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历史军事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九十八章,悲喜交加
    “褚燕多谢侯爷!”褚燕见刘备没有半点犹豫,干脆利落地把这不世美酒相赠,心中对刘备这个小侯爷好感度噌噌上升。

    当然,也不排除褚燕觉得刘备与师父张角关系不浅。褚燕更不知道刘备是先知先觉者,知道自己以后的事而有意为之。

    “褚大哥是个豪爽之人呀,不应该如此吧!哈哈!”刘备不再废话,善意地笑道:“以后小弟有事,褚大哥难道会袖手旁观!”

    “呃!”褚燕被刘备的热情和自来熟噎得不知该如何搭腔。刘备也没等他反应,径直去仓库查存货。

    仓库里存货都不多,尤其是酒窖里空空如也。其实白酒一直没存货,只是刘备故意压着一些没送到酒楼。不然再多也不够。就算酒楼对每桌都定量,仍然供不应求。

    “褚大哥,贤师所需之物已基本备妥,唯有一样实在没有,还需等几天才行。”刘备有点小无奈地说。

    刘备也不知道张角这货到底需要什么。不排除这货只是讨好自己这个冒牌师叔,或者说慕美酒而来。再说答应了褚燕送其几坛美酒。还是等酒坊马上要出的这批新酒。

    反正刘备把仓库里的象棋和竹制品一古脑儿卖给了张角。价格当然十分公道,按最高价算,呵呵!

    “无妨无妨!吾等再候几天也可!”褚燕双手乱摇,表示无碍。人家侯爷都这么客气,褚燕自无二话。其他几个人都以褚燕为主,也点头认可。

    也没让褚燕几人多等,第三天刘氏酒坊出酒了,一共干斤左右。这批新酒比之前的酒度数更高,质量更上乘。自然价位也不可同日而语,不过这都是小事。

    把所有货物装车后,褚燕等人才知师父是让他们采购。刘备差不多把这批新酒都卖给了张角,也算还点人情吧。在如今逍遥醇酿的行情,这批新酒绝对是有钱都买不到的。

    刘备另外准备了十坛私自赠送给了褚燕六人。至于他们如何分享就不知道啦。褚燕六人按刘备划下的单子付了钱,心情舒坦地回冀州而去。

    “师兄,口口声声心怀天下万民,为何如此腹黑?”小蔡琰不知从那里钻出来,扯着刘备的衣角说:“琰儿算了下这批货物的成本,师兄这是赚了十倍利润呀!”

    刘备一把抱起已经六岁的小蔡琰,捏了把小俏脸说:“琰儿,帐不是这么算的。一件产品的出产,其中包括许多环节。有形的无形的都要算上去。”

    刘备把人力物力,店面损耗,以及知识产权等胡说八道了一通。基本上只说付出,半点也不提收入。唬得小蔡琰一愣一愣的,硬是半天回不过神来。

    “看来是琰儿错怪师兄啦,对不起,是琰儿考虑不周!”蔡琰拉耷着小脑袋,十分无辜地说:“琰儿也是看见同一物品价格不同咩!”

    刘备基本上什么事情都没故意回避蔡邕父女。蔡邕基本上视而不见,更不会故意探究。反倒是蔡琰充满着好奇和求知欲,什么事情都喜欢问个为什么?

    重点是刘备有问必答呀!所以蔡琰是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全知道。见鬼的是蔡邕这家伙对此也不闻不问。

    “要不师兄陪琰儿去读本书吧?”刘备不想再讨论有关商业的问题,试着转移话题。在一个六岁的女孩子面前,刘备也真是够了。

    “好呀!师兄都好久没有读书给琰儿听啦!”蔡琰鼓着小掌,欢天喜地说:“要不师兄读《三字经》吧!”

    刘备答应蔡琰把《三字经》背出来,可是一直都没实现承诺。除了没空,实在是要修改的地方太多。

    “下次吧,今天随便读一本!”

    “好吧,要读琰儿没听过的!”

    ……

    一个月后,黄忠一行终于回到了楼桑村。刘备在村口就相迎,因为一起的还有典父的棺木。

    “公子,俺爹回来啦!”典韦哽咽着说:“谢谢公子!”

    “恶来别伤心,你爹就是吾父,咱们把父亲好好安葬!”刘备声音有点低沉说:“大家辛苦啦!”

    “侯爷言重了!”

    “贤弟见外啦!”

    黄忠和简雍拱手道。然后吩咐众人把谷子拖进库房。

    “这是?”刘备发现竟然有一队士卒,不由好奇地问:“押些谷子,老师会派人专门护送?”

    “启禀侯爷,太守大人命下官接夫人去九江!”带队的校尉对刘备施礼道。

    “将军辛苦了,今天暂且在吾处休息一晚,明天吾陪将军走一趟可好?”刘备对老师的部下不敢怠慢。再说这校尉气宇不凡,应该有几把刷子。

    “甚好!那就麻烦侯爷啦!”校尉也不讲客气,就命令部下进村。

    刘备与众人商议,蔡邕建议三天后典父择地下葬。由典韦夫妇寻灵三天,权补当日没有守灵之憾。华佗答应兼任一回风水先生,为典父择一风水宝地。

    第二天刘备就骑着青骢马带队向卢府而去,自然少不了一些礼物。

    “不知将军名讳?”在路上刘备开始与那名校尉套近乎。

    “在下汝南邓当,区区一校尉,不敢当侯爷将军之称!”邓当对自家上司卢植这名弟子感观不错,高兴地答道。

    “邓当?”刘备一听,心中没半点印象。但是并不妨碍刘备依然客气地道:“邓将军好,接师母辛苦,刘备特送几坛美酒,还望勿嫌弃!”

    邓当在楼桑村已经品尝过这酒,心中念念难忘,又不好开口。这下正中下怀,对于邓当来讲送美酒可比送钱更合适。不会犯错,还更满意。

    “多谢侯爷美意!在下就却之不恭了!”邓当地没推辞,高兴地笑纳之。

    这时候刘备不知邓当何许人,直到多年后一个牛人因邓当来投时,刘备才知道这邓当是谁了。更觉得当日几坛美酒送得值。

    刘备带着邓当等人来到卢府,说明来意,卢夫人本就思念夫君卢植,自然二话没说就应允了。当天就稍稍收拾下,除了留下家丁阿发看家,其他人都随卢夫人奔赴九江。刘备一直送出涿郡才回。

    三天后,在蔡邕主持下,典父葬在了华佗选中的一块风水极佳之处。是楼桑村后山的一片竹林中。登高可远望,风清而日月明,果然是好去处。

    典韦夫妇免不了痛哭一场。而接下来的事情却让俩人小心肝乱跳。同样是由蔡邕主持,要进行一场简单而和谐的补办婚礼,典韦夫妇这次一定要圆房。

    典父本就是移迁转葬,并不需忌讳太多。典韦夫妇也是合法夫妇,不过没圆房而已。两件事接着办,一点也不冲突。

    最多对于典韦夫妇来讲有点悲喜交加罢了。也许人生,或生活本就如此。有悲就喜,有分离就有相聚。明天会如何?谁都无法掌控。我们要做的就是过好今天,好好的生着活着。

    “由于种种原因,典韦和刘英的婚嫁仪式合二为一,以从简从快为主,就不讲究太多俗礼。只要双方情投意合,恩爱和谐就好!”刘备对汉代的婚嫁之礼不太懂,勉为其难地讲了几句。

    “玄德言之有理,法无定法,所有的礼法都是人们规定的,目的是人们服务的。那么接下来就是大家开怀痛饮,然后典韦和刘英圆房!”蔡邕翻着自眼说道。

    这货心有不甘呀。按礼法没几个月都走不完这婚嫁程序。这还是平民间的婚嫁喜事,就别提大户人家,或官宦人家。至于王侯将相就得按年论啦。

    在刘备教唆下,典韦夫妇的补办婚嫁之礼,由一顿酒,布置个新房就了了。由不得蔡邕翻白眼,华佗偷笑啦!

    一听有酒喝,黄忠,颜良,文丑,徐晃等人就兴奋啦!还狠狠地盯着典韦,太有不把这厮灌醉绝不罢休之意!

    典韦没一点自觉,乐呵呵地来者不拒。这货酒量有长进,心情也好,似乎喝了好多杯,也不见倒地醉倒什么的。

    刘备本着洞房花烛乃人生大事。在众人围攻中把典韦支进了新房。

    “等下再喝个痛快!”典韦一边向新房而去,一边兀自大嚷大叫。

    让众人集体翻白眼,这货心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