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牛师叔祖 > 第六章 金蛇秘笈
    明朝末年,武学渐渐没落,还有几门厉害功夫传承的华山派,却成了江湖中一流的门派。

    穆人清剑法拳术无双,纵横江湖二十年从未遇过对手,堪称当世第一高手。他教导弟子也很厉害,大弟子‘铜笔铁算盘’黄真,二弟子‘神拳无敌’归辛树以及归二娘夫妇,都是江湖上一流的顶尖高手,最后所收的关门弟子袁承志,成就更是不弱于两位师兄。

    哪怕是穆人清的徒孙们,如冯难敌、梅剑和等,也都是身手不凡,在江湖上名声不小。如今这个时代,华山派绝对不负江湖一流门派之称。

    要说华山派真正厉害的武功,除了华山剑法,就要属破玉拳和混元掌了。

    华山破玉拳,招招力大势劲,一拳打来如铁锤击岩、巨斧开山一般,威力惊人。

    而混元掌,虽是掌法,却是修习内功之用,是自外而内修炼混元功的拳法,借由练拳修习内劲,待得混元功大成,两相配合威力更增。

    在这个武学没落的时代,内功修习更难,似这般内外兼修之法,虽然费时间,却无走火入魔之虞,练成之后又威力奇大,也就无怪华山派会有这么多高手了。

    穆人清先传授给莫寒山的便是混元掌,待得莫寒山学会之后,又传授了他破玉拳。

    除了偶尔缠着穆人清下棋之外,木桑道长可也没闲着,也将自己一手独步天下的暗器手法传给了莫寒山。

    打暗器,眼力手法很关键,力道的拿捏尤为重要,其实总结起来也就是‘快’‘准’‘狠’三个字。而特种兵王出身的莫寒山,不管是擒拿格斗还是枪法、匕首刺刀,讲求的无非也是如此,以最简单有效的方式克敌制胜、要人性命。

    所以,莫寒山学起暗器来,那是尤为的得心应手,让木桑道长直呼他是暗器一道的天才。

    时间流逝,转眼两年的时间过去了,有着上辈子记忆的莫寒山,只花了大半年时间就将混元掌和破玉拳练得很熟了,又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学华山剑法,有着练匕首和军刺的经验,也是将华山剑法琢磨了个七七八八。而且,莫寒山又尝试着将华山剑法和自己的军刺用法结合,琢磨出了一些更加奇诡凌厉的狠辣招数。

    对此,穆人清虽然有所察觉,有些不喜莫寒山习练这等堪称邪派的武功,却也不得不暗赞这个弟子的悟性,只盼他以后莫要走上歪门邪路才是。

    相反的,木桑道长却是更加的喜欢莫寒山,视之为武学奇才。毕竟,木桑道长的武功就是以千变万化著称。

    若非见穆人清已经先收了莫寒山为弟子,自己又实在是不喜欢麻烦的,木桑道长简直有破例收莫寒山为徒的冲动啊!

    这一转眼,莫寒山来到华山已经差不多有三年时间了。其间,穆人清有时也会下山去,时间长短不定。

    木桑道长却是真正的陪着莫寒山在华山上待了三年,由此也可以看出他是真的对莫寒山很是喜爱。

    这日,莫寒山正陪木桑道长在一颗老松树下下棋。本来对围棋一窍不通的莫寒山,这三年时间,也是被痴迷围棋的木桑道长培养的有了那么两分棋力。

    讲真的,木桑道长虽说武功了得,这棋艺也只能算是中上,可耐不住莫寒山不热心于此道,这棋下得比他还要臭三分。

    一连下了九盘棋,莫寒山也就是开始三盘赢了两盘,后面接连输了六盘..

    “哎..无趣无趣,你小子习武虽然很有天分,可实在不是块下棋的料,”连赢了六盘的木桑道长,反倒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了,摇头起身道:“老道在这儿耽搁三年,该离开了!”

    一听他要走,莫寒山不禁有些不舍道:“道长,怎么突然就要离开?要不,您等师父回来了再走也不迟啊!”

    “你师父那老猴儿,这次出去时间不短了,指不定跑哪儿野去了,谁知道他啥时候回来?老道可不等他,”木桑道长说着,不容莫寒山再多劝阻,便自飘然下山去了。

    他这一走,莫寒山反倒觉得有些无趣了。虽说因为修炼混元掌时间不长,混元功还未能大成,可穆人清传授的拳法剑术自己已经练熟,木桑道长的轻功暗器本事也早学到手,混元功欲要大成也只能水磨工夫,所以一时间莫寒山倒有些闲下了。

    好在还有秦娘在山上陪着自己,不然一个人待在这华山上,莫寒山真要觉得憋闷了。

    木桑道长离开的三天之后,一大早起来练了半个时辰的剑法之后,有些无聊跑到山崖上的莫寒山,看着周围的山峰峭壁,突然想到这华山之上貌似还有金蛇郎君夏雪宜留下的金蛇秘笈。其中所记载的武功或许不如华山派武功以及木桑道长所授轻功暗器精妙高深,但武学一道多有相通之处,其中一些旁门怪招参悟一番也许能让自己有所收获。

    上辈子,年少时,莫寒山也是个武侠迷,曾读过《碧血剑》的小说,记得大致的情节,那金蛇郎君夏雪宜被石梁派温家五老暗算断了手筋脚筋后,为躲避五毒教的何红药,逃到华山身死,其尸骨以及所留下的金蛇秘笈、藏宝图、兵器金蛇剑和暗器金蛇锥似乎是在某处崖壁半山腰的洞穴之中。

    循着这个线索,莫寒山足足找了数日,才终于是在西面山峰绝壁上发现了一个被泥土封住的洞穴,小心扒开泥土后,在洞口内侧还找到了了几支金蛇锥。

    确定了位置,扒开泥土山石进入其中的莫寒山,便是在山腹石室中看到了一具依靠在石壁上的骷髅骨。

    骷髅前面横七竖八的放着十几支金蛇锥,石壁上密密麻麻有许多利器刻下的简陋人形,皆是练武的动作。

    此外,一旁石壁上利器刻下的几行字也比较显眼,正是:重宝秘术,付与有缘,入我门来,祸福莫怨。

    “果然是这儿!”看到那几行字以及旁边完全插入了石壁的金蛇剑的剑柄,目光一亮的莫寒山,毫不犹豫的上前,在那骸骨旁泥土松软的地面上挖了起来,很快便是挖到了一个两尺见方的大铁盒。

    莫寒山将铁盒取出放在一旁,打开一看,盒中有个信封,封皮上写着八个字:得我盒者,开启此柬。拆开信来看,只见其中已经泛黄的纸上写着:盒中之物,留赠有缘,惟得盒着,务虚先葬我骸骨,方可启盒,要紧要紧。信封内还有两个小封套,分别写着‘启盒之法’以及‘葬我骸骨之法’。

    “果然如此!”打开那‘葬我骸骨之法’的封套,看了其中所写的内容,莫寒山不禁心中暗道。

    依照其中所写,莫寒山继续往下挖,挖了三尺,果然又挖到了一个铁盒子,其中也有一个信笺,上面写道:“君是忠厚仁者,葬我骸骨,当酬以重宝秘术。大铁盒开启时有毒箭射出,其中书谱地图均假,上有剧毒,以惩贪欲恶徒。真者在此小铁盒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