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历史军事 > 卫勤尖兵 > 第197章 晕船
    197晕船

    夜色渐渐降临了下来,海面上渐渐昏暗,不过风浪却是越来越大了,商船的颠簸越来越剧烈,猎人突击队的人有些担心,不过询问了经常在这一片出海的船员,他们却不以为意,他们说这一片都是这情况,风浪虽然有些大,但并不至于太大,还是很安全的,他们有的是经验,大家听了,悬着的心这才落了地。

    但也有问题。

    风浪太大,船太颠簸,晕船的现象就渐渐显现了出来。

    猎人突击队的队员们倒是没有,大家之前还专门去海军陆战队进行了高强度的抗眩晕训练,所以问题不大,再说了,他们还有苏杨,只要觉得哪儿有些不舒服,找苏杨,只要觉得要晕船了,找苏杨,只要觉得哪儿不对了,马上找苏杨。

    基本都能解决。

    不过安娜她们那一边可就没那么好的命了,好几个队员渐渐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晕船情况,是以没一会儿,那几个家伙就都有些脸色灰白,不过猎人突击队的队员们表示关切的时候,他们却强装没事儿,故作镇定,但时间长了,还是扛不住了,好几个人吐得稀里哗啦的。

    安娜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

    苏杨见了,大喜,这正是他拿下对方的大好时机啊,所谓雪中送炭,说的不就是这个时候吗?

    所以他连忙关切地问:“安娜,你怎么样了,要不我帮帮你?”

    安娜应该是她们的队员们晕船最厉害的一个,她听了苏杨的话,先是想要拒绝,但想了想,最后却道:“你还带了晕船药吗?”

    “没带,不过我有一种神奇的办法让你立即就不晕船!”

    安娜听了,愣了好一会儿,回过神后,她这才奇怪的问道:“什么办法?”

    “针灸!”苏杨说。

    针灸?

    “对,用这么长的针扎在身上的某几个地方......”苏杨连比带划,把中国的针灸给她讲了一下。

    安娜显然不知道针灸,听了后,一脸惊诧,回过神时,她连忙摇头:“不,不,手术刀,算了,我不用你帮忙了。”

    “安娜,我们中国的针灸真的很神奇的,你真的可以试一下,一点都不疼的!”苏杨解释说。

    但他的解释很难打动安娜。

    没办法,针灸这个东西带有太强的中国文化色彩了,外国人真的很难理解。

    在外国人的思维里,把那么长的一根针扎进身体里,身体还不得出血感染了,一不小心还可能得了破伤风,最后挂了,而且那么戳两下就能把病治好,这在理论上也说不通的。

    所以安娜拒绝了苏杨的好意。

    看到这儿,苏杨也不再说什么,既然不相信那就算了吧,他是医生,医生不求医。

    随着时间的渐渐推移,货船颠簸得越来越厉害,风浪越来越大,浪头基本都是三四米那么高,所以安娜直接吐成了一滩烂泥。

    苏杨几次忍不住想说点什么,但最后都忍住了,什么都没有说。

    过了一会儿,王磊神秘兮兮地跑过来找了苏杨,低声道:“手术刀,过来帮那家伙扎两针。”

    苏杨听了一愣,连忙问道:“你没告诉他针灸是怎么回事吗?”

    “说了,一开始他也不信,可是现在不是船越来越颠簸了吗,他实在是受不了啦!现在只要能不让他晕船,就是要他叫我干爹他都干!”

    王磊笑得一脸幸灾乐祸。

    苏杨听了,点了点头,站起跟着王磊走了出去。

    他现在的针灸术已经是专家级水准了,治个晕船之类的简直不要太简单,扎了几下,那家伙肚子里翻江倒海的感觉顿时大为减轻,又帮他按摩了几下,过了十几分钟后,晕船的感觉几乎就不见了,虽然还有一点,但已经在可接受的范围。

    那家伙一开始也跟安娜一样,完全接受不了针灸,也绝不相信,但现在,他就像发现了外星人一样,又是惊奇又是震撼,很快就像发现了新大陆的哥伦布一般,到处找人讲述,到处叙说那神奇的一幕幕,于是,其他几个人也都动心了,没办法,比起身体上的不适,心里的那种不接受此时真的什么都不是了。

    于是其他人一起来找苏杨。

    其他人的症状又要轻一些,苏杨三下五除二就把他们弄好了。

    那些人一看,都惊为天人,一个个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叽叽喳喳地议论不停,几个大老爷们就像几个婆娘一样议论纷纷,很快,有人发现他们的老大安娜还处在晕船的水深火热之中,深受煎熬,于是一群人现身说法,劝导安娜。

    此时安娜已经把胆汁都吐出来了,真的是难过到了极点,她知道再这样下去肯定不行,所以最后,她把牙一咬,答应了大家的请求。

    一个队员搀扶着一滩烂泥一般的安娜来到苏杨面前。

    “手术刀,帮我们队长治一下吧!”那个队员用哀求的目光看着苏杨。

    苏杨扭头看着安娜。

    安娜虚弱到了极点,但她还是点了点头,用微弱的声音道:“手术刀,帮个忙!”

    “好。”苏杨点头。

    很快,他拿出针灸用的工具。

    嘶——

    安娜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全身都忍不住一个哆嗦,她越看越觉得苏杨根本不是什么医生,而是一个手持特殊刑具的刽子手,专门用严刑拷打折磨她们这些特工的工作人员。

    苏杨暗暗好笑。

    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外表美丽能力强大几乎无所不能的安娜竟然如此害怕针灸,竟然如此害怕被扎针。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很多士兵天不怕地不怕,冲锋陷阵的时候都不皱一下眉头,可是打针......甚至都能哭一个稀里哗啦,比三岁的孩子还害怕!

    “你要是怕的话,转过头去吧。”苏杨笑着说。

    但安娜没有转身,她倔强地盯着苏杨,眼睁睁地看着苏杨把针扎进了她的穴道,她其实非常恐惧,全身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但眼睛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回避。

    苏杨不由愈发佩服起她来了。

    军人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怕,军人是明知道害怕依然还能勇往无前!

    苏杨一针扎了下去。

    嗯?

    安娜一愣。

    竟然不怎么疼?

    奇怪了!

    怎么会不疼呢?

    她想不通!

    在她的认知里,那么长的一根针扎进肉来,还不得一下就冒出血来了,还不等疼得要命,更何况,她亲眼所见苏杨对那根针又捻又提的,这怎么可能不疼呢?

    很快,越来越多的针扎在了她的身上,到处都有,头上,身上,手上,脚上,只一会儿,她就像一个刺猬一般了。

    但还是不疼——准确地说,是不怎么疼?

    也不出血!

    奇怪了!

    这不符合科学啊!

    安娜诧异不解。

    过了一会儿,苏杨忽然抬起头朝她笑了笑:“应该是好了,安娜,你现在还晕船吗?”

    嗯?

    安娜一怔。

    晕船?

    好像还真的不怎么晕了?

    嗯,还有一点点,但可以接受!

    回过神后,安娜大吃一惊。

    不是吧?

    晕船这就治好了!

    脑袋不昏沉沉的了,肚子里也不翻江倒海了,整个人也神清气爽了?

    这?

    这怎么可能呢?

    针灸竟然这么神奇?

    不吃药,不打针,扎两下就好了?

    安娜惊愕地张着嘴,难以置信。

    回过神后,她把目光看向了苏杨。

    这家伙的医术怎么这么神奇啊!

    真是不得了!

    看着看着,安娜忽然一愣。

    怎么回事?

    怎么忽然觉得手术刀越看越是顺眼了呢,怎么忽然觉得手术刀越看越是耐看,越看越是想看!

    这不对啊!

    之前好像不是这样的感觉啊!

    怎么忽然变了呢?

    安娜越想越是奇怪,越是奇怪就越想,于是,不知不觉之中,她就陷入了一个怪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