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澳门mgm美高梅 > 历史军事 > 校园绝品狂徒 > 正文 901死而复生的人
    “西门宇,你小子回来了也不说一声!”西门宇接到了陆华圣的电话。|i^

    “华圣大哥,我正想要跟你说一声呢!”

    “好啦,西门宇,有空吗?来我家玩吧,我妹妹生日!”

    “额,你妹妹生日啊!”西门宇有些惊讶。

    “是啊,好多人来给我妹妹过生日,你也是曾经受到京门颁发的资格招婿函的人,也认识我妹妹,就不想来送一份生日礼物给我妹妹?”

    西门宇高兴道:“当然,你等着啊,我马上就来!”

    陆华圣笑道:“汗,也别这么急嘛,我又没说现在就生日,我是说明天过生日!”

    西门宇尴尬的笑了笑道:“瞧我这人,哈哈,那我明天早点来!”

    “好的!那先这样啦,我这有点忙!”

    “好,先这样!”

    西门宇高兴的挂了电话,心中暗想,不知道要送给陆小涵什么生日礼物!”

    “西门宇,好好开车,回去再想!”宗香道,此刻西门宇正接了宗香回家的路上。

    当西门宇到达家时,一个女子站在西门宇的家门口,好像是要找什么人。

    宗香道:“你认识她吗?”

    西门宇惊讶道:“啊,是她,怎么可能,她不是死了吗?”

    “大白天的,别吓我!”

    正在西门宇家门口的那个人,竟然是常羽的姐姐常月娥。

    靠,西门宇揉了揉眼睛,这不是眼花吧,常羽的姐姐不是死了吗?

    西门宇忙下车,常月娥看见西门宇,也忙跑上来。|i^

    “西门宇,你终于回来了!”

    “那个,月娥姐姐,你?”

    常月娥道:“西门宇,我没有死,我当初只是骗我弟弟我死了,目的是激励他,让他成长的速度更快。在几个月前,我都一直在美国暗中关注着他,可几个月前我发现他和你们在一起很安全,没什么需要担心的,我就去做我自己的事了。可是,现在我怎么联系不到他了?常羽去哪了?”

    西门宇抹了把汗,装死的,就为了激励常羽。而最后常羽也就因为姐姐死了,选择进入了神秘的巨剑。

    “西门宇,你快说呀,常羽哪去了?”

    西门宇道:“月娥姐姐,你不要担心嘛,常羽!”

    西门宇也不知道怎么说。

    “说呀!”

    西门宇叹息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常羽现在是生是死,你知道美国有一把神秘的巨剑吗?关于巨剑的传说你知道吗?差不多两三个月前的一天夜晚,常羽留下一张纸条,进入了巨剑,生死未卜!”

    “啊!”常月娥一听,晕倒了下去。

    西门宇忙把她扶住。

    “月娥姐姐,你醒醒啊!”

    宗香道:“西门宇,别叫醒她了,扶她去房间睡吧,醒来也是痛苦,常羽十有**是已经死了,哎,作孽啊!”

    西门宇只好把常月娥拦腰一抱,往别墅的房间走去。

    宗香看见家里的玻璃果然全部都碎了,便道:“西门宇,我去找人装玻璃吧!顺便找几个保姆来。”

    “好!”

    西门宇把常月娥在床上放下,常月娥穿着白裙,身材非常好,虽然她的真实年龄已经四十多岁了,可看上去才二十四五的样子,西门宇才这么一路抱上来,就感受到了常月娥身上那股弹性和热力。

    西门宇在上楼梯时,不经意间手指按在常月娥的肚脐上了,西门宇突然发现,真实年龄四十多岁的常月娥,竟然还是处。

    西门宇简直不可置信,她不是跟德川家族的谁谁谈过恋爱吗?西门宇绝对不会搞错的,真的是还是处。

    “我日,她难道就不会想做?”

    “呸呸呸!我这龌蹉的思想,以为人人都像我一样啊,几天不搞就难受啊,我这么想也太对不起常羽了。”

    西门宇刚脱下常月娥的鞋子,把她放到床上,常月娥就醒了。

    “呜呜呜,小羽,呜呜呜,都是姐姐害死了你,如果我不装死,你就不会一直这么压抑,也不会不要性命的去送死,呜呜呜!”常月娥呜呜大哭起来。

    西门宇安慰道:“月娥姐,常羽也未必是死了啊!”

    常月娥哭道:“不,西门宇,那里就是一个吃人的地方,从来没有人出来过,呜呜呜!”

    西门宇也觉得常羽是死的可能性比较大了。

    常月娥心中已经决定,她也不想活了,但她不会自己自杀,她也会进入巨剑去死。

    常月娥看着西门宇,西门宇已经是基因二阶的强者,而她,到现在也只是潜能十阶,跟西门宇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常月娥把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只剩下里面粉色的罩,那罩被撑的满满的,好像要撑破一样,可以想象常月娥的那个啥有多大多饱满。

    “啊!”西门宇彻底的呆了,常月娥毫无征兆,突然把衣服脱了。

    就在西门宇还在痴呆中时,常月娥把手放到背后,在罩的扣子一松,罩掉了下去,那两只雪白色的大白兔跳了出来。

    “啊!”西门宇又是一啊,这是什么情况。

    西门宇忙扭过头不看,忙道:“月娥姐,你这是做什么?”

    常月娥满脸死灰道:“西门宇,我明天就会去美国,我也要进入巨剑!”

    西门宇阻止道:“月娥姐,你疯了,不要命了吗!”

    常月娥惨笑道:“我弟弟是我的希望,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我想死在巨剑里。西门宇,我不想便宜别人,你要是不介意的话,你动手吧!反正我去了巨剑也是死。”

    西门宇道:“月娥姐,别傻了,我不会让你去的!常羽是我兄弟,我一定会替她照顾好你!”

    常月娥惨笑道:“谢谢,不用了,你不要试图阻止我,我去意已决。西门宇,我的身体是干净的,反正已是将死之躯,你不介意的话,随你如何!”

    西门宇额头冒汗,这算什么。

    “月娥姐,你别这样,常羽是我兄弟,我怎么能对你那样,把衣服穿起来吧!”

    常月娥久久没有说话,西门宇试着回头,可是,只见常月娥躺在床上,眼睛毫无焦距,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她身上,已经没有丝毫衣服,下面一大丛黑黑的草地,如此显眼。

    “哦,卖糕的!”西门宇立刻喷血的弯下腰,因为那里已经高高的长大起来了。