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历史军事 >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 > 第两百五十五章 杰拉会战(完)
    连队长狄奥卡西斯下属的4个分队前后一叠,成为右翼阵列中长约二十六、七米的一段,位于中心的他一直在密切的关注着前列士兵的战斗。

    和当初在米诺亚的战斗相比,其凶险程度远远不及,对面的敌人看起来并不高大,也不很强壮,进攻并不凶猛,对阵列的冲击也不很强,给予士兵们的压力也不太大……但是经过狄奥卡西斯这一长段时间近距离的观察,他知道手下的士兵们遇上了劲敌。

    因为首先对面的敌人有很强的防御,他们很擅于用盾进行防御,相互之间配合很好;其次,他们应对士兵们的短剑攻击很有经验,使得戴奥尼亚军团步兵引以为傲的近身短剑厮杀,效果并不明显;再次,他们的战斗经验丰富,进攻节奏掌握得好,他们并不轻易的挥动手中的刺枪,而是先集中精力使用长盾防御士兵们的勇猛进攻,用适当的后退来缓冲其带来的冲击力,而待到其力缓之时,立刻用长矛回击,将对方逼退、甚至刺伤……所以,狄奥卡西斯所指挥的连队始终处于进三步、退两步的状态,进展缓慢。

    他当然不会知道,当初马戈尼德家族之所以招募腓尼基和努米比亚的流民,是因为他们的雇佣费用低廉,能够吃苦耐劳,并且不隶属于任何城邦和部落,容易培养忠诚。而腓努步兵经过严格训练之后确实成为了马戈尼德家族征战伊比利亚半岛的主力,由于十几年来他们所面临的敌人都是凶悍的土著,力量、速度均不占优的腓努士兵靠的就是坚韧的防御和默契的配合,在持久的对抗中拖垮敌人,或者将敌人主力粘住,再让迅捷的努米比亚骑兵或毛里塔尼亚骑兵绕到敌人后方进行攻击,最终一举击溃敌人,这已经成为玛哥、哈斯德鲁巴等将领对付伊比利亚土著的常用战术。由于伊比利亚土著大多使用的是法卡塔短剑,因此菲鲁步兵应对短剑进攻的经验自然也很丰富。

    作为军团的高级队官,狄奥卡西斯心中焦急,在战前列奥提齐德斯已经向他们简单讲述过自己的作战意图,第八军团是戴奥尼亚联军在本次会战中的胜利之钥,然而狄奥卡西斯目视着正在前方艰苦厮杀的士兵们,他猜测其他连队的情况恐怕也会同样如此,第八军团自开战以来不但没能打开胜利之门,反而陷入了鏖战之中,短时间内恐怕看不到胜利的曙光……

    就在狄奥卡西斯浮想联翩之际,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嘶喊声:“第八军团的勇士们,我是你们的军团长!我命令你们加强进攻,击败你们面前的敌人,为你们自己赢得荣誉和奖励!第八军团的勇士们……”

    这确实是普罗索乌斯军团长的声音!狄奥卡西斯先是感到吃惊,随后又感到不安,在他印象中的普罗索乌斯性格较为冷淡,缺乏激情,无论是在训练中、还是在以往的战斗中,从来没有过大声激励士兵们的情况,而这一次突然一改往常,难道是整个战局对我们不利?

    有一些像狄奥卡西斯一样敏感的队官也产生同样的不安,但是绝大部分的第八军团普通士兵们在听到这位和他们相处10年、对他们要求严苛、却给他们带来胜利和荣耀的军团长的声音,无不心情激荡,士气再次高昂,他一声声的呼喊换来的是一片片如潮水一般吼叫:“哈迪斯!!哈迪斯!!战斗!!战斗!!!……”

    ……………………………………

    在第八军团的士兵被列奥提齐德斯激励、加强进攻的时候,在迦太基左翼的后方,戴奥尼亚骑兵正在快速的从两侧冲向巴利阿里投石兵。

    巴利阿里投石兵虽然在同戴奥尼亚轻步兵相互进行着远程攻击,但也一直在警惕戴奥尼亚的骑兵,所以一发现敌骑在向他们移动,立刻无视正面的轻步兵,集中全力对付骑兵。此时的投石兵尚有1000多人,他们分成两部分,密集的铅丸飞向冲锋的骑兵,妄图要将他们纷纷击落。

    一时间,马嘶人叫,不断有骑兵倒地翻滚。

    但是,第四骑兵军团既然已经发起了冲锋,就不可能再停止,否则将带来更大的损失,他们怒吼着,驾驭着战马,从在地上哀叫的战友身上掠过,杀向不远处始终在甩动投石索的敌人。

    在第四骑兵军团勇气的感染下,友邦骑兵也紧随其后。

    望着从漫天尘雾中出现的敌骑,以逼人的气势向自己杀来,距离越来越近,巴利阿里投石兵们终于感到了惊慌,他们开始纷纷往后跑。

    戴奥尼亚骑兵冲到近前,用枪刺、用马撞,彻底让投石兵们溃散,然后有意的驱赶着他们逃向前方的迦太基军阵。

    几百名溃兵被迫冲击正在战斗中的迦太基左翼后方,后部的腓努步兵不得不转过身来,对这些溃兵大开杀戒,避免其扰乱战阵,同时还得小心应付戴奥尼亚骑兵投来的标枪,这必然分散了他们正面抗击第八军团士兵进攻的力量。

    而此时的第八军团士兵在列奥提齐德斯的鼓舞下,正竭尽全力发起一波新的攻势。

    原本腓努步兵对此并不畏惧,反而会心中窃喜,因为敌人过早的耗完余力,就该轮到他们反击了。但现在,他们却有些抵挡不住,不得不连连后退。

    ……………………………………

    在迦太基军队的右翼,连连后退的却是戴奥尼亚联军一方。

    迦太基军队的士兵人数本就多于戴奥尼亚联军,又摆出的是与对方相同长度的军阵,这就意味着迦太基军队在右翼的阵列厚度甚至还超过了对方。戴奥尼亚联军士兵在个人战斗力上弱于卢西塔尼亚战士,在整体的力量推挤方面也不如对方,所以在激战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卢西塔尼亚战士在开战时的那一点优势已经变得异常明显。

    虽然卢西塔尼亚战士的进攻虽然比刚开始减弱了不少,但是卡曼利纳和杰拉士兵的抵御和反击减弱得更加明显,时不时战友倒下惨叫的声音更增加了他们心中的恐慌,所以戴奥尼亚的左翼阵列在卢西塔尼亚人的进攻压力下不断的后撤,在后退中原本密集的阵形变得越来越稀疏。

    卢西塔尼亚战士趁机挤入这些缺口,从侧面攻击敌人,不断将缺口扩大,将战火烧到了卡曼利纳、杰拉阵列的后部。

    终于,恐惧压倒了斗志,军阵后部的有些卡曼利纳士兵开始转身逃跑,他们这一逃立刻影响到了周围同样军心不稳的队友,大家也跟着逃,溃败不可避免的出现了……

    ……………………………………

    左翼开始溃退?!列奥提齐德斯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还是有些失神。

    片刻之后,他提起精神,看向前方。为了更方便了解战情,此时的他已经紧挨着第八军团阵列的后部,骑在马上,甚至能够看清与士兵们厮杀的敌人的面孔:虽然由于他的督战和他所派出的第四骑兵军团在侧后方的攻击,敌人已经在大步后撤,但是在他们脸上并没有显示出过度的惊慌,而第八军团单薄的横列,也无法抓住这个机会,加大向前的推压力量,而实行更加有效的突破……所以从目前的战斗状况来看,右翼的相持还将持续一段时间,而现在第八军团缺的就是时间。

    在斯巴达待了二十多年的他很清楚:左翼那些传统的希腊重步兵一旦出现有士兵溃逃,那么距离整个左翼完全溃散的时间不会太长,接着就会波及到中路……

    列奥提齐德斯当机立断:“命令全军……撤退!”

    尽管列奥提齐德斯依旧是木无表情,但他说话的音量仍然显露出他心情的变化。

    一旁的穆克鲁同样心情复杂,再次重复命令的时候,连声音都有些颤抖:“快……快吹响……撤退的军号!”

    由于戴奥尼亚撤退的号声与希腊城邦军队的号声不同,所以司号兵们需要吹两遍。

    当类似希腊军队进攻的号声响起时,第八军团的士兵们都有些不敢相信,因为对面的敌人还没有溃退,这时候响起这号声就意味着:……我们败了?!

    尽管难以接受,但是多年养成的严格遵守军队纪律的习惯让他们选择了服从,在突然间的猛攻逼退当面之敌后,士兵们迅速转身后撤……

    “命令士兵们加快撤退的速度,从杰拉的北门和东门入城!”列奥提齐德斯接着下令,他没有因为失败而昏了头脑,心里很清楚:一旦联军全面溃败,惊慌失措的士兵大多会本能的涌向距离他们最近的杰拉城门——西门,这样必然会造成拥堵,轻易的成为被追击的敌人所屠杀的对象。北门虽然距离远些,反而会因为道路通畅,能够让士兵们更快的入城。而且由于列阵时,第八军团大部分士兵位于右翼,和中路和左翼的位置相比,他们距离北门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