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科幻小说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二百二十一章 7万人民币的桌子
    第二天一早,项伟荣同小王两人先押车回剡县,而张楠继续倒腾展览馆的库房。。

    只要略微看得上眼的都不放过,连博物馆这些年积存下来的一吨多古代、近代钱币也没放过。

    成吨的康熙、雍正、顺治、乾隆通宝,就比铜价贵点全部处理,不要白不要。

    咸丰当千的大钱都有十多个,农馆长就留了3个,预备将来可能要用,加上其它咸丰当十、当五十...大钱家一来有个上百斤。

    连清末民国的铜板都有个三百多斤。

    不过奇怪的是,清代之前的铜钱基本没有!

    一问农馆长这是怎么回事?

    “明代之前的铜钱十几二十年前要是有人挖出来送收购站的,我们只选稀有品种,其它的都让收购站卖了,回炉。

    以前甬城的一家电器厂自从50年代开始就就生产电风扇,需要大量的铜,上边给的指标根本不够,出土的铜钱这些都那边给消化了。库房里的这些大部分还是80年那家电机厂产品升级,上头铜材供应保障后转‘交’我们的。”

    说着农馆长还指了指那几口袋铜板:“这些大部分都是红铜,稍微提炼一下就能用,那些铜钱就乾隆前的和咸丰的大钱还凑合,含铅量太高的烂钱电器厂后来还不收。”

    铜板、铜钱造电风扇,好玩吧!

    以前就这么干,谁叫华夏并不是一个铜矿丰富的国家呢。

    “这铜板好东西,我父亲还在时就说这玩意韧‘性’好,拿个土冲‘床’一压就是枚子弹头,里边灌铅,不比缴获的子弹头差劲。”

    农馆长说革-命历史,张楠知道这回事:无孔的当十铜圆用来做弹头正好,不过这会顺便也得鄙视一下一部‘操’-蛋的抗日神剧。

    想不起那部神剧的片名叫什么了,反正说的一大段是八路军兵工厂造武器的事:想办法造弹头,一开始用纯铅,结果刚打几发就因为质地太软、膛线挂铅卡壳了。

    主人公灵机一动用旧铜钱,立马得到上级领导支持,很快就得到了巨量的铜钱造弹头。

    张楠没记错,那部神剧里使用方孔铜钱造弹头——镜头都记得清清楚楚,一大堆道具是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假“康熙通宝”、“乾隆通宝”。

    那个导演一定听说过八路军用铜圆造弹头的事,不过这脑子显然有个大脑‘洞’——脑‘洞’大开到直接让咱们的八路军战士违反了日内瓦公约!

    不可能吧?咱们八路军有纪律,绝对不会违反日内瓦公约的!

    你用圆形方孔钱冲压制造弹头被甲,还刚好一枚铜钱一个弹头,咱先不论清代的铜钱脆‘性’大不大的问题(估计导演是让兵工厂烧红铜钱再冲压),这造出来的子弹头只能是半被甲的达姆弹、空尖弹!

    难怪神剧里我军战士战斗力惊人——原来导演让战士用的是《日内瓦公约》禁止使用的达姆弹!

    小鬼子估计还没开打,这小心肝就得打颤!

    机制铜圆和铸造铜钱都分不清:当张楠看到那一段,真想拿个几吨铜板把那个导演和一众主要演员给活埋了!

    而且道具还是假铜钱,去个古玩城借个几十斤铜板很难吗?

    这样的态度,拍出来的片子不是神剧才怪。

    心中一顿吐槽,不过这会“神剧们”还没出呢,,说了人家也不信,独自吐槽吧。

    打开小库房,靠近‘门’口的地方堆得不少是西式旧家具。

    “这些有几样木材倒是不错,核桃木的,不过年纪一般,也就是解放前外国佬一些办事机构内的日常用具,你要兴趣不大就继续丢这。馆里有些办公桌太老旧了,这次正好拿来自己用。”

    一大堆的几十年前的办公用具,怎么看都是没多大‘花’头,张楠也不怎么喜欢,那就不抢这里工作人员未来的桌椅板凳。

    张楠也进过展览馆的办公室:这里几乎所有的房子都是解放前的欧式建筑,连里边不少桌椅板凳都有个40年以上的历史,有些凳子坐上去直摇晃。

    十几二十年前可没人吃得消用这种西方风格的办公桌,如今倒是无所谓——库房里边有正好拿来用,还省了买新家具的钱。

    别看这些西式桌椅几十年前的老东西,这质量还真不错,至少不用担心散架。

    搬走了不少办公家具,在靠墙的地方最终‘露’出一件用帆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家具,张楠看着像一张书桌。

    很奇怪,农博升上千扫了一下篷布上的灰,对张楠道:这是张书桌,搬进这间库房已经32年了,外边的布就没打开过,你付20000美元它就是你的。”

    “哦,好。”

    说完对后边的阿廖沙几个道:“你们搬,当心点。”

    “你不打开看看?这可是两万美元。”

    张楠在那笑,笑完了才道:“你说两万就两万,我觉得我绝对亏不了,而且‘蒙’眼判也‘挺’刺‘激’,偶尔来一回也不错。”

    农博升一听,就附身拉了篷布一角,‘露’出底部的两条桌子‘腿’——红‘色’底‘色’加金‘色’镶嵌,非常华丽!

    不过他又很快将篷布给拉了回去:这短短一瞬张楠就判断出这桌子应该是八条‘腿’,而且弧形的‘腿’与‘腿’之间还有支撑。

    “这张桌子当初压根就没登记,不用美元付账,你就给7万人民币。”农馆长这边对登记的财务道:“小应,登记一下:欧式细木镶嵌旧书桌一张,价格1000元人民币,到时候你问小张拿7万,明白?”

    40余岁的‘女’‘性’财务一点头,“明白,馆长。”

    张楠奇怪的看了几眼农博升,后者风淡云轻道:“你认为我是个老古板是吧?我是,可如今哪个单位没小金库?只要不往自个兜里装,这就不算犯错误,再说过两个月就要过年,没点钱拿什么发福利。

    不光这桌子,你今天选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小东西都只要付人民币就行了,都算是我们展览馆赚的钱。当初我们可都是真金白银买来的,上头就想着捡现成?

    ‘门’都没有!

    我现在是过年每人给发个5斤带鱼的钱都没有,单位还有不少离退休人员,靠那点拨款就够发工资的,我这可是个清水衙‘门’。

    多卖点还能支援一下兄弟部‘门’,局里有几个地方比我这一亩三分地还穷,我那个副局长每年年底基本上还得去外单位化缘,不然年都难过。

    小张,这领导不好当的!”

    “哦。”

    小金库似乎90年代最流行,这会看来也有:对这个张楠不熟悉,而且他单位就待过一个物资局——这会物资局是富得流油,压根不能体会清水衙‘门’的苦楚。

    阿廖沙和夏米力两人搬,这都一下差点起不来,非常重!干脆四个保镖一起上,装车时加上两名展览馆的工作人员,这才把这张都还没‘露’完整庐山真面目的书桌搬上了卡车。

    “和昨天那个盘子一个时间、一个地方出的。”

    等边上没人了,农博升冷不丁蹦出这么一句。

    张楠眼睛一亮,不过最终还是只说了字:“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