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历史军事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六十章,只诛首恶
    在张洪太守一众人的歌功颂德中,卢植率着五千精锐之士进入了寿春城中。

    安置好一众部下后,卢植带着数个得力将校,在张洪的引导下进入了府衙。

    “子干将军果然不亏是当世名将,文武兼备攻无不克,区区山越叛逆不过覆手可灭!”张洪这货是要把口才发挥到极致,把吹牛拍马阿谀奉承进行到底。

    “张太守太客气了,卢某不过是食君之禄分君之忧,实乃本份也!”卢植笑咪咪地说:“来人,宣读圣旨!”

    灵帝这道圣旨很简单,其意思就是:“九江郡蛮族叛乱,张洪这个原太守太不给力了,免了!卢植来干这个九江郡太守,在平叛之间九江郡军政全由卢植一言决之!朕希望早日听到捷报!”

    九江郡郡太守张洪父子因一己私欲,而捅下如此大的瘘子,竟然只是免职。如此轻飘飘放过,该说灵帝刘宏心大还是中常侍张让手段通天?

    张洪听完圣旨内容,长长出了一口气,事态果然在意料之中。有张让大人周旋,张洪放一万个心,安心地接下了圣旨。

    “张大人,圣上之意你也明白了。从此时起,九江郡一干事务皆由我决断!”卢植在宣旨后就唤张大人,再没张太守一说。

    “太守大人,属下明白!”张洪轻快地说:“大人,属下等已略备薄礼还请笑纳!”

    “礼就算了,从即日起,寿春城由军队管制,还请诸位在解除管制之前勿离府门。”卢植笑了笑又说:“呵呵,如今叛逆并未清除,也是为了诸位的安全。散了吧!”

    “属下省得,谨遵太守之命!”张洪施礼,带领一众旧属离开了。

    三天很快过去,卢植并没有召见张洪一众,却不断传呼寿春城的守城将校和士卒问话。谁也不知道卢植在干什么,又或等什么?

    ……

    合肥城外,十几万汉蛮混合军密密麻麻地安营扎寨,一副不开城门坚持不散的态势。

    “什么?”铁北酋长一大早就一副见了鬼的神态惊叫起,指着从柯南部逃过来的族兵问:“汉人军队有多少人?”

    铁北酋长也是三十多岁,不过长得很文静,与柯南就是两个极端。连装束也不太一样,柯南是兽皮加金带,而铁北偏于汉服。

    如果说柯南是粗纩豪气,那么铁北是阴柔深沉。这也是两部能联盟的原因。互助互补相吸而不相斥呀!

    “铁酋长大人,进入战场的才数千,可是后头有大部队!山林间四处马蹄人声鼎沸!”这个逃过来的蛮兵心有余悸地说:“柯酋长大人都生死不明!”

    “大部队?汉人奸诈,此乃疑兵之计耳!”铁北稍一思索便道:“真有大队人马,尔等何以得脱?”

    “呃!”这蛮兵一想,还真有道理,在山林间只有巨大响动,却不见兵马杀出。

    “下去休息吧!”铁北制止了这名蛮兵滔滔不绝的敬仰之词,开始在帐篷中思忖着。

    半响之后,铁北下达了一个让人四周警诫的命令。随着时间过去,几天功夫内柯南部的近九千人马都来到了合肥城下。

    柯南的护卫也把柯南酋长被俘之事禀告于铁北。这下让铁北坐蜡了。攻又攻不下合肥城,退又不知该如何退去。铁北处于烦!郁闷!崩溃中!

    柯南离开卢植处,策马狂奔也向合肥而来。终于在铁北还没有彻崩坏前到达。

    “铁酋长!”柯南与铁北两个酋长单独会晤,柯南叫了一声,两个大男人颇有相对无语惟有泪千行的架势。

    “老铁呀,事已至此,惟有希望汉人将军卢植信守承诺,不然咱们有何面目回山,又何以对子民交待?”柯南把自己的想法与卢植的交涉详尽地讲了一遍。

    “你是说对方将领叫卢植卢子干?”铁北向来向往大汉文化和生活,对大汉的名士也有所了解。恰好知道卢植乃当世大儒名将,亦是仁义方正之辈!

    “是姓卢,也叫卢植,可是这卢子干是啥?一个人能取两个名吗?是小名吧?”柯南不确定地说。

    “喀!”铁北差点一个趔趄栽出帐外,不过无奈之余也高兴地说:“这事成了,为了表示诚意,咱们马上从合肥城撒走!”

    铁北终于放下了心中重担,不必再为走错一步而让全族万劫不复。卢植已经给出了双方接下来该走的路,各自收兵,彼此相安无事!

    “撤?撤向那里?汉人百姓呢?”柯南不解地问:“咱们的夫人呢?那恶贼张杰呢?”

    “撤向寿春!汉人百姓就地驱散,该干吗干吗去!夫人和张杰么,卢将军会给咱们交待!”铁北揉捏着额头说。

    “不明白!不过听你们两个的!”柯南一拍脑袋决然地说。

    寿春城之围一战而解,合肥城之围不战已解,卢植一战定九江的消息很快传遍九江郡,乃至整个扬州,甚至传到了洛阳,就是灵帝死活不知道。

    寿春城府衙,卢植终于在入寿春城第七天召见了张洪一群家伙。在这七天内,诸多逃跑和消声灭迹的县令县长及官吏,都奇迹般的生龙活虎地来到了寿春城。

    “嗯,尔等治政不行,打仗不会,这逃跑逃逸救生保命的功夫着实让吾佩服得紧呀!”卢植对着一众不是玩意儿的官吏玩味地说。

    “张洪,你可知罪?”卢植突然厉喝道:“纵子行凶,强抢蛮女,以一己之私置万民流离失所死于非命,不杀你父子难平民愤!来人,把张洪绑了,把张家临时府坻封了,再把其家人全部带来!”

    “喏!”堂前士卒如狼似虎绑定了张洪。又有一队士卒向张家临时府坻气势汹汹而去。

    “卢植!你不教而诛,无圣上旨意你不能定吾之罪!”张洪片刻撕破了脸皮,不管不顾地狂吠:“法不责众,九江郡所有官吏都有罪!九江郡数十万民众都参与叛逆!卢植你处事不公,准备与万众为敌?”

    “别想有人救你!”卢植淡淡地说:“法不责众?吾只诛首恶!”

    “卢植,你不得好死!你全家将死无葬身之地!”张洪面如死灰!破口大骂!

    卢植挥挥手,张洪被两个士卒如死狗般拖了下去!这可把旁边一众不战而逃的各县官吏吓得心神俱乱!

    “只诛首恶?事态牵扯几十万人,这首恶可以是一个,十个,也可以成千百个。到底是多少?”这是众有罪之人的念头。

    “第一个弃县城而不顾的县令来了么?”卢植看见一个圆滚滚的胖子低头而出,连再向什么也没有就让士卒绑了押下。

    “好啦,诸位就麻烦先呆在这里,具体如何处理,等吾奏明圣上再做定夺!”卢植有些意兴萧瑟地说。

    卢植真想举起屠刀,一古脑儿把九江郡的所有官吏全砍了。不是不敢,也不是不想,更不是不能。而是杀之无益,也杀之不尽。从九江郡这里可以问罪到当今天下第一人!

    他区区卢植卢子干又能如何?就算溅一身血,也无法还一个朗朗乾坤!那么杀人就失去了意义!

    杀与不杀都不能解决问题根本。这就是卢植郁结的地方。

    “大人,张杰及两个蛮女带到!”带队封张家临时府坻的将校很快回来复命。

    张杰这个二世子已经吓得自己无法走路,与平时飞扬跋扈目无法纪形成鲜明对比。

    而两个身材高挑的蛮族女人,除了容貌仍然美丽外,在脸上,眼中再也找不到半点情绪波动!这两个女人已经只剩下躯壳,而没有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造孽呀!”卢植叹息一声,刚刚强压的杀心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