备干脆招了一批人,开垦了一片荒地,把能种的,自己知道的中药都种上。能种活多少算多少,能收多少算多少。

    这时代种中药材铁定是个砸钱的项目。还好别的项目收入不错,例如白酒。还好有专家华佗伸把手。不然刘备都想放弃。

    值得一提的是,黄忠的儿子黄叙在刘备和华佗联手调理下,病情不但得到了抑止,还有好转的迹象。近来黄叙可以和妹妹等小伙伴进行低强度的玩闹。

    黄忠因此不着急让儿子动手术。意思是刘备和华佗的安排,只要儿子病情不进行性加重,这样也挺好!

    刘备对此表示,手术迟早要做,还是等条件成熟点更好!实在是手术风险太大!由不得刘备不谨慎。黄忠和华佗也持赞同意见。

    搞着小发明,小钱儿赚着,小才女陪着。嗯,刘备的小日子就这么充实地过着。

    如果说有什么烦心的人事,那么一定是二货师兄这个县令。在刘备答应做他高参后,基本上大事小事都来问计。

    也正因为如此,涿县全县范围内都在兴修水利,如挖井开渠等。在农业社会里,没有什么比农桑更重要的事情。

    在同时涿县一些小型的,比较单一的商业活动开始有了苗头。如买卖点农产品,手工制品什么。当然大头都是刘备名下的商品流通。

    ……

    某日,典韦和黄忠同时来报,库仓失窃了。库仓失窃事小,?G失的东西是要人命的。

    “啥?提纯后的盐和提纯后的酒精?G啦?”刘备有种头大的感觉。这酒精才提纯到百分之七十五,还只有一坛。这提纯如雪花般的盐只够自己这伙人享用。

    “是的,两样都被偷光了!俺和汉升大哥都没发现有人进入过的痕迹!”典韦有点不解地说。

    “汉升你认为如何?难不成还是神秘事件!非人所为?”刘备一听,倒放心不少,这世上能躲过典韦和黄忠的人不多,除非是一些隐世高人。

    “侯爷,绝非神秘事件。这是具有某些秘术之人所为!”黄忠肯定地说:“听师父提起过有关这方面的情况。”

    黄忠说起了人们口中的仙人们。他们具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术,如隐身术,呼风唤雨,瞬间远遁等。

    “仙人?是不是长生不死,又或变化万千的一类人?”刘备兴趣大增地问:“这类人不是不问凡尘俗世之事么?”

    “秘术本就是千变万化!至于长生不死不可能,不过比常人寿命长多了。就是像咱这样内气外放的人,活百把岁没什么问题。他们确实一般不出世,不参与世俗的争斗。”黄忠也不太肯定地说。

    刘备虽然不知道黄忠的师父是谁,但是知道也属于神仙中人。不过从黄叙的病来看,这所谓仙人也还是人。不然就不会治不好这病。

    “不过可以肯定一点,这类人不多,应该屈指可数。还有一点,精于秘术的,武力值相对偏低。当然也非常人可敌!”黄忠接着说。

    “如果这类人出现在吾感知范围,是无可遁形的!吾和典兄弟都有把握杀之!”黄忠说到这,信心十足!

    “好,吾已知,这事权当没发生过!你们留心就行。”刘备对此也不想计较,既然这类家伙不想露面,就睁只眼闭只眼好啦。

    黄忠和典韦也都没好办法,只好应声而退。反正刘备自认为问心无愧,仙人又奈我何?

    ……

    在楼桑村百里外,南华和左慈有点气喘吁吁地在一个山坡的草地上休息。

    “南华道友,都是你的馊主意,差点让人发现了!”左慈没一点得道高人的样子,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吐着槽:“大大方方去多好啊!”

    “左慈仙长,谁知道那两个家伙这么猛,当日南郡石河边没看出来呀!”南华也惊得不轻地道:“如果真被他们气机锁定,不死也得脱层皮!”

    “算啦,以后去就大大方方的。”左慈扯了扯嘴,把偷来的东西摔了出来说:“看看是什么宝贝?”

    左慈打开了一包洁白如雪的盐,打开放在草地上。与南华一道研究起来。他们左看又看硬是没看出是什么。

    俩个家伙又搬出了一坛酒精,同样打开观察。“酒!”两货异口同声地说:“尝尝!”

    “哎呀!”两货的惨叫声惊天动地。酒精有多难喝?没喝过的肯定不知道!辛,辣,烧灼,刺激这几个词正好形容。就算两货是仙人,也被坑得不轻!

    两货本着秘术在身,又小心地尝了下盐。“盐!”两货又再度异口同声地说:“盐还可以这么纯净?”

    “看来这逍遥侯刘备是利用某种世人不知的特殊方法,把盐巴之中的杂质炼掉啦!”南华感慨道:“世人皆寿命不长,不就是原盐巴中有毒物质太多所致!”

    “是呀!盐巴又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用品。”左慈想了想道:“这刘备为何不把这制盐之法公之于众呢?”

    “公之于众有何用?搞不好人都会人间蒸发!”南华看白痴一样说:“左慈道长会把秘术公之于众么?”

    “不会!”左慈毫不犹豫地答道,说过之后才说:“哦!明白啦,刘备是觉得无法保证所有人都受益,才引而不发!”

    “应该就是如此!”南华点了点头道:“左慈仙长,不如就在刘备家不这处找个地方结庐可好?”

    “保护你师弟?还是防邪仙窥盗?”左慈开了个小玩笑,不过也算意动了。

    “都有吧!如果吾所算不差,只需护得刘备周全,吾等所沾因果都可洗清,还有意想不到的福缘!”南华也算不太清晰地说:“不知为何,只算有关刘备的事,都是乱的。”

    “你会算吗?”左慈不屑地说:“吾也算不到什么!似乎这刘备的未来没有定数,未来只有一片耀眼的光明。看不透,也看不请!”

    南华一趔趄,差点滚下山坡。没好气地说:“吾还以为仙长有何高见,还是寻一清静地去吧!”

    “好呐!”

    两人吱歪一阵,又化作两道流光四处转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