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都市言情 > 不二臣 > 第276章 阴阳怪气
    小孩子的心思,远没有大人以为的那样简单。

    无邪看不透小七。

    小七的生母白姨娘,也觉得小七变得不一样了。她粉团子一样的小女儿,一天天长大,一天天和她疏离起来。

    她们仍旧一道用饭,一道看书说话,可一大一小的两颗心却分明离得越来越远。

    这好端端的,小七竟然要学武。

    她一个女孩子,学武做什么?

    白姨娘觉得没有必要。

    一个不留神,伤筋动骨的,坏了身子可怎么好?

    但她去劝小七,小七却说一定要试一试。她不明白,这有什么可试的?好好的千金,非要学,学些琴棋书画也就是了,学什么拳脚骑射?

    白姨娘自觉已是苦口婆心,可小七却始终油盐不进。

    她没了法子,思前想后,过得几日还是寻了个天气晴朗的午后,来集香苑找太微,请太微劝。

    “五姑娘,小七那孩子一向听您的话,您说说她吧,让她快打消了这不着调的念头。”

    “万一伤着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太微见她一脸忧色,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怎么就是不着调的念头了?”

    白姨娘愁得茶也吃不下:“女儿家,哪里需要学这些。”

    太微翻弄着桌上的册子:“姨娘这意思,是说小七如果是个儿子,便无妨了?”

    白姨娘怔了下,放下茶杯,轻声道:“这……这到底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太微把册子推到了她面前:“小七又不是要学了功夫出去浪迹江湖,只当她是强身健体,试一试又有什么不好?”

    她伸出细白长指,轻轻点在其中一页上,指给白姨娘看:“这几位是我给小七挑的老师,天文地理,歧黄之术,全在里头。”

    “拳脚骑射,也有。”

    顿了顿,太微收回手,正色道:“我明白姨娘为什么想让小七打消念头,可你也说了,她很想试一试,那么……”

    “姨娘就是要拦,要劝,也该等到她试过以后,有理可寻,有据可摆,再去劝说。”

    “眼下这样,你越是不许,只怕她就越是想学。”

    白姨娘愣愣地听着,一边去看册子上的人名。

    “这么多?”

    “她竟然什么都要学?”

    “这怎么学的过来呢?”

    白姨娘回过神来,惊讶地看向太微。

    太微笑着道:“所以才说是试一试,而不是一定要学。”

    白姨娘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太微道:“姨娘若是不放心,等她开始学了,便去盯两日吧。看看那几个老师,教得如何,也看看小七到底有多想学。”

    白姨娘长长叹了口气。

    太微站起身来:“小七年岁渐长,总有离开姨娘的那天。”

    “姨娘以为,你能看着她一辈子吗?”

    白姨娘觉得她的口气突然有些冷,可又不知道是为什么变冷的。

    她不由有些讪讪:“姑娘说的是……”

    太微看着她这样子,就想起过去的事来,不免有些索然。

    她立即失去了继续谈话的兴趣。

    白姨娘也看出来了。

    太微便让长喜送她出门,把名册也给了她。

    太微自己,则牵了狗去找母亲。

    祖母的狗,带到自己身边,养得多了,竟也瞧着不凶不悍了。这狗冬日里养了一身肥膘,看起来和它的名字倒是愈发的般配。

    一副有福模样。

    不缺吃不缺喝的。

    还有人伺候,真是位少爷。

    太微牵着它,走到一半,它就屁股一蹲,不动了。

    “阿福?”

    太微叫了它一声。

    它吐吐舌头。

    肥脸看起来傻乎乎的。

    果然,精瘦精瘦。

    瘦了才看起来精明。

    一旦横着长了肉,就容易透出傻气。

    太微拽了拽绳子。

    纹丝不动。

    好一尊菩萨。

    她没好气地把绳子塞给了一旁的小丫鬟:“真要饿它一顿才长记性!”

    小丫鬟点头如捣蒜。

    阿福还赖在地上不肯动。

    真是越胖越懒。

    正巧四姑娘祁茉走过来,看见太微带着狗,紧紧皱起了眉头:“你可真是了不得。”

    太微闻言,故意用令人不愉快的目光,上下打量她:“四姐的胆子,这是又肥回来了?”

    俩人说着话,肩并肩朝前走去,将跟随的小丫鬟甩在了身后。

    祁茉听出她话里毫不遮掩的讥诮意味,慢慢白了脸。

    除夕那天夜里发生的事,还牢牢刻在她的脑子里,才放下便又冒出来,想忘都忘不掉。

    她目视前方,声音僵硬地道:“我明明在夸你,你阴阳怪气的干什么。”

    太微失笑出声:“我阴阳怪气?”

    祁茉垂眸,盯着自己的脚尖,越走越快:“你先是以下犯上,恐吓祖母,转天便又从外头带了个脏兮兮的小乞丐回来,还不厉害?”

    太微侧目看向她白皙美丽的脸,忍不住想:

    她家四姐,面对她的时候,从小到大刻薄惯了,如今明明骇得要命,却仍然说不出好听的话来。

    真是可怜。

    祁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嘴里却还在讲。

    “要不是知道你年纪小生不出,只怕旁人见了,还以为那小乞儿是你的私孩子。”

    这话说的,可真他娘的尖酸恶毒。

    太微一脚踩上了她的鞋子。

    “啊——”

    祁茉痛叫了一声,连忙瞪眼来看太微。

    太微笑面如常,眉眼弯弯:“四姐。”

    祁茉咬着牙,弯腰去摸脚。

    太微又叫了一声四姐。

    祁茉立即站直了身子。

    太微凑过去,揽住她的肩膀,拍了拍道:“你这话,当着我的面说可以,但要是说出去,叫那个孩子知道了,可别怪我翻脸无情。”

    祁茉的嘴唇颤动了两下:“难、难道真是你的私孩子?”

    太微一把揪住了她的脸颊肉:“看来,四姐是红鸾星动,想嫁人了。”

    祁茉面色大变:“我没有!”

    太微松开手,在她的衣裳上用力擦了两下:“怎么没有?四姐要不是想嫁人,怎么满嘴都是孩子来孩子去的,莫不是你有了私孩子?”

    祁茉跳了起来,面上阵青阵白,似乎要发火,可火到舌尖,又叫她咽了回去。

    太微倚在墙上,见状正要说话,突然看见远处廊下急急走来个丫鬟。

    一见她们,丫鬟就扬声道:“夫人有命,请两位姑娘速去前方接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