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牛师叔祖 > 第四十六章 麻烦至
    若是一般庸手,怕是躲不过姓贾的这擒拿手法。不过华莫山何等功夫,不动声色便是躲过了姓贾的手,将手中的染血匕首送入了他的胸膛之中。

    呃..姓贾的身子一僵,似是有些不敢置信的低头看了眼那刺入自己胸口的匕首,然后随着华莫山猛然拔出匕首而身子一软的倒在了地上,瞪眼看着华莫山身体抽搐两下没了气息。

    史镖头等人都是瞪眼看着华莫山,显然没想到这小子平时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关键时刻竟然这么狠。

    “少镖头,他们看到了不该看的,以防万一,一并杀了吧!”手持染血匕首走向林平之的华莫山,瞥了眼一旁不远处似乎也被吓到了的劳德诺与岳灵珊,故作凶狠的沉声开口,却是听得史镖头等人心中暗暗发寒。

    一听华莫山这话,劳德诺不禁脸色一变,下意识将瞪眼惊怒看向华莫山的岳灵珊挡在了身后,有些警惕的看着华莫山。

    “什..什么?”本就脸色发白的林平之闻言也是再次变了脸色,颤声道:“我没想杀他的..莫..莫山,店家父女只是普通人罢了,咱..咱们没有必要把他们也杀了吧?”

    而一旁的史镖头看到劳德诺本能般摆出防备动作的样子,见多识广的他顿时看出了劳德诺乃是练家子,不禁上前沉声喝问道:“你们绝对不是普通的店家,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走!”见伪装被识破了,低喝一声的劳德诺,便是带着岳灵珊闪身跃上了酒馆的茅草屋顶,然后窜入屋后的树林中,待史镖头绕过酒馆去追,却早已看不到二人的踪影了。

    很快回来的史镖头招呼着白二、陈七去将姓余汉子以及姓贾的尸首埋在了酒馆后面的菜园之中,然后一群人便是急匆匆的回到了福州城福威镖局中。

    相比于林平之的心中忐忑难安,华莫山却是淡定平静得很,晚上还去找镖局内几个相熟的趟子手喝了酒。

    酒足饭饱后,正往住处走去的华莫山,敏锐的听到一阵飞檐走壁的细微动静,顺着声音追了上去,不多时,没追到人,却是在茅房旁的菜园中发现了趟子手白二的尸体。

    地上没有血迹,白二的身上也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简单查看了一下的华莫山不禁眉头微蹙:“没有外伤,那应该就是被人以阴狠劲道震裂了脏腑的内伤而致命的。青城派摧心掌?难道是那余沧海亲自动的手?”

    呼..破空声突然响起,引得华莫山豁然起身转头看去,只见一道黑影一闪,便是消失在了夜色中。

    “藏头露尾,哪里来的鼠辈,敢在福威镖局放肆!”华莫山直接一声冷喝。

    “哼!”冷哼声随即响起,一道阴冷的声音好似从四面八方传来般:“找死的小子!”

    下一刻,一道鬼魅般的黑影便是到了华莫山的面前,有些干瘦的手掌闪电般向着华莫山的心口印去。

    蓬..低沉的闷响声中,抬手格挡的华莫山,浑身微震的踉跄后退了两步,抬头看向那飘忽后退的消瘦黑影,只见那黑影一闪便是没入黑暗中消失不见了。

    半晌后不见有什么动静,那黑影好似已经离去了,华莫山这才揉了揉刚才被对方一掌震疼了的手臂。

    而就在此时,一道黑影再次如鬼魅般出现在了华莫山身后,同样闪电般的一掌向着华莫山后心口而去。

    然而,华莫山却好似背后长眼,早有预料一般,在对方那一掌靠近自己后背的同时,豁然转身一拳顺势狠狠砸出,携着开山裂石之威,使得空气都是震荡了一下,一拳迎上了对方的手掌。

    蓬..拳掌交击,刚猛凌厉的气劲逸散,伴随着隐约的骨骼碎裂声和闷哼声,那消瘦黑影猛然一震,随即便是飞退开去,紧接着借力身影飘忽越过不远处的院墙,几个起落在消失在了远处屋脊之上。

    并未继续去追的华莫山,上前瞥了眼昏暗地面上隐约可见的一些血迹,确定对方已经被自己出其不意的一拳打伤了,这才揉了揉有些疼痛的手腕蹙眉嘀咕道:“可恶,这家伙的摧心掌还真够阴损的。这般阴柔的暗劲,若非我早有准备,怕是也要吃点儿亏。”

    说话间,耳听得外面有脚步声传来,不由忙转身离去..而很快,便是有人发现了白二的尸体,紧接着,郑镖头的尸体也被发现了..伴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死去,恐慌的气氛也是在福威镖局内弥漫开来..

    相比于镖局中其他人的恐慌,回到住处的华莫山却是倒头就睡,躺在床上暗运内力修习着内功。

    第二天,大门外青石板上不知何时被写下了血淋淋的六个大字‘出门十步者死’,离门约莫十步之外赫然划着一条宽约寸许的血线。

    府中下人去给死去的白二、郑镖头等人买棺材,不想刚出门走到东小街转角,就倒在地上死了。

    可偏偏华师傅不信邪,言道后厨不可一日没有菜,不然大家伙吃什么,非要出去买菜。华莫山无奈,只得陪着老爹一块儿出去走了一趟,刚走出了十步之外,果然也遭遇了暗器伏击。

    咻咻..嗤..噗..暗器来的悄无声息,挥动衣袖尽数接住了的华莫山,紧接着便是将之悄然送了回去,没惊动华师傅,已是将暗中伏着的两个青城派弟子杀死了。

    就这样,华莫山陪着老爹华师傅到菜市买了新鲜的鱼肉和瓜果蔬菜,安然回到镖局中,却也并未引起镖局中人的关注。

    直到有其他人从后门出去被杀后,这父子二人出去一趟却完好无损的回来,才引起了林震南的注意,将他们父子喊了过去。

    “老华啊!咱们镖局的麻烦,你也知道了吧?出去的人都死了,唯独你们父子没事,这是为何啊?”镖局的客厅内,高坐上方主位的林震南看着华师傅问道。

    华师傅不慌不忙道:“总镖头,我就是一个做菜的厨子,小儿也只是镖局里的仆从下人罢了,兴是那歹人瞧不上我们,懒得对我们下杀手罢了。”

    “胡说!”客厅内另外一个镖头厉声喝道:“之前马夫冯六从后院出去也死了,怎么就只有你们没事,莫不是你们和那些贼人是一伙的,那些菜怕是也有问题吧?要你做给我们吃,把我们都给毒死是不是?”

    “不不..总镖头,吴镖头,冤枉,冤枉啊!我在镖局做了这么多年的大厨,蒙总镖头看重,对老华不薄,我岂会与贼人勾结,来害大家伙呢?”华师傅一听顿时摆手急忙道。

    “说得好听,那你倒是给我说说,为什么出去的人都死了,只有你们父子俩没事?”吴镖头说着大步上前,伸手就要去抓华师傅。

    然而,他还尚未碰到华师傅,便是被华莫山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